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天涯海角那么远

    更新时间:2016-09-01 16:39:15本章字数:2062字

    我颇为诧异这个经理的作为,因为这已经是赤果果的歧视了,但也在这同时认知了人性的凉薄,正当我准备起身与那个经理讨论为何不让导盲犬进入餐厅,这个带着歧视的问题的时候,同样关注着这件事顾捷在我之前走向了那个女孩,我停下了起身的动作,静静的注视着。

    顾捷露出了她与生俱来的冷,对那个经理说道:“你让她们换个位置就好了,这样就影响不到她们,况且有哪条明文规定说导盲犬不能进入公共餐厅,或是说你们店里限定的规矩?”

    “不好意思这位顾客,这狗确实是影响到了周围人的用餐……”

    我毫不意外顾捷的正义感,因为在场这么多的人,只有顾捷最先站了起来,就连我也还在心底犹豫了一小会,可在这同时更加的感叹人性的缺失,还有周围人的冷漠,只是一条导盲犬罢了,却引来了身着光鲜的两个女孩的苛刻。

    我知道自己不能没有动作,站起来用比他们高几分贝的声音大叫道:“买单买单买单!”

    我突如其来的声音让顾捷楞了楞,而后她又转过头露出一抹笑容,而那个经理却好像理解错我的意思,突然变本加厉的转过头指责起了女孩:“你带狗进入餐厅的行为已经严重的影响到了本店的客人,麻烦你马上带着你的狗离开这个餐厅!”

    “孙子,你理解错我的意思了,我不是受这个带着导盲犬的女孩影响,而是老子要找个有狗的地方吃饭去!”说完我颇为霸气的走到了顾捷的身边,拉起了她,而后便带着女孩还有她的导盲犬走出了餐厅,只留下了还在尴尬中的餐厅经理。

    ……

    走出了餐厅外,我有些抱怨的说道:“还是没吃上一顿安稳的饭……”

    这时患有眼盲的女孩突然有些哽咽的道:“是我给你们添麻烦了。”

    顾捷却责备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拉住了女孩轻声说道:“小姑娘,你真的不用自责。我们也听过太多的拒绝,可总是快快乐乐的过了下来,要坚强知道吗?”

    我愣了愣,为自己习惯性的抱怨而感到抱歉:“是啊,所以要相信自己肯定会有一天能看见这个世界的美丽。哥哥以前是个哑巴,但那时我更愿意用眼睛去看,去看见别人不愿意在角落里看见的东西,等到我看懂了,就愿意说话了。”

    我在那个盲人女孩的展颜间笑了笑,而后从她手中拉过了那头拉布拉多导盲犬,说道:“走吧,哥哥送你回家!”

    在导盲犬的指引中,稍走了几个站便来到了附近的一个高档小区,我将手中的拉布拉多还给了女孩,拍了拍她的肩说道:“照顾好的你的伙伴,其实它听过的拒绝比你还多……”

    女孩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与我们告别后,消失在了视线中。于是夜更加的深邃了,风也不肯停歇的吹着,我看了眼身旁的顾捷然后笑道:“今晚还真是一波三折啊,接下来我们该去哪了?”

    “饭是吃不下了……我们直接去海边走走吧。”

    “嗯。”

    一路的走着,终于在朦胧的夜里,听见了海浪的涛声,咸咸的海风吹来,卷起了顾捷的长发,飘散在霓虹灯下,映照上了橙黄的色彩……

    我看了眼如仙子般的她,却突然在心中升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因为她总是习惯将头发随意的放在肩后,然后被一阵徐来的微风卷起,似带着不羁的感觉却又在不经意之间露出温柔。

    海风吹打在我的身上,卷起了衣角,却又在朦胧的夜色里想起了今天在永安集团竞标的三块广告牌位,沉吟了一会,可还是选择的说道:“你知道你们公司正在竞标的三块广告位吗?”

    “嗯,顾天腾把这次的竞标交给我负责了。”

    “那为什么在这次的竞标会议上,不是你在主持。” 我有些意外,可却又不经意的想起了今天下午在西餐厅门口见到的那个男人。

    “我现在不想谈工作,好吗?” 她拢了拢被风吹起的头发,不经意露出的一丝媚态,却还夹杂着一丝倦态

    “抱歉。”

    ……

    我们一路跟随风走着,却相对无言,我掏出了香烟,然后烟雾渐渐的弥漫在空中,可又被吹来的风吹散,直到一根接着一根的点燃后,风更加肆虐了,而黑色深邃的天空突然开始飘落着小雨,夹杂着风吹打在我的脸上。

    我拦住了一辆的士,就这样结束了这个被我认为是另类的约会,可透过车窗的反射,我看见了顾捷脸上的平静与沉默,想起一路而来的沉默以及诧异的表现。

    我敏感的发现,她恐怕有心事!

    的士停在了小区的大门口,付完车钱后,我们迎着小雨路过了一栋又一栋的破旧单元楼,终于在小雨未将我们彻底淋湿前,来到了顾捷所住的单元楼,我看着她被淋湿的头发,还有疲倦的面容,以及已经在风的吹袭下有些瑟瑟发抖的身躯。

    在我的坚持下,我拉住了顾捷快步的走上了楼梯,不一会便来了房门口,拿出钥匙打开了门,来不及打量房间,我便说道:“你把你这的钥匙给我,我回家拿些姜与红糖。”

    顾捷将手中串着卡通公仔的钥匙递给了我,我拿过钥匙后,对她说道:“你好好休息,我一会就回来。”

    “嗯。”

    我奔跑的来到了楼下,但却看到了对面空地上那辆闪着明晃晃光亮的红色奔驰。雨淅淅沥沥的下着,绕过两座单元楼后,我掏出了自己的钥匙,然后启开了房门,走到厨房取了些生姜还有红糖之后,但却考虑到顾捷刚搬的新家还没来得及准备电磁炉等,于是启开了电磁炉,装上了水,静等了一会,看着里面沸腾的水,将拍碎的姜放了下去,而后就看向了窗外。

    今夜的雨比以往来的大一些,可却透过雨,我好似看到了顾捷房间忽明忽暗的灯光,还有那一辆停在空地上闪着明晃晃光亮的奔驰车。

    虽然我们之间只有两栋单元楼的距离,可之间却好像隔着天涯海角那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