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离开

    更新时间:2016-09-15 11:51:43本章字数:3160字

    赵文风盯着我半晌,才叹道:“真他妈没搞懂你是怎么想的…你得明白,这是你的错!”

    我看了他一眼,丢掉了手中的烟头,内心烦乱的说道:“得得得,瞎操心!回头记得帮我请个半天假。”

    赵文风无奈的看了我一眼,眼神里透着一股子说不感觉的味道。

    独自怅然若失的走了好几站,不知不觉站在了艾琳娜咖啡馆前,犹豫了一下,没敢进去,我点上了一支烟,看着里面拿着吉他的昀颖,突然间有些不知所措。

    沉默了许久,咬了咬牙还是走了进去,点了一杯拿铁,找了个位置静静的聆听着昀颖的优美动听的歌声。

    一曲落毕,我随着断断续续的掌声隐没在人群里,依旧没有逃脱她的视线。

    我们对视了一眼,楞了一下,不要脸的冲昀颖笑了笑,她没有理会我,随意的扫了我一眼,便继续拿着吉他拨动了下一首歌的旋律,直接把我无视掉了。

    这样一来,我倒是显得自在,本来就是来放松的,少了那些麻烦也好。靠在椅子上闭起了眼睛,享受起了难得的平静。

    忽然,原本烦躁的心情平复了,却撩拨起了我唱歌的欲望,在她间歇的时候,我慢慢厚着脸皮向她靠近。

    昀颖嫌弃的看了我一眼,说道:“你过来干什么,我们很熟么?”

    “我说,难道你忘了我们上辈子曾拜过把子么?”我充分的发挥了我不要脸的技能。

    “谁他妈和你拜过把子,要不要脸?”

    “前世的兄弟今世的仇人,就冲这点我就能断定我们拜过把子!”

    昀颖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要点脸ok?” 

    我讪讪的笑了笑,昀颖见我吃瘪的样子,嘲笑着说道:“呦,这不是方大公子么?来小店有什么预谋?”

    我立马举起了手,表情真诚的说道:“天地良心可鉴,我是真无聊才来你这咖啡馆打发时间的!”

    “呵呵,当初不是某人还嫌弃我这家咖啡馆不让抽烟的么?”

    我厚着脸皮的笑了笑,而后道:“人的接受能力会随着时间潜移默化的,很显然,此刻我就是这种状态。”

    “真受不了你满嘴跑火车的样子。”

    我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任她说的天高海远,楞是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

    相互沉默了一会,我才表明来意道:“你能把吉他借我用用么?”

    昀颖顿时皱起了眉头,见着一幕,我才想起,一个歌手的吉他是不会轻意借给毫不相关的人,最起码我们之间是这样,随后我又急忙说道:“当然你不借也没关系,是我冒昧了。”

    昀颖突然看着我,沉吟了一会才道:“我可以借给你,不过你得唱出顾婕说的那种不一样的感觉。”

    我愣了愣,有些琢磨不透顾婕所说的那种不一样的感觉,接过了昀颖的吉他,沉默了一会才点头道:“我尽量!”

    我拨动了一下琴弦,发出了清脆的声响,忽然发现这把琴的市价绝对不会低于我那把琴。

    终于在沉默了一会中,我找到了唱歌的感觉,吉他的伴奏率先出现,而后在一阵听上去活泼却忧伤的旋律里,将《同道中人》这首粤语歌曲唱了出来,略微遗憾的便是少了架子鼓的节奏带领。

    但能用吉他将这首歌演绎下来,尽管少了种味道,也还算不错。

    当旋律结束时,场内响起了掌声,昀颖也在其中,不过却皱着眉看着我,我走了过去,道:“怎么,难道唱的不好么?”

    “如果单论演唱,的确不错,不然我也不会给你鼓掌了,不过我却没有听到所谓的不一样的感觉,你能和我解释下吗?”

    我愣了愣,才道:“我一贯的演唱风格都是如此,难道这次没有上次好?”

    昀颖摇了摇头道: “当然不是,也许是那种感觉太特别了吧,我没听出什么!”

    我突然沉默了下来,为什么昀颖这个专业的歌手都没有听出顾婕所说的不同感觉,难道顾婕的音乐造诣比昀颖还高?还是我没有将唱懂这首歌,想了一会,而后便自嘲的笑了笑,也许我根本唱不懂歌!

    忽然也庆幸起了自己还没到听懂一首歌的地步。

    枯坐了一会,我也失去了唱歌的欲望,将杯中的咖啡喝完之后,我便与昀颖告别,离开了咖啡店。行走在回去路上,却依旧感到惆怅,也许是那家被我定义成心情的咖啡店并没有治疗好我的心情。

    回到了小区,已经是下午四点,我拿出手机给谷贝贝打个了电话,提示声响许久,却遭到了拒接,我微微皱起了眉头,又连续打了几个电话,都遭到了拒接。

    我点上了一支烟,忽然在烟雾中想到,也许此刻她还在气头上,恐怕还在气我的不思进取。

    烟飘散在客厅里,我再次感受到了孤独,却忽略了谷贝贝所在的这几天莫名出现的温馨。

    深吸了一口烟,突然间觉得自己厌倦了一个人的生活,比如每次回到家,总会在面对冰冷的墙壁而点上一支又一支的烟,期待能在烟雾里缓解我孤独的症状。

    我将手机丢在了一旁,泡了一碗面,又回到了沙发上,面对冰冷的墙壁,发呆又发呆。直到面条已经在碗里泡烂还未察觉。 

    终于一阵汽车引擎的声音将我惊醒,我下意识的来到了阳台旁,看着底下那辆闪着明晃晃光亮的奔驰,一道熟悉的身影从车上下来,我下意识的愣了愣,而后大叫道:“喂,顾婕!”

    顾婕平静的抬起了头,疑惑的看着我。我冲她挥手,大叫道:“你在原地等我一下!”然后我便不管她有没有回应,一个箭步的冲到楼下。

    ……

    我站在她面前,静静的看着她,忽然在她的眼中看到了初如以往的那种平静,我的心陡然颤抖了一下,而焦灼的形态也正好表达我内心深处的不安。

    顾婕平静的看着我道:“有事么?”

    我愣了愣,在恍惚间好似感到了我们之间的距离,尴尬的笑了笑,道:“吃饭了么?我…我想邀请你一起吃个饭。”

    顾婕轻轻的摇了摇头:“不用了,我在回来的时候已经吃过了,谢谢!”

    我感到了苦涩,却很好的隐藏了起来,我努力挤出一抹笑容,说道:“那好吧……我先回去了!”

    顾婕轻轻的点了点头。我苦笑了一声,而后留下了一个背影还回荡在黄昏的斜晖里。

    回到老房子里,我点上了一支烟,在烟雾中沉沦了一会,我能感受到,顾婕对我的疏远完全是来自于谷贝贝,也许她那晚把谷贝贝的话当真了。

    我再次拿出了手机,找到谷贝贝的联系人,却依旧被挂断,连续又拨打了几个,毫无例外全被挂断,而后所幸直接提醒关机。

    我怒道:“我靠,这谷贝贝耍什么性子!”

    我坐在沙发上,点上了一支烟,还在为谷贝贝而感到愤怒,但想想也许是我太在意某些东西了,在这个城市,我和任何女人都只存在一次性纠葛,过了这次,也许下次谁谁谁的不告而别,彼此都不会再有交织。

    忽然第一次感到自己是如此可笑,可笑着太高估了自己,也可笑着自己一厢情愿。

    我拿起了桌上泡烂的泡面,里面还残余着温度,于是就着不太冷的夜晚,结束了自己的晚餐。而后便躺在了沙发上,看着天花板,才发现自己又一次的被孤独包围,也许只有香烟才能缓解这可悲的症状。

    当我坐在沙发上,消磨时间的时候,手机却突然震动了起来,拿起一看却发现是谷贝贝打来的,这让我感到诧异。

    犹豫了一会,还是按下了接听,然而电话那头却沉默了起来,我也在这沉默里沉默了下来。

    等了一会,电话里才出现谷贝贝的声音:“方然,你在吗?”

    我张口就想大骂,但想了一下,还是平静的说道:“在。”

    “我要走了……离开厦门一段时间。”谷贝贝平静的说道。

    我愣了愣,才道:“离开厦门?为什么要离开厦门?”

    “在别的地方我还有一些事没处理完,等处理完了才能安心的待在厦门。”

    许久,我才说出了一句告别的话:“嗯,我身为朋友,永远在厦门欢迎你!”

    “别忘了,你还欠我一个条件。”

    我点头回应着,也笑了笑。而后电话便到此为止,挂完电话后,我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得僵硬了起来,感到更加的孤独了,孤独到一个令人窒息的境界。

    甚至连原先的愤怒都忘记了,我还想着如果电话接通了,一定要好好数落数落这个女人,但本是脱口而出的话,却不知不觉噎了回去。

    夜色悄然而至,渐渐变得深邃了起来,迎着寒风夹杂着孤独卷向了远方,突然雨也跟着悄然而至,化作一缕缕幽光,成为了霓虹灯最好的衬托。

    卑微的心在夜里作祟着,让人在寒冷中感到了孤独,细想又释然,若不是存在着这颗卑微的心,那么又何曾幻想过爱情,即便一切都是生活里的苟且,还有配上那什么所谓的诗和远方,那么爱情将如何定位,定位成诗或者远方?

    都不对,都是卑微的心在作祟罢了,爱情都是依据本能幻想出来的,人不都是这样,幻想着一切又一切,可到头来不都是被生活里的苟且击败了。

    所以我更加的认为一份坚固的爱情,从来都需要现实的物质作为地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