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二章 我们什么也做不了

    更新时间:2016-10-25 00:43:03本章字数:3044字

    酒过三巡,我停顿了一下,表情变的认真了起来,开口道:“永安方面的业务,你告诉就究竟执行的如何了。”

    赵文风忽然愣了愣,随后表情变的难看了起来,但也只是一闪即逝,随后道:“我也不知道,执行负责人是总经理,公关团队也单方面为总经理负责,我无权知道细节。恐怕只有去泉州永安房地产总部才能明白了。”

    我深吸了一口烟,眉头却逐渐皱了起来,许久才道:“厦门永安集团方面的公关危机这么久没有消息,应该处理的差不多了吧?”

    赵文风点了点头,道:“嗯,三天前市里某个机构去调查,没调查出什么之后,一切又恢复正常了……算是逃过一劫吧。”

    我忽然松了一口气,道:“果然姜还是老的辣,顾天腾能够将永安做得这么大,除了无所不用之外,手段还是非常多的。”

    赵文风十分认同,喝了一口酒又道:“他总算是动用一些底牌,这种人你越是去揣测他越是给你各方面的意外,放现在来说,就是老狐狸。”

    “哈哈,商场上的事呢,我不太愿意去了解那么多,等什么时候我越陷越深的时候,在去迎合别人,改变一下这种态度。”说完,我便举杯看向了他,示意走一个。

    冰凉的酒冲击着胃,刺激着我们的神经,赵文风抹了抹嘴,道:“你啊,除了有放荡不羁这种装逼性格之外,还他妈的厌世嫉俗,若是不懂得你的人来说,你他娘的就是一个充满了风骚气息的文青,但懂你之后,又不像了。”

    “从小受家庭熏陶出来的,其实我也很平凡,比如我妥协了心里最宝贵的坚持,只不过在工作上比较后知后觉罢了。”

    赵文风愣了愣,道:“你说的是放弃叶晴?”

    当叶晴这个名字再次被人提起时,我蓦然间愣了愣,但随后又道:“算是吧,总之我不像你嘴里的那些文青,我其实很平凡。”

    赵文风忽然打量了我起来,他从头到尾的看了一眼,淡淡道:“你他娘的也没高贵到哪去啊,彻头彻尾屌丝一个,当然平凡。”

    我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嗤笑道:“搞得你不像个屌丝似的,二十六岁了连女朋友都没谈过,还是个老处男吧?”

    赵文风被我揪出了短处,涨的脸通红,却又无声反驳。见这一幕我忽然放肆的大笑了起来。

    许久,当我们都变得醉醺醺的时候,我点上了一支烟,看着远边的深邃,道:“还有四天就应该能见到依雁姐了吧?”

    赵文风眼神忽然变得迷离了起来,同样与我活在了烟雾里,但在我看上去却带着痛苦与孤独,因为单恋一个人是那么的痛苦,从大一开始,赵文风便爱上了依雁,到如今快七年过去了,依旧如此……

    在那么一刹那,我忽然同情起了他,因为他看上去那么的痛苦与心酸。我叹了一声,道:“老赵,这次说什么我也会让依雁姐给你一个交代,我不想在看着你这样孤独痛苦下去了。”

    赵文风忽然抬起了头,怔怔的盯着我,看了许久才道:“现在我确实需要一个答案……但是我等了七年,你认为我会放弃?”

    我愣了愣,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深吸了一口烟,烟雾缓缓飘散在风里,许久才道:“老赵相信缘分好吗?缘分这东西很玄奇也很真实,因为爱情是没法解释的东西,当然如果这四年依雁姐能够对这个世界有重新的改观的话,一切都会修成正果的。”

    赵文风愣了愣,问道:“那你修成正果了吗?”

    我笑了笑,很坦然的道:“嗯,我之所以变化了那么多,主要便是找到了对生活的期望,从今以后,我将会结束漂泊的生活,成为一个上进的人。”

    “呵呵,恭喜你。”

    我认真的看了他一眼,却发现他嘴角那抹怎样也挥之不去的牵强,许久我才收回目光,就让一切跟着时间的到来而到来吧。

    ……

    我们各自叫了代驾回到了各自的房子,老房子里我站在阳台上,点上了一支烟看着眼前的浮华,忽然陷入了沉思,也许生活给了我们太多的烦恼,但却也会为了别人的烦恼而烦恼,人就是感性的动物,因为赵文风的事情,我也变得惆怅了起来。

    呆了一会,随后拿出了手机,谷贝贝的头像闪烁在屏幕里,沉默了一会,才按下了接听键。

    “喂,贝贝下飞机了么?”

    电话那头谷贝贝哀怨道:“下飞机好久啦,要不是我给你打电话,恐怕等到明天也接不到你的电话了。”

    我尴尬的笑了笑,道:“今天和同事应酬去了,刚到家,那边不方便打电话。”

    “什么应酬呀?”

    “下属与上司之间的谈话,谈了许多私事,心情不太好。”

    “是你那个大学同学么?”谷贝贝疑惑的问道,随后想了想又道:“能和我说说你们之间的秘密吗?”

    我愣了愣,深吸了一口烟,看着远边的浮华道:“这也不算是什么秘密,但七年的单恋,这之中不易却说不清楚……”

    电话那头忽然沉默了一会,许久才道:“这过程一定充满了心酸与孤独吧?”

    “嗯,我有些不忍心。”

    我们相对无言着,许久,谷贝贝才道:“让他去痛,去孤独吧……七年的幻想如果被莫名其妙终结的话,我想他会痛苦一辈子,这一刻我们什么都不能去做,也不能去说。”

    “一切等时间去告诉我们答案。”许久她又道:“我见过李依雁一次,这个女人很强势拥有很强的自主意识……”

    “嗯。”我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后将烟头扔进了窗外深邃的黑暗里,风带走了它,到这一刻,我什么也不能去说,只能让时间给我们答案,无论是谁!

    ……

    沉默了一会,谷贝贝轻轻的说道:“给那株没开花的向日癸浇水了吗?”

    我笑了笑,道:“没,它已经枯萎了,不过我留下了夏天的种子,等春天的到来,它还会再开的。”

    “嗯,一定要保管好种子,我想让它见证我们之间的爱情。”

    我愣了愣,许久才道:“那我们养一颗树吧。”

    “为什么要养树呢?”

    “因为我们之间的爱情会很长很长,我怕向日癸坚持不到那个时候。”

    “嘻嘻,那我就种一片森林吧!”

    “嗯,我也想弄片院子,像那件咖啡店一样,养养花,卖卖咖啡。”

    谷贝贝甜蜜的说道:“嗯,这次我们达成共识之后,你可不许耍赖啊。”

    我立马道:“当然不会。”

    “时候不早了,我该睡觉了。”

    “晚安。”

    “嗯。”

    ……

    结束完与谷贝贝的电话之后,我站在阳台忽然愣住了,看着远方深邃的黑夜,缓缓掐灭了香烟,直到夜风拂来,产生困意时才回到了房间。

    一夜无话,当第二天太阳以完美的姿态从落地窗里斜射而来的时候,我才睁开了惺忪的眼睛,伸了个懒腰之后,掀开了被子,换上了衣服。

    简单的解决了早餐之后,便驱车驶向了公司,今天有一单业务,需要我跑一趟,是一个现场的实勘还有策划案的设计,这是一个技术活,不过相比之下还是挺不错的,最起码不用与人虚与委蛇。

    拿起了装备之后,便开始驱车驶向了目的地。不多时,便到了指定的地方,下了车,忽然定睛打量起了眼前的事物。

    这是一间花店,看上去装饰的很豪华,店面也十分的大,我站在门口深吸了一口气,于是便拿着公文包走进了这间花店里。

    我慢慢绕过了装饰豪华的前柜,来到了收银台,问道:“你好,我是永太广告的负责人,你们店长在吗?” 

    收银台上的女人抬头看了我一眼,道:“我就是店长,你是方经理吧?”

    我愣了愣,随后道:“抱歉,我只是经理助理。”

    女人再次看了我一眼,似在打量,一会儿才道:“行,跟我来吧。”

    说完便率先走在我的前面,我慢慢的跟着她的脚步,行走在这间女人的天堂里,这地方不仅有美丽娇艳的花朵,还有婚纱,香水等等女人专用的奢侈品牌,看上去比一般的奢侈专柜还要奢侈的多。

    走了一小段路,很快我们就到了专用的会客室,女人推了推了眼镜,向我道:“请坐。”

    我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很含蓄的坐在了沙发上,女人看了我的一眼,道:“我姓赵,你可以叫我赵曼或者赵店长……姑且先叫你方经理吧,因为你们公司给我的资料就是方经理。”

    我有些意外,但却不动声色的笑道:“行,不过赵店长,你能先和我说说你们商场的主要经营业务吗?”

    女人奇怪的看了我一眼,我歉意的笑了笑道:“这只是我私人问的,因为也许我可以借此给我女朋友一个惊喜。”

    “惊喜?”女人惊讶的看着我。

    我笑了笑,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女人看了我一眼,忽然道:“其实你已经想好了本场的活动策划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