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坑爹的缘分

    更新时间:2016-08-17 21:55:19本章字数:3148字

    “喂,狗皮膏药,你怎么还愣在这里,人家都走了”。满脸不屑的凌轩从后面走上前站在了阿宝的面前,将她在迷茫中拉回。

    “哭了,唉,早就跟你说了你配不上的,何必这么死不要脸呢。”凌轩看着她的眼泪,有种莫名的烦躁,以往见她都是没心没肺,被阿楚拒绝多次也是一嘻皮笑脸,什么打击都没用,还会不顾形象的还击,此时见她满脸泪水,烦躁之余,刺人的话又说出了口,话毕,突然又有些懊恼。

    听着他的话,阿宝这才发现,自己竟在无意识间已经泪流满面,手中的玉佩还在,晶莹剔透。

    头脑开始有了些晕沉,很想就此躺下,但她不允许,既以如此,又何必留下这个念想,她要把玉佩还给他,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凌楚将新娘送进了洞房,又再次出来,在外面与宾客喝酒。

    她不理会身旁的凌轩,向着凌楚走去。刚走去两步,就被凌轩抓住了手臂。

    “唉,你烦不烦啊,阿楚都成亲了,你不会想当小妾吧,抱歉,你当他小妾都不够资格”。凌轩见她又要生事,心中更是烦躁异常。

    “啊”。阿宝被他抓到痛处,轻呼出了声。

    轻声怒道:“放开”。

    凌轩听到的呼痛,拉起阿宝的右手一看,看到了手掌上的血,有些心惊,继而眼里又闪过一丝的复杂。

    “喂,你不是吧,你还玩苦肉计啊,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啊”。凌轩的声音又响起来,带着点怒气,但手中的力道确也是松了,不敢再用力抓着她。又难怪他这般认为,这一个月来,阿宝为了恢复凌楚的记忆,可谓是无所不用其及。

    阿宝瞪了他一眼,凌轩有些颤颤的,终还是松开了手,阿宝不理会他,向着凌楚走去。 

    凌轩暗自懊恼,只得在后面追着她,但没有再拉她的手臂。

    凌楚看到了阿宝,停止了喝酒,所有的人都看她,有鄙夷的,有带着兴味的,仿佛在看一场闹剧,一切已成定局,这女子还想做什么?

    阿宝走到凌楚的面前,凌楚没有开口,就如同以往,对她纵容,不加斥责。这一个月来,虽有些太厌烦,但内心里有着某种感觉让他对她终究狠不下心,他把这个归咎于他对她的感恩。

    阿宝深吸一口气,平静了一下起伏的心,淡淡的说道:“我曾如此的用心爱你,但这一刻起我要努力将我的心收回来,今日是你负我,非我负你。所以以后不管如何我都不会再回到你的身边,我放手了,这块玉佩现在物归原主,我也希望你能将你手上我送你的玉斑指还给我,那是阿宝父母留下的,是我一直宝贝的东西”。

    凌楚看了下自己的手,大拇指上确实带着一个扮指,他一直不曾注意,但似乎这段时间一直习惯性的带着,没有取下来过,不曾想竟是她送的,心中涌起一种怪异的感觉。

    轻轻的将扮指取下,放在她的手里,拿走她手上的玉佩,看着自己空着的大拇指,竟然有些不舍的感觉,想是戴久了,习惯了。

    “这是我们交换的信物,你说要爱我一生一世,可惜,你食言了”。阿宝淡笑着说道。

    他的眉头皱起,没有说话。这一个月来习惯她的嘻皮笑脸,死缠乱打,此刻她这般正经的样子让他心中一惊,仿佛有某一种东西在慢慢的失去。

    阿宝轻轻的磨娑着手中的扳指,尽力站直身子,看着他说道:“和你说最后一声,我爱你,我以后不会再烦你了,祝你幸福”。

    众人看着这个村姑,带着股兴味,刚还极力的想要楚王回心转意,现在竟然要拿回信物,难道这是欲擒故纵,众人看向他们。

    付尚书看到那枚扳指,觉得有些眼熟,想了想,心中一惊,激动了起来,又怕自己弄错了,连忙走向前去。

    阿宝见一位大人走向前来,从她的手里拿起斑指端祥起来,有些疑惑,付尚书仔细的看了看,肯定了自己的猜想,又转而看向阿宝,心道:“那小女孩要是活着,也该是这么大,没错,她的样子与那夫人有些相像,可是为什么她没有说出来呢,按理说她那时这么大了,该有记忆了”。

    心下疑惑道:“这个扳指,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阿宝满是疑惑,周围众人也有些疑惑,不知这付尚书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阿宝心道这扳指可能与原身的生世有关,遂道:“这是我自己的,五年前,我生了一场病,失了记忆,但我知道这个斑指是一直挂在我的脖子上的”。阿宝穿过来时没有原主的记忆,也不知道原主是不是有亲人还在。只得将自己没有记忆的事说了出来。

    “你的脑后颈是不是有一块红枫胎记”。付尚书显得有些急切,周围的人也都很惊讶的看着他,凌烨心中一惊,看向阿宝,以前一直没有注意,只觉得有一些眼熟,确原来是和那位夫人相像,凌烨打量的眼神让阿宝有些头皮发麻,似乎更晕了,醒了醒神。

    看着付尚书说道:“你怎么知道我脑后有胎记的?”

    “你竟是镇国公的女儿,细一看,你与国公夫人七分相像,看来你是他女儿无疑了,国公小姐,国公是我的结义兄弟,我是你的付叔叔。”

    这戏剧情节转得,阿宝心中惊叹,头又眩晕了起来,想来是失血过多了。轻笑着说道: “付叔叔,那你会扔下我不管吗?”阿宝挑了挑眉,看着他。

    “小姐,国公大哥于我有再造之恩,我定当代他照顾你”。付尚书一脸的正气,对阿宝也没有半点鄙夷,想到她一个小女子失了记忆,想必吃了不少苦,心中有些怜惜,她今日所做之事,原本在众人认为是极其出格,不对的,但他突然楚王也太无情了些,害得她现如今这般名声,看来,自己还是要为她找一个好的夫君。

    阿宝轻笑一声道:“那我就放心,有人送我回家了”,说完,她已经向着一旁倒去,终究还是撑不住,有些脱力了,朦胧中似乎有人抱住了她,一下,失去了意识。

    凌楚看着她倒下,即刻快速的向前,确看到凌轩已经接住了她,回头看到自己半伸出的手,脑子里闪过复杂,最终还有慢慢的放下手,没想到她会是镇国公千金,以这个身份,在京城在也不会有人鄙夷她,讨厌她了,他也就放心了,伤害她本不愿,但他更不想伤害他的如画。对了,他的如画还在洞房里等着他呢。

    证实了阿宝的身份,凌烨的心中起了波澜,镇国公的影响有多大他心中知晓,镇国公已死,做为他唯一留在世上的血脉,以后阿宝的身份将会发生翻天腹地的变化。

    心中一叹,原本是因为阿宝身份不够,才不希望他们在一起,再说柳如画和阿楚是他亲自赐的婚,也要对柳相家负责,才隐瞒了那些事。

    而如今,凌烨只能叹造化弄人,要知道镇国千金与凌楚是指腹为婚的,当时还是先皇下的旨,只是所有人都以为镇国千金已死,而且阿楚当时对柳如画也有着好感,他才为阿楚赐了婚。此刻阿楚刚成婚,就得知镇国千金没死的消息,而且还是这一个月来对阿楚死缠乱打的阿宝。

    这叫什么事啊,如若阿宝还想嫁给阿楚,到时,以先皇的旨意为准,他必定得将柳如画从王妃贬成侧妃,以阿楚那执拗的性子,说好娶一个就娶一人,肯定是不会答应的,到时该如何是好啊。说到底,他还收了阿宝的钱呢。

    阿宝失血过多,一直昏迷着,在梦中,凌楚站在山顶上,大声对着她说:“我爱你,我无忆发誓,这辈子只爱阿宝一人,无论贫穷,富贵,灾难,疾病,对阿宝都不离不弃,蒲草韧如丝,磐石无转移”。

    她们两牵着手在山顶看着落日,一转眼,又看到他与他美丽的新娘站在一起,他温柔的看着她,仿佛外界一切都没有影响,阿宝想拉他,被他无情的甩开。那种压抑的绝望让她从梦中惊醒。

    她挣扎着坐起,只感觉心跳飞快。久久不能平静。

    欢欢端着药进门,就看见已经醒来了阿宝,立刻高兴起来,关切的说道:“小姐,你醒来了,怎么样了,头还晕吗?”手中拿个枕头放在她的后背。

    “我没事了,我睡了多少了?”阿宝看着她眼睛通红,想也知道是为自己担忧了,心下有些内疚,轻声问道。

    “小姐,你不知道,你都睡了两天了,把我和乐乐都吓坏了,小姐,你以后再也不要这样了,你要是出了事,我和乐乐怎么活啊”。欢欢被尚书接到府中的时候,看到阿宝脸色苍白,气息羸弱的样子,立马就哭了,这两天也是担心不已。

    “放心吧,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家小姐命硬,这么种小伤能耐我何”。阿宝笑着道。

    “无忆公子也太狠心了些,小姐为他伤成了这样,他也不来看小姐——”。欢欢为阿宝不平,说道,转念一想自己提到这个人,这不是往小姐伤口撒盐吗?当下立刻闭嘴,看向阿宝。

    阿宝知道她是个没心思的,想什么说什么,此刻确这般的小心意意,心中一叹道:“欢欢,没有无忆了,无忆已经死了,现在只有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