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一章 立场

    更新时间:2016-11-05 00:41:52本章字数:2105字

    我忽然沉默了下来,然后再次点上了一支烟,烟雾扩散在风里,许久我才打破平静道:“那你为什么选择了这种生活?”

    顾婕摇了摇头,但眼眸中尽是黯然之色,我不忍心的看着她,再次哀求道:“告诉我,行吗?”

    顾婕依旧没有回答的意思,而是将目光投射在了远方深邃的海面上,久久不语。

    这次,不知哪来的一股情绪忽然左右着我,不知是对着海还是对着她,大声质问道:“你告诉我说啊……有什么事不能和我说吗?”

    话音刚落,我便楞在了原地,感觉整个世界只剩下我们两个还有面前的海,而心跳动的声音也仿若清晰可闻。

    我不敢去看她的表情,而是将目光放在了远方,相互沉默了一会,顾婕忽然说道:“你倒是给我一个立场去和你说啊!……你以为我真的愿意么?可是我有什么立场去告诉你。”

    她的话好似晴天霹雳一般,我怔在了原地,久久不语,而窒息的感觉更强烈了,也静的可怕,静的好似在恍惚间听见了她的呼吸声,

    “抱歉,你已经有女朋友了,我想你应该收敛一点,最起码我们分界线只是朋友。”

    我张了张嘴,迎着风说不出话来。相互沉默了一会,顾婕又平静的道:“我喜欢你身上了一些品质,可是这份被我所喜欢的东西,你一定要亲手去摧毁么?”

    “什么品质?”

    顾婕看了我一眼,然后忽然转过了身子,道:“执着吧……其实你那把吉他已经告诉了我很多,在你的心里有一份真挚的爱情,可惜你没好好去珍惜。”

    我忽然惨笑了一下,却带来了无尽的苦涩:“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其实我真的不知道我会不会再去执着。”

    “迷茫了么?”

    “对,就是生活给了我枷锁,当它变得沉重了起来,压垮的不止是那笑无可笑的执着……”顿了顿,我又道:“你还认为我执着么?”

    顾婕低下了头,好似陷入了沉思还是挣扎,我看不清她的样子,但那痛到窒息的感觉依旧还在……

    “生活就是爱情的杀手,如果不去反抗,成为炮灰是注定的事。”顾婕看着远处的海,平静的说道。

    我愣了愣,然后在这当中好似体会到了什么,向她问道:“你也陷入了生活的沼泽里了?”

    这次,顾婕终于没有逃避这个话题,虽然很委婉,可是依旧问到了她为何会嫁给那个纨绔公子的事实。

    顾婕沉默了一会,表情则变得犹豫了起来,许久才释然的道:“这是我父亲做的决定,因为只有我们两家联姻,然后在公司上建立某种特殊的联系,永安才可能彻底稳定下来。”

    我深吸了一口烟,这个答案与我所想的相差无几,但这当中联系却存在疑问,我则带着这个疑问向她问道:“之前我透过风声,永安不是已经稳定下来了么?”

    “之前确实是稳定了,但都是暂时性的,只要幕后的人还没有消失或者失权,永安依旧是一搜摇摇晃晃的大船。”

    “真的么?”

    顾婕认真的点了点头,在她的表情上我看不到一丝情绪,只有淡淡的平静,这忽然让我的猜测变得摇晃了起来,我一直认为是泉州与永太广告公司的合作遭到了利用……

    不然顾婕不可能会不经手那份合同,而合同上的那个奇怪的条例在我看来确实挺符合顾婕的处理方式,但幕后的人却用这个来排除我接触这份合同的执行……这看起来不该怀疑么?

    我诧异的看了一眼顾婕,然后转身点上了一支烟,飘荡在风里,反反复复几次,直到夜色成为了沉默最好的诠释。

    顾婕下意识的回避了我的眼神,转过身去看着大海,许久才道:“真的假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应该回去好好的过你的生活……而我们,也许依旧可以成为朋友。”

    “嗯,也许我真的应该从这回去,然后将我的生活过的有模有样,将本就幻想好规划好的未来,堂堂正正的实现。”

    顾婕如释负重的笑了笑,我被她惊艳的笑容迷住了,但却在为这次交心感到莫名的感伤。

    到了这刻,一颗卑微的心好似玻璃般无声无息的碎了,也许我真的应该过回我的生活。

    ……

    随后我们分别了,她顺着来时的路慢慢远去,看着她逐渐消失在热闹的人潮里,我才转身走上了另一条岔路。

    点着烟,迎着风一路怅然若失的走回到了那个停车场,将车提出之后,便驱车驶向了郑铭的咖啡馆。

    咖啡店里薄弱的灯光还闪烁着,院子里却只能借助霓虹灯的余晖勉强守护住那一亩三分地。将车停在了门口,走了进去,郑铭正拿着一杯咖啡坐在吧台里看着书,看了我一眼,没有理会。

    “嘿哥们,你这还有没有地方能住的,真困了。”

    “房间没有,你还是自己到外面去住酒店吧。”

    我顿时露出了为难的表情,道:“我靠,我哪来的钱住酒店了,你真想让我睡大街啊?”

    “那不是还有车么?”

    “这和睡大街有什么区别?”

    郑铭放下了手中的书,耸了耸肩道:“你自己看着办好了,反正我这是真的没有房间可以让你睡。”

    我忽然间讨厌起了他的表情,随后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咖啡屋,来到了院子里,迎着海风点上了一支烟。这时,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拿出了手机,却发现是谷贝贝打来的。

    在风中我愣了愣,犹豫了一会才按下了接听键,而隔了数日之后,这是我再次听到她的声音。

    谷贝贝哀怨道:“我以为你不会来找我了,没想到我真猜对了。”

    我张了张嘴却顿了顿,才道:“贝贝,对不起。”

    “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个。”

    “因为我好像没考虑到你的感受就莫名其妙的把话说死了。”

    谷贝贝再次强势的问道:“怎么就把话说死了?”

    她的话让我感到了尴尬,张了张嘴,却怎样也说不出话来。我的沉默,却让电话那头的谷贝贝笑出声来:“哈哈,小同志你真可爱……虽然当时我是有点生气,可事后我却发现你很坦白呀……如果你把这事和我隐瞒了,我才真的会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