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v 04 No zuo no die

    更新时间:2016-11-05 19:27:54本章字数:7158字

    有个人拼尽了全身心的爱和勇气,跳进了条河里,飞溅而起的水花高得几乎都快要接近天上的太阳。只是在那纵身一跃的起跳后的一秒钟内,河里的谁突然就干了,结果那人摔了个半死,还说没关系,这是种态度。

    我知道那条河的名字叫青春,但我不确定的是,那个人是否永远应该是少年。

    01

    说到作死小能手,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酱油男——也就是我下面要讲的这个故事的主人公。

    酱油男叫什么名字,也许是我压根就没问过,也可能是问过,而他自己也说过,但我不记得了。在生活中会遇到很多人,可能我们在刚开始的时候都有认真地介绍过自己,但随后又因为不常联系或没留下什么记忆深刻的印象而被忘记,这是在所难免的吧。

    他来到超市当理货员,管调料品专区,个子很高、脸长,斜刘海遮过了一边的眉毛,皮肤是棕褐色的。那天我走在过道上和他迎面相撞,抬头乍一看的我脱口而出就是句:

    “擦咧,还以为撞上了个酱油瓶呢。”

    于是乎我俩都笑了,酱油男的称号也就这样给传开了。

    之前有说过一个人会被忘记要么是不常联系,要么就是没留下印象。那有关酱油男能让我记忆如此深刻的原因又会是什么呢?

    答案是作死,在我认识他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里,他用实际行动一次次地向我证明:作死不仅仅是种行为,更是一种态度。

    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位作死小能手是如何做得一好死的:

    刚开始酱油男在加货,碰巧我路过,他要我过去帮忙,那我就走上前去看了眼地上被放得乱七八糟的瓶瓶罐罐,瞬间无语恨不得脱口就是句《致青春》里的经典台词“你神经病啊!”这样弄还怎么分得清楚。同时又眼疾手快地把调料品分类摆好,并重新放在了货架上。做完这些后只见他以一种诡谲的目光看着我,当时我还在心想:难不成是速度太快让他受到了惊吓。结果他开口的第一句就让我给奔溃了,他说:“咦?地上那堆过期酱油呢,我查了半个多小时才理出来的,现在怎么不见了。”

    我弱弱地点着货架回答说:“就在那上面,只是……你现在还认得出来吗?”

    后来,我们又额外地花了半小时重新把调料品整理了遍。

    “作死啊作死,你他丫的怎么不早点说那是过期品啊。”

    “你速度太快了,我来不及。”

    这个时候,距离酱油男伟大的作死纪念日,还有一个月又二十三天。

    02

    仓库里有箱货堆得很高,我个子矮拿不到就去找酱油男帮忙。只见他手脚并用“咻”的下就爬了上去,还很是嘚瑟地朝我说:“小CASE”。我说:“好,那你快下来吧。”可我在下面招了半天手也迟迟不见他又任何动静。于是我问他:“怎么了?”这货憋了好久才懦懦地说:“刚才上来的时候没多想,现在才突然记起来,我恐高,腿抖得下不来。”

    我当时恨不得惊掉一地下巴,心想:你都这么高大威武的一小伙子了,告诉我你恐高?

    但也没办法只好耐着性子问他:“那要怎么办?”他说:“要不,喊救命吧。”

    我以为他是开玩笑的,没成想他还当真就喊了,而且喊得比杀猪还难听,直接就惊动了防损部主管,亲自架着梯子来救他。那会儿呆立在边上看着的我,可不仅仅是下巴着地,估计连眼镜和眼珠都一起统统掉地上了吧。

    “作死啊作死,你他丫的怎么不早点说自己恐高。”

    “不是说过了吗,上去太快没多想。”

    这个时候,距离酱油男伟大的作死纪念日,还有一个月又十七天。

    “喂你听说了吗,最近超市的奶茶在特价,厂商还特地找了个小姑娘来促销,据说整箱买的话还送小礼品呢。”

    “好啊,那下了班就一起去看看吧。”

    来到超市入口处的奶茶专卖区,我拎了两大瓶后正准备叫酱油男一起走,可他赖在哪里东挑西捡的犹豫不决,还硬是摆出副很认真的样子。终于把那位促销的小姑娘给惹毛了,原本笑迎着的脸按捺不住火气,张口就是句:“喂那谁,你到底买不买啊,老娘还急着下班呢。”

    眼看着要闹僵,我连忙拍了拍酱油男说:“哎,你到底在看什么呢,不买的话就走了看人家都生气了。”酱油男这才回过神来一口气接连说了好几个:“买买买,当然买。”

    “买多少?”

    “十箱,有礼品送吗?”

    “当然,都送你好了。”

    “卧槽,你疯了,买那么多喝得完吗,还有怎么带回去?”

    还没来得及我反对,酱油男就把腰包掏了个精光。自顾自的拿小礼品,听到“谢谢惠顾”后脸上泛起一阵愉悦的表情,完全不去理会我说的话。

    后来的结果可想而知,我一个人当了他的免费苦力。你还真别说,十箱奶茶搬了我们四趟来回,一路上走走停停累得跟条狗似得。全部搬完的那会儿我差点就一个跟头栽倒在地,错把水泥当做床垫来个亲切拥抱了。与之相对的是他一副乐开了花的模样,我问:“你有什么好笑的啊?”他当时很欠揍地回了句“是秘密。”

    疲惫不堪的我也没闲工夫去深究只是说:“累死爹了,记得要请吃饭。”

    然而这货笑了,用尴尬又不好意思语气说道:“啊,刚才买奶茶的时候已经把这月的生活费都花光了。”

    听完这话吓得我直接从地面上跳起三丈多高直骂他:“我操,你神经病啊!”

    万万没想到的是他还厚着脸皮对我说:“没事儿,这不是还有你嘛,大不了我天天找你蹭饭吃。”听完这话方才还停留在半空中的我直接跪倒在地,差点儿没直接吐血扑街等人来收尸了。没办法事已至此,也只好暗中懊悔,这一等一的人才咋就让我给摊上了呢。

    深陷于重度失落的我幽幽地问他:

    “要不咱俩去退货吧?”

    没成想他倒是很果断地回了句:

    “绝不。”

    “为啥啊?”我就纳闷了,你连饭都吃不起了还不退.

    他想了会儿后告诉我说:

    “有便宜不占,那是王八蛋。”

    尼玛,还真是个人才。

    “作死啊作死,你他丫的怎么不早说自己没钱。”

    “幸福来得太突然,哪来得及去思考。”

    这个时候,距离酱油男伟大的作死纪念日,还有一个月又三天。

    03

    熬过了多久夜晚,吃了多少肉包,才知道盒饭也是种美味……

    发薪前的一顿午饭,我俩把七块钱的员工餐吃到了令人咂舌的境界,就差没用舌头把盒子从里到外都舔一遍。吓得坐对面的掌勺大妈们连忙问:“今天烧的菜有那么好吃吗?”

    “好吃好吃,太太太好吃了,这是我十几天来吃到过的最好吃的一顿饭。”在我的称赞声下大妈们的脸笑得跟朵春光泛滥的花似得。我说的话一点也不假,因为也只有酱油男和我才知道咱俩是有多久没吃过饭了。想到这儿,我恶狠狠地剜了他一眼,还刻意模仿出幽灵般的语气阴森森地说道:“今天晚上记得要请我吃饭,我要吃最贵的。”说完看着他浑身激灵地颤抖了下后,我便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终于熬到了下班吃饭的时间,我们找了间附件的小餐馆准备好好犒劳自己一番的期间,当然又发生了些让人食欲大增的幽默小插曲,而那自然也是和酱油男相关的。

    “嗯对,老板我就要这个。”说好了要点最贵的,其实也不过是大份的黄焖鸡米饭。

    而酱油男呢,他对菜单琢磨了很长一段时间,甚至还自言自语了起来:欸,这名字好特别啊,难道是干挑?就这个了。

    “给我来一份味干拉面”

    唔?那是什么鬼东西。感到疑惑我和老板同时把目光集中在他手里的菜单上,好嘛,这不看不知道,一看笑得我哟差点把嘴里的茶都喷他脸上。

    “拜托,那个字读千,是味千拉面。”

    “味千,好奇怪的名字,难道不是干挑而是由一千根面条哦,哇塞那怎么吃得完啊,不行不行,要是吃不完的话就太浪费了。”

    好嘛,你说这回我是不是应该彻底的无语了。

    期待已久的饭菜终于被老板给端了上来,还没等我开动酱油男就抓着我的饭碗说:

    “这个你不能吃啊!”表情严肃至极,惊得我连忙问道:

    “怎么了怎么了?难不成你钱包掉了,那我们吃霸王餐是不是要被老板扣下来当刷碗工啊。”

    “不是不是。”他慌忙摇头用手指了指我碗里米饭上的黄色小点说:

    “你看这饭都发霉了你怎么还敢往肚里吃啊!”

    听完我强忍住想笑的冲动告诉他说:

    “当然咯,怎么吃不下,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噢对了,反正这顿是你请客,在这里加饭还要额外算钱的,那我就再多吃一碗好了,要搁在平时还真舍不得呢。”

    后来我全程看着他那张酱油色的脸上时不时地,浮现出既惊讶又诡异的表情,还真是好笑。心想着要不还是在最后把真相告诉他吧。

    末了酱油男忍不住开口问:

    “那个发了霉的饭真的有那么好吃?”

    我刚想要回答,只听见一个爽脆的声音从隔壁桌传来:

    “哎呦,你也真是逗,笑抽老娘了,那个黄色的斑点是玉米末儿呀,二货。”

    我本以为酱油男会恍然大悟地回一句:“噢”、“真的啊”、“难怪呢”之类的话,可没想到的是他一把拉着我就往店外跑。我还一心在想:妈蛋,找钱还没拿呢,你个土豪,别到时候月底了又要找我蹭饭吃啊。可是却忘了接过话茬的那人,似乎应该是在哪儿见过。

    这个时候,距离酱油男伟大的作死纪念日,还有二十一天。

    04

    直到后来酱油男在超市楼下,指了指卖奶茶的那女孩,我才想起对啊,那会儿接话茬的声音和她是一样的。“你该不会是又要倾家荡产买奶茶了吧,上次的亏吃得还不够吗?”我本能的说完了这话的同时,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结合起之前的事件,等等、难道……没等我开口酱油男就给说了出来:“其实,我喜欢她。”

    噢,果然没错。在那之后我怀着好奇的心理问:

    “你喜欢她什么?”

    “我是一见钟情。”

    “贱?恩看你那不断作死的态度是有够贱的。”

    “那……我我是日久生情。”

    “哟,没看出来啊,你小子可以咯,速度快不快?”

    现在的我们已经熟络到可以互相开一些不找边际的玩笑话,日子也就像这样一天天嬉皮笑脸的流淌而过,在一条名为青春的河流里。

    得知酱油男喜欢的人后,我对女生的关注也就多了点,关于女生的样子,要怎么说呢,用我的审美观来看好了。她是属于那种:

    三百米开外看着像女的;五十米之内马尾超好看;十米距离再看尚属美女;就是面对面也不算太差。但一开口讲话,才知道,卧槽真是个女汉子的类型。天晓得酱油男是怎么喜欢上的。

    本来在我的想象中,酱油男有了喜欢的女孩子,再怎么着也应该会有所动静,至少也能在河面上泛出些水花,好让任徘徊在岸边的我也跟着看场好戏,偶尔还能为他加个油、助个威什么的。可谁料想他竟然一丁点动作都没有,这不经让我怀疑难道是自己的记忆出现了问题,几天前跟我说喜欢那女生的酱油男真的出现过吗。

    “马上就要调料品节了,哪还有这功夫追女孩。”

    “嘛滚蛋,平时咋没看出你有那么积极的。”

    “噢是吗,那你到时候就等着看好了。”

    “看你销售额疯狂猛涨到破表啊。”我没好气的回了句。

    结果他嘿嘿一笑后便不再有话说。

    这个时候,距离酱油男伟大的作死纪念日,还有七天。

    05

    暑假末尾临近开学的那个档期,是调料品和零食的节日。学生们似乎是为了发泄出假期太短都来不及享受就要结束的不满,而拼了命地往购物车里放零食;家庭主妇们也开始为厨房添置新一轮的油盐酱醋。导致出入口处的两个地堆前围满了顾客,异常火爆的销售也是让商品部的主管乐得合不拢嘴,直催促酱油男和女生快点儿加货,俩人忙到连说话喘气的机会都没有。

    而就在这样的情况下,酱油男趁着某个空闲的间隙跑到二楼上来找我说:

    “快下来,待会儿你就等着看我表演吧。”

    一头雾水的我看着他汗涔涔的脸上闪烁出自信的光辉,心想:果然不枉费我等了这么久,这下有好戏看了。到底会是怎样的水花将要迸发在这条河流之上呢?满怀期待的我随即坐上电梯下到一楼,顺势看了眼手机,时间是晚上八点二十五分。

    后来我才知道。

    这个时候,距离酱油男伟大的作死纪念日,还有不到五分钟。

    电梯门刚一打开,就听到出入口处有人传来的呼声。我转头望去,只见酱油男他借着打好的地堆缝隙,一骨碌地爬到了哪些瓶瓶罐罐的最高点,速度之快真像只灵活的猴子,也难怪有会惊呼了。然后他站在顶上立稳了脚跟,双手放在嘴边做成喇叭状,朝下高喊着那个女生的名字,说“我喜欢你”。支援呼喊的声浪就在这时源源不断地从底下被聚拢过来的人群中不停传来。有那么一刻,我仿佛看到了那些回荡在耳边的声响统统都汇成一道光线,照耀在他顶上,映衬着那些连挂在他脸上为此而流淌的汗珠,都显得格外灿烂。

    然而,我和他都忽略了最最重要的一点。

    先前被震撼感切断的线索又重新连上,一点点地拼接成画面:

    这货恐高啊我去,最早还是被主管架着登高梯给救下来的呢。

    果不其然,猛然想到这点的我下意识地看了眼酱油男的双腿,虽然隔得比较远,但还是能看到,那双腿在发抖!而下一秒老天就验证了我的猜想,也不知是调料品堆本身就已经被抽得有些不稳了,还是酱油男自身恐高的因素,总之在他刚表白结束,连个POSE都没来得及摆的刹那,我就看到他很是华丽的从堆顶摔了下来。心想:这下完了,活生生的猴子硬是被摔成了个鲤鱼打挺,悲剧啊!

    连同一起掉落的还有各种各样的调料品罐子。碎玻璃渣和气味浓重的深色液体凌乱地散落一地。人群中的呼喊声也逐渐演变成惊叫声。正当我想着那画面太美不敢看的同时,老天又进一步地应证了我的想法:由于电流不稳配电间跳闸了。

    整个超市陷入了一片短暂的黑暗中,我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来到酱油男身边,忍不住吐槽道:“早知道你是帅不过三秒的类型,但作死也不用做得这么彻底呀,看看你自己这回是真是名副其实的酱油男啊,你说我这算不算神预测呢?”

    听完我这话,他也是光顾着笑,也不说话。

    “笑屁啊你啊,不是被摔傻了吧。”

    “这……是秘密”说完他当场就晕了过去,根本就不给我追问的机会。

    “我操,这下玩脱了救命呐!”我大喊起来的声音,应该要比他的要好听吧。

    当晚,酱油男被连夜送往医院,所幸只是受了点皮外伤,并没什么大碍。

    那一天,正是酱油男伟大的作死纪念日。

    很久以后,每当我回想起那天总会笑出声来。用个形象的比喻好了:

    有个人拼尽了全身心的爱和勇气,跳进了条河里,飞溅而起的水花高得几乎都快要接近天上的太阳。只是在那纵身一跃的起跳后的一秒钟内,河里的谁突然就干了,结果那人摔了个半死,还说没关系,这是种态度。

    我知道那条河的名字叫青春,但我不确定的是,那个人是否永远应该是少年。

    06

    如果把时间轴再往后拉长,故事仍然继续着,不过暂时就先让我们回到现在。

    经过了那件事以后酱油男就不再出现在超市里了,听同事们说他原本就是暑假工,本来就只做到这个月底,等开学自然就不干了呗,谁知道临走前会闹出这样的事来。而那个女生自打出事后也不再过来上班了,我心想或许她也只是暑假工,可现在已经没有办法论证了。

    好嘛,要走都走光了,这下子酱油男真的成了酱油男。

    我以为时光漫漫,总会有无限的机会看你不断上演的花式作死大全;我以为这会像是场永不落幕的连续剧那样,就这么一直演下去。可曾忘了,能够相聚在一起的人们,都只会是彼此生命中的过客。你轰轰烈烈地来到我记忆中烙下一笔,到最后却用一种连再见都不愿当面说的悄然态度,来告诉我说,你不过是个酱油男罢了,本来就是来客串的,不是主角甚至连配角都算不上,匆忙地出来打一场酱油,然后消失不见。

    那你是去赶往下一个片场了吗?

    情人节的前两天,我坐在熟悉的菜馆吃着熟悉的黄焖鸡米饭,时不时地还能跟老板调侃上几句话说:

    “好想再多吃一碗饭啊,要不就别收钱了?算我免费吧,您大人有大量的送我得了。”

    老板哈哈大笑起来,单手托住脸颊望着门口对我说:

    “看,能请你吃发霉白饭的人这不就来了吗。”

    没等我转头,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老板,来一发味干拉面,啊不对,是味千拉面,哎这名字真奇怪。”

    “酱油男,你总算是出现了,都快以为你人间蒸发了呢,愣着干嘛,快过来呀。”

    我笑嘻嘻地看着坐在对面他然后对老板说:

    “我这顿也一起算在他头上。”

    “可你不是已经付过了吗?”老板疑惑着

    “也对,那再给我加一碗米饭,记得要算他头上,哎呦不行一碗太少了,加两碗吧。”

    呼~一本满足的吃掉三碗饭后我听酱油男说:

    “我要走了。”

    “去哪儿,是回学校呢还是来我们超市逛逛呀?”我随意的问道

    “要离开这座城市。”

    “唉!为什么啊?”我发了会儿呆。

    “因为你吃了三碗饭啊,三就是要散的意思啊。”他打趣道。

    “那我再吃一碗。”

    “这你是要咒我死的节奏啊,虽然我比你提前找到了女朋友,但你也不用真的像FFF团那样烧死我吧。”

    “那我再吃两碗总可以了。五……呜呜吾需要你啊。”我认真的说。

    那会儿他便不再说话了。

    于是我跟老板说:“再来两碗饭。”

    “你吃得下吗?”

    “不用你管。上饭。”

    “好咧。”

    事实证明,我果然拼死都是吃不掉五碗饭的。

    这时酱油男说话了:

    “你看其实也不是真的那么需要我嘛。”

    “可是……”我还想再说什么。

    “你不问问我为什么要离开吗?”

    “为什么啊?”

    “为了心爱的姑娘。”他一脸幸福的说着

    “我操,说人话。”

    “跟女朋友一起回家见老丈人。”我看到他笑了。

    “我擦,你可以啊,害我白伤心了,白吃了那么多饭。”

    “哈哈,谁让你看我作了那么多次死,最后也让我看你作次死嘛。”

    07

    临走前我问了他最重要的那个问题。

    “有件事我一直想问来着。”

    “你是想问我到底喜欢她什么,是吗?”

    “对啊对啊,究竟是什么能让你喜欢上她的?”

    “是秘密。”

    “别卖关子了,快告诉我,不然诅咒你秀恩爱死得快。”

    “因为爱情。”

    “能说人话吗?”

    “好啦好啦,不逗你了。因为……因为啊她笑起来的声音真的很好听。”像是陷入了某种回忆,他一脸满足地叙述道:

    “不管是在第一次我答应买十箱奶茶的时候;还是在这间饭馆里看我出丑的时候;又或是在那次断电的时候:你知道吗那会儿整个超市都黑了,除了人群慌忙惊乱的尖叫声外,我只听到她一个人在笑,那声音真的很好听,深刻到我一听就能想起她的脸来,以至于她整个人都随着笑声而变得愈加好看了。我想那就是喜欢上一个人时的感觉,你说对吗?”

    “跟一个单身狗讨论你喜欢人的感受对不对,太贱了你。”

    “哈哈哈。”他又笑了,很开心的那种。

    “笑屁啊你。”

    “没事我只是想起了再住院时她去看我的场景,想一想女汉子有时也是会变成淑女的,那还真是挺好笑的呢。”

    “唉,你不嘚瑟会死啊。”

    “噢对了,这顿饭还是你自己付吧,我还得存钱陪她过情人节呢。”

    “哼,就你会秀恩爱,到时候分手了可别来找我。”

    “哈哈,那要我告诉你快速脱单的秘诀吗?”

    “哎,是什么?”

    “是……”

    望着他潇洒远去的背影,我忽然明白了他最后说的话。

    以前我觉得你是个很失败的酱油男,只会一个劲地自己作死。

    现在我明白你其实是成功的酱油男,靠着只要不会死就往死里作的精神,钓走了咱超市最漂亮的妹子,虽然是个女汉子来着。可不管怎么样,我还是会选择相信你的话。

    你说:

    网络上那句流行语怎么讲的

    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

    其实不对,有些事脸皮厚点,没准就成了呢?

    No zuo no die

    You must be try

    文/诺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