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接受合同

    更新时间:2016-09-10 13:54:28本章字数:3091字

    我看着她笑了笑:“其实你不把自己弄得和泼妇一样,还是挺好看的。”

    谷贝贝愣了愣,而后掐着我的脖子,大叫道:“方然,我掐死你,你说谁泼妇呢!”

    我拍掉了她掐住我脖子的手,而后道:“你看一个试探就原形毕露了吧……那什么来着,对了,叫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谷贝贝摘掉了棒球帽,鄙视的看了我一眼,而后道:“你是想说狗改不了吃屎吧?”

    我愣了愣,而后道:“我才没这么说过……”

    “狗蛋儿,别狡辩了!”

    我反驳道:“你才是狗蛋。”

    我生着闷气来到厨房,没有和她斗嘴,而是专心致志的做起了晚饭来,谷贝贝俏皮的站在我旁边,甚至还抢走了我的围裙,美名其曰帮厨,其实就是来捣乱的。

    经过半个小时左右的忙碌,终于将晚饭端上了饭桌,谷贝贝与我相对而坐,她的笑容正好透露了她没心没肺的本质。

    她满脸认真的看着我道:“方然,我真的建议你开一间饭店,我可以投资你的……有你掌厨,绝对能火起来。”

    我瞪了她一眼,道:“别开玩笑了。”

    “我没开玩笑,真的!”

    “饭都堵不住你的嘴……能别一天到晚都想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么?”

    谷贝贝哼了一声,道:“你就是安于现状,一副上不上下不下的模样,你不觉得这样活得挺累的吗?”

    我愣了愣道:“可我这样活着踏实,安稳!”

    谷贝贝将一块肥肉夹到我的碗里,骂道:“过你的安稳踏实的小日子去吧,臭屌丝!”

    我怔了一下,没有理会她,然而在吃饭的时候,我有心与她提出合同的事情,可却始终找不到理由,随后无奈的笑了笑,因为她也根本没打算理我。

    于是这顿晚饭,就在两人的沉默中渐渐吃完……

    谷贝贝洗了些冰箱里的水果,坐在沙发上吃了起来,完全不正眼看正在收拾桌子的我。要是放从前,我一定和她理论一番,但此刻却抱着患得患失的心态,没有和她计较。

    终于将一切收拾完之后,才脱掉了围裙来到了谷贝贝的身边,她递给了我一个橘子,然后道:“你尝尝,挺好吃的。”

    我将信将疑的剥开了橘子,吃了起来,却尝到一股酸流突然在口腔里爆发了出来,急忙将口中的橘子吐了出来,谷贝贝见这一幕好似一副奸计得逞的模样,咯咯直笑。

    我拿来一杯清水,漱完口之后,对她说道:“我靠!你这是要谋杀啊……”

    谷贝贝拥有一双十分灵动的大眼,此刻她正眯起双眼,对我笑道:“谁知道你的承受能力那么差。”

    我狐疑的看了她一眼,而后道:“一切东西都可以产生对比,不是我的承受能力差,而是你的承受能力太逆天了!”

    “哈哈……好像是这么回事。”

    我更加狐疑的看着她,在一阵不确定中问道:“你不会是有了吧?”

    谷贝贝看着我,反问道:“有什么?”

    “就是……有孕了。”

    谷贝贝突然伸出手,往我脖子掐来,大叫道:“有你妹啊…那个橘子是我特意给你买的,笨蛋!”

    我露出释然的神色,怒道:“果然,你他妈又在套路我。”

    “谁叫你那么蠢……”

    我再次反驳道:“你才蠢。”

    不知何时,当眼前这个女人再次出现在我生活里的时候,总会为我枯燥乏味的生活带来欢乐,因为她的没心没肺似乎与我的惆怅可以对冲。

    我点上了一支烟,拒绝和她斗嘴,换上了一幅略带严肃的表情,看着她说道:“谷贝贝,上次合同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考虑好了。”谷贝贝无所谓的说道。

    “卖什么关子,你倒是说啊…”

    谷贝贝鄙视的看了我一眼,而后道:“和你们公司合作没问题,合同金额多少我一点也不在乎,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我看了她一眼,而后道:“说吧,只要能接受的我一定接受……”

    得到了我的肯定,谷贝贝突然间变得奸诈了起来,她笑咪咪看着我道:“你以后不准叫我谷贝贝,要叫我贝姐……或贝贝姐。”

    我脸色陡然黑了下来,坚决道:“这种出卖尊严的事儿……我坚决不干。”

    “坚决不干吗?”

    “不干!”

    谷贝贝笑了起来,道:“哦,既然如此,那合同的事也就算了吧。”

    我突然黑了脸,但也只能服软的说道:“别闹了行吗?我可以妥协你这个要求,但是只能止步于贝贝或者贝儿这种称呼!”

    谷贝贝一点也不惧怕我,但也沉吟了一会道:“那我也退一步,以后你要记得叫我贝贝哦……把你的合同拿来吧。”

    我看着她态度的改变,怔怔的笑了一会,才从房间内拿出了上次的一次性合同,然后递给了谷贝贝,道:“你还有别的条件吗?别客气尽量提出来,做得到的一定给你做了!”

    谷贝贝拿过合同,看也没看一眼就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我有些诧异,问道:“你不打算多看几眼吗?”

    谷贝贝无所谓的说道:“上次都看过了,还看什么!”

    我突然沉默了一会,然后在她签字的时候点上了一支烟,烟雾扩散在客厅里,在难得间隙里,我突然看到了谷贝贝于我的信任,而这份难得信任完全是出于自发性的。

    在我愣神的时候,谷贝贝将合同递还给我,而我也被这举动惊醒了过来,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的谷贝贝。

    她掩嘴笑了笑,而后道:“感动死了吧,方然小同志?本姑娘吃饱喝足了,你快送我回家吧。”

    我笑了笑,而后点了点头:“当然没问题。”

    谷贝贝傻笑了一下,而后带上了棒球帽,挽住了我的手臂,一起下了楼。深邃的夜刮着一股不肯停歇的风,撩拨着夜色,我骑着自行车带着谷贝贝,顺着霓虹灯一路骑行下去。

    她搂着我的腰,大叫道:“方然小同志,我才发现你这辆小毛驴还是挺好玩的。”

    “请尊重我的坐骑它叫宝马,不叫小毛驴……”

    谷贝贝好似一个犯了错的小孩一样,歉意的笑了笑,然而风更大了,谷贝贝也搂的更紧了点,她依偎在我的背上,收起了之前的没心没肺,突然变得沉默了起来。

    一路无话,我们在霓虹灯下渐行渐远,终于来到了谷贝贝所在的那个高档小区……迎着微风,自行车停在了小区的入口,她松开了抱紧我的手,然后从车上下来,静静的看着我。

    沉默了片刻后,说道:“方然你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

    我楞了一下,装作无所谓的说道:“朋友之间不就是互相帮助的么?指不定哪天我也有求与你了,到时候还希望你能尽心尽力的帮帮我呢。”

    “就这个理由?”

    “那不然嘞?你还以为我贪图你的美色?”

    谷贝贝狐疑的看着我,说道:“有可能,动机很明显。”

    我:“真他妈自恋,不要脸。”

    谷贝贝向我做了个鬼脸,咯咯直笑着上了楼,我潇洒的向她道别之后,便继续迎着微风,游荡在马路上,消失在一盏又一盏的霓虹灯下。

    ……

    骑行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回到了老房子里,将车停在楼下,而后便上了楼。先洗了个澡,回到房里,习惯性的点上了一支烟,终于在烟雾中拿出了手机。

    我打开了手机,微信突然弹出一个窗口,心情也忽然变的愉悦了起来,顾婕回复道:“朋友不都是应该互相帮助的么?”

    我深吸了一口烟,回复道:“睡了吗?”

    稍微等了一会,顾捷回复道:“还在处理文件,等一会就睡。”

    我问道:“是公关危机的事情吗?”

    “你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我沉吟了一会,而后道:“我们公司有参与你们公司的广告位竞标,当然也顺带了解过了…只不过虽然现在你们极力掩饰,可要不了多久还是会满城皆知,这点我想大家应该都知道。”

    顾婕发了一个无奈的表情,而后说道:“现在最头疼的就是,等达到最大掩饰限度时,公司将会完全陷入公关危机,甚至还能扒出旧历史,到时候该怎么办!”

    我凝重的吸了口烟,沉默了一会,才继续回道:“但愿对你们下手的人能念及旧情。”

    顾婕好似也沉默了一会,待到手中的烟燃烧完时,顾捷才回到:“你怎么知道是我们公司内部人下的手?”

    “猜的!”

    “就这么简单?”

    我笑了笑,有些无奈她的商场嗅觉,只能如实的回道:“我有个同事调查过你们公司…希望能在这次机会上寻找竞标的突破口。”

    “原来如此!”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胜嘛!”

    “那这么说来,我们到成了商业上的对手了?”

    “并不完全是,因为这是许多人对永安集团的博弈,当然也是和你的博弈。”

    顾婕发了个无奈的表情:“那你就这么理所当然的欺负一个弱女子啊?”

    我笑了笑,回道:“我当然不会了,所以在有必要的时候我会力所能及的帮你一把。”

    “这可是你说的啊……可不许耍赖!”

    “当然,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九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