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九章 生活的坎

    更新时间:2016-11-21 00:04:59本章字数:2100字

    我怔了一下,有些不明白这么做的用意,但也不去了解,只是跟随者众人,驱车离开了酒店。

    我们驱车来到了海边,人不多,这儿是一个广场,感觉上去和泉州那个有点像,海鸥翱翔在远方,远边的天空是灰蒙蒙,没有一丝太阳的痕迹,看上去很朦胧。

    海风吹起了我的头发,将目光投递在了广场上,一副架子鼓,甚至还有钢琴静静的放在广场上,我愣了愣,随后走向前去,抚摸了一下钢琴,疑惑的看着邵晨他们问道:“这儿怎么会有这些装备?”

    边上一个人走了上来,笑道:“这些都是邵晨拿来求婚用的。”

    我愣了愣,这时邵晨才道:“本来打算在小毛婚礼上求婚的,可是看见了那么多不认识的人,想了想还是算了,所以才临时弄了这么一出。”

    终于搞明白了真相,我也想起了谷贝贝之前对我的隐瞒,但是现在知道了,又觉得她隐瞒的没意义。

    邵晨好似看出了我的想法,他给了我的一支烟,笑道:“这些可都是贝贝一个人负责弄来的,我想,她可能也在暗示着你什么。”

    我愣了愣,然后点上了香烟,看着远边的天际,与辽阔无边的大海,一瞬间陷入了沉默,求婚?……我开始纠结了起来。

    风越吹越烈,我们各自摆弄着手里的东西,明白接下来的重要,谁也不想将这次的求婚搞砸。

    大约过了半小时,一辆黑色的凯迪拉克行驶缓缓行驶了过来,小毛与赵文风从车里走了出来,众人看着小毛都感到了诧异。

    小毛穿着一身名贵的西装,走了过来,笑道:“还好没少了我。”

    邵晨用力的搂住了他的肩,没有言语。小毛接着说道:“说真的,伴郎不是你们我真的感到很愧疚,但是没办法,伴郎是我的发小,从小到大的感情……”

    我从一旁打断道:“行了,我们都知道,理解你。”

    小毛用力的点了点头道:“反正那边也没我啥事了,我和我妈还有丈母娘请了两个小时的假,说啥也要组完这个乐队,帮邵晨求婚,咱们这么多年的兄弟了,上次我求婚也是你们。”

    我用力的搂住了他的肩,没啥,兄弟之间的感情,就是这样,该办事的时候,就算是结着婚都他妈的给你来……

    而这时我在拥抱的缝隙中看见了一直站在一旁点烟的赵文风,他没有看着我们,而是将目光投向了远方的大海。

    我感觉着嘴里有些苦涩,我们也是七八年的兄弟了,从青春到青年,我们都出现在了各自的生活里,工作上学校里的互帮互助也好似历历在目。

    而我也是第一次感觉,我们之间的缝隙被我弄的有点过分了。虽然他利用了我,但却是为了我好,为了我这个执行总监的位置,他也付出了许多。所以,我们之间的裂痕也变的很牵强,换句话说,是我太过任性了,他就像个哥哥一直迁就着我这个弟弟。

    ……

    很快,一辆甲壳虫缓缓的从远边行驶了过来,一看见车,我们便动起了手中的家伙,林薇缓缓的从车上的走了下来,谷贝贝搀扶着她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

    钢琴与吉他开始响起,吸引了周围人的目光,忽然这里边的热闹了起来,林薇一席白色的大衣,满脸平静的看着我们。

    邵晨脸上露出久违的真心笑容,缓缓开口:“三月的烟雨,飘摇的南方,你坐在你空空的米店,你一首拿着苹果一手拿着命运 ,寻找你生活的香;窗外的人们,匆匆忙忙,把眼光丢失在潮湿的路上,你的舞步划过空空的房间,时光就变成了烟……”

    “爱人你可感到明天已经来临,码头上听着我们的船,我会洗干净头发爬上桅杆,撑起我们葡萄枝嫩叶般的家……”

    小号的声音开始悠扬的出现在岸边,我弹着钢琴,渐渐的眼眶开始湿润了,因为这首歌包涵了太多,多到说不出来,因为说的再多都是生活的无奈。但唯一向往的是那葡萄枝嫩叶般的家……

    邵晨也开始哽咽了,林薇哭的像个泪人,他们就这样相互对视着,谁也没有下一步的动作,我起身离开了钢琴旁,拿过了吉他,唱起了接下去的部分,歌是一定要唱完的,但是爱情却是一首唱不完的歌……

    邵晨一把拥住了林薇,他们拥抱了许久,我看见泪水浸湿了他的毛衣。

    当伴奏结束的时候,谁也没有说话,包括围观的人也没有给我们掌声,邵晨松开了林薇,轻轻的抹掉了她脸上的泪痕,很正式的说道:“薇儿,我们结婚好吗?……我愿意给你一个葡萄枝嫩叶般的家,只要你不要放弃我,也别放弃自己。”

    “相信我!我能给你一个很美好的未来,米店……这是你最喜欢的一首歌,我把它唱了,我不知道我有没有唱出你想要的生活,但是我愿意给你米店一般的生活。病魔是生活的一道坎,让我们一起度过这个坎好吗?”

    林薇像个泪人似的,站在风里,这是周围围观的人也开始很有默契的叫了起来。

    “嫁给他!”“嫁给他,嫁给他!”

    谷贝贝挽住了我的手臂,满脸羡慕的跟随着众人的节奏。林薇与邵晨站在众人中间,看着满脸期待的邵晨,她一直这么沉默着,没有说话……

    风掠过了谷贝贝的脸颊,带起了她的一丝头发,飘到了我的脸上。我笑了笑,任由着它的飘舞。

    这时,林薇也开口了,她的声音很轻,好像是酝酿了很久的话,因为我没有在她的声音里听到任何一丝情绪的拨动:“邵晨,我相信你说的一切,病魔确实是命运给我的一道坎,可是万一有一天,我没有迈过这道坎……那么你呢?”

    说着,泪水再次流了下来,遍布在她的脸上,她含着泪水,大声的说道:“那你呢!你自己该怎么办啊……不要总是把什么都放心里!”

    邵晨用一个拥抱打断了林薇接下去的话,在这个海边,海鸥还在远方飞翔,用一个骄傲的姿态飞着,而我们为何不能用一个骄傲的姿态去面对生活?

    生活的坎,迈过去就迈过去了,迈步过去就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