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证明自己并不是一无是处

    更新时间:2016-09-09 16:06:43本章字数:3013字

    我咽了咽口中的唾沫,感受嘴里苦涩的同时,也开始同情起了谷贝贝,这是我第一次听她说起身世,也第一次感到这么悲惨又狗血的剧情……

    我压抑的开口道:“后来呢?”

    谷贝贝突然坐了下来,双手环抱着膝盖,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可表现出的动作,正是缺乏安全感的体现。……场面再次陷入压抑的沉默中,这让我感觉到她断断续续的语言更像是断断续续的考虑,让我在沉默中感到淡淡的疑惑。

    我坐到了她身边,看着她满脸泪痕的样子,突然感到心痛,我安慰道:“你要是不想说也没关系,这毕竟是你内心最深处的东西……”

    谷贝贝抬起了头,一双大眼睛看着我,执着的说道:“不,我一定要说,但需要一点时间!”

    我楞了一下,叹道:“你这又是何必?”

    ……

    我点上了一支烟,然后继续活在烟雾中,因为这样会显得谁都会好过一点,不至于被那忧愁乱了心情。终于风为我们迎来了十二点的钟声,待到寒风吹过我们脸颊的时候,谷贝贝却站了起来,她看着我,一直看着,看了许久……

    我有些诧异她的行为,当我被她看的毛骨悚然的时候,她看着我,说道:“今天就先到这吧,我们回家。”

    我愣了愣,道:“你不打算继续说下去了么?”

    谷贝贝笑了笑,然后挽住了我的手臂,道:“我还没考虑好,下次再说,会有机会的……因为我要让你欠我一个条件。”

    我无奈的看着她,苦笑道:“你还真是奇葩,刚刚弄得那么伤感,这会儿,又暴露了本性。”

    “你才是奇葩!”

    我们走下了楼梯,全程我没有和她提过合同的事情,我怕再次把她弄得不高兴,然后又得麻烦一场。

    于是,我们各自驱车回到了岛内,我驾驶着qq跟在她黄色甲壳虫的后面,不久便回到了她的住处,她下了车,然后看着我,道:“方然小同志,我先回去了,你要不要和我上去坐坐啊,我给你泡茶哦~”

    我摇下了车窗,大叫道:“小妖精同志,我怕被你吃了!”

    谷贝贝掩嘴轻笑了一声:“哈哈就知道你怂…算啦,你快去回去吧,路上开车小心。”

    我向她挥了挥手,然后摇上车窗,正准备走是,却听到了谷贝贝的大叫:“今晚你的表现,哀家很满意!”

    我陡然一个踉跄,脸色黑了下来,暗道:这丫的一年多不见,套路更多了…我没有实质的回应她,而是用了一个车的背影,消失在了路口的尽头。

    回到小区时,已经快一点了,我打了个哈欠,然后将车锁好后上了楼,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却在进门的瞬间看到了整齐靓丽,在我看来宛如新房子一般的客厅。

    我按捺住心中的意外,脱下了鞋,然后走了进去,皱起了眉看着这一幕幕,除了感到心中无比的意外后便是一种莫名的感觉。

    我看见了茶几上压住的一张纸条,突然间笑了起来,笑的很隐晦,可却很真实,字条是顾捷留下来的,上面写着。

    “真不知道你一个人是怎么生活的,房子脏乱成这个样子……幸好帮你收拾了一下,还算看的过去。不过,你自己的房间可就要你自己整理啦!”

    我忽然笑了起来,收起了这张令我哭笑不得却感到温馨的纸条,简单的洗了澡之后,我便躺回了床上,拿出手机,用微信给顾捷发了个消息:“哈哈,难得顾总也会在百忙之中帮我整理房间。”

    稍等了一会,顾捷依旧没有回应,我耸了耸肩,笑了笑,也许她真的是太累了,不过这也让我慢慢的感动了起来,因为此刻的我,脆弱到一个小小的举动就能牵扯住我的情绪。

    躺在了床上,我习惯性的为自己点上了睡前的一支烟,然后在烟雾中望着天花板,等到烟燃烧成灰烬时,便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直到第二天太阳以一个完美的角度撒在了落地窗上,阳台外迎风招展的向日葵正在像刺目的太阳望去,顺着太阳,我突然意识到一件事……那就是自己好像迟到了!

    我急忙拿出手机,然后看见了被自己在迷茫中按掉的闹钟,还有几个未接来电,在定睛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早晨九点多了,也就是说迟到一个多小时……

    这让我在感到尴尬的同时,也急忙的换上了一身工作服,匆匆忙忙的下了楼之后,开着那辆红色的qq一路疾驰来到了公司。

    ……

    办公室里,我将钥匙扔向了赵文风所在的办公位,然后在众人见怪不怪的眼神下坐在自己的办公位上,打开了电脑。

    赵文风无奈的看了我一眼,走了过来,说道:“你小子又迟到,一分钟一块钱,一天工资又没了。”

    我颇为无奈的笑了笑,道:“谁愿意发生这倒霉事儿,但昨晚实在是太累了。”

    赵文风拍了拍我的肩,然后道:“骚年,要节制啊……”

    我拍掉了他的手,道:“少给我臭贫……快把这次出差的结果说一下。”

    赵文风也不给我置气,叹了一声,道:“永安集团麻烦了……这次公关危机,据说是他们公司内部出了问题,拖欠农民工工资行为是故意行为,目的就是为了搞臭永安房地产!”

    我皱起了眉头,沉吟了一会才道:“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谁会那么无聊……”

    赵文风喝了口咖啡,道:“所以啊,这次不合理的广告位招标肯定和公关危机一定有关系,只不过目的是什么还不太清楚。”

    我陷入了沉默,在沉默中想到了这次公关危机顾捷在永安集团所扮演的角色究竟是怎样的,为什么顾天腾会将广告位的招标交给顾捷负责?

    赵文风见我沉默,而后似乎又想起了什么道:“对了……上次交给你和瑞卡的业务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出了点小问题!”

    赵文风突然皱起了眉头,看着我问道:“什么问题,我之前不是和他们谈挺好的吗?怎么你一上手就出问题。”

    “诶诶…你先别发火,瑞卡是专做高跟鞋的奢侈品牌,我们宣传肯定要找到符合他们公司气质的模特才行,不然这就是对客户的不负责任。”我耸了耸肩,而后无奈的说道:“所以这次问题就出在了模特的人选上。”

    赵文风听了我的解释,脸色终于缓和了起来,道:“模特人选确实是与瑞卡合作的主要问题,可只要价格合理也不是什么多大的问题。”

    “可这次问题不关乎金钱,而是她看不上咱们这些钱……”

    赵文风脸色再度黑了下来,我再次急忙说道:“当然,也不是没有机会,不过这得我在去和她谈一谈才行。”

    赵文风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算了,我拿你没办法,你自己看着办吧……这次业务可是你在公司证明你不是那么一无是处的直接证据,你自己好好把握”

    “我靠,连你也那么瞧不起我!”

    ……

    瞎忙活了一天,终于在黄昏来临的时候迎来了下班的时间,我伸了个懒腰,然后便早早的下了班,来到了停车场的一个角落里,找到了被我放弃许久的自行车,拍了拍上面沾染的灰尘,而后暗叹道:“还是自己的宝马好使……”

    我骑着自行车游荡在诺达的城市里,一路的骑着,随着渐来的风,可一直纠结要不要去找谷贝贝继续说一遍合同的事情。

    因为对于工作始终有一个心结在我心中,那就是在工作上不被同事认可,即使我想努力工作,可也总会被一系列的质疑声而摧毁了我的信念。

    我怅然若失的骑过了几个站,终于在快要到小区的时候,下定了决心,决定无论如何也需要去尝试一下,再去试探一下谷贝贝的态度。

    我拿出了手机,找到了谷贝贝的联系人,提示音想了一会,那头才接通,我笑了笑,道:“贝贝,你现在在哪?”

    谷贝贝被我的称呼叫的一愣,过了一会才说道:“你叫谁贝贝?我这哪有贝贝。”

    我愣了愣,然后厚着脸皮继续道:“我们刚认识那会,我和邵晨都是这么叫你的……”

    对我的瞎编乱造,谷贝贝一副懵逼脸好似已经浮现在我的面前了,她愣了愣道:“有吗…我竟然不知道你们有这样叫过我!还有那时,我也不叫谷贝贝啊。”

    “额…那什么谈正事先吧,你现在在哪里,我请你吃饭。”

    “不用了,我去找你吧,买好菜在家等我。”

    我愣了愣,而后道:“行吧!”

    挂完电话后,我来到了小区周边的菜市场,精挑细选了一些东西之后,才回到了老房子里,一边在厨房忙碌着,一边等待着谷贝贝的到来。

    终于在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房门骤然响起,我卸下了围裙,而后将门打开,谷贝贝正站在门外,棒球帽缚住她一头染成黄色的发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