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情伤

    更新时间:2016-08-17 21:54:42本章字数:3098字

    阿宝还是跪在那里,头微低着,腰杆笔直,右手臂滑下一种液体,被她用手心抓住,拢在袖中,外衣穿的是从一个大婶那借来的黑色麻衣,所以不会有什么痕迹。

    “你这女人烦不烦啊,怎么和狗皮膏药似的”。

    开言的是凌轩,他是先皇一母同胞的兄弟,是凌烨和凌楚的叔叔,但年龄比凌楚还小一岁,体弱多病,当年祖皇后生下他不久就去了,委托先皇一定要好好照顾他,先皇只这么一个同母兄弟,又比自己小了两轮,于是,他就是先皇一手带大的,比亲儿子还亲,他又是同凌烨凌楚一起长大,且占了辈分,于是这么多的宠爱就养出了一个混世魔王。

    要说以往,阿宝早就和他吵起来了,顺便说到无话可说,但现在她实在没有多少精力去理会他了。

    “请皇上成全”。阿宝继续说道。

    凌轩见阿宝根本就不理他,脸气的发红,心中不是滋味,心道这泼妇也有这么严肃的时候,哼,我就放过你一次。也就没有说什么。

    阿宝见他难得的没有胡搅蛮缠,舒了一口气。

    其实在阿宝的眼里,凌轩其实就是一个宠坏了的孩子。恶劣无比,简直就可称之为流氓无赖,他曾无数次的陷害她,打击她,最后都被阿宝用口舌挡了回去,阿宝还庆幸他还有点分寸,至少知道凌楚对她愧疚,不曾真正用强硬手段对付她,不然阿宝就是有十个脑袋也得被他砍光了。

    凌烨看了眼跪在自己面前的女子,又看了眼气的脸通红的小皇叔,才面无表情的说道:“你还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啊,起来吧”。

    凌轩见她慢慢起身,身体微微有些发颤,心道:“装什么装,平日里那么强悍,现在来装什么柔弱”,心中不快,为了驱赶自己这莫名其妙的心情,出言讽道:“她都撞了多少次南墙了”。

    阿宝冷冷的瞟了他一眼,未尽的话未说,凌轩就自觉闭上了嘴。一会儿又意识到自己奇怪的表现,眉头一皱。又想说话,但见阿宝已经看向凌楚,最终还是选择闭嘴。内心却是极不平静。

    凌烨唤阿宝起来后就没有发话了,算是默认了阿宝的言行。

    他是唯一知道阿宝与凌楚失忆时的感情的,而这一个月来发生的事,他也知道,说到底,自己将那时发生的事向凌楚隐瞒,也是有些不安的,他知道自己的皇弟是个痴情种,但有些时候,做为帝王,也有一些无可奈何。

    现在的凌楚对阿宝只有愧疚感恩,但如果他恢复记忆不知道会是什么情况,为了让他以后不至于怪他,他不会阻止她的任何动作,一切看天意吧。

    阿宝转头看向凌楚,他正和他的新娘站在一起,大红的喜服,华贵的玉冠,他看着阿宝的眼神很平静,连内疚也不曾有了,阿宝知道他的内疚是被她这一个月的死缠烂打给磨没了,但他还是不曾恼过她,他的修养是极好的。她的眼光没有看错。

    翩翩君子,湿润如玉,讲的就是凌楚,凌楚长得很好看,不同于凌烨的霸气十足,不同于凌轩的神采飞扬,他稳重,优雅。这般男子是上天的宠儿,生下来就是让别人羡慕嫉妒的。仿佛每一方面都那么完美,他俊美如仙,他温柔深情,如此无双绝世的男子,怎能不叫人动心,但他的深情和温柔此时却如穿肠毒药,让阿宝痛彻心扉。

    整个礼堂静得出奇。

    楚王就这样看着阿宝,这个女子另他很头痛,她说他们相爱,但他的脑海中不曾有过她的身影,她强硬的出现在他的生活中,带着他回顾拒说是他们曾经做过的事,甚至很多事情都很荒唐,他无法相信那个人就是自己。

    他问过皇兄,他是否真的如此深爱过她,皇兄只叹了一口气说道:“这女子太过自以为是,你失忆后一直是被她牵着鼻子走的”。

    他心下了然。心中认定自己应该不曾爱过他,毕竟以自己沉稳的性子,怎么会做出那么多荒唐的举动,但她一直这般坚持要恢复自己的记忆,他感念她的救命之恩,也一直纵容她,但她的爱他确无法接受。

    因为在那次出任务前,他就曾经承诺过如画,回京后娶她为妻,许她一世一双人。他喜欢的是温柔如水的如画,而不是这个胡搅蛮缠的女子,一个多月的纠缠,如画为此一直不开心,他无数次的拒绝都无法说退他,于是他决定尽快娶如画过门,婚礼上她的出现是他的意料之中,他不想让如画不开心,所以必须让她死心了。

    手里不曾丢下红绸,柳如画因为阿宝的到来紧紧的抓住了凌楚的一只手臂,凌楚叹了口气,拉着她的手握在手中拍了拍,没有放开。

    看着他们交握的手,阿宝的心一紧。稳了稳心神。阿宝用左手从怀里拿出那块玉佩,周围的人看到那块玉佩都一征,连凌楚也有些惊讶,这是皇子的象征,每个皇子都会有,见玉佩如见本人,权力还是很大的,而且也从不轻意送人,送也只送给妻子儿女,他想不到自己会把这个玉佩送给了她。

    转念想到玉佩上有他的名字,如果是他送的,他就算失忆也应该会知道自己的身份,既然知道自己的身份,那么也不会再和阿宝在一起,凌楚心想可能是自己昏迷的时候阿宝拿去的,既然如此,那阿宝从一开始也定是知道自己身份的,想到这里,凌楚的心中一冷。对阿宝的愧疚也没有了。

    阿宝不知凌楚心中所想,只见他面色更冷,心中更是失落,轻声说道:“无忆,你说这是你身上带来的最贵重的东西,是你的象征,你当时把这块玉佩送给我,并向我承诺,一生一世,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可还记得?”

    无忆是他失忆时阿宝为他取的名字,在阿宝的心里终究一直不希望他是凌楚,只希望他是无忆。

    阿宝紧盯着他,尽量保持平静,希望在他的眼里看到一丝的动容,但是他没有。

    “阿宝姑娘,对不起,我与如画早有婚约,我曾说过一生只爱一人,无法再接受你的情意”。他看向他的新娘,眼里透着温柔,转向阿宝时,确是变得十分冷淡,他的话语平静到无波,同样冷淡无比。

    阿宝笑了,至少她没看错人,他不会受别人的诱惑,是个真正的君子,他的深情虽不为她,但她却爱着他的深情。纵使已经被伤的体无完肤,她还是想来作这最后的垂死挣扎。直到他真正的一刀捅在她的心上。

    阿宝安慰自己,至少她没有看错人,不是吗?如果他是始乱终弃,她可以毫不犹豫的放弃他,如果他想坐享齐人之福,她也不会伤心,但是他都没有,他选择了他爱的人,选择了原配,果断的拒绝了她这个小三,他承诺他的爱人一生一世一双人,他承诺她白头偕老。他是最深情的君子,他饱受一个小三一个多月的骚扰而不变心,不花心。

    可是心终究还是会痛的。

    “如果姑娘喜欢这个玉佩,就留下吧,谢谢姑娘的深情厚爱,我还是无法接受,我要拜天地了,请姑娘成全”。

    凌楚已经不再看阿宝,拉着他的新娘,对着礼官示意。

    礼官看了阿宝一眼,站直身子,继续大声喊道:“新郎新娘一拜天地”。

    众人也都坐下,继续说话,所有人都不再理会呆在中间的阿宝,一对新人背对着阿宝,缓缓下拜。

    “二拜皇上”。

    阿宝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们。他们不曾受她的影响,周围的人开始鄙夷的看着她,阿宝没有理会。

    “夫妻交拜”。

    最后一拜了,看着他们面对面站着,正要拜下去。

    “蒲草韧如丝,磐石是不是无转移”。阿宝突口而出,所有人再次一怔,凌楚听到这句话,微微有一丝的停顿,周围的人也因为他的停顿而变得有些紧张。

    四周一时间变得鸦雀无声,阿宝的心就如要跳出喉口般,睁大眼睛,紧紧的盯着他,期待着最后一刻的奇迹。

    回头,回头,求你回头。

    一切都在他下一个动作中尘埃落定,礼堂里因为人多,并不是很冷,阿宝确觉得寒冷刺骨。

    最终他没有回头看她,甚至没有任何表情的变化,便拜了下去。

    “蒲草韧如丝,磐石无转移”。当初看还珠格格的时候,很喜欢这句诗,但心里有些觉得夏雨荷太傻,和一个帝王说这般痴心的话语,不是太傻是什么?她把这事当成故事说给他听时,他用这句诗对她深情许诺。只是真没有想到,这诗真不吉利,焦仲卿负了刘兰芝,乾隆负了夏雨荷,凌楚负了阿宝。

    “礼成,送入洞房”。

    一切都在这一时刻消失,阿宝突然觉得自己所认为在这个时空的找到的意义一瞬间变成了一个笑话,她以为她穿越是为他而来,确原来只是镜花水月。这一刻,她失去的不仅是爱情,还有她好不容易寻求到的在这时空的牵拌,她所构想的未来生活,她投入的全心爱恋。

    仿佛在沙漠中的探索,原以为看见的是绿洲,原来只是海市蜃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