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明光飞机场

    更新时间:2016-08-26 15:03:19本章字数:3806字

    军马场驻地的百姓长年生活在山坳里,很少有人走出山外。当地以种植小麦大豆为主,夏季时会种上子瓜。那是一种很小的西瓜,打碎后,里面都是瓜子。林场很大,是丘陵地带,汽车驶在山峦间,会卷起漫天尘沙。不出车的汽车兵会带着工具修整路面,且是一年四季不间断地修整。凹凹凸凸,坑坑洼洼,不上上山就是爬坡,就算有一段好路面,看上去也象洗衣服的搓板。

    基础训练的地点选在明光飞机场,虽然是一个废弃的飞机场,但那里却是难得平整路面。在松林深处,一片开阔地,真的令人感觉豁然开朗。

    训练的新鲜感不大了,接下来的“8”字形前进和公路调头及倒进车库训练都显得有些枯燥。行进中因汽车随时都在转弯状态中,汽车的前轮阻力大,主要是掌握加速。如果速度不足会使行进的车辆动力不足,甚至车子熄火,但加速过大的话车速过快,不容易修正方向。行进间的车子要按大转弯的要领操作,前外轮靠近外圈随外圈变换方向,既要防止前外轮超出线外,又要防止后内轮压线。车子行进到交叉点的中心线时应当及时向相反方向转动方向盘。转动方向盘要平稳适当,修正方向要及时,角度要小,要成弧形前进。张梦君和武学良在不厌其烦地给学员讲解着动作要领,并不停地用树枝在地上比划着。

    “班长,两手交叉,你不是说我们握方向盘的手左手在九点右手在三点的位置吗?”靳华凑近张梦君说,“交叉打方向盘是违握方向要领的。”

    “你是木榆疙瘩脑袋吗?”张梦君扔掉手中的树枝说,“要活学活用,操作车辆时要根据情况打方向。这样大幅度地转弯,要大把大把地打方向,交叉打方向是为的是抢时间。”

    “是这样吧。”靳华捡起树枝象玩花棒似地耍弄几下。

    “不能掏方向,那是反把。”张梦群朝靳华的手背上敲了一下说,“反把,串轮都是不对的。搞好这几个练习以后,我们要进行一般道路的训练驾驶,也就是说,有一部分人要上路了。没有上路的,在家里学习理论。听明白没有?”

    “明白了。”众人异口同声地回答。

    王社和靳华都留下来进行理论学习了,陈金锁讲解时很有耐心,他把留下来所有进行理论学习的学员带到P00125的车辆前,从驾驶室内搬出一个工具箱。

    “常用工具和量具是汽车驾驶员在保养作业与排队故障时必须使用的,正确地使用工具和量具可以提高保养速度和质量,否则,不仅容易损坏工具和量具还有机件,而且可能赞成事故。”接下来,陈金锁又拿出千斤顶、轮胎螺帽套筒、补胎夹,打气筒、黄油枪,还有轮胎气压表、厚薄规、钢尺一些常用工量具。

    “陈班长,咱们车子有多少个黄油嘴?”靳华拿起黄油枪摇晃着笑到,“张班长天天让我们打黄油,还没有注意数过呢。”

    “把油枪给我。”陈金锁有些愠怒,他从靳华手里接过黄油枪说,“用油枪之前要先旋下油枪的筒前盖,靳华,你现在开始加注黄油。”

    “是。”靳华看一眼陈金锁,有些不情愿地接过黄油枪。

    “好,我们下面讲一下发动机燃烧室的清洁与配气机构的保养。”陈金锁说着拆下汽缸盖,“发动机在工作中由于可燃混合气在气缸内燃烧,使活塞顶部和气门顶及整个燃烧室内逐渐积碳。由于水泵轴承工作强度较大,润滑条件较差,因此要及时进行润滑。靳华,靳华呢?”

    “到。”衣服上沾满油污的靳华从车底下爬了出来,“班长,我在这里。”

    “把油枪给我。”陈金锁朝靳华伸出手接过黄油枪,“大家看好了,用黄油枪向水泵油嘴加注黄油,到水泵壳上的检视孔挤出少许黄油为止。”

    吃过晚饭,陈金锁约王社去了大队部。平时,陈金锁是住在汽车训练大队队部里的,他是文书,那里有他一个房间。

    不知为什么,王社突然很羡慕陈金锁,他设想着自己也有这样一个小房间,就不用天天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看书写作了。陈金锁很热情地拿出一些糕点,他说,这都是上一次探亲时从家里带来的。

    “我是一直喜欢乌姐的,没有想到你和靳华也认识她。”陈金锁主动提起乌云,这令王社有些意外。

    “也没有什么,只是认识。”王社边嚼着糕点边翻看着陈金锁房间里的一些书籍,“陈班长,你这里的一些书是乌姐那里没有的。”

    “嗯。”陈金锁点一下头,他很快弄了几个喝酒的菜,冲王社笑了笑。“王社,你们要有一段时间跟着我在家里搞理论,搞保养,过一段时间,你们出去搞一般道路驾驶的时候,还要搞故障排除。难得有机会放松的,今晚,咱们弟俩个,少喝一点儿。随意,你想喝多少就喝多少,我问过营长教导员了,今晚没有什么安排,大家都在俱乐部看电视呢。王社,其实,我和乌姐交往,也是因为她喜欢看书,是个才女。我知道自己相貌粗陋,和乌姐想象的男朋友相去甚远,自己的拙笔,总想和她表述什么。听说,她给你写过信?”

    “嗯。”王社点一下头。

    “没,没什么的。来,坐下,咱们弟俩个喝点儿。”陈金锁招呼王社坐在他的身边,“你哥这次回老家,说实话,什么事情都不顺利,什么事情都是一塌糊涂呀。”

    “怎么了?”

    “让人家给蹬了。”

    “对象吹了?”

    “是的。”陈金锁和王社碰一下酒杯,“兄弟,我是不拿你当外人,才把心思说给你听的。我喜欢乌姐,知道她待谁都象亲兄弟一样。她给你写信,你也不要多想。象咱们这些喜欢看书喜欢写作的人,她都是希望成为笔友的。以前,咱们三界部队也有几个比较欣赏乌姐的才华,也都和她成为不错的朋友。但是,象我这样想娶她当老婆的却没有。王社,你不会的,是吧。和乌姐交往以来,我总是想把自己的理想、志向都和她分享。”

    “陈班长,你很敬重你的有情有义。来,我敬你。”王社和陈金锁碰一下酒杯,见陈金锁一仰脖子喝了下去,自己也想那样爽快,但觉得喉咙里象着了火,很快咳出了泪水。

    “喝慢点,喝慢点。”陈金锁嘴角露出一丝讥讽的笑意,他起身拍了拍王社的后背,“你不能喝,就随意吧。我没事的,你陪我就行了。你随意,能喝多少就喝多少,主要是我想喝点酒。来,慢慢的,不要急。”

    “那我随意了,班长。”王社抹一把眼角的泪水,“我真的没有喝过酒的。”

    “王社,我知道你象我一样是个重情重义的男人。”陈金锁坐下后自斟自饮起来,很快,脸上现出一片绯红。“有时,真的很想念乌姐的,但是,咱们都穿着军装,不能象老百姓那样随随便便的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我很理解的。”王社轻嗟一声,再喝杯中的酒时,已经不那么咳嗽了。

    “我知道,乌姐并不以为她的美梦会破灭,也许,这是她一个不息的梦。真可怜,也很可悲。”

    “班长,其实你很理解乌云姐的。”王社分明看到了陈金锁眼里溢出了泪。

    “没有意思透了。”陈金锁显然已经有些醉意了,“王社,我真的很珍惜和乌云的感情。告诉我,是不是我直接向她求婚?”

    王社起身走了,临出门时,他看到陈金锁伏在了桌子上。

    躺在床铺上,王社端着茶杯,两眼望着宿舍门外。他不明白陈金锁为何会把自己爱乌云甚至想向她求婚的事情说给自己听,心想,也许是陈金锁察觉出自己对乌云有些好感吧。

    “王社,想什么呢。”靳华走了进来,“南边紧张了,你不知道吧。”

    “什么紧张?”王社把茶杯递给靳华,“放在桌子上,不喝了。”

    “怎么,有点酒意?”靳华用手摸一下王社的额头,“脸有些红,想什么好事哩。兄弟,南边现在火药味挺浓的。”

    “什么意思?”王社伏在床铺上,支撑着胳膊,掏出一支烟递给靳华,自己也点燃一支,“什么紧张,什么火药味,你瞎扯什么呀。”

    “不是瞎扯,南边可能要打仗了。”靳华一本正经地说,“晚上睡觉机灵点,最近可能紧急集合要多一些了。”

    王社依然保持着临睡觉之前写上几句的习惯,还单独准备了一个日记本:王社锦言录。这是他从十四岁就保持的习惯,每当想到好的语句,或者是有了很好的思想,都会记在那个自命为“王社锦言录”的本子上。有时是三五名,有时是一句话,最多也就是一段话。有时几天写一次,有时几个星期写一次,有时一年才写上几句。日记本的内容不同于别的日记写作,既然自命为锦言,那是王社自以为一些真知灼见的东西。那是父亲在全省供销社系统先进工作者的奖品,给了王社以后,王社以为视为珍品。

    寝室里的人都睡了,王社打着手电翻看着以前写的锦言录:理想之树必须根扎于现实的土壤才能绽蕾吐芳,硕果盈目。真正的爱情大门是任何财貌地位都撬不开的,爱情的海洋虽然是甜蜜的,但也能淹没生命之舟。

    王社感觉到床铺有一阵晃动,低头一看,靳华正双眼紧闭,手在被窝里摆动着。

    “靳华,你在干什么呢。”王社从上铺伏下身子,把头探向靳华,“你的手插在裆里干什么?”

    “用小弟弟练习加减档哩。”靳华嘿嘿地笑了笑。“说实话,到现在我在加减档的时候还是齿轮发响,张教练说了,如果再响,就不让参加道路训练了。你想,你们都上路走了,我一个人练习场地驾驶,多丢人呀。”

    “也是。”王社轻声说,“动作幅度不能太大,小心弄疼了自己。”

    一阵紧急集合的哨声响起,靳华翻身下床。

    “快,紧急集合了。”靳华大声嚷到,“弟兄们,快,紧急集合了。吃晚饭的时候我看到扬队长和郑指导员在嘀咕着什么,就知道今晚上有事的。”

    队伍很快拉到汽车训练大队的操场上,点名时,扬玉奇只是说这是正常的部队操练。

    王社一夜没睡,第二天,他从1983年4月23日的N军区前线报上看到关于中越边界事件的报道。

    王社写了一首小诗:

    华夏儿女志冲天

    不让寸土守国严

    抛头洒血复乡邦

    长城捍卫好河山

    

    十八周岁生日时,王社还写了一首抒怀诗:

    江山依旧穹自明

    乾坤仍然群雄逐

    沧海桑田运至今

    不胜前贤豪杰多

    代代风流皆逝去

    卷卷史册盖棺说

    空叹怀志已数载

    未能酬愿却蹉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