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9章 生活应该是怎样?

    更新时间:2016-12-10 23:42:25本章字数:3324字

    当第二天,我在一阵头痛欲裂中醒了过来,颤抖着睁开了双眼,引入眼帘的是陌生的房间,在一旁如我这样的病床还有一张。

    我挣扎着下了床,才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医院,我有些困惑,正巧一个护士走了进来,她看了一眼快完的药水,向我问道:“怎样,感觉好多了么?”

    我点了点了头:“嗯……不过我想请问一下,是谁把我送来的?”

    护士摇了摇头,道:“具体是谁我也不知道,只知道是昨天夜里救护车送来的,症状是酒精中毒。”

    “谢谢了。”我有些迷茫。

    护士拔掉了插在我手上的针头,然后走了,我痛苦的揉了揉有些昏沉的头。摇晃着走出了病房。

    好巧不巧,就在走廊的转角处,我看见了一个女人,她身后背着我的吉他。女人看见了我,她将身后的吉他递给了过来,并问道:“怎么样了,感觉好点没有?”

    “好多了。”我勉强的笑了笑道:“是你把我送来医院的吧?谢谢你了!”

    女人不在意的笑道:“没关系,就算当做那天早晨你唱那首歌的回报吧!”说着,她又看着我,问道:“不过,你女朋友呢?”

    我愣了愣,她的话将我从短暂的空白里拉回了现实,不禁又想起了她的不辞而别,忽然苦涩的笑道:“她离开了吧!”

    “你做了对不起她的事么?”

    “我不知道。”顿了顿,我又叹道:“也许是生活,也许是该死的命运。”

    女人表情变的有些复杂了起来,也在眼底露出了一抹伤感与遗憾。她从口袋里拿出了我的手机,递给了我道:“昨天晚上,你打了一个电话出去之后。你手机响起了无数个电话,但却有三个女人让我感觉心酸。”

    我怔住了,看着她手中的手机,迟迟没有拿走。女人脸上的伤感不见了,化作笑容道:“拿着吧,你女朋友叫谷贝贝是吧?她昨天也打了电话过来,她情绪很不稳定……可能她此刻也不好受!”

    我忽然感到了窒息的心痛。沉默了几秒,我从她手中拿过了手机,看着女人真挚的说道:“谢谢!”

    “不用着急着谢我,这座城市总有人欢喜,总有人悲伤,你用《一生有你》帮助了悲伤的我,而我却只能举手之劳的帮组你,说到底我还是没还清。”顿了顿,女人又道:“快给你朋友们打个电话吧,他们很在乎你。”

    “谢谢。”我低下了头。

    女人放心的笑了笑,随后转过了身,可走到一半又停了下来,她道:“你女朋友的三张照片,还有那封信我帮你放在了吉他盒里,吉他质量很好,你女朋友也很美丽。”说完,她就消失在了转角。

    我怔怔的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忽然心里好受了些。我拿起了手机,找寻着通话记录……打来最多是李依雁还有顾婕…而谷贝贝的通话记录只有一条。我有些心酸的看着那一连串的电话号码,沉默了许久,当情绪蔓延到极致的时候,我摁下了拨打。

    “你好,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我呆呆的看着手机,心痛到无法呼吸。因为我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了最真挚的爱情,还看见了遍体凌伤的自己,我也说不上为什么,只知道我很难再爱上另一个别的女人了……

    ……

    我拨打完了所有人的电话,和所有人报了平安……唯独剩下了顾婕,因为我没有摁下去的勇气,终究我还是摁了下去,鬼使神差的点了下去。

    提示音在耳边响了很久,终于接通了,我听见了她熟悉的声音。

    “方然,你没事吧?”

    “嗯,没事了。”

    忽然我们陷入了沉默,许久我才打破了沉默开口道:“你爸爸的公司怎么样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更久:“已经步入正轨了。”

    我怔了一下,才开口:“嗯,恭喜你。”

    “方然,我真的不值得谷贝贝这么去做……”

    “心安理得的接受吧,她在为我弥补……”愣了愣,我又道:“也不算是弥补,我们谁也不欠谁的,只是上天和我们开了个玩笑,谁都没有早点相互认识。”

    “可是这次轮到我成为亏欠了的一方。”顾婕声音很平静,听不出有任何一丝情绪波动:“不出意外的发展下去,那才是最好的结果。”

    “别说这种傻话,你是个骄傲的女人,婚姻不应该是你的坟墓。”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为了别人,你应该考虑一下你自己。”

    我愣了愣,才道:“你就当我是个老好人吧。”

    电话那头沉默了,顾婕没有言语,透过电话我也看不到她,此刻究竟在干嘛。在这个缝隙里,我在食杂店里买了一包烟,点上了一支烟,她才道:“方然,回厦门吧,留在厦门工作,我会给你最好的待遇。”

    我停止了吸烟的动作,站在街上,风吹乱了我的头发,我感觉每个从我面前开过的小车都带着呜呜的压抑声。许久我才笑道:“我已经有工作了,你不用因为谷贝贝而对我感到亏欠,说实话,的确生活很难,可是婕儿,有些东西既然已经逝去了,那就让它随风而去吧。”

    想了想我又道:“也许某天因为缘分,逝去的东西还会被风带回来,一切就让它顺其自然。”

    顾婕笑了,笑声很清脆,也很潇洒,她道:“嗯,缘分是这个世界最难以捉摸的东西,很玄奇……只是我希望你能成熟一点,生活很难,为了贝贝别再自甘堕落了!”

    “自甘堕落就怕别人说你废物……对吧,忧郁先生?”

    我笑了,笑的很好看,汽车的呜呜声也没那么压抑了:“虽然当了三年别人眼中的废物,可是谁又愿意自甘堕落……我现在去火车站,买回去的票,用这漫长的旅行来梳理自己焦躁的情绪……”

    “嗯,等着你叱咤商场的那一天。”

    “可我只想开一家咖啡店。”

    上午的阳光很柔和,角度正好的照射在了我的脸上,我笑了,嘴角露出了一抹好看的弧度,配合着阳光,看上去也是那么的美好……

    顾婕轻轻的笑道:“我会去光顾的。”

    ……

    我背着吉他,夹着烟,带着一丝怅然的情绪来到了火车站,一路上,我看见一对老人在肯德基吃薯条,看见一男的坐车里和一女的吵架;又与一个边打电话边哭的女生插肩而过,看见一男的在湖边抽烟…一瞬间,我感觉我像是走完了一生。

    我疲惫的站在了火车站门口,人流把我挤到了边缘,好似我与这些为了生活来回奔波的人也不合群,生活是这样的,很难,很苦……可是那又怎样,或者说还能怎样?

    就这样有些彷徨有些无助买了一张漫长的票……我坐在候车厅,面对着吵闹的人群,第一次拿出了吉他。吉他被我摔掉漆了,但却被那个女人很精细的贴上一张卡通贴画。我笑了笑,开始在嘈杂的人群里,调试着吉他。

    忽然,我缓缓拨动了吉他,没有唱,只是弹着,旋律就这样出现在了吵闹的候车厅。许多人朝我这边注视了过来,可那首《我想念你一如独自撸管的悲伤》依旧没停……很快就渲染了小半个候车厅。

    ……

    我坐上了去往厦门的火车,车厢里人不多,车窗外哒哒的声音还有火车的呜呜声,让我感觉到很压抑,就仿佛有人在哭一样。

    这时手机响了,是一条短信,我慢慢的点开。忽然间就流泪了。

    “你让我相信,生活可以如诗。既有真挚的爱情,还有风轻云淡的释然。遇见你真好。”

    我看着眼前的这条短信,泪水不争气的滴在了灰色的吉他盒上。我咬着牙,撇过了头,闭上了眼睛,耳边传来了更加压抑的呜呜声…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去了趟地狱,下一瞬间又是一副遍体凌伤的躯体装着一颗濒临破碎的心……

    爱情啊爱情你他妈究竟是生活的屁,还是生活是你的屁……

    ……

    一只略显纤细的手握着一包纸巾,伸到了我的面前,我愣住了,女孩笑容很甜,带着一抹纯正,她道:“大叔,给你。”

    我勉强的笑了笑,道:“小妹妹,大叔可不需要纸巾。”

    “可是我看见你流泪了。”

    顿时,我目光呆滞了一下,又转过头尽量不去看她,道:“大叔是大人啊,你见过大人流泪吗?”

    女孩笑了笑,她抽出了一张纸巾,擦拭着滴落在吉他盒上的泪水笑道:“大叔,其实我们都没必要把自己当做悲剧的主角,生活就是生活,本身就是这样,有人喜有人忧。”说完,她又看着我笑道:“我说的没错吧,大叔?”

    我内心陡然颤抖了一下,诧异的看着眼前这个还未成年的女孩。忽然,我笑了,我伸出了手摸了摸她的头发,笑道:“谢谢你,小妹妹,这趟火车应该也承载了你的生活吧?”

    “哎呀,大叔你弄乱我的头发啦。”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女孩脸上又露出了那一抹特别纯真与可爱的笑容,她伸出了手向我笑道:“大叔你好,我叫闵冉,我的生活就是希望能好好的待在厦门陪伴我妈妈还有看不见的妹妹……”

    ……

    对了,我有一个想法……这本书之所以一直没有读者,主要原因还是我前期也就是前十五章乃至二十章,写的太枯燥了,前十章基本都是在无病呻吟,没蹦什么主题……所以我打算重新的换个方式和方向去写前十章或者前十五章,吸引读者,毕竟之前写开篇的时候一直都是在摸索纯爱怎么写。

    但是想要写好,我需要你们的建议,看到这儿的读者,一定要发私信和我说说前期,或者整本书到此为止的感觉,我不是个爱挑毛病的人,但我受不了明明已经有了那个能力还写那么蠢的东西出来。

    拜托了,无颜先谢谢大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