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v 03 呆 吃我一击黯然销魂蹄

    更新时间:2016-10-05 22:58:06本章字数:8146字

    “老板老板,你的猪蹄为什么要叫黯然销魂蹄呀?”

    “要我解释给你听吗?”

    01 做着武侠梦的店老板

    两年前我在超市当理货员,每天上班都会经过一家葡式蛋挞店,那会儿才刚开始上班的我最大的追求就是等到发工资那天,买上一盒各种口味的蛋挞带回家跟妈妈一起吃。

    于是从月初等到月中,从月中又等到月末,终于在度日如年的漫长等待下,我工资卡里拥有了第一笔钱,当天晚上我就兴高采烈地下班,万分激动地来到蛋挞店前……

    额,不对,是猪蹄店前。

    唉,佳焰猪蹄店?这是什么鬼!

    我愣愣地看向原本熟悉的地方已然换上了全新的店牌。

    我慌忙问店主:

    “这里原来的那家蛋挞店呢?”

    “哦,倒闭了呀。”新店主一边翻烤着猪蹄一边说。

    我不知道你是否能体会到那一种感受:期待已久的失望落空,长久以来的期许破灭,想要追求的东西再也无法找到的那一种感受。

    反正当时,我对此体会颇深,深到什么地步呢?

    一时间我的头脑一片空白,伤心、失落的种种负面情绪从心头涌上眼眶,竟不知所措地掉起泪来,嘴里还在含糊不清地念叨:

    “呜呜……你还我蛋挞……还我蛋挞、蛋挞……蛋挞……”

    估计店老板是被我这不明所以的反应给吓到了,连忙停下手里的活计跑出来安慰我说:

    “小伙子别哭别哭,蛋挞没了还有猪蹄,有猪蹄。猪蹄好吃!要不要我拿一个给你尝尝。”

    “可是,老板……”

    “什么?”

    我擦了擦眼泪指着炭烤架说:

    “可你的猪蹄都烤糊了呀。”

    “哎呀我去你咋个不早说!”老板赶忙转头跑到已经在冒黑烟的炭烤架前,手忙脚乱地给猪蹄翻面,不时的还传来几声哀嚎“哎呀喂哟……烫烫烫……烫死了”

    看到他那张棕黑色的脸,在短短几秒内变化了成千上百种风格迥异的表情后,我不由得破涕为笑,还差点笑了岔气。

    五分钟后,看到被端上桌面的7只一面色泽焦黑一面色泽红润的猪蹄。

    “这,还有能吃的嘛?”我弱弱的问。

    “喏,这能吃,啃啃吧?”老板伸出他刚才被烫红的手吹了吹。

    “哈哈哈,是是是,你这第八只猪蹄是烤最好的,要趁热吃。”我被老板的幽默逗笑。

    “你知道吗?武林绝学中的火云掌,我这就是、就是还没练到家,一不小心就成了猪蹄。”

    “大侠,要不你考虑下次练个排山倒海,这样都不用消防队,一个人就能灭火啦。”

    “恩,这主意不错,大侠我天资聪颖又打通了任督二脉,别说排山倒海了,就算是黯然销魂掌也不在话下,要不耍两下给你看看?”老板说完就在那儿认真对着空气比划。

    像这样,静默的夜空下弥散着烤焦了的猪蹄味,有一个想吃蛋挞的小伙子,跟一个想做大侠的店老板,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欢声笑语,追求梦想。

    三十分钟后,我骑着自行车回到家,把骨头带到阳台,还在睡觉的嘟嘟一下子就醒了过来,跑到袋子边津津有味的啃着孜然味的骨头。

    看样子,虽然烤焦了的猪蹄不好吃,但骨头还是很美味的嘛。

    02 喜爱看动漫的老板娘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偶尔会在晚上去买猪蹄。

    老板是个精瘦的男人,棕黑色皮肤,板寸头,平日里精神焕发,一到烤架前烟熏火燎下瞬间变得油光满面,但依旧精神焕发。

    有次,我说:

    “老板,来个猪蹄,小一点的就成,大的的吃不下。”

    老板却说:

    “小伙子,这么瘦,给你挑个最大的多吃点。”

    当时的我,手捧着硕大无比的猪蹄,看着老板,心里感动的想:“老板真是好人呐。”

    于是,从那一天起,我经常会在晚上去买猪蹄。

    后来跟老板混熟了,无意间提到这件事,我说:

    “老板,就你最良心了,给了我那么大一个猪蹄,超好吃的。”

    结果,没想到老板却说:

    “噢,你说那次啊,我看那个猪蹄放的时间太久了,再不烤就要坏掉了。”

    “哎哟我擦,老板,你还我感动!”

    “大不了再烤一个补偿你好不好?”

    “不行,一个不够。”

    “那两个?”

    “两个我吃不下。”

    “那你说要怎么样。”

    “把你店里无线网的密码告诉我。”

    “我店里没有无线网,哪来的密码。”

    “我靠,你骗谁呢,那你老婆怎么在电脑上看的网络电视?”

    “那那那——那是我老婆专用的。”

    说起老板娘,如果要用一句话来概括的话,那我只能说:她真是个奇迹。

    一般来讲,中年女性会看的都是电视剧,比如大长今啊、陆贞传奇啊什么的就像我妈。

    或者就是看看娱乐节目,比如奔跑吧兄弟啊、一路上有你啊之类的。当然还有其他看新闻联播、走进科学、荒野求生、追英剧、追美剧的。

    可猪蹄店的老板娘,她居然是在追动漫。其实我一开始觉得追动漫其实也挺正常的。

    但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彻底颠覆我的认知。

    当时我和店里其他的几个食客一样,正在低头啃猪蹄,忽然,飘来了一阵熟悉的音乐,让在座的所有人一致抬起了头,半张着嘴,朝电脑屏幕的方向看去。

    坐在电脑前老板娘就特淡定的转过头来问我们:“没见过看动漫的吗?”

    我说:“看动漫的见过不少,但像你这样的是第一个。”

    什么,你问我当时电脑里传来的声音到底是什么。

    “啊啊啊,黑猫警长,啊啊啊,黑猫警长。”

    “森林公民向你致敬 向你致敬 向你致敬。”

    03 啤酒罐下的爱情故事

    有段时间我口袋穷得响叮当,好几次路过猪蹄店都不舍得买。老板问我咋了,我说是因为工作上的失误,让顾客买了过期商品,赔了将近大半个月的工资。老板哈哈大笑,从冰箱里拿出了罐啤酒丢给我,说:“吃不起猪蹄就喝啤酒吧,你在我这儿啤酒免费喝。”

    出于职业素养,我习惯性地看了下生产日期,瓦擦,老板你这拿了罐过期3个月的啤酒给我喝,是几个意思?莫非这就是江湖传闻中的下毒!

    “怎么会,过期了的就不能喝吗?东西只要放冰箱里就不会过期。”老板看我一脸懵逼的模样,就从我手里拿过啤酒,自己咕嘟咕嘟的喝了起来。

    我重新到冰箱里拿了几罐没过期的啤酒,陪着老板喝了起来,我是因为赔了钱,心情很差,所以一喝就是好几罐;而老板呢,他告诉我说自己因为赚不了钱,心情很好,所以一喝也是好几罐。

    赚不了钱心情还好?我觉得老板他一定是喝多了才开始胡言乱语的。

    结果,老板拍着我的肩膀说:

    “小伙子,你看,这不赚钱我不用整天站在烤架前忙里忙外的,就有大把大把的时间来修炼我的武功秘籍了黯然销魂掌、弹指神通、玄铁剑法,这不是很好嘛。”

    一瞬间我仿佛又看到了初次见面的那天晚上,老板对着空气在比划黯然销魂掌时的场景。不行不行,照这么发展下去要走火入魔的,我得赶紧重新找个话题来聊才行。

    “杨大侠,你跟小龙女是怎么遇上的?”

    这里有必要说一下,老板姓杨,一般人都叫他杨老板或者老杨,只有我一直叫他杨大侠,有时也叫杨过,那么自然而然的老板娘就被叫做小龙女了。

    “哎呦这说来话长,大侠我本来是想要找个西域香妃的,没想到遇见了个中原土肥圆。”

    “你丫的说谁土肥圆呢!”正在切香菜末的小龙女拿了把菜刀就冲到杨大侠面前。

    “哎呦,老婆息怒,胖点好,……胖了、胖了显富贵。”看来杨大侠被菜刀吓得不轻。

    “再说,我这不是嫁给你后才发的福嘛。”小龙女来了兴致,坐下来继续告诉我说:

    “当时呀,我吃了他烤的猪蹄,发现好吃得不得了,当时我就想,连个猪蹄都能烤成这样好吃的男人,做饭一定更好吃,就嫁给了他。可万万没想到啊!结了婚之后我才发现,原来他只会烤猪蹄,这天天吃猪蹄,营养丰富的我一下子就被他养成了现在这富贵样。”

    说完,小龙女还站起来转了圈,特意向我展示她那360°全方位无死角的赘肉。

    “方便问一下,你现在到底多重?”

    “200斤吧。”

    “那在嫁给他之前呢?”

    “188斤吧。”

    “我靠!”我刚想说“那不是没什么差别嘛。”可忽然就看到了小龙女手里明晃晃的菜刀,于是话音滑到嘴边就变成了“我靠!那还真千差万别呢!”

    听完,小龙女便心满意足地,回厨房接着切香菜去了。

    看着她缓缓挪动着那硕大而又圆润的身子,我对老板说:

    “大侠,为毛我突然觉得很同情你咧?”

    “知道就好啊,哎我的故事讲完了,说说你的吧,小伙子有喜欢的人没有?”

    “有啊。”也许是喝了太多酒吧,我的昏沉沉的脑袋里浮现出了清晰明亮的回忆。

    “初中三年,我喜欢同桌的女孩,刚想要对她表白的时候,她却趴在窗口边指着篮球场上打篮球的某个男生说,李元你看到那个人了没,我喜欢他好久了。”

    “真是操蛋,这TM到底是哪个混蛋写的狗屎剧情!”不经意间握在手里的铝箔罐被捏皱了,啤酒溅到眼睛里,酸酸的味道混着不甘揉在心里。

    灰蓝色夜空下,我跌跌撞撞的往回走,身后是杨大侠传来的喊声:

    “要我是你,就大声的向她表白了!”我转过头,想对他说:

    “对,要是还有机会的话,我一定大声的向她表白。”

    可号称千杯不醉的杨大侠却已经倒在塑料桌上,打起呼呼鼾声。

    两百斤重的小龙女从厨房走出来,缓缓把他搀扶进店内的椅子上。

    04 外卖永远比食堂好吃

    这世界上总是有许多事,怎么想都不会明白。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写的小说没多少人看;我不明白,为什么杨烤的猪蹄没多少人吃。

    它们明明一个那么好看,一个那么好吃,但为什么就是没有人愿意捧场呢?

    书上总说,时间会证明一切,我或许可以相信,但杨大侠不信,他最近的口头禅是:

    “这店中五毒绝命蛊,要是再找不到解药,就时日不多了。”

    我想一定是生意太差了的缘故,我才看到原本无论何时都会精神焕发的店老板,一点点变得愁眉苦脸,同样我也看着原本无论如何都会坐在电脑前看动漫的老板娘,一点点变得脾气火爆,两人都变成了火药桶,从原来的无话不说到现在的见面了就吵架,“砰”的一声轰然爆炸,威力巨大波及食客。

    在那段时间里,我很少再去店里,可夜宵还是要吃的呀,于是就在周围附近的地方转悠,转着转着奇迹就出现了。

    “大侠大侠,你知道背后两条街就是学校吗?”

    我跑过去说这句话的时候,正巧碰到他们还在吵架,两人在烧烤架前从文争到武斗,香菜叶子和胡椒粉罐头从烧烤架这头被扔到那头,火光四射、浓烟密布,活脱脱的把两人变成了两只巨大无比的猪蹄。

    冷静下来后,杨大侠抖了抖身上的孜然粉后说:

    “知道啊,但没人送外卖啊。”

    “我啊。”

    “而且也没什么宣传,不好做。”

    “我啊。”

    “我每天晚上九点半下班过来帮你送外卖好了,学校刚好晚自习下班,肯定会有人定外卖的呀,宣传什么的就更简单了,打点名片塞在外卖里不就好了嘛。”

    “你说真的?”老板看着我问,眼神比任何一次聊天都要认真。

    “对啊,吃了你这么多啤酒猪蹄,总要义务劳动下的嘛。”我嬉皮笑脸的说。

    “好呀好呀,就这么说定了。可猪蹄的名字要叫什么好呢?”小龙女问。

    “就叫黯然销魂蹄。”杨大侠自信满满地说。

    “会有好多好多的人来买吗?”小龙女转头问我。

    “您放心,这么好吃的猪蹄配上这么新奇的名字外加这么帅气的我,一定会成功的。”

    2014年,如果你在平望中学订过一种叫黯然销魂蹄的外卖,那么你就有可能在晚自习下课后的铁门口看到我,一面小心翼翼地躲着保安,一面送出很多份好吃无比的猪蹄。

    甚至有个礼拜天,我坐在杨大侠店里啃猪蹄,后面有个人从后面拍了我下,问:

    “同学,你不就是晚上送外卖的那个帅哥嘛?”

    我说:“对啊。”心想:被人叫帅哥的感觉就是爽。

    “可帅哥我已经毕业了,所以要叫师兄。”我开心地对他说。

    “噢,师兄,你上次送外卖的时候少找我30块钱。”同学淡定的说。

    “哎呦我擦,大侠,有人来砸场子了,我先撤啦。”我脚底抹油似的飞快跑出店外,转头一想,妈蛋桌上的猪蹄还没吃完呢,就又跑了回去,只见刚才那同学哈哈大笑起来说:

    “师兄,我刚才骗你的。”

    “我靠靠靠靠靠。”

    大概是所有欢笑的日子,都在那段时间里被过得飞快,以至后来一切悲伤的到来,才让人显得那么猝不及防。

    从五月初到六月底,我替老板送了一个月的外卖,白蹭了不少啤酒和猪蹄。期间总共被学校的保安抓住了三次,被追出校门口狂奔七次,被好言相劝或骂骂咧咧不下二十次,我以为这个数字还会随着时间不断提升,并且随着这个数字的提升,老板的生意也会越来越好。

    可是,我错了。

    七月初的时候,学校放暑假,店里的生意一落千丈,杨大侠坐在冷风吹着的炭烤架前,沉默寡言得像是个被人废尽武功的呆子,眼神空洞地望向天空,许久才说一句:

    “小李,也许你说的没错,我真的不适合当老板。”

    听到这话,我忽然觉得很伤心,这本是我在第一次帮老板送外卖时讲的一句的玩笑话。

    当时老板问我:“要是外卖生意不好的话要怎么办?”

    我说:“哪有那么多怎么办呀,你总要什么都尝试一下的吧,等你把所有机会都尝试了过了后就会发现……”

    “发现什么?”

    “发现你压根儿就不是做这个的料。”

    “好啊,你白吃白喝我的,还敢拐着弯损我,欠揍呢!”

    “哈哈哈哈,大侠轻功水上漂来追我呀。”

    曾几何时,那么轻易说出口的玩笑,现在居然真的会变成现实,然而最伤心的是,眼看着这悲伤成为现况,可我却连句像样的安慰都说不上来。

    05 青春年少情怀大过天

    从那一天以后,我尝试了所有方法,联系过去在会计班里的同学,终于定在了七月中旬,出来聚餐,至于地点嘛,当然是杨大侠的黯然销魂猪蹄店喽。

    7月21号,晚上九点半,我下了班就往猪蹄店里跑,到的时候,大侠正在收拾放在空地上的塑料桌椅,看样子是准备要收摊了。我慌忙窜到他:

    “别收,别收,马上就要有一大波客人来袭啦。快去烤猪蹄做准备。”

    “小李,别闹,你没看这天吗,要下雨咯,你也赶快回去吧。”

    “看这天气这么好,怎么可能会下雨!”我的话音刚落,夜空中划过一道响雷。

    “哇擦,老天,你不忙帮忙就算了,还想泼冷水?”

    结果,霎时间,倾盆大雨如同伤心人的眼泪,噼里啪啦地就打在我脸上,活像是一个个响亮无比的耳光。

    我躲在店里看向外头早已变成湖水的马路,低头喃喃自语地说:

    “对不起啊,让你失望了。”

    “没事儿,你说得没错,我本来就不是当老板的料,这店也快要倒闭了吧。”

    老板说这话的表情云淡风轻的,全然没有一副失败者的样子,我看着他这副模样,心想:

    “是不是所有功高盖世的大侠,死前都是这种慷慨就义的模样。”

    “喂,你相信奇迹吗?”不知为什么,云淡风轻的大侠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当然不信啦,奇迹它从来就没发生过。”我冷静的说。

    “那你真应该抬头看看。”老板激动地说。

    后来,无论有多伤心、多失望、多绝望的时刻,我都能够回想起这一幕:

    一张张熟悉的脸庞,一副副熟悉的身躯,一声声熟悉的叫喊,亲爱的你们,一个个冒着倾盆大雨淌过湖水似的马路,飞一样快速的经过我身旁,冲进店里,嘴里哆哆嗦嗦地吼:

    “娘的,那个傻叉选的鸟日子,下这么大雨冻死爹了。”

    “呆逼,你就不能挑个高大上点的地方聚餐吗。”

    “吃的呢?吃得呢?饿死了饿死了,老板!”

    “老板!吃的吃的。”

    “老板!吃的吃的。”

    “老板!吃的吃的。”

    终于,十多个人异口同声地说:

    “老板,烤猪蹄!”

    “好嘞!”一瞬间,废人杨瞬间恢复了所有功力,再一次地成为我眼里的大侠。

    在狭小的店内,十几个人挤在一起,我的对面坐着藏獒,大家本来都管他叫疯狗,据说是因为打架和跑步都猛得跟跳疯狗一样,但他觉得疯狗太难听了点,于是大家就都改口叫藏獒。具体他打架和跑步有多猛多快我不知道,但看着他吃猪蹄的速度,还真的是跟藏獒有得一拼,光他一个就够吃得我快破产了。

    “没想到下这么大雨,你们还真来了。”我一面啃猪蹄一面跟藏獒聊天。

    “废话,情怀大过天,再说下这么大雨,要回去也难啊”藏獒拿手背抹去满嘴油后说。

    “唉,话说这顿饭谁付钱?”藏獒边啃骨头边问。

    “我请客,你付钱。”我说。

    “艹,又被你坑了。”藏獒二话不说,又拿起了个猪蹄来啃,边啃还边说:

    “要不AA吧?”

    我说:“不行,这样你太亏了,咱二八开吧。”

    “兄弟,这么就不见,你总算长良心了!”藏獒伸出他满是胡椒粉的狗爪要伸向我的脸。

    吓得我当时就说:“你八我二,哥们儿对你好吧!”

    “艹。”藏獒气急败坏地把手里啃到一半的猪蹄朝我脸上扔,我一把用嘴接住,道:

    “旺财,你生气可以,千万不能浪费粮食,知道吗?”

    “啊呸!”藏獒用他嘴里嚼过的肉沫吐了我脸。

    “靠,你这也太龌龊了吧,有没有狂犬病的啊,不行我得去洗洗。”

    从卫生间里出来后,我坐回到座位上,环顾起四周吃饱喝足的人们,和几近累到瘫痪但却还在忙碌的杨大侠,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开心,外头明明还下着冰冷的倾盆大雨,里面却是充满欢声笑语的温暖小屋。

    就在这时,我环视向的眼珠忽然停住了,

    “喂,你怎么光拿着猪蹄不吃啊?”藏獒问。

    “哟,外头那漂亮女孩谁啊?喜欢她啊,那就去表白啊!”藏獒说。

    你,还记得曾经吗?

    曾经,不经意间握在手里的铝箔罐被捏皱了,

    曾经,啤酒溅到眼睛里,酸酸的味道混着不甘揉在心里。

    曾经,有人对你说:“要我是你,就大声的向她表白了!

    曾经,你对自己说:“对,要是还有机会的话,我一定大声的向她表白。”

    “擦,还真去了!我随便说说的。”藏獒抱着满脸不可思议地表情,看向义无反顾冲进雨里的我,朝身后店里的朋友们喊:

    “大家看快看,李元要去表白了,兄弟们给他加油啊!”

    珍惜此刻吧,珍惜青春年少、情怀大过天的此刻吧!

    因为此刻的每一分、每一秒,都会成为你日后回不去的曾经。

    结账的时候,朋友们一起凑了笔钱给我,藏獒慷慨十足地告诉我说:

    “知道你穷,这点钱给你,拿去随便嫖!”

    明明是情色露骨的话,怎么从他口里说出来,被我听着还有点感动的味道呢。

    “走啦。”藏獒和一群朋友们朝我挥手告别。

    我说:“再见。”

    藏獒突然说:“李元,你要好好的。”

    我点点头,没再说话。

    藏獒就又说:“李元,你要好好的!”

    我抬起说:“知道了,等有钱了给你买最好的狗粮。”

    “艹,我等着。”说完,藏獒就走掉了。

    大家都走了以后,我把身上的所有钱都给了老板,说:

    “不够的话就先欠着,再多我也没有了。”

    “算了,这次就不收你钱了,当我请你的好啦。”老板顿了顿后问:

    “你说这样是不是很有大侠风范?”

    我说:“大侠,小龙女会生气的。”

    大侠说:“哦,那还是算了,我还想再多活几年呢。”

    哈哈哈哈,一瞬间,我被杨大侠逗得生活不能自理。

    之后,我看向天空依旧下着的倾盆大雨,脚步飞快的跑起来。

    “接着。”杨大侠从店里拿出一把折伞扔给我。接过他抛来的伞,我飞奔着消失在了雨幕中。耳边全是雨点噼里啪啦的声响,却没听到他说的最后一句“再见。”

    06 电闪雷鸣下的落水狗

    我手里还拿着杨大侠抛过来的那把折伞,却再也还不掉了,因为当我再去那家熟悉的店铺时,铁质卷帘门上贴着店面出租的红色纸张。

    我打电话过去,电话里的人告诉我说:

    “姓杨的那对夫妻七月底的时候搬走了。”

    我在卷帘门下捡起一张浅黄色的贴纸,上面写着:

    我们是,不提供WiFi的猪蹄店,请和你身边的朋友多交流。

    “把你店里无线网的密码告诉我。”

    “我店里没有无线网,哪来的密码。”

    “我靠,你骗谁呢,那你老婆怎么在电脑上看的网络电视?”

    “那那那——那是我老婆专用的。”

    “我这里的网速慢,给客人用以后,我老婆看网络电视就会很卡。”

    “方便问一下,你现在到底多重?”

    “200斤吧。”

    “那在嫁给他之前呢?”

    “188斤吧。”

    “好呀好呀,就这么说定了。可猪蹄的名字要叫什么好呢?”

    “就叫黯然销魂蹄。”

    “会有好多好多的人来买吗?”

    “您放心,这么好吃的猪蹄配上这么新奇的名字外加这么帅气的我,一定会成功的。”

    我哭着想起你们笑着时说过的话,忍不住咒骂:

    “在市场面前,情怀就是个屁。”

    夏季六月的雨,淅淅沥沥沸沸扬扬冷冷清清的下了整整两个月,再次回到家的时候,已是八月上旬,阳台上的门才刚一打开,嘟嘟就窜到脚了,伸出舌头一副嘴馋的模样。

    我蹲下身子,轻声叹气摸着它毛茸茸的小脑袋说:

    “嘟嘟没有孜然味的猪骨头吃了,以后都没有了。”

    嘟嘟慢慢抬起小小的脑袋,嘴里呜咽了一声,眼泪汪汪的看着我哭了。

    眼泪全掉在它身上,就好像是只落水狗一样。

    我的眼泪也同样止不住地往下掉,仿佛能看到7月21号那天:

    你,还记得曾经吗?

    曾经,不经意间握在手里的铝箔罐被捏皱了,

    曾经,啤酒溅到眼睛里,酸酸的味道混着不甘揉在心里。

    曾经,有人对你说:“要我是你,就大声的向她表白了!

    曾经,你对自己说:“对,要是还有机会的话,我一定大声的向她表白。”

    男孩在看到女孩的瞬间咻地一下冲进雨里,站到女孩的伞下。

    身后,是源源不断的响亮声援。

    “我喜欢你”男孩鼓起勇气告白。

    “对不起啊”女孩仓皇离开跑远。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我们在大声地说喜欢 勇气贯穿天空

    可你却大步地要离开 模糊背影渐远

    电闪雷鸣 大雨滂沱

    在你离开后的那个瞬间里

    我淋成了一只落水狗

    好心疼啊 好心疼啊

    手里那么好吃的猪蹄都被雨淋湿了

    好心疼 好心疼

    眼里那么喜欢的你也都被雨淋湿了

    为什么那么好吃的猪蹄不在我嘴里

    为什么那么喜欢的你却不在我身边

    07 吃我一击黯然销魂蹄

    李元,有你快递。

    哎,这么薄一个袋子里面装的什么?

    信封里装着张名片,是当时一个送外卖的帅气小伙子和一个有着武侠梦的店老板一起设计的,上面还写了几行娟秀的字体,一看就能知道两百斤重的小龙女写的:

    “老板老板,你的猪蹄为什么要叫黯然销魂蹄呀?”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

    “不懂。”

    “要我解释给你听吗?”

    “不用,我想自己永远都不用懂。”

    文/诺米

    2016-6-12

    22:2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