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生活很难!

    更新时间:2016-08-18 23:03:03本章字数:2048字

    女人转过了头,疑惑的看着我道:“还有什么事吗?”

    面对眼前这个女人,除了她惊艳的脸蛋,对她骨子里的那份寒冷,真的有些无语,“诶大姐,我现在可是你的债主,难道你连个联系方式都不打算留下来?……还是说你要我这个债主上天涯海角的去找你还钱啊。”

    “我以为你不会在意这些钱。”女人看着我,脸上依旧是古井无波的平静!但还是隐藏了一抹尴尬,我瞅了她一眼,看来她是把我当凯子了!

    “我靠大姐,你不能自己身为有钱人就可以把自身逻辑强制在别人身上吧,我可没你那么有钱。”我无奈的说道,随后见她不开口又补充道:“把你的手机给我!”

    女人似乎感到了尴尬,将手机递给了我。我把玩着手中最新款的苹果,笑道:“原来你叫顾婕,挺好听的名字……不过你打算什么时候把钱还给我,那笔钱虽然不多,但对我一个兄弟来讲挺重要的!”

    “明天准时还给你。”

    我正准备说话,手机却在口袋里躁动了起来,刚摁下了接听键,那头便迫不及待的说道:“方然,你丫的在哪?”

    “和一个朋友在酒吧外面,怎么了?”

    邵晨火急火燎的说道:“那行,我现在得去医院照顾林微,按照她现在的状态离不开我……并且明天还要商讨具体的手术时间。”

    我沉默了,面对着有些刺眼的都市,叹道::“但愿这道生活的砍,能让那个柔弱的女人迈过去吧!”

    邵晨沉默了一会,才道:“但愿如此!”

    一阵风吹来,吹起了我的头发,我点上了一支烟,在一片吞云吐雾中,心情却愈发的沉重了,因为生活或者命运给予了很多人挫折,当你迈过去了,那边是雨过天晴,如果迈不过去,生活将会永远的抛弃你。

    沉默中,邵晨缓缓开口:“你等会去酒吧的吧台拿我机车的钥匙,还有那些贝斯,电吉他…看看明天能不能找个地方卖了它们……”

    我语气有些激动:“你他妈的混蛋,机车可以卖了,你把命根子给卖了干嘛?”

    “你丫的不去算了,老子自己去。”

    我以没法商量的口气对他说道:“音乐是你的生命,别忘了你自己的理想……我坚决不同意你卖,机车我会想办法给你卖个好价钱,剩下的我来想办法。”

    “可是……”

    “别可是可是了,你他妈就是爱拖拖拉拉像个娘们似的,就这么定了,我现在就过去拿车。”

    一把挂断了电话,我重重的吸了一口烟,其实我完全不必趟这趟浑水,手术费住院费也完全不关我的事,可是我就是个无法被金钱所框定的人,在我看来一切真挚的友情或者爱情亲情都是凌驾于金钱之上的。

    我丢掉烟头,对着不远处霓虹灯下的顾婕道:“喂,你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回来。”

    还未等她说话,我便奔跑般的跑回酒吧,拿走了机车钥匙,又跑到了地下停车场,仅用了五分钟的时间就骑着轰鸣的赛道摩托,来到了顾婕面前。

    我递给了她一个头盔,示意她上车,她沉默的看了我一会,接过了头盔,发动机的一阵轰鸣,我们消失在了远方的十字路口。

    在这快凌晨三点的深夜里,没有目的的骑着车,吉他我递给了顾婕让她背着,而她却在高速的行驶中双手不知不觉的触摸到了我的腰。

    我有些得意,看来再漂亮的女人都会有个机车女孩的梦想,于是轰鸣声更大了。直到路过了一条海岸线,周边都开发成了旅游区,白天热闹非凡,晚上却萧条到闹鬼!

    风到了海边似乎更加肆虐了,我们停在了霓虹灯下,感受着不肯停歇的寒风……我将自身的皮衣拉倒脖子上,又从口袋掏出一支烟,缓缓点上,眨眼烟雾又被吹来的寒风夺走。

    反反复复了几次,我转头看向了顾婕,却见她只穿了一件普通的休闲条纹长袖T恤,双手插在口袋中,一头黑发迎风招展,却也不显的太过凌乱。

    我脱下自己的皮衣,递给了顾婕,笑道:“穿上吧,我可不想带着一个病人去医院。”

    顾婕伸手接住了皮衣,却没有穿上,反而看着我,道:“你带我来这边干什么?”

    我深吸了一口烟,沉默了许久才缓缓说道:“每次我遇到烦恼的时候都会来这边吹吹风,看看潮起潮落,看着太阳沉到海的那头,也许我就不会这么烦恼了。”

    顾婕破天荒的笑了笑,道:“看你惆怅的样子,似乎连这不肯停歇的风都带不走呀!”

    “生活已经够难了,为什么命运还有那样肆无忌惮的玩弄着世人?”我看向远方的目光渐渐的变的迷离了起来,我喃喃自语道:“真的有上帝吗?”

    顾婕明显怔了一下,她看着我的眼神也变的奇怪了起来:“我发现你真的是一个很有故事的男人……生活无非就是酸甜苦辣,还有人情世故,如果看淡了一切,一切都会变得美好。”

    我沉默了,沉默中抽出了一支烟,看着远方瞭望塔上扫过的灯光,是那么刺目,是那么的赤果果,仿佛揭开了我二十四岁不堪的生活。

    许久,我才对身旁的顾婕说道:“把吉他给我。”

    顾婕将吉他从吉他盒里拿出来,闪着明晃晃光亮的弦如艺术品般精美的安置在纯手工制作的琴身上,我一把拿过吉他,却看到上着红色漆的背板上的两个英文字母,如天边最亮的星一般,突然间刺痛着我。

    就好像在某个回暖的天气里,我与那个永远不可能相遇她,忽然之间相遇了,可见面了,拥有的也只是时过境迁的感觉,吉他已不再是不可分割的东西,爱情也成了纸醉金迷的陪葬物!

    我看着吉他,眼神渐渐变得深邃了起来,仿佛看见了被我埋葬在秋天的爱情。同时我也一直在告诉自己:我和她已经不可能了,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因为空间错乱而相遇,等一切回到正轨,才发现那不过是一个悲痛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