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 女朋友要走了

    更新时间:2016-10-02 22:03:47本章字数:3114字

    我忽然想起了今天晚上我自作主张做得决定,而后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我只是忽然觉得,只有那样高档的地方才配得上你。”

    “可是我今天真的很生气,你知道吗?”

    我愣了愣,道:“我看出来了。”

    “既然看出来了,为什么还那样对我?”

    “将错就错呗,难道我还特意去琢磨你心里想什么吗?”

    谷贝贝闻言忽然愣了愣,而后大叫:“你怎么不去死啊!”

    “我靠,动不动就诅咒人,大姐有点素质行不行?”

    “我怎么没素质了…像你这种禽兽,死一头少一头。”

    我忽然沉下了脸,谷贝贝也好似感到玩笑开的过头了,她歉意的冲我笑了笑,道:“你还记得上次在这里的那个没说完的故事么?”

    “还记得,怎么了?”

    “我当时说,说完需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还记不记得?”

    “嗯!”

    谷贝贝看了我一眼,忽然郑重的说道:“那么当你欠我一个条件之后,我也会答应你一个条件,条件性质一样,却不能相互打消。”

    我愣了愣却没有回话,谷贝贝见我欲言又止的样子,道:“怎么,有意见么?”

    “没……没意见。”

    “没意见那就这么决定了。”而后谷贝贝又说道:“我谷贝贝说到做到,方然你可不能失信哦!”

    我点了点头,认真道:“嗯,放心吧,既然答应了,我也不会失信。”

    得到我满意的回答,谷贝贝又恢复到以前的那种没心没肺,快快乐乐的样子,她挽住我的手臂,依偎在的我肩上,这一副模样看上去简直就是一对情侣,但只有我明白,我们之间存在的无非就是特殊的友情。

    如果她有男朋友了,或者我有女朋友了,那么这一种友情便会恢复到初始模样。

    我们吹了许久的冷风,谷贝贝终于对我道:“我们回去吧。”

    我如释负重的伸了伸懒腰,道:“快走吧,我早就受不了了。”

    “你就那么不愿意和我呆一块么?”谷贝贝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没有啊,我只是真的很困。”

    谷贝贝挽住了我的手臂甜蜜的笑嘻嘻的行走在霓虹灯下,灯光将我们的影子拉的越来越长,我们呼出的寒气交织在一起,拼成了这寒冷的夜空下最暖的心。

    于是一个汽车的尾影成为了对这天桥上唯一的告别,我们驱车回到了老房子里,告别了寒风,洗尽寒冷之后,我来到了沙发上,看着谷贝贝道:“喂,你药吃了没有。”

    “吃了。”

    我点头,道:“吃了就快睡觉吧,我困死了。”说着,我还打了个呵欠。

    谷贝贝也看出了我的困意,点了点头道:“嗯,你快去睡吧。”

    “晚安。”

    谷贝贝毫不在意的挥挥手,道:“嗯,祝你做一个高清无码大尺度春梦。”

    正要走进房间是,顿时一个趔趄,随后哀怨的转头道:“拜托大姐,你能不能不要时刻保持着你那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技能?”

    谷贝贝撅起了嘴,哼哼道:“这是被动技能,不能自主关闭。” 

    我一扶额:“真是受不了你。”

    “哈哈,你知道就好,以后最好少惹姐生气。”

    我顶着脸上的黑线,灰溜溜的回到了卧室,躺在了床上习惯性的点上了一支烟,看着深沉的天花板,直到烟渐渐的湮灭,我才闭上了眼睛,结束了忙绿且疲惫的一天。

    一夜无话,第二天太阳从落地窗斜射了进来,细微的颗粒慵懒的漂浮在空气中,我坐了起来靠在床头,这是一个难得的大晴天,空气中的温度感觉上去,也更加温暖。

    我起床趁着上班前的一个小时,将小米粥熬了下去,整理起了一些文件,时间到了之后喝了一碗便放回去保温,留下了一张字条给谷贝贝,便下楼去了公司。

    ……

    公司里,我拿出了一份文件递给了赵文风道:“最近创意部不是接到一个业务么?这份是我昨天抽空做出来的策划,你拿去看下能行不?”

    赵文风狐疑的从我手中接过了文件,将信将疑的看了起来,许久他才道:“总体思路来说,拥有相对性的创意,广告整体也有脱俗的特点,不错就冲这份策划案来说,已经达到了专业的水准。”

    对于他毫不吝啬的称赞,我无耻的笑了笑,道:“那是,从小我就没脱离过天才这个称号。”

    赵文风撇了我一眼,道:“这份策划案从理论方面出发确实很不错,可你有没有想过,这份策划案的执行难度,还有成本预算没有?”

    见着一幕,我忽然愣了愣,而后道:“不至于吧,我今早有计算过成本,刚好达到了最大预算的程度。”

    “你这一年果然都是在混日子,要是每个策划都达到最大预算成本,那还盈利个屁啊,直接做公益去了。”赵文风说完撇了撇嘴,嘀咕道:“亏你还和我同一所学校毕业的。”

    我尴尬的笑了笑,道:“怪我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行了吧!”

    赵文风笑了笑,道:“其实点子还挺新颖的,只是其中细节需要改变一下,这份策划案我留着帮你修改一下,争取使用。”

    我用力的拍了他的肩,笑道:“哈哈,还是哥们靠谱,这份策划案我也会跟进。”

    “嗯,我敢保证,这份策划执行出来一定会造成小规模轰动。”

    我略带激动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位,查阅起了各种资料,直到午饭时间,与赵文风随意的在食堂解决之后,我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是谷贝贝的。

    我拿起了电话,询问道:“怎么了有事么?”

    电话那头,谷贝贝沉默了一会,道:“我已经买好了明天的机票。”

    我愣了愣,忽然一种失落的感觉在心底油然而生,但还是装作没事的说道:“这么快就要走啦?”

    “嗯,在这呆了三天了。”

    我深吸了口气,道:“那行,明天我请个假去送送你。”

    “我下午的飞机,上午想让你陪我去看下小九。”

    我点了点头,道:“嗯,我回头和公司请个假。”

    “嗯,其他没什么事了……你好好上班。”

    结束了与谷贝贝的电话之后,我忽然有些失落的走在走廊里,点上了一支烟,烟雾飘散开来,赵文风站在一旁,不解的看着我。

    许久,赵文风才忍不住问道:“怎么了?怎么接一个电话就变得忧郁了起来?”

    我愣了愣,而后随意的笑了笑回道:“有么?”

    “你这幅样子这两年我已经看腻了,省省吧。”

    “呵呵…果然最了解我的还是你。”

    “行了,说吧。究竟是怎么回事…哥们给你拿拿主意。”

    我摇了摇头,一边走在走廊里一边道:“没什么,只是女朋友要离开这个城市罢了。”

    赵文风惊讶的看了我一眼,但还是冷静的问道:“去多久?”

    我笑了笑,道:“我也不知道,她总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那就是异地恋咯?”

    我愣了愣,而后道:“算是吧。”

    赵文风伸手与我勾肩搭背的走在走廊里,笑道:“异地恋的确挺痛苦的,可更考验一份爱情,不是么?”

    我忽然笑了笑,道:“是不是两个相爱的人就算相隔万里也不会感到疲倦?”

    “哈哈……就是这样。”

    “哈哈。”

    ……

    回到了办公室里,时间过的飞速很快黄昏便洒在了透明的玻璃上,为这个浇筑着钢筋水泥的摩天大楼披上了一层厚重的色彩。

    写了一张请假条之后,便离开了公司,刚走出大门,便看到了不远处一直在等候我的谷贝贝,还有那辆黄色的甲壳虫。

    我快步的越过栏杆来到了她的身边,拿出了车上的保温杯,喝了一口水之后才对着谷贝贝道:“贝贝同志,你打算去哪?”

    谷贝贝狡黠的笑了笑,道:“我想让你请我吃饭。”

    “能不能不提吃这个字?”

    谷贝贝摇晃着我的手臂,撒娇道:“不管,你就要请人家吃饭。”

    我忽然感到头疼,受不了她这种方式,无奈只可妥协道:“行吧,不过我能力有限,你可不能像宰邵晨那样宰我。”

    “放心吧,昨晚你已经大出血过一次了……我没那么不厚道。”

    我愣了愣,道:“昨晚那顿饭……你是怎么知道的?”

    “邵晨事后和我说了,所以我才能那么快消气。”

    “我靠,原来是邵晨这个叛徒,不是不让他说了吗?”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小同志你就认命吧!”

    我:“……”

    我黑着脸开着车带着谷贝贝游荡在这座城市里,但不知不觉便来到了海边,海风呼啸的在车窗外吹着,破涛汹涌的拍在岸边的巨石上,带着点点的星光,消失在海岸的尽头。

    我们乘着夜色,行驶在一条又一条的马路上,风不肯停歇的吹着,终于迎着寒风,我们到达了目的地。

    将车停好之后,谷贝贝挽住了我的手臂,我们行走在小吃街上,看着琳琅满目的小吃,谷贝贝却正眼不瞧一下,而是认准了街尾的关东煮。

    我们行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看出了谷贝贝的目的,提醒道:“关东煮不太卫生,还是换一种吧?”

    谷贝贝看了我一眼,倔强道:“我不,我就要吃关东煮。”

    “行了怕你了,吃就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