• 第25章反水

    更新时间:2016-09-22 08:28:37本章字数:3122字

    开天宗,一阴暗潮湿的禁闭室内。

    微弱的灯光,被外面的溜进来的风,吹得摇曳不定,随时都有熄灭的可能。

    室内,或许是长年无人居住,非常的潮湿,霉味也很重,闻上去,让人觉得要反胃,只要是正常人,谁都不会吃饱了撑的愿意来此住下。

    然今天,室内却真的多出了两人,且还是年轻人,一男一女的年轻人。

    这二人自然就是逃到开天宗的楚枫和紫烟雨。

    那日,楚枫带着轩辕剑,扛着紫烟雨,乘东方不败等人没反应过来时,迅地逃出包围圈,飞速奔向开天宗。

    一路上边逃,二人边聊。

    紫烟雨问楚枫为啥还要回来救她。

    楚枫说当然是为了拿回轩辕剑。

    紫烟雨又问,那为何还要救她回开天宗。

    楚枫说那么多人知道轩辕剑在他手中,若是不找个大门派栖身,岂不是有命拿轩辕剑,没命享受?

    紫烟雨还是带着一份怀疑,继续问楚枫,说他难道就不怕她再次出卖他一次么?

    楚枫又说富贵险中求,若反正现在全大陆的人都已知道轩辕剑在他手中,他去开天宗,她若是真要出卖他,他也只好认命。

    那时紫烟雨略有所动,真正的相信了一个生无可逃之人的话。

    楚枫扛着紫烟雨一路狂奔,所幸路上并没有遇到什么拦路虎。

    不出数日就顺利抵达开天宗。

    开天宗弟子见圣女归来,还带着传说中的轩辕剑和一个陌生男子回门派。

    迅地将此事汇报给宗主和副宗主。

    阴月和古正立即令人将楚枫和紫烟雨带到会客厅。

    询问了下紫烟雨的经历,不待紫烟雨同意,就将楚枫拿下,夺走了轩辕剑。

    紫烟雨感激楚枫数次救她,为楚枫争一道生机。

    可阴月和古正并不同意。

    三人争执了几个时辰,僵持不下,阴月和古正只好下令弟子将紫烟雨关禁闭,正巧,偏偏和楚枫关在一间禁闭室。

    没想到,当晚,东方不败等人就已到达开天宗附近,为了不打草惊蛇,都潜伏在暗处没动。

    等各大门派同盟军顺利到达开天宗山下后,开天宗才知轩辕剑惹来的麻烦不小。

    为此,开天宗上下都在讨论着到底是要将轩辕剑交出去,还是不交出去。

    后分成两派。

    一派以阴月为首,坚决不同意将轩辕剑交出去。

    一派当然是以古正为首,执意要交轩辕剑,换取和平。

    双方就此争执不下,开天宗内矛盾重重,外面大敌兵临山下,整座山门都笼罩在一片压抑的氛围之中。

    可外面的形势到底有多严峻,身在禁闭室内的楚枫和紫烟雨二人却无法得知。

    多日颗粒不进,二人早已饿得面色苍白,有气无力,此刻正躺在地上吸着气,以此来证明他们俩还活着,也不计较禁闭室内的霉味是否恶心。

    咳咳咳!

    楚枫接连咳了几下,艰难的坐起斜靠在一旁的墙壁上,目光望向一旁的紫烟雨,道:“你-还-活-着-吗?”

    紫烟雨道:“活-着!”

    楚枫的嘴边浮出一抹笑意,道:“好。”

    紫烟雨也道:“好!”

    话音方落,二人感觉到世界越来越黑,视线越来越模糊,很快二人的眼睛同时合上……

    与此同时,开天宗,仰天殿内。

    哈哈哈哈……

    听完阴月的话,古正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目光在阴月身上扫来扫去,忽然停止笑声,冷冷道:“你说的没错,我就是这么想的。你又拿我如何?”

    此时,阴月已明白天二五人应该早已和古正达成了协定。

    不然,古正如此高调,天二五人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阴月目光倏地一冷,在天二五人身上来回一瞄,略有所思,最后看向古正,道:“这么说,你今天执意要如此啰?”

    古正向前踏了一步,一双眸子里射出一道锐利的刀光,冷冷道:“对。

    自古以来,只有男人才有资格治理天下,女人,只能成为男人的附庸!开天宗,让你当宗主,已贻笑天下了,若是让你继续坐下去,那我开天宗以后在大陆上可就真的再无脸面。所以……你只能下台!”

    阴月闻言,目光一凝,双眉一拧,一道杀意陡然从她身上散发开来,霎时间仰天殿内气温陡然下降了好几度,除了古正和七大长老,其他人都浑身发寒,瑟瑟发抖。

    温度刚降,阴月的话就已出口:“既然古正你执迷不悟,那就休怪我不讲同门之情。天三长老,你说是吧?”

    “天三?”

    古正,天二、天四、天五和天六四人同时望向天三。

    “宗主说的对。副宗主,我劝你还是悬崖勒马的好。不然,我也难保你平安无事!”

    天三沉声说道。

    古正没想到天三竟会反水,在他眼中,天三一直都和天二五人走的很近,按理说不会如此。

    可事实却偏偏出乎他意料之外。

    由此,他瞄向天二四人,想看看四人中,是否还会有人临阵反戈。

    若还有,那他可就中了圈套,今天要栽大了。

    天二四人当然明白古正投过来的目光中蕴含的意思。

    刚会意,天二就死死地盯着天三,冷冷道:“老三,你可知道你在干什么?难道你忘了我们五人之间的情谊了吗?”

    哈哈哈……

    天三大笑几声,道:“情谊?狗屁的情谊!宗主是上任宗主选定的人,名正言顺,你们五个为了一己私利,竟想谋主篡位。简直就是大逆不道。还和我谈什么情谊?天二,别以为你是老二,我就怕了你。告诉你,就算所有人反对宗主,我也会坚决站在宗主这边!”

    “你……”

    天二没想到天三居然会如此绝情,狠狠的瞪了眼天三,手指着天三,道:“好你个无情无义的东西,枉我平日里对你不薄,好,既然你要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顿了下,天二扫了眼仰天殿内所有人,目光落在阴月身上,道:“就算天三支持你,你也只有两票。可我们有还有五票。阴月,你说你还能坐下去吗?”

    “对。五比二,阴月,你若是还想活下去的,还乖乖的让出宗主的位置吧。否则,休怪我们不顾宗门之情!”

    天四冷瞟了眼天三,也威逼的说。

    阴月闻言嘿嘿一笑,全然没将天二和天四二人的威胁之言放在眼中。好似一切都在她掌握中似的。

    天二忽然觉得有点不太对劲,连忙盯着阴月问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笑得出来?”

    话音未落,仰天殿内忽然响起一道洪亮的声音。

    “她当然可以笑!”

    “嗯?”

    天二、天四、天五、天六和古正五人齐齐顺声一望。

    “什么?你……”

    五人看清楚说话之人后,脸色陡然一变。

    “对。我也支持宗主。”说话之人正是一直都没有出声的天一。

    古正目光一寒,盯着天一,道:“这么说,天七长老也支持阴月啰?”

    天一瞄向天七,天七笑道:“你说的没错。”

    哈哈哈哈……

    古正又笑了起来,半会后停止笑声,摇了摇头,道:“我说由始至终,你们两个怎么一句话也不说呢。感情你们俩早已投靠了阴月,等的就是现在这个时机。不过就算如此,你们也只有四票,我们有五票,你们还差一票。所以……”

    古正顿了下,目光落在阴月身上,冷哼一声:“所以,你,还是要下台!”

    阴月闻言,只是冷笑了一会,一句话也没说,一双眸子好似看一条死狗一般,压根就不把古正放在眼中。

    “嗯?怎么回事?阴月的眼神中怎么还是这般淡定?难道她还有什么底牌吗?不可能吧?”

    不只古正,就连天二四人此时也是这般想法。

    然,事实却不如他们所意。

    当他们心中一直在否定着阴月只是在装腔作势之时,仰天殿外,忽然响起了一道苍老的声音,那道声音很远,很凉,也很有力。

    “是谁?出来!”

    古正本就已恼火,此刻居然还有人来仰天殿撒野,他气得整张脸都发青。

    只是他的话刚出口,仰天殿内就响起了一道声音——

    “小正子,多年不见,没想到你脾气见长了啊!”

    “什么?小正子?是谁?”

    古正闻言,脸色由发青变为发黄。

    小正子这种称呼,已有好多年没有听人这么喊他了。

    能这样称呼他的,要不是长辈,要不就是兄长级别的人物。

    可眼下,他的大哥古龙依然在禁地闭关,没有出关。

    其他和他大哥同时代的人,宗门内已再也没有。

    至于长辈方面,除了七大长老外,也只有三位太岁长老。

    可那三位大佛级别的人物,也在闭关冲刺更高的境界,压根就没心事理会宗主之争。

    如此盘算下来,剩下的就只有一人——孔仁祥。

    然,孔仁祥不是已游历大陆了么。

    这么多年都杳无音信,怎么可能会突然回来?

    且早不回,晚不回,偏偏这个时候回?未免也太巧合了吧?

    绝对不可能!

    一定不可能!

    肯定是有人故弄玄虚。

    “你到底是谁?竟敢在仰天殿放肆?还不快出来?”

    古正愤怒的呵斥道。

    “嗯?小正子,看来这么多年来,你大哥教导无方啊。好,既然你大哥不教你,那我就代你大哥教教你吧!”

    “放肆。”

    只是话音未落,啪的一声,古正的左脸上立即出现了一个深红的手掌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