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一章 狠心的人你他妈也有今天

    更新时间:2016-10-14 22:29:03本章字数:3006字

    我默默的低下了头,坐在了寒风里,感觉到了周遭递来的目光,也感受到了仿佛刺透了我那颗卑微的心的寒风。

    正当我在风中不知所云的时候,小九忽然轻轻的拉了一下我的衣袖,我终于抬起了头,随后猛然看见了一辆红色奔驰车停在了我的面前,我的心顿时咯噔了一下,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无可附加的犹豫与踌躇。

    我知道顾婕就在车里,就算车窗被很迅速的拉上了,但我依然能够清晰的感觉,顾婕就在里面。

    但是卑微的心又他妈作祟了,犹豫与踌躇充斥着我,我停下了手中抚弦的动作,等不及我做出反应时,车已经开走了。留下了一个背影还有奔驰的那个标志,它依旧是闪着明晃晃的光亮,很清晰的照射了我卑微的心。

    我转头看向了小九,道:“小九儿啊,你看清楚了车里是谁么?”

    小九用力的点了点头,我忽然笑了笑,摸了摸她的头发,一切已经不需要去验证了,因为没必要了,也不应该了……

    我将吉他放回了琴盒里,小九很奋力的抱起了吉他盒,小九看起来还没吉他高呢,也对今年她才七岁,应该是快上一年级的人。

    以前我没能力保证她上幼儿园,如今我还是没能力,但是我却成功的为她找来了两个有能力的人,但我却丝毫不想让她们见面,现在,我再也不用担心了,因为没必要了。

    我转身走进了杂货铺里,买了一包烟还有一串棉花糖,将烟放进了口袋里,将棉花糖递给了小九,小九高兴的从我手中接过棉花糖,好似也在为这一下午的收获而高兴着。

    我拿出了钱包里唯一能透支的信用卡,忽然笑道:“小九,哥哥带你去买衣服吧。”

    小九拿着棉花糖,摇了摇头,而后还在我面前转了一个身,示意她的衣服还很漂亮。

    我将吉他背在了身后,一把抱起了小九,看着乖巧的她道:“走吧,哥哥带你去买衣服,从今天以后哥哥就升职了,等我有钱了就送小九去读书好不好呀!”

    小九露出了天真的笑容,而后将她最喜欢的棉花糖递到了我的嘴边,我轻轻的咬了一口,来到了车旁,迎着小雨我们驱车离开了这。

    ……

    我们行驶在充满霓虹灯的马路上,不一会便来到了时代百货,我牵着小九在童装区逛着,小九虽然不会说话,但却在对一件衣服爱不释手的时候,看了一下价格,便转身想要离开,小小的样子看上去很果断很坚决。

    望着她慢慢离开的背影,我忽然笑了笑,随后拿下了那件让她爱不释手的衣服,悄悄的来到了吧台,先行结账。

    小九随后又挑选了几件不上一百块的衣服,于是我们便离开了时代百货,先前我已经给小九爷爷打了一个电话,我们又驱车绕过了那片海滩,来到了美食街……

    直到夜晚八点多才大包小包的回到了棚户区,将小九送回家之后。我慢慢的走在昏暗的小巷子里,静静的点上了一支烟,烟雾飘散在冷空气里,我忽然笑了笑,因为这次的消费总算是有了一个总监的高度。

    从今天以后,我应该好好工作,像赵文风一样,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向往。他总是讨厌我的不上进,也许从今以后,我是该长点心了……

    ……

    我点上了烟,快速的消失在了小巷,随后驱车驶回了老房子里。刚开进了小区,一辆红色的奔驰便迎面驶来,我愣了愣,也许她已经准备搬出这栋小区了吧?

    旋即却又笑道:“我终于可以将车光明正大的停到了楼下的空地上,再也不用在顾婕的面前遮遮掩掩了。”

    拿出了钥匙将房门打开,习惯性的来到了窗台上,为那株已经有些泛黄的向日癸浇上了水,随后拿出了香烟,慢慢的点燃了起来,看着窗户外繁华的街道,我有些迷离,望着霓虹灯的那头,还有黑暗的天空,我的情绪慢慢的被一种叫做上进的东西而取代。

    我刻意躲避了对面那栋楼昏暗的房子,而后拿出了手机,找到了谷贝贝的联系人,拨打了她的电话。

    提示音响了一会,电话就被接通了,我愣了愣,沉默了一下,电话那头蓦然出现了谷贝贝的声音。

    “喂,你怎么不说话呀。”

    我深吸了一口烟,道:“因为我现在正站在窗口吹风啊。”

    “很孤独么?”

    “有点!”

    谷贝贝忽然笑道:“那怎么不去找个小姐啊,缓解一下你空虚寂寞的心?”

    我毫不示弱的回应道:“用手随便解决就行了,找什么小姐,染病么?”

    “是没钱找小姐吧?”谷贝贝意味深长的笑道。

    我怔了怔随后哭笑不得的回避了这个话题:“大姑娘,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呀!”

    “从今天过后我就是我们公司的执行总监了。”

    谷贝贝明显愣了愣,许久才不确定的开口道:“我没听清楚,大同志你再说一遍。”

    我笑了笑,随后一字一句的说道:“我说,大姑娘我就要当执行总监啦!”

    谷贝贝再次愣了愣,随后突然笑道:“哈哈哈,方然同志你终于长大啦,你知道么?我现在恨不得飞奔过来,在你脸上狠狠的亲一口!”

    我无奈的回应道:“好像我成了总监你比我还高兴似的。”

    谷贝贝兴奋的叫道:“是啊是啊,你说看着自己心爱的花终于茁壮成长了,自己能不开心吗?”

    “我靠,你居然把我比作花?”

    “哎呀,只是打个比方而已啦,不过姐姐真的很开心。”谷贝贝沉吟了一会又道:“我决定了,下次我们见面的时候,送你一个你梦寐以求的礼物!”

    我笑了笑,随后疑惑的问道:“什么礼物?”

    谷贝贝依旧坚持着自己卖关子的方式,道:“哎呀,到时候你就知道啦。”

    我明白问下去也问不出什么名堂,于是随意的笑了笑。将这个礼物埋在了心里。

    ……

    我靠着阳台上,点上了一支烟,烟雾扩散在房间里,在难得的缝隙里,好似又朦胧的看见了对面那栋楼的房间忽明忽暗的灯光,还有一颗彰显着我卑微的心的北极星……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烟,是啊我他妈的也要努力了,上天给了我一个如此好的机会,执行总监,虽然算不上多么多么高级,但起码也算是白领了,放以前想都他妈都没想过。

    我扔掉了睡前的最后一个烟蒂,随后走进房间,望着深沉的天花板,缓缓睡着。

    一夜无话,当风轻轻的掠过窗外时,我很配合的睁开了朦胧的睡眼,下意识的看向了窗外,今天的云很沉,很暗,是一个坏天气。

    我掀开了被子,就着坏天气却带着难得释然之色,换上了工作装,站在了镜子前我把我长期未剃的胡子给剃了,第一次用上了卫生角落积尘的啫喱水,二十分钟后,看着镜子前的我,忽然看上了阳光了许多。

    但是眉宇间的颓废与憔悴却怎样也掩盖不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拿起了公文包,便驱车驶向了公司。公司里,我放下了文件包,坐在电脑前开始收集起了所有关于泉州第二大房地产公司的资料。

    但却在看到永安两个字在恍恍惚惚间,感到了迷离。为什么顾婕会将这份合同当做我们之间的友情的终结?其实在我们心里都是有默契的,当她转身离开那件咖啡馆时,我就明白,我们的一切到头了,但也仅仅是失去了一个朋友?

    而这个总监的位置也间接成为了我们之间缘分终结的替代品。

    时间缓缓流逝,赵文风忽然从外面走来,他来到了我的办公桌上,拿着一份文件道:“与泉州永安房地产的业务已经签订了,正式具备法律效应,执行时间在两个星期内必须看到较好的成果,方案也是你提出并制定的方案,但是目前最大的难题却……”

    我笑了笑,道:“剩下的事就叫我们的公关团队尽力配合对方吧。挖出糟点之后,其他的也就不是难事了。”

    赵文风愣了愣,道:“信得过么?”

    “你啊,就是疑心太重,如果对方真的只为了那点赔偿金而弄得得不偿失,你说说看,究竟是他们损失大,还是我们的损失大。”

    “哈哈,也是。看来是我多想了。”

    我点了点头,随后又道:“你不是说李总会任命我成为执行总监么?”

    赵文风的脸上忽然闪过一丝不安,随后有些不知所措的笑道:“哦呵呵,因为这次业务的执行不能有代签本人直接执行,所以总经理刚和我说,打算等这次业务完成之后在任命你。”

    我狐疑的看了他一眼,随后想起了这么多年来他对我的恨铁不成钢,随后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道:“无所谓了!”

    赵文风冲我笑了笑,随后转身离开了这,回到了他所在的位置开始整理起了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