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五章 结婚?

    更新时间:2016-11-10 23:33:37本章字数:2108字

    我深吸了一口气,打了个圆场,于是众人便驱车驶向了酒店。赵文风的凯迪拉克行驶在繁华的街道上,喧闹在窗外流逝着,而我仿佛在霓虹灯下看到了一丝不安。

    很快,众人便来到了本市的卡特琳酒店,明天小毛与依巧的婚礼将会在这展开,将车停进地下车场后,我拿出了手机给谷贝贝打了个电话,得到了地址,便带着依雁与赵文风与他们会合。

    不多时,走出电梯门,便看见了邵晨正站在走廊里抽着烟,好像是在接应着我们。他扔掉了烟头,快步的走了过来,笑道:“嗨,依雁姐好久不见。”

    依雁点了点头,脸上存在着自始至终的笑容:“邵晨弟弟,好久不见。”

    邵晨下意识的皱了一下眉头,我忽然觉得好笑,幸灾乐祸的看着吃瘪的他,低下了头,假装没看见他求助的眼光。

    半晌他才呵呵笑道:“依雁姐,你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变。”

    “你也没变啊,还是那么可爱。”

    邵晨的表情忽然变得难受了起来,好似在郁闷什么。李依雁就是这样,总爱在我和邵晨面前倚老卖老,我是逆来顺受,邵晨倒是强硬一点,见了就躲。

    “行啦,新郎新娘还在等我们。”在这个适当的时候,我笑了笑,然后救了邵晨的场。

    “真的好久没见依巧了,转眼她都做新娘了。”依雁看着远方,叹道。

    我的目光看向了一直在一旁沉默的赵文风,好像在他的眼中看到了急切与激动。我下意识的愣了愣,随后将疑惑放进了心里,尽管我们之间有不愉快的事,那也要等到婚礼结束才行。

    ……

    一行人在邵晨的带领下慢慢的走到了婚礼现场,刚走进大堂一股充满神圣庄严的感觉变充斥着我所有的感官。谷贝贝搀扶着林薇站在台上,有说有笑的在指点着什么,我看出了她的热切,仿佛她天生对美丽的婚礼现场有不可抗拒的吸引。

    我收拾好了情绪,随后缓缓的走向了属于主持人的舞台,小毛和依巧站在各自的父母身旁拿着本子,似乎在清点着邀请名单。

    我清晰的看见李依雁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带着真心祝福的笑容,慢慢的走前去,道:“叔叔婶婶,好久不见啊。”

    李依巧的父母转过了头,看着李依雁惊讶道:“依雁,你什么时候从美国回来的呀?”

    “今天刚下的飞机,然后就赶过来了,依巧的婚礼我这个做姐姐的不回来可不像话哦。”

    “两年没见你这孩子了……明天一早你爸妈也会赶过来,就你一个女儿还去美国那么久,他们两口可是每天都念叨着你啊。”

    李依雁耸了耸肩,无奈的叹道:“我也很想念他们啊,可是没来得及告诉他们今天下飞机,现在这么晚了不想让他们在赶过来。”

    与长辈寒暄完后,李依雁才露出动容的神情,然后转身深深的拥抱住了李依巧,道:“依巧你长大了呀,转眼都要嫁人了。”

    不得不说,李依巧在此刻真的很美,似乎每个在面对人生中最重要日子的女人,都会变得美丽起来:“姐,我好想你啊。”

    “我可是给你带了礼物哦!”

    “快让我看看。”

    “不行,我得给你留个惊喜。”

    看了一眼这两姐妹的叙旧,我拉住谷贝贝慢慢走向了角落,留下了位置交给他们喜结连理的两家子人。

    谷贝贝挽住了我的手臂,看着装饰的温馨的大堂,忍不住说道:“小同志,我的婚礼一定要比这更温馨更洁白更好看,好不好嘛?”

    我刮了刮她的鼻子,坚定的说道:“我答应你,你的婚礼一定比这更艳丽,更美好。”

    “我记下了哦!这可是你这辈子给我的最重要的一个承诺!”

    我忽然间愣住了,许久才回过神来,看着美好的婚礼现场,重重的点头道:“嗯,最好拿本子记起来,考试重点……然后告诉我这也是我必须去坚守的承诺!”

    谷贝贝靠在了我的肩上,我们以这幅姿态看着远边温馨,看着他们有说有笑的一家,忽然间我心疼起了谷贝贝的身世,她从未和我说起过她的父亲,却知道她的母亲倒在了肝癌上。

    正是因为身世的原因,她非常缺乏安全感,而想到这我把她的手握得更紧了,也更加的急迫想将一切开门见山的和她说,让她支持我的选择。

    但这一切都需要等待着这场婚礼的结束……

    ……

    邵晨与林薇不知何时走到了我们的身旁,邵晨从桌子底下抽出了两张椅子,搀扶着林薇坐下才道:“你们小两口,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我被这忽如其来的询问怔住了,随后在这缝隙中看见了谷贝贝期待的眼神,顿时我有些脑邵晨这句不合时宜的话。

    犹豫了许久,才缓缓开口道:“先注重事业吧,等生活稳定下来了,在考虑结婚的事情。”

    谷贝贝收回了目光,随后认同的点头:“我也赞同方然,先注重事业比较好点!”

    林薇看着我们,笑了笑道:“方然你真的变了,但我更加放心将贝贝交给你,说真的,从前在我眼中的你,是个没有没上进心的混蛋。”

    “我靠,不至于吧。虽然以前混的不咋地,但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人是会变的,莫欺少年穷嘛!”

    林薇掩嘴笑了起来:“唯一没改掉的就是你那张嘴,说的跟真的似的。”

    谷贝贝认同的点了点头,道:“对啊,方然我还真忘记了你这张欠揍的嘴。”

    我愣了愣道:“很……欠揍吗?”

    “真的很损,很欠揍。”

    ……

    我们有说有笑的谈着,李依雁与赵文风迎面走来,但她的目光却一直盯着谷贝贝不放,火药味好似弥漫在了不大的空间里。

    李依雁看了我的一眼,笑道:“方然,这是你女朋友?”

    我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认真的点头道:“嗯,她是我女朋友。”

    得到了我的亲口承认,李依雁的表情忽然呆滞了一下,但随后马上便缓过神来,尴尬的笑了笑,道:“真没想到,两年时间没回来,变化这么大。”

    “是啊,人都是跟随着时代的变化和时间的推移而变化,所以依雁姐你别老是一惊一乍的,听的怪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