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v 01 魔术师

    更新时间:2016-08-13 20:13:22本章字数:10073字

    学校所在的油车路往东200米,左拐走进一条林荫小道,旁边倒数第三家就是了。

    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因为那里曾有过一段回忆:

    有关青春的相遇,有关青涩的恋情,有关未知的魔法……

    01

    Magic是我认识的人里头,唯一一个会变魔术讨女孩子欢心的人才。初次相见时,他还在一家私人小书店里当帮工,单手支着脖子躲在木质柜台后头,一副怏怏散散的样子。当我选好了要买的书站在柜台前正准备结账时,他抬头看了眼,忽然神采飞扬的起身,吓得我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已经越过柜台窜到了我背后,我诧异地转头,只见他正对着排在我身后的漂亮妹纸打招呼:“嘿,我想你需要这个……”

    说话间,他手指灵活闪动,倏的一下绕过漂亮妹纸的后背,变出朵鲜艳的花来。

    “要不你教我变魔术吧?”漂亮妹纸走后,我语气诚恳地对趴在柜台上的他说。

    他却连头都懒得抬一下,似乎还沉浸在方才的打击中不能自拔。

    也是,就在刚刚漂亮妹纸接过他送上来的鲜花后嫣然一笑,正当我和在场的所有人都以为他搭讪成功时,妹纸却已经走到了门口,转头对他说:“但我已经有男朋友了呀,而且……”妹纸顿了顿,接着说道:“而且,他比你帅多了。但还是要谢谢你的花,拜拜。”

    漂亮妹纸就这样头也不回的消失在店门口,在场的所有人不禁同时转头看向被晾在一旁呆若木鸡的魔术小哥,顿时点头如蒜捣,一阵欷歔过后,随即讨论起颜值的重要性。

    “我长得有这么失败么!”魔术小哥哭丧着脸问我。

    “别低头,王冠会掉,别流泪,贱人会笑。”当然我安慰他的同时还不忘记补刀:

    “而且,长得什么样难道你自己不清楚么?”

    于是,随着一声哀莫大于心死的悲嚎过后,魔术小哥就把整张脸埋住趴在了柜台上。

    “要不你教我变魔术吧?要不你教我变魔术吧?要不你教我变魔术吧?”

    我这个人最大的有点就是锲而不舍,当然你也可以理解成脸皮厚到家。

    “好歹我长得比你帅呀,成功的几率也会比你更大点你说是吧?”

    刚一说完,原先沉默不语的魔术小哥突然“蹭”地一下抬起头,对我吼道:

    “你给我滚!”

    “这可是你说的哦,别后悔。”我安静的朝他笑笑,然后飞快地跑出店门。

    没多久,魔术小哥就夺门而出,追在我身后狂喊:

    “靠,书钱还没给呢,你他丫的给我站住!”

    “草,不是你让我滚的嘛,哈哈哈哈哈哈。”

    02

    上职高的前两年,空闲时间多到溢出来,整个晚自习没事做,就开始装文艺青年看看小说什么的。为了装得更彻底,双休日我还经常去新华书店转转,有时候要买的书找不到,就晃到魔术小哥做帮工的私人书店要他帮我订,顺便安利他教我魔术。

    终于,在我软磨硬泡锲而不舍的坚持下,魔术小哥更加坚定了不愿教我的决心。

    当然,我也不是那么轻而易举就会说放弃的人,毕竟厚过城墙的脸皮摆在那里,作用还是稍微有点的嘛,某天周末,当我再一次走进店里站到柜台前刚开始要对魔术小哥进行洗脑安利时,才说了没两句,他就把双手举过头顶疯狂摇晃,嘴里念念有词地说道:

    “好吧好吧,我投降。”

    其实说实话,由于他当时的动作极其夸张,要不是后来他说了这句话,我心里还暗戳戳的以为这货羊癫疯发作,要不要立马送医院去呢。

    说罢,他弯腰埋头蹲在木质柜台后捣腾了好一阵,灰头土脸地冒出脑袋来时,手里多了本名为《魔术入门》的书,他正要递给我,却发现我手里捧了本棕黄色羊皮封面的手抄本。

    “小李,你手里拿的这本书,我怎么看着好眼熟啊?”

    “噢,因为这就是我从你柜台上拿的呀,你字写真潦草,魔术的手法倒是讲得很清楚。”

    “靠,难怪呢!”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就已经把羊皮本子从我手里给抽走了。

    继而甩了本厚重的《魔术入门》过来,食指成扣敲了敲我的头说:

    “这,才是给你看的。”

    我不服气地争辩道:

    “凭什么啊,明明是你写得比较好啊。莫非……是你要出书?”

    “恩,这个打算可以有。”他的眼里忽而闪过一阵光彩。

    “那干嘛不给我先看看嘛。”

    “等我出书了,你可以去书店买啊。”

    “哦,那好吧,等等……你的名字叫什么啊?”

    他脸上尴尬的神色似乎有那么一瞬间的停留,不多时却又恢复原貌:

    “Magic”他语气深沉装模作样的吐出这么个英文名来。

    “我去,要不要这么洋气?”我忍不住大笑起来:

    “这一定不是你真名,你到底叫什么?”

    Magic没回答我,他的手猛地朝虚空中一抓,原本空空荡荡的手掌再度打开时却多了张纸条。我满心好奇的打开来看,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气得要晕过去,纸条上写着:

    “这是个秘密。”

    自此以后“Magic的真名叫什么,”成了我心里第二大世界未解之谜。

    至于我心里第一大世界未解之谜,这必然是“为什么我长得那么帅。”

    03

    职高第三年是可以选择留校或者实习的,我选择了留校,当然这其中的原因可以留到以后再说,现在必须要说的是,原本答应说要和我一起留校的众多小伙伴们最后居然都没留下。然后,当我再度走进教室上课时,每天享受的就是一对一专业辅导,这酸爽你能想象么?

    对此,我表示很难过,因为再也没办法在上课期间看小说、睡懒觉、打小差。

    对此,学校似乎也表示很难过,因为他们发现一个学生一个班的教育方式实在奢侈。

    没多久,我就被分配到一个二年级的会计班里继续学习。

    由于我之前学的是物流专业,相关职业资格证书也拿到,而会计班里上的课又听不懂,所以每次上课老师都表示只要我别胡闹就成。

    对此,我表示很开森,因为这回可以光明正大的上课期间看小说、睡懒觉、打小差。

    相比前两年,第三年的空闲时间多到爆炸,看小说已经完全不能够打发充裕的时间了。于是我开始自己写小说,前面都说了是文艺青年,就算是装也要装得彻底一点才敬业对吧。

    新班级里有很多有趣的家伙,比如说大长腿欧巴吴佳明;比如说世界级神卡牌朱梦飞;比如时刻处在疯狗模式的藏獒;比如说个子比我还要小的费兰;比如说后来成了我徒弟的顾小花;比如说后来成了我挚友的喵心人……

    人声鼎沸的校园里,有了他们的陪伴,我好端端的一个文艺青年,整天却总是在打三国杀、玩英雄联盟、聊天插科打诨中度过。欸欸欸,这节奏的发展好像有点不太对嘛。

    有天,我站在门口抬头向四层楼角落的教室望去,恍惚间能看到男生和女生的影子,眼里就突然微微的疼了一下。心想,那是属于另一个回忆中的故事。

    “师傅,你瞅啥呢!”

    忽然一个恢宏响亮的叫喊炸响在我耳边,简单粗暴地把我拽回现实。

    我捂着险些被震破的耳膜一面心疼自己,一面无可奈何地看着顾小花,以及被她这么一吼,鱼贯而出挤到门口前来观望的大波好事群众。 

    于是你就可以看到如下场景:

    乌压压的一众人等齐刷刷地望向天,接着七嘴八舌地问我,有什么好看的。

    我心惊胆颤地对上十七八双求知若渴的眼神,半晌、才不得不憋出一句:

    “你们看今天这天……这天……天气多好!”头顶一群乌鸦飞过气氛尴尬。

     “难得天气这么好,要不我们去操场上打三国杀吧!”头顶一群喜鹊飞过气氛欢愉。

     

    一群人聚在一起打三国杀其实是有很多乐趣的:

    比如说,大长腿男神吴佳明调戏发牌妹纸说:

    “快给我曹操。”(尼玛这个发音好暧昧的好嘛)

    结果被愤怒的单身汪们合力对着操场旁的青樟树阿鲁巴。

    比如说,一场眼看着主公分明就快要赢的牌局,反贼同胞们心有不甘连声大喝天公助我。结果不知从那儿刮来一阵狂风,顿时卡牌飞满天。

    再比如,几个好事的男同学拿着三国杀的纸牌扎金花,奈何时运不济刚下注就被在操场上散步的教导主任逮个正着。结果罚跑操场5圈外加1000字检讨书一份。

    可怜当时的我啊,纯粹是出于好奇围观了下什么叫扎金花,连牌都没来得及摸一下,就同样地被叫去罚跑,所谓好奇害死猫,大概就是这么个道理吧。

     

    后来,当我气喘吁吁的跑完操场,回教室时,猛然发现机智的同学们已经把三国杀的阵地从操场转战室内。好几个同学正围坐在教室后头的空地上,只可惜一直凑不够人数没办法开始。

    看到此情此景我大喊:

    “草,你们居然不叫我!”

    数了下人头,1234567就缺一个八。这时,我徒弟凑了过来说:

    “师傅,这个你教过我,带我一起玩吧?”我说:“好啊”。

     

    刚发玩身份牌,徒弟就亮出了主公。她问我:

    “师傅师傅,我是主公你是什么?”

    我不好意思骗她,就如实回答:

    “我反贼。”

    接着游戏开始,英明神武的主公大人,手起刀落、快刀斩乱麻砍翻两员大将。结果身份牌一翻出来,都尼玛是忠臣!徒弟顿时哭晕在厕所。

    我安慰她问,你怎么不砍我呢?她说,你是我师傅呀不能砍的。

     一瞬间 ,我觉得自己这个徒弟还真挺蠢萌的。

     从那之后,每次玩三国杀,无论我们是什么身份,都不会主动去杀对方。

    从而导致的直接结果嘛,就是每一盘三国杀都要打好久,而且还不一定能打出胜负来。

    从而导致的间接结果嘛,就是后来同学们一直都把我俩排在教室三国杀的黑名单上头。

    等等,我好端端一个文艺青年,怎么不去写小说成天在打牌?这节奏不对啊!

    晚自习前,我坐在短暂安静的教室里,看了眼课桌上写到一半的小说,心里偶尔还是会怀念曾经在一起的时光,都说时间如流水,但跟你们在一块儿时间简直就是瀑布、瀑布好吗!

    第二天午休,我满心欢喜的写完一个短篇小说,正打算找人看,徒弟就出现在面前,恩相逢不如偶遇,就决定是你了,顾小花。

    顾小花人如其名,长得像花一样好看,只不过人家漂亮姑娘都是月季牡丹。

    顾小花嘛,长得像……如花。

    当然,外在美不重要,关键是心灵美,顾小花的文学造诣极高,老师曾推荐过大家去看《红楼梦》,看完写读后感,大家大多草草完成,唯有顾小花,写了篇长达2000字的议论文,其中心论点就是:一个大宅子里哪那么多破事,林黛玉喜欢贾宝玉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放把火把宅子烧了,从此亡命天涯双宿双栖,多省事。

    如此惊天动地的一篇文章,看得语文老师肝胆俱裂,曾一度成为同学们中的焦点话题。

    “师傅,看书太麻烦了,要不你讲给我听吧。”顾小花开口把我从红楼梦拉回教室。

    “恩,也行。”我点点头开始讲故事,看到顾小花下巴抵着课桌一副很认真的样子。

    五千多字的故事,正讲到高潮的部分,情节跌宕起伏却莫名传来一阵迷糊不清的梦呓:

    “韩……韩……韩……”

    “韩你个大头鬼勒!要汗也是我汗好吧,暴汗、大汗、狂汗、瀑布汗。”

    “你当我是神奇宝贝里的胖丁啊,一唱歌就睡觉,丫的我还真恨不得自己此刻立马变成胖丁,好拿起手里的记号笔在睡着了的脸上乱涂乱画。”

    我愤愤不平的转身刚要离开,却听到背后有人轻微的说:

    “别走……”

    一转头,看到睡梦中的顾小花眼角旁流着水迹,或许每个人都会有像这样伤心的时候。

    我正想着要不要叫醒她,她却自己睁开了眼,一双红红的眼睛看向窗外不知名的方向。

    “还好是个梦。”她自顾自的说着,许久才发现了面前快要被晾成鱼干的我。

    “哎呀,师傅不好意思睡着了,那什么,你讲话实在太好听了。”

    “对呀,我唱歌还要好听呢,简直要命。”

    “好听的要命吗2333”

    “难听的要命啊2333”

    渐渐地我发现,周围的同学们都在忙着打牌、聊天、玩游戏,大家都那么忙,就是没工夫翻开课本学习一下,或者翻开我写的小说拜读一下。

    对此,我沮丧了好一阵子,后来仔细想想其实大概也就十来天吧,接着我又开始无比认真地继续写小说,与此同时在我脑海里突然蹦出一个人来,貌似他的境地和我也差不多。

    魔术小哥Magic,他拼命地在私人小书店里做帮工,但走进店里的顾客一旦发觉这个柜台小伙子会变魔术,原本要买书的念头就全都给抛到了九霄云外。面对络绎不绝的陌生观众Magic很开心,两只眼睛锃光瓦亮地在人群里瞟来瞟去,恩,你猜得没错,人群里有漂亮妹纸,所以他才会这么兴奋的。

    可漂亮妹纸只对魔术感兴趣,对魔术师却一点兴趣都没有,这归根结底还是Magic的颜值太低了,通俗点说就是人丑没办法。

    等等,照这么说来,同学们只对和我聊天感兴趣,对看小说却一点兴趣都没有,这归根结底是不是因为我的颜值太高,通俗点说就是人帅没办法。

    至此,我心里第一大世界未解之谜,“为什么我长得那么帅”终于有了答案:

    天生的,没办法呀。

    就像网上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明明可以靠脸吃饭 却偏偏要靠才华,恩就是这样。

    然而,我心里第二大世界未解之谜,“Magic的真名叫什么”至今仍未解开。

    改明儿介绍个漂亮妹纸给他,他一定就会乖乖说出口的。我心里如是想着。

    04

    偶然的机会下,我在周末去学校的路上碰到顾小花。

    偶然的机会下,顾小花说自己忘记带了某本辅导书。

    偶然的机会下,我提议说直接去书店再买一本就好。

    偶然的机会下,我们沿着街道走进了这家私人书店。

    概率学上说,众多偶然重叠发生就会出现必然事件。

    概率学上要怎么讲具体我不清楚,但从物理学的角度上来讲:

    应该是,某人的身体各部件都承受了毁灭性的打击。

    当我推开店门,正准备要和Magic打招呼时,一个人影“咻”的下就窜了过去,与此同时一声暴喝炸响在我耳边:

    “韩大志!你丫的居然敢背着老娘在外面偷人!”

    没来得及等我心疼自己快要震裂的耳膜,书店里的人群就已经纷纷蜂拥至门口,似鸟兽四散状地从我跟前逃跑。

    事后,被揍得鼻青脸肿的韩大志一脸委屈的大声哭诉:

    “冤枉啊!老婆!冤枉啊!老婆!”

    我呢,则一脸幸灾乐祸火上浇油的说:

    “哪有,一开门就看到你在勾搭漂亮小姑娘这不应该是必然事件么?”

    听完,顾小花对着韩大志就是一顿胖揍。

    韩大志愤愤不平的看着我吼道:

    “平日里我待你不薄,现在少说一句会死啊!”

    于是我转头朝顾小花正色道:

    “虽然平日里他没少勾搭妹纸,但至少我还没看到过他哪次成功的。”

    听完,顾小花对着韩大志又是一顿胖揍。

    韩大志怨声载道的看着我说道:

    “兄弟,求你别再说了,我还想再多活两年。”

    “那咱换个话题,原来真名叫韩大志啊哈哈。”我边说边笑差点就从椅子上掉下去。

    “你笑屁啊笑,这名字是有寓意的……”韩大志涨红了脸争辩,情绪比我还要激动,一不留神果断的从椅子上掉了下去,说真的那时我都快要笑到肚子痛了。

    “我爹喜欢看战国史……”韩大志在顾小花的搀扶下好不容易才再次坐到椅子上,继续说道:“公元前453年,韩王康子与赵、魏灭智伯瑶,三分智地。刚巧我又姓韩,遂取名韩大志。”

    我本想再打击他几句的,却没想到话音刚落,顾小花抢先说道:

    “伯父真有文化。”

    韩大志楞了楞,呆呆的看着顾小花笑容灿灿的脸,转眼间一个硕大的拳头朝自己冲来。

    眼看又是一顿胖揍,我闭上眼默默心想,以后找个女朋友可千万别动不动就揍我呀。

    “带我去见你父母吧。”黑暗中我听到韩大志清亮的嗓音响起。

    睁开眼,我看到端坐在椅子上一副鼻青脸肿模样的韩大志,他不闪不躲,眼眸对上迎面而来停在鼻翼间的拳头,语气无比认真的说。

    顾小花揍人的铁拳在那一瞬间里变作爱人的拥抱,若水三千绕指柔情,我听到韩大志轻拍着顾小花后背说:“老婆,带我去见你父母吧。”言语间的温柔前所未有。我看到顾小花抬眼望着韩大志,用力的点了点头,她脸庞上还挂着泪珠心里却藏着幸福。

    那是我学生时代里,看到过的最幸福的一对良人。

    那是我学生时代里,看他们幸福相拥的最后一眼。

    05

    自那天过后,我整整一个礼拜,没有看到顾小花。正当我心安理得的以为他俩度蜜月去了时,班级里却隐约说起顾小花莫名转学的传言。直到晚自习期间,班主任有意无意的提起顾小花,并且证明了这件事的准确性。

    顾小花?转学了?莫名其妙?怎么回事?

    数不清的疑问在我脑海中回荡,无数的问句在顾小花的灰色头像下堆积,通话记录里满满一个屏幕的已拨电话无人接听。

    该死,这种时候,在这种为师要找你问清楚的时候,你去哪儿了?

    终于,在第二节晚自习上课前的一分钟,我一路飞奔地冲出校门。

    学校所在的油车路往东200米,左拐走进一条林荫小道,旁边倒数第三家就是了。

    记忆中无比清晰的路线浮出脑海。

    气喘吁吁的我刚把眼前紧闭着的店门被推开,就看到熟悉的柜台上摆了瓶矿泉水。

    当即二话不说,咕嘟咕嘟就喝了起来。昏倒在地的最后一眼,我看到躲在柜台后的韩大志抬起满是水泽的脸,表情从伤心失落转成惊讶。

    “草,谁让你把白酒装在矿泉水瓶里的!”我在心里把这坑货骂了不下千遍,并发誓

    ——从此再也不碰白酒。

    “乖乖,全都给喝了啊,那你让我喝什么呢?”韩大志无奈地着摇头,眼里一行热泪挂在满是哀愁的脸上,被风吹凉载满思念,随着叹气声一同掉在地上。

    “小花,我好想你……”千变万化的魔术师变作凡人,跪在清冷地板上痛哭流涕。

    晚自习下课前十分钟,我被韩大志背着带进教室。意识模糊的我看到班主任强忍住憋着的怒火,对他说了句类似,谢谢你把我们班的同学带回来,之类的话。

    韩大志没心情回答,把我扶到课桌上后转身就离开了。

    他失落的背影还没来得及让我看一眼,就被站在课桌前的班主任给挡住。班主任头痛不已的看向早就趴在桌上浑身酒气的我,开始了长达十分钟的思想教育。

    其频率之高、语速之快,非常人能够匹敌。但在我听来,却有点、有点像催眠曲……

    醉眼朦胧中,我看到一个人跪在地板上,痛哭流涕。

    他说自己成绩差,从高中辍学就开始学魔术,可三年来就撩到了一个妹纸。

    他说自己其实很喜欢她,私下里都爱叫她老婆。

    他说老婆身材胖胖的,抱起来特别有手感。

    他说老婆什么都好,唯一的不好就是揍起人来下手没轻重,不过没关系。

    他说老婆带着自己去见父母,结果被一路打着赶出家门。

    他说我想要给她一个更好的未来,可是我没钱啊。

    他说其实她父母讲得其实也没错,他就是没钱啊。

    没钱啊、没钱啊、没钱啊、没钱啊……

    他就这样一边哭,一边说,一边拿手抹鼻涕,一边转头看向我。

    时光迟缓得像是个被编排好的慢镜头,眼前的景色从模糊到清晰,好似脱离梦境那般现实,痛哭流涕的少年回转过头来,还是那张无比熟悉的脸庞,他的名字叫韩大志。

    那一夜,千变万化的魔术师变作凡人,跪在清冷地板上痛哭流涕。

    边哭边说:“小花,我好想你……”

    隔天出早操前,我仔细想了想,按照学校的规章制度,旷课外加酗酒,怎么着也得记次大过,哎呦,这下要作死了。结果,我只是被教导主任站在司令台上来了个全校通报批评。

    后来我才通过同学们知道,这多亏了平日里爱唠叨,又喜欢发火的班主任去找教务处说情,说我一个三年级的,临近离校前再吃个记过处分的话想消都消不掉,看在平时表现不错,还给学校参加过技能大赛的份上,还是给个通报批评就算了。

    早操结束后,回到座位,我朝班主任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她把责令通知书放到我面前,嘱咐说:“下不为例啊。”

    看着责令通知书,我心里突然就想起两个人来。

    他们的求学生涯达到了我望尘莫及的高度。

    一个叫韩大志,高中辍学。一个叫顾小花,职中转学。

    但无论如何我都觉得他俩才是真正天造地设的一对良人。

    毕业前夕,我曾去过韩大志所在的私人书店,却被老板告知,做帮工的那个小伙子已经走了有段时间了,说是回老家去了。直到这时,我才发现,丫的,这坑货居然连个最基本的联系方式都没留下,就这么一声不响地跑掉了,真当自己是魔术师呢,跟我玩大变活人?

    算了算了,有缘自会再相见,到时候一定要让他请我吃饭才行。

    06

    毕业后我在超市做理货员,偶然的机会下,被店长连哄带骗忽悠着去杭州一家新开店支援一个多礼拜。

    其实仔细想来也不能说是骗啦,虽然超市开张前一天和开张当天确实忙到四脚朝天,但毕竟地理位置偏僻在开发区,第二天的客流量就明显减少了大半。那天刚好是中秋节,我早班两点多就下了班,回宾馆待了会儿发觉实在无事可做,晚饭前出门刚巧碰上在前台问旅游景点的一群同事们,就跟着起哄说要一起去看看西湖。

    从开发区到市区,公交车都换了好几班,你问我为什么不直接打的?废话,那还不都是因为出租车票不给报销。几经周折的颠簸了一路,终于快要到站点了,大家都喜出望外的样子,一时间都忘了飞快变黑的天空。我看着窗外乌云密布的天空,心想:该不会要下大暴雨吧。结果一道惊雷划破天际,豆大的雨珠砸在公交车的玻璃窗上,哒哒作响。

    与此同时,伴随着一声清澈的报站声响起,我看了看满满一车厢的人,竟然没有一个做出要下车的动作。我靠,不说都说好了要一起去看西湖的吗,才下这么点点小雨就要回头了?我不顾众多同事的劝说执意要下车,刚一踏出站台就被自己口中的点点小雨淋成了条落水狗。

    多少年我已经错过了那么多美好的东西,如今好不容易来一趟,这近在眼前的雨中美景我绝对不能够再错过了。我心里如是想着,头也不回的朝前走去。

    可我走了许久,却依旧没看到湖面,转念一想才知道是自己迷路了。掏出口袋里已经被雨水浇成一坨烂泥的地图,无奈摇头扔进身旁的垃圾桶里。

    雨越下越大,越下越冷,心想:苍天啊,不带这么玩的,有种你给我变把伞出来呀。

    忽然,一把赤红色的伞面就遮在头顶,我难以置信的转头道:

    “徒弟,你这副模样差点把为师吓死!”

    顾小花脸上淡色的妆容被雨水冲刷后,显露出一张诡谲妖异的脸来。可她自己对此却似乎毫不在意,凑到我面前问兴奋地问:

    “师傅,你怎么到这来啦!”

    “呃…呃…呃……这个说来话长,这儿有地方吃饭没,为师好饿啊。”

    人总是要有梦想的嘛,这万一实现了呢?

    毕业前夕,我站在韩大志做帮工的私人书店前心想,算了算了,有缘自会再相见,到时候一定要让他请我吃饭才行。

    现在果真就坐在他面前吃着一桌子的美味佳肴。

    “可以啊你,都自己开店了呢,还是跟顾小花一起,不错。”吃过饭我们躺在店里的沙发上闲聊。

    “还记得我那个喜欢看战国史的老爹吗?回到这儿以后我跟他说我想一边变魔术一边赚钱,他就出钱帮我把这个店面给租了下来,打理了两年总算还混得过去。”韩大志一边说一边喝着矿泉水瓶里的白酒。

    “多日不见,你的酒量见长啊。”我靠在沙发里慵懒地说。

    “高兴嘛,要不你也喝点?今天可是中秋呢。”说着他从桌上给我拿了个杯子。

    就在这时,顾小花突然从沙发上跳起来说:

    “你们别光顾着自己喝呀,把我也带上。”

    “恩,好,为韩大志和顾小花在一起,干杯!”

    醉眼朦胧里,我面带微笑得看向彼此依偎在身边的他们,心里闪过一丝关于自己的回忆。

    要是我们也能够在一起,现在也该是如此幸福的样子吧?

    07

    躺在晚班车的塑料靠椅上,口袋里的手机一路响不停,我醉醺醺的耷拉着脑袋没去看。

    等到了站下车,顺势推进一家快要打烊的蛋糕店,指了指玻璃柜里那块点缀有草莓奶油的蛋糕,服务员点点头包装好后递到我手上。店里暖黄色的灯光笼罩在清凉的冷气里,落地音响内飘出柔和的女声,我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屏幕微光亮起,一行雪白的字迹缓缓映入眼底:“生日快乐”

    一瞬间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似的,我旁若无人的蹲在地上,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嘴里呢喃不清的重复说: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明明说好了不会再喝白酒,却还是忍不住的喝着醉着。

    明明说好了不会再想起你,却还是忍不住的去想去念。

    明明说好了不会再流眼泪,却还是忍不住的泪流满面。

    时至今日我终于记起了这天,可你为什么不在我身边了呢?

     记忆的时光流转成线,悄然无声;破碎的场景拼凑成画,静默无言……

    四年前,男生在大半夜里打了通好长好长时间的电话,印象中说过最重要的一句话是:

    “我喜欢你,认真的。” 良久他听到电话那头的女生说:“好。”

    四年前,男生收到了一大罐彩色小纸条做的小星星,透过玻璃瓶他看到女生欢笑的脸。

    四年前,女生跟男生打赌说男生不会骑自行车,于是男生在那天夜里练习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周末奇迹般的载着女生去兜风,嬉笑声飘荡在吹散的风里描绘出幸福的轨迹。

    三年前,男生在课堂上接到女生抛来的纸团,心里抽搐了下,打开后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直到下课男生抬起圈红的眼眶想去找女生,可两个月后,偌大的校园里却再也找不到她的影子。

    两年前,男生站在门口抬头向四层楼角落的教室望去,恍惚间能看到曾经的男生和女生眼里就突然微微的疼了一下。

    一年前,男生在大半夜里骑着单车在大马路上朝某个地方飞速前行,大雨倾盆而下可男生却执拗地想要再快一点、再快一点。可究竟要有多快才能够追得上过去,没有人知道。

    一年前,男生的妈妈从书桌抽屉里翻出张照片来问男生。男生盯着照片开始讲他和她之间的故事,可才说了没几句,声音就哽咽在喉咙里发不出来,男生哭了泣不成声。

    而此时此刻的现在,我蹲在地上,看着手里的蛋糕,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掉。

    身边的服务生惊慌失措的看着,问我怎么了,我也没办法回答,只好哭着说:

    “为什么满大街都在放情歌。”

     

     音乐飘摇在空气中,歌词触动在心坎上:

    如果我们现在还在一起会是怎样

    我们是不是还是深爱着对方 像开始时那样

     

    相遇有多难,相爱有多深。分离那么久,想念那么苦。求你等等我,让我追上你。

    08

    QQ聊天窗口跳动,是顾小花发来的信息。

    她说:今年十月我就要结婚了。

    我说:要是你免我红包我就去。

    她说:这哪行呀,你是我师傅怎么也得包个大红包给我吧。

    我说:师傅没钱师傅穷,师傅包不起红包啊。要不这样,我写个故事给你看吧,就当我提前送你的超级大红包。毕竟在我眼里头情怀大过天嘛。

    她说:师傅你真穷酸。

    我说:能换种说法嘛。

    她说:师傅你真文艺。

    我说:哎哟徒儿真乖。

    发完最后一条消息,我抬眼看向窗外夜空。

    漆黑色的天边映着一轮弯月,不经意间洒下一地半明半昧的光来,透过那一抹微凉月光 仿佛就能穿越时空的阻碍回到2015年9月27日那天。

    那天晚上,我的手里拿着一本羊皮手抄本,翻过一页页字迹潦草的魔术笔记,在最后的那一页上,我看到了一段话。身边的韩大志从衣服口袋里小心翼翼地捧出一个盒子打开,里头是枚精巧的钻戒。

    他问我:“你说她会喜欢吗。”

    我回答:“你这段写得真好。”

    "那是,必须的。"他毫不谦虚的说。

    合上书本的瞬间,我看到他微醉泛红的鼻头抽泣了两下,继而展露出一个幸福的笑容来。

     

    直到现在,我还记得,在那本书页泛黄的手抄羊皮本的最后一页,字迹清晰认真的写道:

     

    每个人都是自己的魔术师

    兜里没钱吃饭就变个钢蹦出来啃包子

    遇上漂亮姑娘就变朵鲜花出来撩妹子

    幸福来得太突然

    不管要有多努力

    我想和你在一起

    把梦境变成现实

     

    谨此献给我那蠢萌蠢萌的笨蛋徒弟

    祝新婚愉快 ^_^

    文/诺米

    2016-7-10

    23:5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