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那就平淡一点

    更新时间:2016-09-29 22:50:50本章字数:2035字

    当吃饱喝足之后,我无聊的坐在一旁,看着只消失一半的药液,叹了口气。

    谷贝贝也好似按捺不住无聊,主动与我接话,她看着我道:“方然,你有没有好奇过我箱子里装的是什么?”

    我点了点头,道:“有,不过好奇也没用。还有这么多瓶药液呢,不知要挂到什么时候。”

    “这倒也是。”

    于是场面忽然沉寂了下来,我们相互沉默着,而我也在这沉默中忽然想到了谷贝贝离开的这段时间,究竟遭遇了什么,怎么一回来就带着满身的病痛。

    但细想却又释然,因为广告行业的问题,常会与一些模特打交道,拍摄海报与宣传片时,总会遇到一些伤痛。 但这也侧面的认知了谷贝贝工作的不易。

    难怪她会那么气愤我没有上进心!

    ……

    在沉默中,药液逐渐消失见底,我拔下了输液管的针头,换上了另外一瓶,而后又回到了原地,静静的等待。

    谷贝贝放下了手机,看着我道:“你怎么都不说话了。”

    “没什么可说的……”

    谷贝贝笑了笑,道:“林微好像也在这个医院吧,你不去看看她么?”

    我摇了摇头,说道:“要去也是我们一起去,毕竟是你借了一大笔钱给邵晨。”

    “那就明天晚上吧,让邵晨请我们吃顿饭。”

    我笑了笑,点头道:“行,那就明天吧。”

    我们相视而笑,谷贝贝看着我道:“方然,我想上厕所……”

    我皱了皱眉,下意识的想拒绝,谷贝贝也不好意思的看着我,看着她憋的满脸通红,我沉吟了一会,才点头道:“那行吧,我带你到卫生间门口,剩下的可得你自己解决了。”

    谷贝贝鄙视的撇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废话,我才不会让你这禽兽得逞呢…”

    对于她的反应,我感到十分的无语,所幸闭上嘴巴,拿着杆子搀扶着谷贝贝走出了病房,来到了卫生间门口,我将杆子递给了谷贝贝,而后转过头,示意她自己解决。

    谷贝贝则红着俏脸,偷偷的看了我一眼,嘱咐道:“方然,你可不许进来啊。”

    “我靠大姐,那是女厕所,我要是进来了,还真坐实了禽兽的头衔。”

    “难道你不是么?”

    我站在门口无语了许久,点上了一支烟,终于在香烟燃烧到一半的时候,谷贝贝才从门口走了出来,连上略带潮红的看着我。

    我装作视若无睹的模样,从她手中接过杆子,搀扶着她回来了病房。谷贝贝躺在床上依旧有些羞涩的看着我。

    我继续装作视若无睹的模样,坐在椅子上玩起了手机。时间很快的流逝,大约过了一个半小时,药液全部挂完,我继续搀扶着谷贝贝来了地下车库。

    ……

    我们驱车回到了老房子里,而到家正好是晚上九点,我看着客厅那一顿没动过的晚餐,叹了口气,将其收拾好后,回到房间里,拿着睡衣到卫生间洗了个澡。

    不一会,我便端着一盘水果来了沙发上,递给谷贝贝之后,我看着她道:“我怎么感觉你回来之后变得一副怪怪的模样了?”

    谷贝贝转过头看着我,道:“什么怪怪的模样?”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

    谷贝贝闻言若有其事的点了点头道:“可能是最近工作压力太大了吧。”

    “一副拼命三郎的模样,有成功人士的潜质。”

    “你以为谁都像你,对工作毫无上进心。”

    “我靠,我这不是在改变嘛?”

    “不错,孺子可教也。”

    我下意识的想从口袋抽出一支香烟点上,可又想起了谷贝贝是带病之体,还是起身来到了阳台旁,点上了一只烟后,静静的看着这座城市的浮华。

    不知何时,谷贝贝忽然提着今天的那个超大号的行李箱,来到了我身边,笑眯眯的看着我道:“想知道里面是什么吗?”

    我摇了摇头,道:“当对一件东西失去了新鲜感,已经不存在好奇了。”

    “可你都没看过它究竟是什么……”

    “意义是一样的,不是么?”

    谷贝贝冲我笑了笑,道:“本来打算给你个惊喜的,现在恐怕用不上了……既然如此,那就平淡一点。”

    我点了点头,道:“嗯,那就平淡一点。”

    谷贝贝俯身将行李箱放平,解开了行李箱的密码,拉链拉动的声音蓦然在耳边响起,却突然牵扯住了我的心一般。

    然而谷贝贝临时却卖了个关子,她看着我,笑道:“如果我打开了箱子,你会接受么?

    我愣了愣,看着她的不苟言笑,忽然莫名的点了点头:“如果是出于朋友的立场,我会接受。”

    谷贝贝的表情忽然变得认真了起来,她慢慢的拉开了箱子的最后一道拉链,而后在我牵扯的心里,箱子慢慢打开。

    而当见到里面的物品时,我忽然愣住了,许久都没说话,谷贝贝却站在一旁笑着看着我,好似一点也不担心我会不接受。

    我愣了愣,而后拿出了箱子里面装的吉他,看着谷贝贝问道:“为什么要送我把吉他?”

    谷贝贝笑了笑,反问道:“不可以么?”

    “我已经有一把了。”

    “可你把它卖了不是?”

    我再次愣住了,看着谷贝贝,却不知她何时知道我将吉他卖了的事情,许久我才道:“我恐怕接受不了你的吉他?”

    谷贝贝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得僵硬起来,她看着我道:“为什么?”

    “因为刚有一个东西在我心中死去,所以很难在短时间内接受另一个东西。”

    “嗯,我懂了。”谷贝贝黯然的点了点头。

    我深吸了一口烟,吐在了向日葵上,看它颓废的模样,好似连带着我所有的情绪也一并颓废,它也正好成了我一个缩影。

    谷贝贝拿着吉他站在一旁,随我看着窗外的浮华,看着闪烁的霓虹灯,我们相互沉默着,她也出奇的没有讨厌起呛人的烟雾。

    许久,谷贝贝才道:“我想将它留在这里,好么?”

    我诧异的看了她一眼,而后目光停在了远处的浮华里,许久才点头道:“可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