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酒疯

    更新时间:2016-09-06 22:24:41本章字数:3093字

    谷贝贝抬起了头看了我一眼,当看清楚我之后,便用力推了我一把,道:“方然?……谁他妈要你管了,你滚……滚啊!”

    我被她这一推撞到了一旁的墙壁上,也起了火气,怒道:“你tm的范什么病……不要弄得跟泼妇一样,耍什么酒疯。”

    谷贝贝突然沉寂了下来,她摘下了墨镜看着我,许久才说道:“方然,我真的过得好累,你带我走好吗?……你不是说你希望找一个平凡的女人结婚生子吗?我可以做到的!”

    我诧异她的话语,但却看不清她表情的真实性,自嘲般的问道:“别闹了,行吗?你是闪烁着光环的明星,我tm只是一个社会底层的小屌丝……你认为开这样的玩笑,好玩吗?”

    谷贝贝突然抱住了我,呜咽道:“我不管……我们在一起生个宝宝,这不好吗?”

    我甩开了谷贝贝的手,知道她是醉话,却也反过来抓住她的双臂道:“感情是迁就不来的,如果真这么做的话……痛苦的只是我们两个人罢了,甚至还能牵连到无辜的人,别再幼稚了,好吗?”

    眼泪如决堤般顺着谷贝贝的脸颊流了下来,而我也在这些眼泪里看见了她的疲倦无奈,以及这些年在模特圈里拼搏的辛酸。

    看着这一幕,我心底突然涌起一股莫名的情绪,挣扎了一会,而后反手抱住了她,她也顺势倒在了我的怀中,呜咽了起来,泪水浸湿了我的外套,却也好像透过皮肤浸湿了我的心。

    不知何时,谷贝贝突然在我怀中睡着了,我无奈的看了她一眼,迎着摇晃的夜色,才将她背出了酒吧;将她平稳的放在了车的后座,继续迎着夜色与寒风,而后便驱车驶向了老房子。

    ……

    夜色总是那么的不靠谱,风在车窗外撩拨着夜的浮华,一路行驶,终于再穿过一个又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回到了老房子,将车停在了单元楼对面的空地上,然后刻意将目光移到了不远处的草地,却不见那辆闪烁着明晃晃光亮的奔驰,我想:也许,今晚她已经回到了那栋别墅里了吧。

    靠在车的前盖上,我缓缓点上了一支烟,烟雾从我口中溢出,而后又被风吹散,化作一缕尘埃,消失不见……直到一根烟的寂灭,我才起身打开了车后座的门,将睡得死死的谷贝贝抱了出来,然后保持着公主抱的姿势,将车门锁上。

    刚抱着谷贝贝没走一米远,一道刺目的光线却突然从远到近的照射而来,汽车的远视灯照的我睁不开眼睛,于是下意识的站在了原地,直到视线清晰时,却见一辆红色的奔驰与我擦肩而过。

    我下意识的愣住,然后在不知所措中保持着公主抱的姿势。

    仅一瞬间的功夫,炽热的灯光便销声隐迹,仅留下几盏照明用的路灯还在散发着微弱的光亮。

    我有些呆滞的站在路灯下,目光顺着夜色看到了与我相隔只有一条人行道那么宽的女人,她也在看着我,我们相互对视着,可却没有一个人说话,这一刻我脑袋有些混乱,甚至忘记了怀中还被我公主抱着的谷贝贝。

    终于,在相互对视中我咽了口口水才开口,解释道:“我们之间只是朋友而已……她在酒吧喝醉了,我想,将她带回家更方便照顾。”

    顾捷没有理会我的解释,看了一眼我怀中的谷贝贝随后说道:“是上次遇见的那个女人吗?”

    我沉默了一会,而后装作坦然的样子,点了点头,道:“是的……你们见过的。”

    “哦,我明白了……你好好照顾她。”

    顾捷疲倦的看了我一眼,眼中闪过一抹黯然,而后便拿着手提包回到了属于她的那栋单元楼,仅一会便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中。

    看着她的背影,我站在原地怔了许久,也许又是我自作多情的以为,我们之间需要向情侣一样解释着什么。

    楞了许久,直到感到了手臂的酸痛才抱着谷贝贝回到了属于自己的房子内,将她平稳的放在了沙发上,找了一套干净的被套来到了许久没用过的房间,花了半个小时的功夫,将一切整理好了之后,才回到沙发上将谷贝贝抱倒了那个房间里。

    直到做完这一切,便去洗了个澡,换上一身干净的睡衣之后,我来到了沙发上,点上了一支烟,然后在烟雾中沉沦,此刻此前发生的一切都让我很不踏实,先是林薇的手术,后是被顾捷的撞见,都无时无刻的摧毁我心中的安全感,而顾捷最后那一抹黯然的眼神更是击毁最后一道屏障的刺刀。

    夜更加的深邃了,而这个名为“今夜” 的夜晚,也是极具摧残人身心的,因为谷贝贝酒后的呕吐还有呼喊着要喝水等一系列事情,折腾着我到下半夜才得以安然入睡。

    ……

    第二天,太阳以一个完美的角度从落地窗斜射在窗台养的几朵盆栽上。我睁开了惺忪的睡眼,然后起床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因为开着车,不用每天花半个小时用在上班路上的缘故,我抽空熬了些小米粥,还做了些小菜。

    然后便来到了谷贝贝的房间,而她此刻也正跟猪一样,睡的十分香甜,我不忍心叫醒她,只得在床头柜上留了一张字条,上面写着:“我上班去了,待会你醒来,记得帮我把房子里的盆栽浇上水……还有小米粥在厨房的保温柜里,你胃不太好,醒来别忘了吃。”

    随意的解决的早餐之后,便换上了工作服来到了楼下,目光随着阳光的照射,发现对面空地上的奔驰早已消失不见,我停下注视了一会,便上了赵文风同样是红色的奇瑞qq。仅花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便来到了公司,将车停在到了地下室后,就顺着电梯来了十楼办公室。

    打完卡之后,我将文件包丢在了办公桌上,而后开始写起了与瑞卡(时代百货的那家高端奢侈品牌)的合作策划案。花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才将策划案打印了出来,送去了创意部,然而在这期间却始终不见赵文风,想来是实调那边的事情还没处理完吧。

    从创意部回来之后,我开始整理起了近期业务的策划案,刚整理到一半的时候,张总监的秘书便走了过来,她说道:“方然,张总叫你去趟办公室,好像有事找你。”

    我点了点头,回应道:“嗯,你回去告诉一下张总我马上就到,麻烦你了李秘书。”

    ……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我便来到了张总监的办公室门口,深吸了一口气,我敲了下门。

    “进来!”

    得到了张总监的回应,我才推开了门,走了进去。此时他正在处理手上的文件,看见我来,才放下了手中的文件,而后对我说道:“方然,你有好段时间没到我办公室来了吧?”

    我有些尴尬,因为从前对工作态度的懒散而感到尴尬,我笑了笑,回应道:“张总日理万机,那有空管我们这些小员工啊……对吧?”

    “行了,别臭贫了,你方然是啥样,你自己还不清楚啊。”张总监看了我一眼,而后笑道:“不过最近你的工作态度有所转变啊,表现的颇为积极。近期你的工作,文风都有向我汇报……他还是挺关照你的。”

    “那还不是张总领导的好,能让我改过自新,洗心革面。”

    “你看你又来……一夸你就没个正行。”张总监颇为无奈的看着我,而后又说道:“其实,我这次找你来,也是因为瑞卡那边的业务,据说昨天下午并没有签下来……你能说说理由吗?”

    我笑了笑,果然印证了我的猜测,随后道:“瑞卡大体上对我们公司并没有意见,而是趋于一些小麻烦,就是模特的人选问题。”

    “这还不好办,人选问题你自己决定。”

    突然间,我的脑海突然间闪过了谷贝贝那晚在酒吧走秀的场面,然后下意识的说道:“那边指名要了我的一个模特朋友,其实我这次来主要就是想为她争取到最大的合同费用……毕竟她的生活可能过得不太好。”

    张总监沉吟了一下,随后道:“既然人家指名要的,还刚好是你方然的朋友……那行,按照公司的最高规格去操作吧。”

    ……

    告别了张总监之后,我便去打印了一张三万佣金费用的合同,然后看了会时间刚好属于饭店时间了,伸了个懒腰后,我刚掏出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一看居然是谷贝贝的来点,这让我有些诧异。隔了一会,才按下了接听键。

    “方然,你下班了没有?”

    “已经下班了,怎么了?”

    谷贝贝得意的说道:“我给你做好了饭,快回来试试我惊天地泣鬼神的厨艺。”

    “你那厨艺,就不怕把人给毒死啊?”

    谷贝贝嗔道:“这次我真的很认真的做了,好哥哥你就快回来嘛。”

    听着电话那头谷贝贝肉麻的声音,我突然感到一阵鸡皮疙瘩,要是放在以往我还真不一定会回去,可此刻,却有工作上的事情要找她,只得无奈道:“收起你那肉麻的声音,我一会就回去……对了你把盆栽都浇上水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