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九章 学会洒脱

    更新时间:2016-12-02 23:55:21本章字数:3120字

    我忽然之间陷入了迷茫,甚至连行动都开始变的生涩起来。郑铭看了我一眼,他叹道:“去吧,别给相互之间都留下遗憾,虽然这么做可能对不起你女朋友,但……此刻你肯定满脑子都是顾婕,没有你女朋友,我说的对不对?”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他说的非常对,但我还是犹豫了起来,我看着他道:“可是我根本没理由去见她,下午已经把该说的都说了,甚至我连见她的立场都没有!”

    “这些都不重要,就像你不顾一切的来泉州找她一样,不需要任何立场,也不用任何理由。”说着,他耸了耸肩,道:“当然,你有选择的权利,你认为你们之间不需要一个交代的话,你也可以不去,这是你的自由。”

    我转过头去,眼中依旧充满着迷茫,就好像在面临一个困难的选择那样,飘忽不定。郑铭摇头叹了一声,转身离开了咖啡屋,牵着那头金毛走出了院子,看样子是遛狗去了。

    我点上了一支烟,坐在了院子的台阶上,湿透的衣裳贴在了我的胸膛,寒冷的风吹来了过来,感觉整个心脏都凉的透彻。

    风吹起了我的发丝,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陷入了犹豫的沼泽里……终于,我鼓起了勇气,扔掉了最后一根烟头,驱车开向了菀阳的那间酒吧。

    如果能在那碰见顾婕的话,那么就是我们还有缘,如果不能,那就是无缘……

    ……

    很快,我便站在了酒吧的门口,我下意识的想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烟,可伸手的动作很快就被制止住了。我从大衣的口袋里拿出了一颗糖,含上,这样更可以掩饰我的慌张。

    感受到了寒冷的刺激,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咬牙走进了酒吧里。穿过一条小巷, 便真正来到了酒吧里,我扫视着四周,却根本没看到哪怕一个熟悉的背影。

    我失望的坐在椅子上,目光忽然失神了起来,看来我和她之间始终是有缘无分,而现在缘尽了!

    不知坐了多久,一个女人从侧面走了过来,我看不清楚她的模样,也看不出有任何熟悉的地方。当灯光越来越明亮,终于我看清楚了女人的面容。

    菀阳向我走来,她手中拿着一杯散发热气的牛奶,放在了我面前,笑道:“怎么了,你看上很不开心啊。”

    我强装着笑了笑,然后扫视着四周道:“有么?…可能是被你这儿的气氛影响的也说不定。”

    “得了吧,这就是你骨子里那股忧郁,还怪到我的酒吧来了。”

    我不甘示弱的回应着:“谁叫你把酒吧弄得那么文艺,那么优雅……这不是和民谣一个性质么,只会让不快乐人的更加不快乐。”

    “那是对你而言,大哥……你不觉得来这是一种享受么?安安静静,沉寂在音乐的氛围里,想哭就哭,想笑就笑。”菀阳思考了一下,又道:“是你没搞懂这儿的含义,不是酒吧的定义有问题!”

    我张了张嘴,忽然感觉有些无话可说,许久,我还是没说出一句话,而是拿起了桌面上的牛奶,狠狠的喝了一大口,忽然我噗的一声全都吐了出来,只感觉嘴里火辣辣的,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坐在一旁的菀阳,掩嘴笑了起来,她看着狼狈的我,笑道:“这回知道了吧,咬到了舌头才知道吃东西不能太急,爱过错的人才知道不是执着就能在一起……这就是宿命!”

    当宿命这个词在一起被人提起,我忽然感到有些压抑,甚至嘴里火辣的感觉都掩盖不了的压抑。

    许久,我才摇头叹道:“可是我已经有女朋友了,所以我依旧不可能和顾婕在一起。”

    “那为什么没有在一起的可能,你还要那么不顾一切的从厦门来泉州呢?”菀阳的眼神很锐利,她看着我质问道。

    “我……”我感觉着嘴里的苦涩,不知该如何开口,许久才摇头道:“其实我也说不上为什么,只知道是一颗名叫卑微的心驱使我来的,我不知道它是不是我的本心,可它真真切切的存在!”

    菀阳陷入了沉默,沉吟了一会点头道:“这就够了!”说完,她看着我又道:“你来这是为了找婕儿的吧?”

    我愣了愣,而后点了点头,菀阳嘴角露出了一抹好看的弧度,笑道:“那行,我可以告诉你婕儿在哪,不过你依旧还是需要靠你自己,我只能告诉你她在哪个地方,找不找的到她,全看你们之间的缘分了。”

    ……

    带着菀阳给我的消息,我来到了大街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流,忽然陷入了沉寂……那一片死灰的缘分再一次给人为给续上了,我不知道那躺在灰烬中的缘分还能不能够支撑我找到顾婕,但希望总归是来了……

    我没有选择开车,而是冒着寒风走在了霓虹灯下,菀阳告诉我,顾婕想看日出。听到日出,我想到的便是海边,然而此刻却是深夜一点多,不说第二天有没有日出,就说在这陌生的城市里,想找一个去看日出的人,和大海捞针没有任何区别。

    所以我开始漫无目的的向海边走去,不管能不能遇见……我来到了海边,而风到海边更加的肆虐了,仿佛要穿透进人的心里一般。

    坐在了海边的一处石阶上,我点上了一支烟,周围是昏暗的一片,霓虹灯照耀在我的头上,远方的灯塔摇曳着刺目的光。风吹起了我的头发,好似把我吹回了第一次与顾婕看日出的那个海滩。

    ……

    不知何时,一个女人忽然出现在了我身旁,她毫不忌讳水泥地板的寒冷,只是掖紧了大衣。我转头看了女人一眼,忽然间笑了……

    “那么晚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顾婕笑了笑 ,反问道:“你不也在这里?”

    “我睡不着,所以出来看看海。”

    “真巧,我和你一样,也睡不着。”

    我笑了,她也笑了。随后我们相互都没有言语,就好似从未遇过彼此一样。

    终于,我率先打破了只有呼啸声的沉默,我看着她笑道:“其实一个人身处在寒风中等待第二天日出的到来,是很寂寞的一件事。幸好,你来了。”

    顾婕摇了摇头,道:“我只是开车经过这,然后就看见你一个人坐在了这里,出于人道主义,才下车过来看看你……我可没打算看什么日出。”

    “你确定么?”我直勾勾的盯着,嘴角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不然呢?”

    我确信菀阳不会骗我,不然也不会在这遇见她,我知道她只是死鸭子嘴硬而已,所以我根本不会拆穿她。

    我点上了一支烟,然后陷入了沉默里,因为我真的找不到与她说下去的话题,所以我期望能在这与她坐在第二天的日出……

    顾婕双手撑住了下巴,眼眸中潜藏着如一波秋水般的平静,与眼前汹涌的海浪成反比。终于,顾婕开口说道:“方然,给我唱首歌吧?”

    我愣了愣,道:“什么歌?”

    “刘思涵《眷恋》”想了想又道:“吉他在车上。”

    我点了点头,转身走到了那辆闪着明晃晃光亮的红色奔驰旁,从后座拿起了吉他。然后又回到了台阶上。

    我缓缓拨动着吉他,却无从开口。顾婕转头看着我问道:“怎么了?”

    我愣了愣,注视着她道:“能告诉我,此刻唱这首的意义么?我怕……我无从开口。”

    顾婕平静的眸子了,忽然露出了一抹哀伤。我清晰的看见了这一幕,心不由得一颤。许久她才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唱这首歌,你就当这次和那天晚上,我要求你唱的一样吧……为过去缅怀,然后在缅怀中下定决心。”

    她表情开始变的洒脱了起来,她笑道:“就好像唱的那样,与其相见不如怀念,与其拥抱不如眷恋不是么?”

    我渐渐的变的苦涩了起来,许久都不说不出一句话,因为我还是做不到她那样洒脱。

    这时,顾婕却再次笑道:“你给我伴奏吧,因为这次轮到我唱更加合适一点,上次听了你的版本之后,我觉得爱情不过是漂浮在执着与洒脱两个词之间……也许你做不到洒脱,可是你比谁都执着。”

    说着,她嘴角忽然露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这样的你在爱情很吃亏的,学会洒脱点吧……傻瓜!”

    我沉默了许久,只又痛到窒息的窒息的感觉,好似千万把利剑穿透了心脏一样。

    终于,我只能缓缓拨动了吉他,这时顾婕笑了,笑的像个孩子,此刻她收敛起了天生的平静与冷,表露的是开心与洒脱。

    “在唱一遍,你爱的那首情歌,来当做今天的句点。这样的夜已经重复了多少遍,疲倦已经习惯了疲倦;深邃的画面,任性的上演,我硬是把它当做是消遣,绚烂的誓言,多么刺眼,原来有些甜不容易咀嚼。”

    “我和你与其相见不如怀念,与其怀念不如眷恋。感觉的曲线也许就长一点,爱情的脸总是善变,别刻意去省略说抱歉……”

    随着她的歌声,我的心更加的堵了,堵的难受……

    直至她哽咽了,然后我好像也在寒冷的风中,颤抖了!

    ……

    ps:好消息,好消息!书吧每加十人,便多加一更,各位快快加书吧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