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章 养一个平凡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6-10-23 00:28:29本章字数:3274字

    随后我快步的绕过了院子,看到一辆别克正停在后面,看上去不是很新,也粘了不少灰尘,我按下了开锁,随后驱车驶上了马路。

    风在窗外吹着,我摇下了车窗,咸咸的海风吹打在脸上,一路行驶着,饶遍了整条海岸线,始终不见谷贝贝那辆黄色的甲壳虫。

    我深吸了一口烟,来到了我最后一次站立的地方,看着远边的大海,目光忽然呆滞了一下,忽然发现把所有都交给了缘分,那是一种玄乎其玄的东西,捉摸不到的东西…风吹乱的我的头发,也吹乱了我的心。

    我找遍了泉州所有的海岸线都不见她,却忽然来了一种强烈的感觉,也许她在海边,不过不是这一片海,因为她曾问过我,哪一片海更美……

    目光呆滞在那一边,忽然一种强烈的感觉驱使着我,她已经在厦门了,也只有厦门才有让她驻足的地方。这座城市对她来说,无非只是一个曾经来过的地方。

    丢掉了烟头,随后驱车驶向了去厦门的高速,在高速路上,我将油门加到了最大,不顾一切的开车。终于在一个小时后,我来到了厦门这座城市。

    看着熟悉的环境,却又开始踌躇了起来,当远边的深邃逐渐凝实,我再次点上了一支烟,随后驱车绕过了海岸线,来到了岛外的那座天桥。

    ……

    车停在了天桥下,与那辆黄色的甲壳虫停在一起,我打开了车门,我没猜错,因为我们又碰面了。

    谷贝贝坐在了天桥栏杆上,拿着啤酒看着远边的深邃,我缓缓走了上去,她转过头看了我一眼,随后平静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我愣了愣,也平静道:“缘分……”

    “哦,缘分这东西挺玄奇的。”

    我出奇的平静,坐在了她身边平静的拿过了一罐啤酒,平静的撕开了拉环,随后用力的灌下,冰凉的酒液滑落在衣襟里,随后拿出了香烟,向谷贝贝晃了晃,道:“来一根么?”

    谷贝贝摇了摇头,道:“算啦,不喜欢抽你们男人的烟。”

    我笑了笑,随后抽出了一支烟,缓缓点上,烟雾再次扩散了起来:“你好像还没送我生日礼物。”

    “送了,就那份蛋糕。”

    “没诚意,不接受。”

    谷贝贝看了我一眼道:“反正我送了,接不接受是你的事。”

    我没有理会她话里的刺,而是直直的盯着她,道:“我曾经一直以为,原本我的世界是黑白的,当遇见你之后他妈的彻底变黑了。其实到后来我才发现,我他妈根本就一黑炭,然而唯一出现的亮光,却是被我认为黑炭的黑炭。”

    谷贝贝看了我一眼,忽然笑道:“你他妈才是黑炭。”

    我将手放在了她肩上,笑道:“大姑娘,你说我这人是不是很混蛋,很下流,很龌蹉,很平凡?”

    “恭喜你把自己身上的优点都说出来了,我表示赞同,没什么要补充的。”谷贝贝也不介意我搂住她肩的手,笑道。

    “对,是没啥要补充的。不过大姑娘,你说如果老房子的那盆向日癸死去了怎么办?”

    “那就不养了呗。不然还要干嘛,去陪葬?”

    我愣了愣,谷贝贝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将手中的空酒罐仍向了远方,从便利袋中又拿出了两罐,递给了我一罐之后,随后猛的撕开了拉环,道:“其实这种感觉其实挺不错的,如果可以我还真愿意就这么一直呆下去,呆到天荒地老。”

    “哈哈,你当这是玄幻小说么?”

    谷贝贝转头过,用迷离的眼神看着我,伸出手,用力的捏了捏我的脸,我顿时吃痛,随后大声的叫了出来。

    谷贝贝眯着眼,慢慢的松开了我的脸,没心没肺的笑道:“原来这不是梦啊,我还以为这是我喝醉了,上天给我的幻觉呢!”

    话音刚落,我便愣住了,看着她完美无瑕的脸庞,忽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许久才说出了一句话:“贝贝,你喝醉了么?”

    谷贝贝静静的顺势靠在了我的肩上,道:“没,我才买了六罐酒,包里还有一罐,你喝了两罐……”

    我再次怔了怔,看着远方的目光也呆滞了起来,随后我忽然闭上了眼睛,因为她已经触碰到了我内心深处最柔软的东西,风吹的我好想流泪啊……

    我不敢去看她,怕将我的没出息的情绪暴露在她的眼里,于是,我们就这样沉默着,沉默了许久……

    风吹起了她的头发,与我交织在一起,当风没那么强时,她忽然小声说道:“小同志,如果有一天我一无所有,成为了最平凡的女人,你愿意养我吗?”

    我愣住了,许久才道:“怎么会呢,我们不是约定好了做生活的高手么?”

    “可是有些东西,我必须放弃呀,不为别的,只为了今后的老公还有这座桥的意义。”

    我深吸了一口气,认真的说道:“如果真有那一天的话,那我一定会把你带回家,见见我的爸妈,让他们知道,他的儿子也很强,娶了一个平凡中最美的女人。”

    谷贝贝忽然抬起了头,迷离的大眼中,已经被甜蜜给完全充斥着,她看着我,我也迎向了她的目光,然后谷贝贝闭上了眼睛。

    我望着近在咫尺的俏脸,忽然间愣住了,随后不顾一切的吻了下去,这一吻,带着责任,带着承诺,带着对未来生活的向往。

    到这一刻,我们相互袒露了所有……也在这同时,我心里也渐渐有了答案。

    对,没错,在我心里我一直向往着就是安定的日子,脚踏实地的生活……风碎了漫天的往事,与世无争的生活是内心中最美好的存在,虽然只能出现在内心中,可是如果将现实刻意的往那个方向挪挪,还是可以过的很惬意舒心的……

    许久,我们相互依偎着,看着风卷起了远边的落叶,带着孤独飘向了远方,许久,我才道:“今天我二十五了,你呢?”

    谷贝贝在我怀里甜蜜的说道:“一个月前我就二十五了,比你大一个月哦!”

    我笑了笑,抚摸着她的头发,随后道:“从这以后,能不能别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这样我们相互都没有安全感……”

    谷贝贝看了我一眼,点头道:“行,以后我的手机随时为你二十四小时开机着。”

    “嗯。”

    得到了她的承诺之后,我笑了起来,道:“我感觉我们都挺不容易的,早在两年前我们就认识了,那时候的你啊,我啊,还真他妈的屌丝。”

    “那是你屌丝好不好,搞清楚状况,我可一直都是女神范好吧,陪你们出去喝酒卖唱,也是任务需要。”谷贝贝用力的捏住了我的脸,又说道:“上帝给了我一个任务,就是拯救你还有邵晨这两个失足男孩!”

    “没想到你居然爱上了其中一个男孩。”我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道。

    “才没有。”谷贝贝转过了头,一脸嫌弃的说道。

    “那算了,我回去睡觉了。”

    说着我便站了身,随后想要下楼去,但谷贝贝的反应却忽然变的强烈了起来,她说道:“方然,你他妈再敢走一步,我们就散了!”

    我忽然停住了脚步,转头怔怔的看着她,谷贝贝也好似感到不妥,随后平静了下来,认真的看着我道:“不要在开这种玩笑了,我很反感,好么?”

    我点了点头,也为我的玩笑感到抱歉:“抱歉,是我过分了。”

    谷贝贝笑了笑,随后站起了身,挽住了我的手臂,笑道:“行了,咱们回家吧。”

    “行。”

    ……

    于是我们相互驱车驶回了老房子,将车停好之后,便一起上了楼,打开了久违的房门,忽然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心,当风停止在耳边的时候,所谓的不思进取也将消失在耳边,从今以后,我将成为一个上进的人,成为众人眼中的执行总监。

    我拿着晒水瓶来到了阳台,为那株向日癸浇水,看着它逐渐泛黄的叶子,也许少了许多我的精心培育,它已经逐渐走向了枯萎。

    不多时,谷贝贝穿着睡衣走了过来,她看着我道:“它要枯萎了么?”

    我点了点头,道:“快了。”

    谷贝贝笑了笑,没有回答我,随后我叹了一口气,便来到了卫生间,洗了个澡。

    换上了睡衣之后,我缓缓的走回了房间里,门是虚掩着的,里面是昏暗的,我愣了愣,随后关掉了客厅的灯,慢慢的走了进去。

    轻车熟路的摸到了床沿的时候,然后长吁了一口气躺进了被窝里,却忽然摸到了一个柔软的身体,我顿时感到惊吓,立马打开了床头柜上的吊灯,当光明再次充斥在房间里时,我终于看清了主人。

    在朦胧中,谷贝贝睁开大眼无辜的看着我,我顿时感到惊吓,道:“我靠,你躺我床上干什么?”

    谷贝贝无辜的说道:“从泉州的回来的时候,我很生气,于是把那个房间弄得乱七八糟,被子也被我扔了,你总不能看着我冻死吧。”

    闻言,我露出了很猥琐的表情,断断续续的说道:“咳咳,那啥……那什么,这什么,反正总之发生了什么,爱妃可不许叫唤。”

    谷贝贝一双大眼忽然表现出惊恐,然后用力的拉扯着杯子,道:“死淫贼,你想干什么呀?”

    我忽然愣住了,然而谷贝贝惊恐的表情却变得古怪了起来,她满脸得意的笑容看着我,我再次愣了愣,随后才发现自己被戏耍了。

    随后我钻进了被窝,道:“我靠,你居然敢戏耍本王,哼哼,让你尝尝本王的厉害……”

    ……

    迷离的声音出现在房间里,房间里一片昏暗,当我感到炽热时,谷贝贝忽然道:“用套吧……安全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