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四章 根源

    更新时间:2016-10-06 22:35:45本章字数:2948字

    当旋律结束的时候,我蓦然睁开了眼睛,却忽然发现沉浸在这看上去活泼却带着忧伤的旋律里。

    这首歌好似在讽刺着现实一般,总有人自命为理想主义,他们不断的用作品去讽刺着现实,不过也许理想主义并不是一味的讽刺现实,现实主义与理想主义之间,没有苟同。

    我不现实,但也不那么唯心。也许曾经我就是一个唯心的人,直到现实一次次的摧残,我成为了现实的傀儡。我,谷贝贝,邵晨都是!

    曾经充满理想的人,一一成为了伪唯心!

    许久,直到现场雷动的掌声才将我唤醒,我嘴角露出了牵强的笑容,慢慢的跟随着掌声,鼓动起了手掌。

    顾婕慢慢的向我走来,她坐到了我的对面,我们共同看着窗外浮动的枝桠,许久她才道:“你怎么了?”

    我愣了愣,有些牵强的笑了笑道:“没有,只是忽然领悟了一些生活。”

    “那在你眼中生活是什么呢?”

    我笑了笑,目光转向了窗外被寒冷撩起的枝桠,许久才道:“生活就是找一个能过日子的媳妇,由此激励自己,从此踏踏实实的上班,踏踏实实的生活。”

    顾婕会心一笑,目光也转向了窗外,道:“可是总有人的生活就好像窗外那些枝桠一样,起起落落,走走停停……”

    “那是我们眼中的生活,而不是属于的自己的生活。”我愣了愣,而后又道:“最起码,你永远也没有经历过这些。”

    顾婕忽然转头用明媚的大眼看着我道:“你怎么知道我没有经历过这些!?”

    我忽然说不出话来,沉默了一会,移回了目光,道:“从这以后,你的生活注定与我产生不了纠葛不是么?”

    顾婕闻言眼中的色彩忽然黯然了一下,我愣住了,但还是继续装作平静的说道:“况且我们只是朋友,我们可以在生活的细节上互帮互助,可以后的日子还那么长……也许我有了媳妇便会离开这个城市。”

    顾婕看着我,平静问道:“为什要离开这座城市呢?……这不是你应该扎根的地方么?”

    “它给了我太多的恨与不堪,留下来只是徒增伤悲。”

    “那为什么你此刻不离开!?”顾婕忽然像质问般道。

    我愣了愣,而后道:“因为我还在等一个人啊,等到她的时候好亲口问问她为什么,于是我才能好好的生活。”

    “因为她才是我不踏实的根源。”

    ……

    顾婕目光忽然变得深沉且迷离了起来,她一直看着窗外那株早已枯萎的树木,寒风吹起了它的枝桠,漂浮在空气中,看上去真像是走走停停的样子。

    许久顾婕才道:“以前我不知道关忆北是个人名,后来我才理解,人人都是如此啊。所谓用余生去思念北方不是某个地方,而是某个人……可我们偏要说是那个地方。”

    我愣了愣,释然笑了笑,而后却催促道:“时间可不早了,我们是不是应该回去了……我怕雨下湿了地板。”

    顾婕转过头笑了笑,拿起了包包,我们与昀颖告别之后,一起出了艾琳娜,所幸这次我与昀颖并没有照面说话,唯一的尴尬也被咖啡店里独特的气氛给缓和了。

    我们并肩走在街边,看着来往的人群,于是在霓虹灯下渐行渐远的离开了这处被我比喻成成功人士的小区。

    并肩走过了许多站,终于回到了市井小民一般的小区,每一栋楼都铭刻上了时间的痕迹,我们分离在了小道口,一块草坪致使原本并肩而行的我们各走天涯。

    回到房间后,我倒在了沙发上,含上了谷贝贝留下的糖,终于抑制住了忽如而来的窒息感,尝试着不抽烟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难受到令人想死。

    我拿出了手机,下意识的查看起了谷贝贝的消息,但结果却让人失落,我深吸了一口气,许久才放下手机,洗了澡之后,感到了困意的来袭,不一会便躺下睡着了。

    ……

    第二天太阳出现在了窗口,将房间内细小的颗粒慵懒的姿态完美的呈现出来。我伸直了懒腰,随后掀开被子迎接着这操蛋的新一天。

    洗漱之后又泡一碗泡面,随后下楼驱车驶向了公司。

    公司里,我拿出了文件正看着,忽然赵文风走了过来,他看着我道:“张总喊我们过办公室一趟,好像有个客户要谈。”

    我愣了愣,而后道:“什么客户?”

    “去了你就知道了。”

    我点了点头,而后随着赵文风来了总经理的办公室里。

    刚一走近办公室,张总便抬起了头,放下了手中的笔,冲我们笑了笑,而后道:“你们来啦?”

    我笑了笑,点头道:“不知张总找我们过来有什么事?”

    张总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但长期的工作让他的双鬓早早的长出了白霜,整个人看上去比较严肃,但有时也挺随和。

    “我这有个客户需要去谈,所以需要你们。”

    我愣了愣,而后道:“这不是客户部应该做得事儿么?”

    张总笑了笑,道:“我觉得你在谈业务上非常有天分,所以打算培养你去客户部工作。”

    我首次感到惊吓,一时间竟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因为对于我来说,培养这两个字实在是太他妈的陌生了,甚至陌生到忘记了活到现在还有听过除此之外的第二句。

    我掩饰了惊讶,嘴角逐渐露出了稍显牵强的笑容,道:“张总能够如此,实在是我的荣幸……可是,我还是觉得策划部才适合我。”

    张总明显愣了愣,随后扳起了脸道:“谈谈你的想法。”

    我沉默了一会,当陈词在我脑海中酝酿出的时候,我才开口道:“非常抱歉张总,首先我不能接受你的调动,因为我个人对广告策划有种独特的热爱,虽然我现在做的不是特别好,可我已经在学习了,还有一个就是我不太擅长与人虚与委蛇。”

    张总闻言沉默了一下,但我依旧坚持着我的想法,等了一会,张总才道:“那这样吧,这单业务呢还是交由你负责,调动的事情以后再说,如果你还坚持的话,那么等这单业务结束吧。”

    说完,又看着我道:“你看这样行么?”

    我愣了愣,而后道:“那就只能这样了。”

    “那行,这份客户资料你先拿回去研究一下吧。”张总说着拿出了一份资料递给了我。

    我接过他手中的资料,愣了愣,道:“那没什么事,张总我们就先走了。”

    “嗯,去吧。”

    ……

    离开了总经理办公室,我拉着赵文风来到了卫生间,强行从他口袋里掏出了一只烟,而后缓缓点上,烟雾飘散在厕所里,赵文风沉着脸一脸不悦的看着我。

    看他那哀怨的表情,我笑了笑,道:“不是吧,表情这么哀怨。”

    “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拒绝张总职务的调动?”赵文风看着我,质问道。

    我愣了愣,吐出一口烟雾,才道:“理由很简单,就是不想与那些虚伪的人打交道而已。”

    “可你知不知道,那是你前途的所在!?”

    我忽然对前途这个词愣住了,丢掉了烟头,看着他道:“自己过的开心就好了,前途什么的,再说咯。”

    话音刚落,赵文风便忽然给了我一拳,拳头重重的打在我的脸上,顿时间一种带腥的苦涩瞬间弥漫在我的口腔里,我愣了愣,抬起了头不解的看着他。

    “你他妈的能不能收起你这幅令人作呕的样子!?”赵文风大声的质问道,而后好似意识到什么,愣了愣,语气稍轻点道:“没说的那么严重,只是说对生活不要总是抱着一副玩世不恭的态度,好么?”

    我在恍惚中抹掉了嘴角的血腥,从认识以来这是他第一次和我动手,并且是那么的严肃。他依旧在为我的玩世不恭而愤怒着,可是从未有过的疯狂出现在了他的身上,并且只为一个在我看起来是小事的事情和我动手。

    我感到有些难受,但还是无所谓道:“我没事。”

    “对不起,是我激动了。”

    “没关系,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

    赵文风长吁了一口气,道:“要不你还我一拳吧。”

    “算了吧。”我揉了揉嘴角,而后又道:“不过你这孙子这一拳还真他妈的痛。”

    赵文风冲我歉意的笑了笑,道:“我只是想你上进一点,一时间激动了就给了你一拳。”

    “这算是什么破理由!”

    ……

    随后我们便回到了办公室,一边感受着嘴角的隐痛一边看起了张总给我的客户资料。

    令我有些诧异的是,这次的客户居然是永安集团旗下的房地产公司,因为开了新一季的楼盘需要有能力的广告公司,最大化的削弱负面新闻所带来的影响,并且推广这一季楼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