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顾婕的态度

    更新时间:2016-09-25 22:34:35本章字数:2042字

    结束完早餐之后,我忽然变得惆怅了起来,走到了窗台旁,点上一支烟,静静的看着窗外的浮华。

    向日葵正在迎风招展,却连带着沾染上了烟雾,顾婕拿着洒水瓶走了过来,笑道:“你就不怕它枯萎么?”

    我笑了笑,扔掉了手中的烟蒂道:“你别小看它,它和我一样,没有香烟便会活不下去。”

    “为什么?”

    “因为在这个窗台上我只养了一盆花,一盆孤独的花。”顿了顿,我又道:“不,我两是烟友。”

    顾婕转头看向了窗外,阳光洒在我们的脸上,微风拂来。于是两个人就在窗口上沉默,向日葵依旧朝着太阳缓缓飘荡,好似在用力的诠释着孤独。

    在沉默中我沉思着孤独,相互沉默了许久,我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问道:“今天你要回去工作了么?”

    顾婕轻轻的点了点头,道:“嗯,公司有些事情需要回去处理。”

    我笑了笑,等了一会才回道:“既然公司有事要处理,在这个非常时期还是工作重要吧。”

    顾婕闻言,忽然转头看着我,在这个注视下我有些不知所措,也有些发愣,我们对视着,而这也是我第一次如此清晰的看清楚了眼前这个女人。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转过了头,看着窗外浮动的绿叶,许久,顾婕才道:“你还在为昨晚昀颖的事生气么?”

    我愣了愣,笑道:“应该还有一点吧,不过感觉不太出来。”

    顾婕也同样笑了起来,道:“这算是什么回答,或者说意思是不生气咯?”

    我若有其事的认真回答道:“还有一点点吧。”

    “那敢不敢晚上和我一起去艾琳娜?”

    看着她稍带奸诈的笑容,我郁闷道:“大姐饶了我吧,我这会过去她还不撕了我。”

    “哈哈,你明白就好……不过我不希望你对昀颖还有误解。”

    我撇了撇嘴,逞强道:“不,她说的没错,我本来就不是一个上进的人。上进这个词对我来说太过奢侈了。”

    而顾婕好似没有看到我的勉强,反而皱起了眉头轻声道:“你们都是我这个城市里最好的朋友,就不能很好的相处么?”

    我蓦然盯着顾婕看了一会,点头认真道:“既然我和她已经撕破了脸皮,那就算了吧。”

    顾婕也顺着目光看了我一眼,许久才黯然的点头道:“那好吧,我也不能去牵强谁。”

    看见她黯然的神情,我忽然感到难受,沉默了许久,继续回到了阳台上,点上了一支烟。

    烟雾缭绕着我,顾婕沉默的看了我一会后,走到了沙发旁,收拾起了散乱的杂物,而我就静静的看着这一幕,也好似在难得的缝隙中,看到了她出于对朋友的态度。

    收拾完之后,顾婕转头看着我道:“方然,我要去公司了,你没事就把屋子打扫一下,挺乱的。”

    我笑了笑,点头道:“嗯,你去吧,路上小心点。”

    “嗯。”

    看着她消失的背影,我忽然笑了笑,而后转头站在阳台上看着那辆闪着明晃晃光亮的奔驰逐渐消失在视野里,我楞了许久,却越发的明白她对我的之间的情谊仅限于朋友之间。

    枯站了许久,看着偌大的房子,我决定履行我的承诺,穿上了一件围裙之后,我开始打扫起了房子,花了将近一个小时,总算是把房子弄干净了。

    于是,我变得无所事事了起来,我遥望着天空,却好似在充满阳光的蓝天里,看见了许久未曾出现在我的生活里的女人。

    飘浮的白云,勾勒出了一个美丽的轮廓,然而却被一阵徐来的寒风吹散,我惆怅的点上了一支烟,让烟雾遮挡住视线,却始终收不回望着天空的目光。

    我扔掉了烟头,起身来到了厨房,泡了一碗泡面之后,我蓦然拿出了文件包里的文件,坐在书桌上处理了起来,学习起了关于广告策划的深层次知识,这在以前的我来说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然而却奇迹的发生在了此刻……

    于是我打算就着泡面,还有文件度过这个无所事事的周末的时候,手机却忽然响起,我拿出手机,却愣了愣。

    等了一会才按下了接听键,调侃道:“喂,贝贝同志有何贵干啊。”

    谷贝贝却毫不理会,用一种强硬的语气,对我说道:“快来机场接本小姐。”

    我愣了愣,不确定道:“什么机场……哪个机场?”

    “你是装疯还是卖傻啊,我刚下飞机五分钟,作为弟弟的你还不快来接驾?”

    我撇了撇嘴,故意道:“你他妈不会自己打的,不知道我很忙吗?”

    谷贝贝明显愣了愣,道:“今天不是周末…还能忙什么?”

    “正在房间里忙着处理文件。”

    谷贝贝闻言,忽然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揶揄道:“呦,我是不是还要尊称您一句方总呢?”

    我楞了一下,果不其然上句话音没落,又接着破口大骂起,道:“屁大点个职位,哪有什么破事要处理,给你十分钟,快来接驾!”

    我再也忍不住脸上的黑线,怒道:“我靠,你这是赤果果的歧视,你知道这么做的后果么?”

    我正怒火朝天,谷贝贝却突然换了另一副姿态,轻声道歉:“方然,我知道我不该那样嘲讽你,对不起。”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道歉弄得愣住了,沉默了一会,我装作勉强的说道:“算了,你在原地等我一下吧,我这就打的过来接你。”

    谷贝贝却忽然兴奋的叫道:“好耶,我才不在原地等你,你来旁边的肯德基里找我。”

    还未等我开口,她又说道:“你不用打的过来,在客厅茶几的抽屉里,有一把车钥匙,甲壳虫就停在你后面那栋楼的空地上,开它过来吧,行李蛮多的。”

    我下意识的愣了愣,道:“你什么时候把车放我楼下的,我怎么不知道?”

    “就在离开的那天晚上停的,我这有把备用钥匙。”

    我忽然说不出话来,沉默了一会,那头的谷贝贝却不耐烦了起来:“喂方然,你还愣着干什么啊,快过来接本小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