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后来我爱的人都与你相似

    更新时间:2016-08-24 14:19:36本章字数:2153字

    我笑了笑,却没有说下去的欲望,而邵晨似乎也看出了我的心思,他又说道:“爱那么短,遗忘那么长,其实你内心还是没有放下你前女友吧?”

    “我正烦着,你能别给我添堵,行吗?”我不耐烦的说道。

    “行,你就继续浑着吧,等哪一天看不后悔死你。”

    我转过头不再去理会邵晨这个一根筋的人,喝了一大口杯中的啤酒,然后点上了一支烟。这时,酒吧内的t型演绎台开始陆续走出了许多模特,穿着三点式的比基尼,来回走动,那胯下生风的动作,还有妖娆的曲线无不是在勾引着在场的男人。

    对此,我提不起多大兴趣,看着台上的模特们强颜欢笑的样子,还有那不得不摆的搔首弄姿的姿势,我竟有些同情,但细想又释然,谁不是为了生活而各种寄人篱下,各种逼不得已,一切都只是为了生活罢了……

    当t型台上的模特走完一番又一番的时候,一个曼妙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线内,相对其他模特来说,她穿的较为保守,可依旧引起了场面的热潮,口哨声,呐喊声,连绵不绝。

    我循着众人的目光看向了t台上的女人,的确很美丽,性感苗条的身姿不需要刻意的摆弄便可激起底下的人的热情,婀娜多姿的曲线加上性感迷人的笑容,的确能引起场面的震撼,她的美丽似乎并不会比顾捷差到哪去,只是在她的身上更多是一种世俗的感觉,没有顾捷来的空灵,舒服。

    可随着灯光的越来越炽烈,感觉这个女人似乎有些眼熟,我拍了拍身边的小毛,问道:“这美女谁阿?怎么看的那么眼熟。”

    “卧草,然哥你这都不知道。”小毛仿佛看外星人一样看着我,惊呼道。

    “废话,我要是知道还问你干嘛?”

    小毛又继续盯着台上那个曼妙的身姿,有些兴奋的开口道:“她叫谷贝贝,是一个草根模特,在业内很有名的,不过好像她更趋向于车模,还有时装秀。恐怕是最近车模打击的严,竟然下海去酒吧当模特了,真是百年难得一遇啊!” 

    我若有其事的点了点头:“照你这么说,她好像很出名的样子,难怪那么眼熟好像在哪里看到过,原来是在电视上。”

    “她可是我心目中的女神啊。”

    可这时,一直被我撂在一旁的邵晨却突然拍了拍我,问道:“方然,你有没有觉得台上这个叫谷贝贝的模特,很像我们之前认识的哪个女孩。”

    我诧异的回到:“人家可是大明星,叫做谷贝贝……不会是认错人了吧?”

    “错不了,我记得她……她的左手手臂上有一条浅浅的伤痕。”邵晨却很笃定的说道。

    我愣了愣,眼神不自主的往台上看去,透过白炽灯,似乎在她的左手手臂上真的有一条浅浅的伤疤,我有些愣神,随后才说道:“好像真的是她……越看越像!”

    “卧草,你们在说啥?”小毛听到了我们的对话,有些愣神随后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们,不肯相信的说道:“我没听错吧?行了,别逗我了……她可是女神级别的人物,咱们这级别的会认识她?打死我也不信。”

    我和邵晨的讨论引来了小毛喋喋不休的询问,这让我们不胜其烦,只好快速的转移话题,对着小毛说道:“你tm烦不烦,回头我就告诉依巧去,让她给你执行家法,听说现在很流行跪吉他。”

    “我靠,我只是在陈述一件事实而已,你们不至于吧?”小毛怕老婆的毛病再次显现了出来。

    我沉默了一会,看着邵晨和小毛两个吵闹,顿了一会我才问道:“行了,别吵了……小毛你和依巧也快结婚了吧?”

    小毛点了点头道:“嗯,我们的婚礼设在元旦那天。”

    “还有个把月的时间,我可和你说啊,你不能辜负她,要好好待她……咱几个人里,我最好看的就是你们这对了!”我颇为感叹却又唏嘘的开口。

    小毛看了我一眼,随后叹道:“放心吧然哥,依巧是我用一辈子去爱的女人……不过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吧。”

    “我觉得你也应该好好的找个姑娘过日子了,总是一个人孤独的漂泊在这座城市里,别人不懂你,我们还不懂你吗……当初我和依巧认识还多亏你撘的线,现在转眼间,我两就要结婚了,看着你还是一人孤独着,依巧和我心里也不是个滋味。”

    我愣了愣,我生活上的不堪不止一次被人提及过,却从未有过一次带着疯狂的姿态去争取,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寂寞似乎总是包裹着我,好似只有活在香烟的烟雾与酒精里才能好过些。

    我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回应道:“行了,别操哥们心了……不是不愿意去好好安定的过日子,只是缘分还没到。”

    ……

    我们本身就处在一个华丽多彩的世界,这个世界充满着诱惑,带着男人女人在一个个深邃的夜里,不安分的接受着诱惑的侵蚀。每当酒精刺激到我时,我便会带着显得朦胧的醉眼看着这个世界,却期待能看透一个名叫醉生梦死的东西……

    有一首歌叫《不醉不会》,当没有被诱惑侵蚀过时,又何尝学得会抵制它,到头来也只是在沼泽里越陷越深。

    酒精的味道缠绕在我身上,其实我喝的不多,但却喝的很急,直到自己喝不下时才放下扎杯,然后在冰冷的眩晕里点燃一支香烟,烟雾弥漫在四周,透过一丝难得缝隙,我看到了酒吧内摇晃的灯光,还有扭动的腰肢,这对他们来说注定是一个很嗨的夜晚。

    而我却始终活在一股惆怅中,我刻意抹除的爱情好似成为了一个更加复杂的心结,暗淡在内心深处,也许接下来我只需要时间便可彻底的淡化掉这个心结,将过去永远的埋葬在过去里,刻上永恒的墓碑。

    在深秋的夜里,人总是会莫名的感到寂寞,而此刻我想起的更多是顾捷平静的俏脸,我也无时不刻的提醒着自己,我方然只是把她当做一个爱情的填充,我就是爱慕她的美丽,根本对她谈不上任何一丝喜欢 ,我只是把她看的太像她了!

    在惆怅中,我将烟盒的薄膜覆盖在眼睛是,于是目光变的迷离我自语喃喃:“叶晴,你可知后来我爱的人都与你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