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灰暗的天空

    更新时间:2016-08-17 16:22:09本章字数:3732字

    “杨苏阳,昨儿个不是说好了今儿一起K歌的嘛,你怎么说变卦就变卦,能不能行了?”周茉一把拉住想要逃开的杨苏阳一脸的不满。

    杨苏阳“嘿嘿”一笑,一把扯开被周茉拉住的胳膊,得意洋洋的说:“今儿咱杨大队长提前回队报到,姐们儿得回家四菜一汤招待着,真没空陪您耍!”

    “死丫头,你真敢让我一个女孩子单刀赴会啊?”

    杨苏阳一把将背包利落的耷在肩膀一边用手撑住桌面跳下台阶一边嬉笑。“您不是号称‘江南周杰伦’嘛,还怕自己输啊?”

    周茉追过去,扯着嗓门喊道:“杨苏阳,你让我一个女孩子舌战群雄就不怕我有个意外啊?”

    杨苏阳眉眼一抬,这丫的跆拳道黑带,估计真遇上事,也是对方倒霉吧?停下脚杨苏阳半认真半开玩笑的调侃道:“周茉,姐们对你的长相还是蛮放心的!”

    说完不顾身后周茉的怒骂,杨苏阳飞快的穿过走廊,飞奔回家。

    杨刚回到家的时候正好赶上杨苏阳端着蛋花汤从厨房里出来。

    “爸,您这点踩的可真准!”

    杨刚看着一桌的家常菜呵呵笑了笑,他脱下外套,拉开椅子径直坐了下去。拿起筷子,先是吃了一口蒜薹炒肉,嚼了几口没说话;接着有尝了尝虎皮尖椒,点了点头;最后试了试饭桌正中的酸菜鱼。

    “味道怎么样?”杨苏阳见菜尝得差不多了自家老爹还是没说话,忍不住迫不及待的问。

    杨刚抬起头依旧是笑了笑,“丫头,饭呢!”

    杨苏阳这才一拍脑门,去厨房盛饭。

    杨刚,阳城市第一刑警大队大队长,名如其人,性情刚毅,沉默寡言,即便是和他朝夕相对的女人也从未见过他滔滔不绝的时候。

    “爸,您这一个月的短期集训都培训啥了,我怎么瞅你黑了不少!”

    杨刚扒拉着米饭,一边吃菜一边剪短说道:“恩,这一个月是黑了不少。警校集训嘛无非一些体能训练,犯罪心理理论之类的。”

    杨苏阳似乎早就知道对杨刚不会详细讲述,她歪着脑袋戳了戳杨刚外漏的胳膊,叹息了一句:“看来真是做了不少体能训练,您这肌肉真是谁看了都会羡慕,嫉妒,恨哪!”

    杨刚吃饭的手一顿,斜着眼睛望了望自家闺女,他不明白她一个女孩子要羡慕他这一身肌肉干什么?“丫头,你这脑子你整天装的啥?”

    杨苏阳白眼一翻,彻底落败。

    不得不说,虽然自家老爸号称刑警队大队长,可对于某些常识性问题他总是会比别人慢几拍,例如现在!

    “不说这个了,爸,那您集训回来会升职吗?”

    这一次杨刚连眉眼都没抬,“我们这次集训时提高我们个人的技能以便更好的和罪犯做斗争,这和升职没啥关系。”

    杨苏阳撇撇嘴,一脸无语的拿起筷子……

    杨苏阳今年22岁,阳城市政法大学刑事司法专业大三学生。本来嘛她的第一志愿是想要当一名为人名服务的女特警,却意外遭到了杨刚的反对。从小杨刚对于杨苏阳很少管教,杨苏阳的童年也几乎是放养式教育,可高三那年报选专业的时候作为父亲的杨刚却异常的坚定,不论杨苏阳怎么反抗就是不同意杨苏阳报考刑警专业,父女俩将近一个月的冷战后杨苏阳改变策略转而学起了司法,美其名曰:曲线救国。

    杨刚深知自家闺女那点小心思,却没有点破。

    最终已各退一步,冷战结束。

    退而求其次的杨苏阳没有辜负杨刚的期望,她大学三年,几乎每年末考都能拔得头筹,这让杨刚内疚的心略微的得到一丝宽慰。他何曾不想圆女儿的梦,何曾不想亲眼看着杨苏阳身穿一身警服站到自己身旁,父女俩一起并肩作战保护阳城?可是,他不能……他亲口答应过老婆,不让他们的女儿做警察,一定要让女儿平平安安的一辈子!

    杨刚知道自己闺女对自己在警队的一切都很好奇,每天都会变着法从他嘴里套些新闻。索性他本来就不爱说话,常年下来这丫头倒也习惯了,不会追着她刨根问底,可是明年杨苏阳就毕业了,面临择业选择,一想到杨苏阳可能会选择当一名律师,那同样还是和一群罪犯打交道,他就免不了头疼!

    饭后父女俩又简单聊了几句,就各自回屋睡去了。

    杨苏阳穿着睡衣慵懒的躺在床上,翻看着微信里的聊天记录。冷不丁信息提示音响了一下,她抬手一翻愣住了。“周茉这丫头真是是玩疯了,这么晚还和男人拼酒!”

    她摇着头,拿起电话打了过去。

    “周茉,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明天肖老头的课不想听了是不是?”

    电话那端周茉喘着气,口齿不清的回道:“杨苏阳,嘿嘿……就说让你一起来,怎么着看姐和……帅哥合影,急眼了你?”

    杨苏阳一听,气的一把从床上站了起来。“喝大了吧你?谁稀罕你和男人合影了?昨儿你不是还是今儿是和他们几个K歌的吗?怎么变成喝酒了?”

    “K歌结束,他们输了……不让走,说要……请我喝……酒,那……我就……来了呗!”

    杨苏阳见周茉连一个完整的句子都说不出来了,气急败坏的喊道:“你脑袋瓜子进水啦?他们一帮子男人,你一个女人你逞什么能?干嘛不给我打电话?”

    被人一通臭骂,似乎丝毫不影响周茉此刻的好心情。她抚着胸口调笑说:“哎呦,你家杨……大队长,在家……这么晚了,我敢骚扰你吗?”

    杨苏阳眉眼一挑,气哼哼的道:“你也知道晚了?”顿了顿,她见周茉那边似乎很安静,又连声问:“你现在在哪?用不用我去接你?”

    周茉摇摇头,“不,用啦……我,已经坐上……出租车了!我哥说,他在家……等我哦!”

    哥?

    杨苏阳身形一顿,从床上滑到地板。那个妹控的男人回来了?得,用不着自己操心了,恐怕那家伙现在恨不得飞奔过去接周茉……一想到他,杨苏阳忽然就不淡定了。她拨弄着耳边耷拉下来的长发,闷声闷气的说:“哦,那……你路上小心。到家了,给我……哎,算了,你赶紧麻溜回家吧!”

    本来她想让周茉到家之后给她报个平安的,可一想有那个男人在家估计周茉这样子少不得挨骂,哪有空给她来电话。这么一想,她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

    夏日的阳城一反常态,天灰蒙蒙的,像是预示着即将来临的暴风雨又像对亡灵的悼念,暗灰色的空气将遥远的天空压得很低很低,抬头仰望着眼前那看不到尽头的阴郁,每个人都莫名的觉得压抑,沉闷。

    杨刚很早就起了,他像往常一样在小区对面的早餐铺吃了个早餐又给杨苏阳带了几个包子,一个鸡蛋和一份豆浆就上班去了。

    刚到警局他就接到市长的紧急来电,杨刚沉着脸听着,越听他拿着话筒的手就攥得越紧,直到最后整只手青筋爆满。挂了电话后杨刚刚毅的脸上满是怒色,他对着一旁正拿着笔攥写文案的眼镜青年厉声命令道:“小方,平安路东南侧发现一具女尸,你联系墨法医去现场勘查。还有通知张队,去阳城政法大学刑事司法专业大三05班调查一个名叫周茉的女孩,我要她近期所有的资料。”

    眼镜青年在杨刚报出阳城大学的时候楞了一愣,那不是阳阳的学校吗?这次受害者是个女大学生?想到这眼镜男不敢耽搁,立马甩开笔拿起桌边的电话机。

    杨苏阳左手手肘支着桌面,一边悠闲的听着老教授授业解惑一边却在偷出心思想,周茉那家伙是不是被她哥关禁闭了,迟到也就算了居然旷课?

    突然,两个身穿便服的人在班主任的带领下闯了进来,瞥见熟悉的人杨苏阳很是诧异,视线接触后她更是没来由的觉得自己后背一凉,不好的预感让她整个人都冒起了鸡皮。果然,班主任环视一圈后,直直的看着她说道:“杨苏阳,你出来一下!”

    杨苏阳皱眉,本能的感觉让她知道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她转过头将视线移向那个带着眼镜的男青年,谁知道对方居然直接就扭过头,杨苏阳眉间的皱眉印的更深。

    一路上方瑞都在琢磨该怎么对杨苏阳开口,他来之前队长就吩咐过,如果调查没有什么结果就直接找杨苏阳,他知道这句话的分量。

    周茉家世显赫,爷爷是中央退休老干部、父亲是司法界首屈一指的大律师、母亲把握着阳城的经济命脉、唯一的哥哥更是阳城近年来少有的青年才俊……因为这显赫的身世背景她一度成为很多人嫉妒报复的目标,因为与人相处的不顺周茉自小就特别孤傲不合群,据身边人讲述她这么多年似乎真的只有杨苏阳这一个朋友。

    这,对杨苏阳意味着什么,他不忍去想。

    “什么事?”出了教室,杨苏阳先是对班主任说了一句,继而将视线再次转向带着眼睛的方瑞,“你怎么来了?”

    方瑞轻咳一声,缓缓张开嘴巴。“阳阳,是这样,今早我们接到清洁工报案说发现一具女尸,我们循例过来查询一些有用的信息。”

    “女尸?我们学校的?是谁?”杨苏阳紧盯着方瑞不安的脸,连声音都颤了起来。

    方瑞看着她,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半晌,挤出两个字:“周茉!”

    杨苏阳面色一僵,她沉着脸不可置信的喊道:“不可能!”

    班主任看了看她,又望了望随身的两位警察,沉默着没有说话。班主任的反应刺激了杨苏阳,她浑身僵直抬手往眼前一摆,激动的反驳道:“你们弄错了吧?周茉老实的在家休息,怎么可能出事!”

    “那你早上打电话给她确认过了吗?”方瑞皱眉看着眼前的女孩,他不想在杨苏阳伤口上撒盐,可是他耗不起这个时间,真正有用的信息也许只能从阳阳这里才能得到。

    “我……”杨苏阳噤声,她因为顾虑周默生从昨晚开始就没再给周茉打过电话。想到这,她急匆匆的拿过裤兜的手机,颤巍巍的拨了过去。

    电话通了,却没有人接。

    杨苏阳惨白着脸,咬着牙一直等着,终于在铃声将要消失的那一刻接通了。“喂,周茉,你……”杨苏阳猛然抬高嗓门急忙慌的喊了起来,没等她再说什么电话另一端却穿过了一阵熟悉的嗓音:“丫头,是爸爸!”

    爸爸?爸爸怎么会拿着周茉的手机?杨苏阳问自己,她敏捷的大脑在这一刻断了弦。她想问爸爸为什么拿着她好朋友的手机,却怎么都发不出声音。

    看着杨苏阳拿着手机一句话不说,明亮的眼睛堆满了空洞的视线,方瑞沉着脸走上前拿过杨苏阳呆放在耳边的手机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