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自知之明

    更新时间:2016-09-13 11:29:07本章字数:3276字

    将酒水放上了车,趁着夜色,我们便驱车来到了经常去的一家火锅店,赵文风的qq已经提早出现在了路口,我摇下车窗,敲了敲他的车窗说道:“嘿,别发愣,走了!” 

    赵文风被我这一敲,慌张的抬头寻找,我又敲了一下,已确定的我的存在,我又指了指前方…

    将车停了下来后,赵文风狐疑的看了一眼我身后的谷贝贝,又看了看那辆甲壳虫,脸上的疑惑越来越浓。

    我暗自笑了笑,并没有想解释什么,因为能够肆无忌惮的的装逼,为何要用真相去破坏愉悦的心情呢?

    赵文风疑惑的样子,让一直站在我的身后的谷贝贝偷偷的笑了笑,她绕过了我,来到了赵文风面前,伸出洁白无瑕的手,道:“你好,我是方然的女朋友,我们见过的。”

    话音刚落,赵文风便毫不掩饰的转过头不可置信的看这样,好似在问我:找了女朋友这么大的事儿,居然没有和我说? 

    赵文风怔了一会,才尴尬的笑了笑:“我叫赵文风,是方然的大学同学。”

    我打破了尴尬的场面,道:“走吧,我们快找位置入座。”

    走进了火锅店,谷贝贝拿过菜单,丝毫没掩饰自己的兴奋:“没想到冬天也有烧烤吃耶!”

    我踢了一脚她,小声道:“行了,别一出来就吃货附体,要矜持点。”

    谷贝贝偷偷的不屑的看了我一眼,随后将菜单递给了对面的赵文风,很得体的道:“要不,你先点吧!”

    赵文风笑的有些勉强,尴尬的摆了摆手,示意随意就好。见这一幕,我无奈的叹了一声:看来,我就不该带这个吃货加麻烦来!

    我咳嗽了一声,道:“点个菜磨磨唧唧的,你自己看着点,记得帮我们点几个下酒的就行!”

    谷贝贝伸手在我腰上偷偷的掐了一下,表情哀怨的看着我。

    我像个舞台上的小丑,不动声色的拍掉了她的手,趁着赵文风不注意的时候,小声说道:“妖精,你他妈这是要整死我啊!”

    她露出一抹得意之色的看着我,微微翘起的眉头,说道:“哼,让你挑衅我!”

    ……

    赵文风像一个不称职的观众,好似没看见所谓的‘秀恩爱’这种尴尬的场面。

    我拍掉了谷贝贝不安分的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撕开抽出一根递给了赵文风,随后又将之前抱过来的啤酒打开,递过去一瓶。

    赵文风点上一支烟,有点儿不自然的把杯子倒满,

    片刻后,他弹了弹烟灰,说道:“你小子隐藏的真深!”

    “哪有深不深什么事儿,保密工作做得好呗。”

    话音刚落,身边的谷贝贝突然噗一声笑出声来,我急忙偷偷踢了她一下,谷贝贝却不理会我,表情无辜的说道:“一年前就认识啦,他没告诉你么?”

    “一年时间!?”赵文风十分惊讶,随后叹道:“那你们这保密工作可不是一般的好!”

    我急忙解释道:“其实也没一年那么长,夸张了。”

    谷贝贝张了张嘴刚想说话,恰时各种散发着香气的烧烤便被老板娘给端了上来,我快速的拿过一个鸡翅递给了谷贝贝,这才堵住了那张充满危险的嘴。

    原本属于两个男人之间的酒局,因为谷贝贝这个不速之客的参加,让赵文风没那么放得开,我也显得有点不自然。

    但自从这女人再次出现在我生活里时,久违的熟悉感还是冲毁了那新增的陌生感。

    撕下了陌生的伪装时,她还是那个我熟悉的吃货,熟悉的谷贝贝。

    赵文风举起了酒杯,示意喝一个,我举起了酒杯与他对碰,冰冷的酒液随着一切烦恼咽了下去,谷贝贝心疼的看着我,得体的笑道:“你们少喝点,大冬天的喝啤酒容易伤胃。”

    赵文风真心的笑了笑,道:“谢谢,谢谢关心。”

    我愣了愣,因为好似在这真心的笑容下,看到了一丝勉强,我暗自一拍脑门,居然忘记了赵文风也是一个千年单身狗,我与谷贝贝的演戏好似伤害到了他脆弱的心灵。

    我耸了耸肩,说道:“或许吧,不过她真没你想的那么温柔。”

    “什么叫或许,我身为你的女朋友,明明就很温柔好吧。”

    “无聊。”

    我瞪了她一眼,而她却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于是我们成了两个不靠谱的演员。

    赵文风嘴角带着祝福的笑容,却自顾的喝着杯中的酒,于是,我们都沉默了,许久他才开口道:“方然,你知道依雁什么时候回来吗?”

    赵文风之所以单身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一直爱着我的旧邻居李依雁,我想了想,而后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她没有和我说起过。”

    赵文风苦涩的笑了笑,道:“我和她已经很久没联系了,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当初的约定!”

    “什么约定?”

    赵文风点上了一支烟,在烟雾弥漫种,摇头道:“没什么…既然她没告诉你,那么我也不会说出来。”

    我楞了一下,也许他们之间真的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装作无所谓的说道:“你们两个之间的秘密,扯上我也许不太好。”

    赵文风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

    于是,这一场原本属于怀旧情调的聚会,在加入了谷贝贝这个破坏气氛的吃货之后,开始早早收场。

    与赵文风告别之后,驾驶着甲壳虫往老房子的方向驶去,我握着方向盘,心里想着与瑞卡合作接下去的诸多事宜,在一阵恍惚中向她问道:“明天就开始正式拍摄海报了,你得早一点去公司。”

    谷贝贝抬头看着我问道:“要多早!?”

    我想了想,才说道:“起码在八点钟之前到公司,上午用来拍摄海报,下午便抓紧落实瑞卡那边的广告业务。”

    “啊~那么早!”

    “还不是因为你拖延了两天的时间,不然也不用那么赶。”

    “不行,这事为不能都怪我,你也得承担责任!”谷贝贝嘟着嘴看着我,而后又似宣告般说道:“由于方然同志在工作上的决定性错误,导致贝贝同志要在鸡还没起之前起床,为了弥补大美女贝贝同志,方然同志决定今晚将最豪华单间奉献出来,以及保证做一顿无比丰盛的早餐,以此为罚。”

    想了想她又说道:“方然同志,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我几乎是强忍着与她同归于尽的冲动,黑着脸道:“我靠,要不要这么浮夸,你知道鸡几点起床吗?八点到公司,要是放在夏天,八点都是太阳晒屁股的时间。”

    谷贝贝哼了哼,道: “谁叫你今天要和赵文风说我是你女朋友的……男女朋友之间这么做不是很正常吗?”

    我反问道:“既然这样,那我是不是可以名正言顺的和你睡一张床?”

    “我不介意,反正我又不讨厌你!”

    我:“……”

    ……

    我一路黑着脸,终于回到了小区,将车停在了空位上,但刚一下车却看见抱着文件,沿着路灯而来的顾婕。

    我下意识的楞在原地,看着迎面走来的顾婕,她放下了头发,披散在肩上,而这也是我第一次看见她在身穿商务装时放着头发。

    当走近时,顾婕也看到了我,我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心里却在那一刹那感到不是滋味,而这一切的来源,正是因为身旁的谷贝贝。

    谷贝贝也在同一时间看向了顾婕,正当顾婕准备用最平静的身影与我们擦肩而过时,她突然对着顾婕伸出了手,说道:“你好,我是方然的女朋友,我们见过的!”

    顾婕停下了脚步,用她与生俱来的冷看了一眼我,忽然换上了笑容,并同样伸出了手,道:“你好…我和方然,算是朋友吧。”

    见着一幕,突然心中的不是滋味逐渐演变成了心慌,我下意识的想将谷贝贝的手抽回来,并大声说道:这就是个妖精,她才不是我女朋友!

    可我没做到…

    目送着顾婕回到了属于她的单元楼,我的脸色渐渐的冷了下来,看着一旁的谷贝贝,质问道:“明明目送她过去就好了,为什么要多此一举的说你是我女朋友!?”

    谷贝贝脸上不复嬉笑,她看着我道:“难道你很在意,她对你的感受?”

    我愣了愣,道:“当然没有,正如她所说,我们只是朋友而已。”

    “那既然是朋友,我说我是你女朋友,有什么不对吗?”

    “这他妈能一概而论吗?”

    谷贝贝毫不理会我的生气,也根本没回应我的意思,冷着脸,似抢劫一般拿过我手中的钥匙,快步往单元楼走去,我看着她的背影,皱了皱眉。

    回到老房子里,我依旧板着脸,看着她道:“难道你就不想解释什么,还是我今晚把你睡了也是理所当然?”

    谷贝贝平静的眼中忽然闪过一抹刺目的泪光,她盯着我的眼睛,静静的说道:“随你好了。”

    我清晰的看见了她眼里闪过的那一抹泪光,忽然愣住了,许久我才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是我口不遮拦,我给你道歉!”

    “我需要的并不是道歉,你明白吗?”

    看着她失落的表情,和即将落下眼光的泪珠,我忽然感到了心痛,也许是我太过在意顾婕的感受,而强行的伤害了她,因为她是一个那么缺乏安全感的女人。

    坐在沙发上,我吸完了最后一支烟,然后在还没扩散的烟雾里,再次意识到了内心中的恐慌,也许那自欺欺人的话语,还未将我心里对顾婕的那一份特殊的感情磨灭。

    也正是因为如此,我对谷贝贝的态度才会这般暴躁,越是如此,我越是要反思我自己,因为现实赤果果的挡在了我与顾婕面前,尽管我因此感到了自卑,但人不都是需要自知之明的,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