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章 我向往的生活

    更新时间:2016-10-24 00:35:52本章字数:3148字

    当第二天太阳慵懒的洒在了落地窗上的窗帘时,我慢慢睁开了惺忪的眼睛,随后用力的揉了揉疼痛的头。

    昨晚实在是……不知何时睡着的,只知道当很累很累的时候,我才闭上了眼睛。我下意识的伸手摸向了一旁的床位,摸了许久,却忽然发现空无一人!

    顿时感到心脏咯噔了一下,一种强烈的危机感出现了在我的内心里,我急忙的坐直了起来,目光看向了一旁,谷贝贝不见了。

    我突然感到脑袋一片空白,感到了窒息,我急忙掀开了被子,就着裤衩,遁入了寒冷里,急忙打开了房门,来到了客厅,在这之前,我向上帝和佛祖保佑了,这只是一个我自认为的离开,也许打开这扇门,谷贝贝正穿着围裙,一脸没心没肺的笑容,端着小米粥的看着我。

    可是当打开房门的时候,我脑袋一片空白的站在了客厅里,餐桌上没有任何东西,厨房没有人,卫生间没有人,另一个房间没有人,在短短的两分钟之内,我发疯似的找遍了房间的所有角落。

    随后又将希望寄托在了,她只是出于买东西了。可是当时间逐渐流逝的时候,我他妈彻底绝望了。

    我坐在地上,靠着沙发,目光呆滞的喃喃道:“不会的,我们约定过的,不会再次忽然的离开,一定不会的,我们约定过的……”

    我嘴里一直重复着,我们约定过的这句话,不知何时,当时间继续的流逝,我自嘲的笑道:“真的不应该是这样的,我他妈……他妈的,能不能在狗血一点!”

    在迷离中,我看到了美好生活破灭的东西,在这之前,我们相互约定着,相互对未来充满了向往,如今……我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拿出手机,打一个电话给谷贝贝!

    念头忽然在内心里无限放大,我快速的回到了房间里,拿起了放在床头柜上充电的手机,却忽然发现一张字条,被压在了手机底下。

    “小同志,姐姐必须要离开你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你可不许在外面沾花惹草哦!要是让我知道了,有你好看的……原谅我再一次的不辞而别,其实昨晚在泉州那间咖啡店时,我就已经定了第二天九点的机票了,有些事情是身不由己的……我清晰的记得我们昨晚共同约定过的东西,从此以后也会将它当成我们之间的第一条例,不过允许我再任性一次,这一次我不知道何时会处理好这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手机也会二十四小时为你开着,要是想我了一定要给我打电话!对了,厨房呢我定时煮了小米粥,和你住一起的日子里,我什么也没学到,就学会了如何煮小米粥……最后天天开心,再说一句要天天想我哦!”

    “爱你的谷贝贝留。”

    我一字不漏的看了下来,却忽然愣住了,然后转头看向了远方的深邃,蓦然间笑了出来,这只是一个小插曲一个我自认为离开的小插曲,我带着劫后余生的笑了笑。

    心情在失落中渐渐愉悦了起来,我起身拉开了遮住落地窗的窗帘,阳光顿时充斥在整个房间,昨晚的遗留物还明晃晃的放在那,但慵懒的颗粒漂浮在阳光下,照射出了一个美好的早晨,但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却是在身侧上了一个人,少了一个女人。

    但没关系,得到一件东西总是需要付出或多或少的东西,很多东西都是身不由己的……

    我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拿出了手机,试探性的给谷贝贝打了个电话,却提示该用户已关机,我想:也许此刻她还在飞机上吧。

    挂断之后,除此之外,我还看到了三个未接电话还有一条短信,全都是赵文风一人发来的:方然昨晚生日过的开心吧,按你的品行应该会玩的比较疯,不过你这个月请假额度到了,不过没关系,我的给你顶上,放心玩吧……

    看着这一条短信,我蓦然笑了笑,随后换上了一身工作服,来到了客厅里,走到厨房,果然如谷贝贝所说她定时煮了一锅小米粥,只是没控好量,看着一大锅小米粥,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一大锅够我吃好几天了……

    简单的就着咸菜吃完之后,我拿着钥匙便驱车去了公司。公司里,先去赵文风那报到之后,才开始的工作。

    办公室里,赵文风一脸诧异的看着我道:“不是给你批了一天的假吗?”

    我笑了笑,道:“上午不小心睡过头了而已,下午待着也是待着,还不如过来上班呢。”想了想又道:“况且你把你自己的假期额度给我,全勤这玩意可是有五百块啊!”

    赵文风递给了我一支烟,走了过来,笑道:“难得我方然大公子也能如此上进!”

    “行了,少臭屁,我上班去了。”

    赵文风点了点头,道:“行,不过我这有一份业务还是需要你帮我走一趟。”

    我怔了怔随后道:“你知道的,我不太擅长与别人虚与委蛇。”

    “方然,职场就是这样,许多东西都是逼不得已的,你不能去怪上天,只能去怪自己不能够很好的适应。”赵文风眼神中带着一种别样的情绪,然而我在这抹复杂的情绪中看到了祈求,他又道:“去吧,总要学会适应身不由己的社会规则。”

    我坐在沙发上,点上了一支烟,当烟燃烧到一半的时候,才不耐烦的点头道:“行了,收起你那婆婆妈妈的表情,我接受了。”

    赵文风用力的抱了我一下,兴奋道:“太好了,我就知道你放荡不羁的性格会毁了你的职场,但看到了你逐渐改变,做兄弟的心里也挺欣慰的。”

    我在烟雾中笑了笑,看着眼前繁华的都市,忽然感到我确实是改变了,但是改变成什么样子,对于我自己也只是一个模糊的概念。

    ……

    回到办公位的时候,我下意识的打开了电脑,想要查询一下永安那边的业务执行的如何了,心底也预算了一下,如果按照正常速度去执行,那么在两个星期之内便会逐渐定型,而到此刻,那边的执行也就不需要由总部直接负责,而我也可以名正言顺的上位执行总监。

    按照签合同的时间算起,到如今也有一周了,也就是说再有一周我就可以成为执行总监,这个职位和贝贝都是在过年时我回家的资本,还有我对未来生活幻想的基础。

    随后脑海里的画面又定格在一个落幕的黄昏下,我与谷贝贝白发苍苍的站在了院子里,面前是一望无际的大海,身后是充满生活充满故事情怀的咖啡店。

    随后竟然不自觉的笑了出来,嘴角挂上了一抹对未来幻想的笑容,于是我更加的坚定了眼前的目标,我需要一份稳定的工作,需要一份能够让我在这座城市买起房买起车的工作,而执行总监将是我的第一步!

    ……

    于是当余晖再次落在了玻璃上时,我终于结束完了今天一天的工作,但唯一一个遗憾却是,根本没有准确的资料能够说明永安集团的执行进度,去了多个部门问了都说那是地方部门负责的事。

    我心中闪过一抹疑虑,但随后又释然了,因为我提出的方案是打乱市场,敌损一千自损八百的方案,如此一来保密工作当然需要严格执行。

    但令我诧异的却是,我这个方案直接提出人,竟然不知执行进度,但也许是被那个条例捆的死死的了吧。

    下了班之后,我与赵文风并肩走在公司的走廊里,我向他笑道:“走吧,去弥补一下昨晚的遗憾?”

    赵文风笑了笑,随后吐出一口长烟道:“行,不过得说好了你请客才行。”

    “没问题。”

    ……

    于是我们便驱车来到了以前常去的一个巷口,里面有一个排挡,是还在上大学时,我们常去的一个地方,这里承载着我们的大学青春,大家都说这儿有着一寝室的王八蛋,但是这话只有我们几个敢说,其他人非揍他丫不可……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四个人当中只有我与赵文风还生活在这座城市里,其他人都带着各自的梦想去到了各自想去的地方,完成着一起喝酒吹牛时的梦想。

    当然,我也在想着,也许我是他们当中混的最差的吧。

    我启开了一瓶啤酒,倒满一杯后举向了他示意走一个,冰冷的啤酒顺着喉咙直下,我抹了抹嘴,笑道:“很久没和强子和魏道这两混蛋联系了,不知道他们过的好不好。”

    赵文风笑了笑,随后道:“最近一次和他们联系也是在半年前了,不过还别说,他两混的还真不错,一个是创意部总监,还有一个在自己家族企业里上班。我们和他们比简直就是天差地别呀。”

    我真心的点了点头,笑道:“哈哈,我就怕魏道那娘死人妖的不好,但没想到他家里居然那么有钱,隐藏的挺深的。”

    “可别小看这小子,四个月前在美国完婚,现在的他呀,可是有家庭的人了。”

    我带着真心的祝福笑了笑,随后再次灌下了一杯啤酒,忽然问道:“咱们有多久没同学聚会了?”

    “毕业三年就没聚过好吧。”赵文风狐疑的看了我一眼,又道:“怎么,想见见某人了么?”

    我愣了愣,而后道:“没有的事。”

    “真的吗?”

    “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