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四处征伐

    更新时间:2016-10-25 08:51:58本章字数:12026字

    忽兰抬眼环顾了一下,铁木真感到整个帐篷忽然变得黄金般的明亮,所有的珠宝都已经黯然失色。铁木真从地毯上站起身,说:“忽兰姑娘美若天仙,真是名不虚传。”忽兰款款行礼,神情中掩饰不住心中的忧郁。

    铁木真眼中忽然闪出一丝疑惑,仿佛看到萨里川一带血流成河的战场,和狼奔豕突的乃蛮部乱军,便问纳牙阿:“这一路上你们怎么过来的?”纳牙阿赶紧躬身说:“我将忽兰姑娘夜晚藏在我的军帐中,白天一同东行,半途遇上好几股札木合的残兵,幸赖可汗神威护佑,三天三夜总算平平安安。”

    美丽忽兰的歌声叫草丛中的百灵鸟嫉妒,叫过路的牧人忘记回家,天空的白云悠然飘荡,多么自由,多么愉快,巴图儿在回忆的长河中徜徉,盼着自己是那白云多好,可以象一阵轻风一样飘到忽兰身边,忽兰那个时候坐在纳牙阿的帐篷里,在闹哄哄的乱军中惊魂未定。她不知道自己倔强的额布现在在哪儿,几天以来一连串剧烈的变化让自己惊讶得目瞪口呆。上了战场的兀洼思健儿们在蒙古乞颜部骑兵狂风般的席卷下尽被俘获。

    和对方的骑兵比起来,兀洼思部的骑兵并不逊色,但是若将兀洼思部的战士比作狼的话,对方则是训练有素的群狼。忽兰那个时候想起少庄主,她想少庄主在的话或许自己不至于被乱军裹挟。幸好当天就遇见这高大而威严的军官——纳牙阿,跟着他这以来,心中渐渐平静了一些。“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姑娘尽管放心,你的额吉和额布现在都很安全。只不过现在战争刚刚结束,草原上还不太平静,所以……”,纳牙阿停顿了一下,看了看忽兰的神色,在烛光下宁静得如一尊雕像。纳牙阿继续说,“我凭明月发誓,决不会难为姑娘。而且……我会尊重你额布的意愿。”忽兰感觉纳牙阿话里有话,但他也不愿问下去,无论如何境况,最好的是能继续呆在额吉、额布身边,她奢望着再见少庄主的身影。那时,帐篷外远处一片火光冲天,传来一阵士兵的骚动声。身处乱世,这些天的经历已让忽兰对于周围的一切动静熟视无睹,她知道有纳牙阿在身边,她也不用理会这些。“他倒是个很可靠的男人”,忽兰这样想着,月色勾勒出一丝苦笑,她恹恹地回到榻上。纳牙阿见没话可说,便脸向着忽兰轻步后退出帐篷,转身吩咐帐篷外负责守卫忽兰的巴阿邻部侍卫:“好生守护,切勿懈怠瞌睡。”“是。”冷冽的刀光耀了一下纳牙阿的眼睛,他仍不放心地回头看了看这顶军中并不起眼的帐篷。走出数十步,看见远处担任警戒的百夫长正在指挥设置夜晚防御用的鹿砦,火光映耀中仿佛隐着沉沉的杀机。帐篷外月色如水,一缕月光射进来,披了忽兰一身。但忽兰每当看见月亮,就想起自己生死未卜的亲人,眼泪就禁不住流下脸颊。

    帐篷外传来一声轻咳,忽兰知道是纳牙阿来了。忽兰哈敦是小红皇妃的意思,前文书已经说过纳牙阿护送忽兰那一段故事,在作者1997年中国人事出版社出的《成吉思汗》作品里对这一段故事作了祥尽描述和虚构,后来,本人在2002年北京图书馆出版出的人物传记小说《忽必烈大帝》小说中,对纳牙阿和忽兰的感情也作了另一翻虚构。在此不作赘述,因为此书为穿越小说,速度要进行快一些,作者计划要传4卷,现在是2016年的10月25日只上传第2卷的开头。如果看官有可能的话,可选作者以前作者已经出版的上述两个版本作品一阅。书归正传,要说眼下忽兰从部落贵族家中的娇小姐变成了成吉思汗的哈敦的忽兰姑娘有着太多的瑰丽与神秘。

    人一旦贵族化了,便不适于自由地恋爱,古今同理。从这一点来说,忽兰姑娘和忽兰哈敦之间的区别是巨大的。失去珍贵的爱情的方式有很多种,不珍惜只是其中之一,生命中的无奈也是其中之一,两者之间还有交叉的成分。待真正地失去心上人后,知道终己一生亦无法挽回了,便成就了彻底的悲剧,数十年无休止的战争是故事的背景,也是蒙古人在那个时代独有的生存状态。不仅是男人,女人同样在战争的舞台之上生活着,他们的亲情、爱情、财产,等等,一切都在经受战争的考验和重新整合。在连绵的心情激荡之中,草原上的蒙古人活得很充实。尽管作者现在已经不在宿州学院图书馆上班,一个堂堂的出版和发表400万字作品的作家,如今不能自抑地就职在一个学校的保卫处,说句不听的话,也算是借着酒意一吐为快:忍看瘸驴鸣东风,眼下写作条件和创作环境不佳,只能凭着文人心态随意挥洒自己的写作胸臆了。这几年上传40多部网络小说,当然也有好多所谓的VIP,也不知道赚了几两银子,这次在起点开这个书,也没有奢望所谓的作品VIP和各种待遇,只是想有一个文字平台回望自己年少的情愫。当然,这一部书都是为一个女人写的。闲话少叙,我一直坚信一点,在成吉思汗的众多哈敦中,忽兰是比较引起我好感的一位,史载,忽兰皇后是唯一跟随成吉思汗征战一生的人。至于她和纳牙阿的关系,可能的话等以后再说吧。却说纳牙阿见耶律楚材愿意归顺成吉思汗,心里也是十分高兴。“三太子,你和红袄军首领榕儿有进展吗?”

    “有耶律先生在这儿,纳牙阿,你的言辞要注意了。”窝阔台入座以后一直注意着冷眼看他的凤儿,他凭直觉那是一个来头不小的人物。“刚才我都说了,以后的江山都要靠这几位的。乱世纷纷,能有几位知心的朋友说一些心里话,真是一件快事,来,咱们喝酒。”

    “喝。”众人附合着。

    成吉思汗在回军路上接见长春真人,全真派首领长春真人丘处机在超度野狐岭一战死去40万人金军将士亡灵之后,决定亲自去见一下成吉思汗,之前,他派弟子凤儿和东儿没有达到自己所要的结果,看来,他只有亲自去面见成吉思汗了。

    丘处机去见成吉思汗是送去的一股清风,他和成吉思汗的相会时间不长,但是在成吉思汗人生道路上起的作用却相当大,使其性格也发生了重大变化。

    “人是不能长生不老的,只能养生。你要清静无为,不要滥杀无辜。”丘处机对成吉思汗直言不讳,“你攻下一个城市就要把城市的人口灭亡,以后,你打下天下,人都被你杀光了,你还当谁的皇帝?没有人了,你要土地有何用?”

    “没有人了,有土地,可以让土地长草,有了草,我就可以放马。”成吉思汗一开始并没有接受丘处机的道理,他看了看丘处机说,“我打到金国以后,金国皇帝老儿迁都卡京,他的臣子都说有个丘神仙,原来是你。看你也不过尔尔。”

    “是的,大汗,我和你一样,都是吃食五谷杂粮的人。”丘处机嘿嘿笑了笑,“大汗,你没有开化,不识文断字,和你谈一些深奥的东西你当然不懂,刚才我说的你没有人了,当天下第一也没有意思,你应当好好想想老夫这一句话的意。”

    “师傅,给这个大老粗叨唠什么,不如一下子解决他算了。”被丘处机收服的山寨王独眼人有些性急,“他是一个魔王,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到一个地方,先是哄骗人家投城,然后又要坑杀人家。以前,我以为我占山为王时,杀生过多,比起铁木真这个大老粗,他一下子就坑杀几十万,我还算得上善人呢。”

    “小子匆得多言。”丘处机是登州栖霞山东人,字通密,登州栖霞人,号长春子,后赠号长春真人。年十九出家宁海昆仑山,今牟平东面。师王重阳,和其它师兄弟合称全真七子:丹阳子马钰、长真子谭处瑞、长生子刘处玄、长春子丘处机、玉阳子王处一、广宁子郝大通、清静散人孙不二马钰之妻。全真七子随王重阳一起创立道教全真派,丘处机在王重阳去世后入磻溪穴居,历时六年,行携蓑笠,人称蓑笠先生。后又赴饶州龙门山今宝鸡市隐居潜修七年,成为全真龙门派创始人。丘处机自幼失去双亲,尝遍人间辛苦。童年时即向往修炼成仙。栖身村北之公山,过着顶戴松花吃松子,松溪和月饮松风的生活。为磨炼意志,曾一次次将一枚铜钱从石崖上扔进灌木丛,然后再去寻找,不得不止,19岁时,丘处机独自去昆嵛山烟霞洞修行。翌年9月,闻陕西终南山道士王重阳至宁海州传道,遂下山拜其为师,成为王重阳第一位弟子。他以虔诚、机敏和勤勉好学,深得王重阳器重。1169年金大定九年,王重阳携弟子4人西游,途中病逝于汴梁城,弥留之际嘱咐说,处机所学,一任丹阳。自此,丘处机在马丹阳教诲下,知识和道业迅速长进。1174年金大定十四年8月,丘处机隐居皤溪今陕西省宝鸡市西南潜修7年,又迁陇州龙门山潜修6年。期间,他烟火俱无,箪瓢不置,破衲重披,寒空独坐,生活极为清苦。但他静思忘念,密考丹经,潜心于养生学和道学的研究,并广交当地文人学士,获得了丰富的历史、文化知识。1188年金大定二十八年3月,丘处机应金世宗召,从王重阳故居赴燕京今北京奉旨塑王重阳、马丹阳时已去世象于官庵,并主持了万春节醮事。向皇帝作持盈守成的告诫。由此名声大振。1191年金明昌二年秋,丘处机回归故里修建滨都宫赐号太虚观作为传道之所。1206年金泰和六年,他重返宁海,改马丹阳故居为玄都观。1208年后,丘处机曾两访崂山,足迹遍及青州、登州、莱州等地,扩大了全真教的影响,1214年金贞佑二年,益都杨安儿起义军攻克登、莱等州,丘处机奉旨招抚了部分义军。其时,金、蒙、南宋三势鼎立,争相诏求丘处机,他概不应诏。1219年冬,元太祖成吉思汗派近臣刘仲禄持诏书相邀,丘处机说,我循天理而行,天使行处无敢违。遂带弟子18人前往。历时3年,行程万里,74岁高龄的丘处机终于会成吉思汗于雪山。每每进言要长生,须清心寡欲;要一统天下,须敬天爱民。此讲深得成吉思汗赞赏,口封神仙。在丘处机的影响下成吉思汗曾令止杀。1224年元太祖十九年,丘处机回到燕京,奉旨掌管天下道教,住天长观今白云观。同年,丘处机曾持旨释放沦为奴隶的汉人和女真人3万余。并通过人全真教即可免除差役的方式,解救了大批汉族学者。后来,忽必烈一统江山之后曾追封为长春演道主教真人,1220年秋,丘处机率弟子从山东莱州动身,经宜化今河北宜德,越野狐岭,东北行至呼伦贝尔,再沿怯绿连河西行,穿越蒙古高原、金山,甫下经别十八里、昌八里今薪疆昌吉、阿力麻里,塔刺思河、塞蓝。哈萨克斯坦奇姆肯特、霍阐没辇锡尔河、撒马尔罕、越阿姆河而南,1222年初夏在大雪山今阿富汗兴都库什山与成吉思汗会见。进言敬天爱民为本,清心寡欲为要,被尊称神仙东归后,受命在燕京太极宫主管天下道门,使全真道得到较大发展。死后遗骸葬于白云观在今北京宣武区。著有《溪集》、《鸣道集》等。徒弟李志常著《长春真人西游记》,记其西行经过。中国有两部“西游记”,其意是一部是吴承恩写的,另一部就是丘处机写的“长春真人西游记”。丘处机遗著有《大丹直指》、《摄生消息论》、《蹯溪集》和《鸣道集》等。其诗词作品,在金、元之交有一定的代表性,后人所编《元诗别裁》、《词林纪事》都选有他的作品。<<蹯溪词》一卷,由近人朱孝成辑于《疆村丛书》。丘处机西游经历,由其弟子李志常的《长春真人西游记》详载。全真七子之一的丘处机为祖师。尊丘处机弟子赵道坚为创派宗师。赵道坚(1163~1221),原名九古,祖籍檀州今河北密云,父任平凉府同知时,徙居平凉今属甘肃。李志常《长春真人西游记》载其事,《终南山祖庭仙真内传》列有其传。金大定十七年(1177)入道,十九年,师马钰于华亭今属甘肃。二十年,马钰还终南,命其往龙门山师事邱处机,易名道坚。元太祖十四年(1219),处机应成吉思汗之诏赴西域,选赵道坚从行,为十八随行弟子之一。途经一年余,于1221年五月渡陆局河,七月越阿不罕山,十一月至赛兰城。道坚谓尹志平曰我随师在宣德时,觉有长往之兆,颇倦行。后尝蒙师训,道人不以死生动心,不以苦乐介怀,所适无不可。今归期将至,公等善事父师。丘处机是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人物,当时,蒙古铁骑在成吉思汗的率领下打便天下无对手,灭国无数,建立了一个世界历史上国土面积最大的国家。

    丘处机在野狐岭超度亡灵之后面见了成吉思汗。

    当时,蒙古骑兵每攻占一个地方在大肆劫掠抓战俘和女人为奴隶便要屠城。独眼人听师傅丘处机和成吉思汗叨唠个没完,他已经没有了耐心。

    “如果能把这个大老粗说服,不知要救多少天下苍生呢。”丘处机低声对独眼人说,“要装作对他恭敬的样子。”

    “是的。”独眼人呆立一旁,继续听着师傅丘处机给成吉思汗布道。

    成吉思汗的屠城使得中原的文化和建筑遭到毁灭性打击,听丘处机说到天下没有人了,你还做什么皇帝的话时,成吉思汗深感丘处机知识渊博,以长者之礼待之。于是,丘处机以中原文化,诸如孔孟之道引导成吉思汗,并且让其子女学习中原文化,以礼御兵。

    “金莲川确是一个教育后代的好地方,听说那里的万松是大金国名师,还有他的高足耶律楚材。”成吉思汗叹息一声,“那个耶律楚材挺偏执的,把他囿在金莲川有一阵子了,就是不愿意为我所用。”

    “那是你们缘份没有到。”丘处机哈哈笑了起来。

    “缘份?”

    “嗯。”

    “那是个什么东西?”

    “不是几句话能说得明白的,以后,你自然会懂。”

    “先生,你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真是个神仙。”成吉思汗叫过一个怯薛,“纳牙阿那边有消息吗?”

    “还没有耶律楚材归顺的消息。”怯薛谨慎地答到。

    “派箭的使者去看一下。”成吉思汗威严地对怯薛说,“不要慢待了耶律先生,以后,要好好对待那些识文断字的人。看来,以后治天下,还是靠那些文人的。不过,有时候我杀性一起,恐怕难以记住先生的话。”

    “会的。”丘处机捻着胡须笑了笑,“你还是有悲天悯人的天性的,我可以断言,你到死都会明白不要杀生是对的。”

    “我如果做不到不能杀生,一定会把不杀生当作遗命的。”成吉思汗笑了笑说,“是的,人都会要死的。”

    “我们都不是神仙,都会死的。”丘处机笑吟吟的,他是一个道士,在儒家文化为主导的宋朝乃至后世,历史并没有给丘处机一个公正的待遇,本人在1997年中国人事出版社出版的人物传记小说《成吉思汗》里曾对丘处机率18弟子去撒马尔干泼墨很多,他与成吉思汗的见面谈的主要是治国之术。丘处机建议他统一天下就不能嗜杀。成吉思汗还问他治国的方法,他回答儒家的敬天爱民为本,问他养生之道,他对以道家的清心寡欲。成吉思汗对他非常欣赏,称他为神仙。1223年3月7日得到成吉思汗允许东归并授予他虎头金牌和玺书,令其掌管天下道教,并免除道门赋役。回到燕京后,他在太极宫今北京白云观定居。金大定二十八年(1188)金世宗召丘处机至燕京(今北京),问以至道,并主持万春节醮事,明昌元年(1190)金章宗以惑众乱民为由,下诏禁罢全真等教,丘处机即归山东栖霞。泰和七年(1207),章宗元妃赠给《大金玄都宝藏》一部。八年(1208)章宗赐所居观额曰太虚、泰和。贞佑二年(1214)请命招安山东义军杨安儿,深受朝廷器重。兴定三年(1219)居莱州今山东掖县昊天观南宋及金朝先后遣使刘仲录往迎,丘处机于元兴定四年(1220)偕弟子十八人从莱州出发,行程万里,历时二年,到达西域大雪山今阿富汗境内见成吉思汗并劝元太祖戒杀,丘处机秉承全真遗教,主张三教平等相通互融,主张修道教应出家,断绝一切尘缘。主张清心寡欲即为成仙之本根。著述有《大丹直指》书中述九种炼丹方法,主张人体中先后天气可以相交作用结成大丹的原理,元太祖十九年(1224)返归燕京,元太祖赐以虎符,玺书,命其掌管天下道教,诏免道院及道众一切赋税差役,于是道侣云集。玄教日兴,遂在南京设立八教会并宫观设坛作醮,从而大昌全真教。丘处机广发度牒,建立平等、长春、灵宝等八个教会,大量建立宫观,设坛作醮,一时教门四辟,道侣云集,全真道获得很大发展。金代王喆王重阳首创全真道教一改传统道教那种外丹修炼法,吸取老庄道家理论精髓,提出内丹修炼心性说的基本理论,倡导通过内修真功外修真行达到人们成仙的最高境界。他开始将儒、释二家理论融合到全真教理论之中力求三教归一。但由于王喆去世早,他的基本理论尚没有形成完整的体系。其弟子马丹阳、丘处机等继承其衣钵,将全真教理论加以丰富和完善。尤其是丘处机对三教合一理论进行了全面发展,在当时社会中产生了较大影响。在全真教基本理论方面丘处机提出将内修心性与外修功行相结合。他的内修心性就是要通过艰苦而不间断地修身养性去掉心中浮云杂念,以适应环境和社会进而达到一种至高至善的境界。他认为凡私情杂念即浮云也,人能常使邪念不生则心月如天月之明,与天地相始终而不复昧也。要修身养性就要不怕艰苦持之以恒,即要把旧习般般从头磨彻爱欲千重身心百炼炼出寸心如铁。对于如何完成这种内丹修炼心性,丘处机认为应通过读书思考、出家修道、云游四方、静坐调息、劳动磨炼等途径来完成。但内丹修炼仅是丘处机全真教理论的一个方面,他认为更重要的是外修真功或真行,也就是介入社会生活以仁爱无私之心济贫救苦,与物无私先人后己传道度人。

    在外修功行方面他主要吸取了儒家仁、义、礼、智、信等说教,作为全真教信徒行事的准则。在《寄西州道友书》一文中他提出舍己从人克己复礼乃外日用,饶人忍辱绝尽思虑物物心体乃内日用,先人后己以己方人乃外日用,清静做修行乃内日用。即道为内儒为外用道家的修性结合儒家的事功以达到追求的目标。在性与道的关系上,丘处机也融合了儒家的人性论,认为道教所言之道与儒学的天命天道并无区别。他尤其赞同孔子性相近习相远的说教,号召全真教徒要不断修炼心境,消除邪念达到平常心以适应社会。在丘处机的著作里还经常宣扬儒家的仁爱忠孝理论,要求教徒要有仁爱之心讲孝道。在对金元统治阶级讲道时,他也把这类命题作为重要内容加以论述,丘处机将儒道结合之密切纳儒入道之深刻,是有别于当时其他道教领袖及派别的一个鲜明特点。这种纳儒入道的思想迎合了人们的心理。从历史上看道家与儒家文化都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道家偏重于研究人与自然的关系,而儒家则偏重于研究人与人的关系。丘处机在坚持道教修炼的同时宣传仁爱忠孝,提倡信徒走向社会、博取功名、济世安民,无疑比单纯宣扬研究人性与自然更能适应多数人的需求,如果说丘处机在其理论中把外修功行更多地与儒学相结合的话,那么在内修心性方面则更多地吸取了佛教禅宗的观点。他的内丹修炼成仙说与禅宗明心见性成佛说多有相似之处。他提出的凡有七窍皆可成真源于佛教众生皆有佛性之说。他也接受了佛教六道轮回的观点,提倡教徒在困苦之时要坚持心性修炼才能在心理上、精神上摆脱苦海,去享受天上真乐。他认为人间声色衣食人见以为乐此非真乐本为苦耳。丘处机所追求的不同于传统道教那种延生术,而是一种成仙的超生术:吾宗之不言长生者非不长生超之也,他那种超出生死获得精神解脱的认识与禅宗见性成佛如出一辙,均是一种主观唯心论。所不同的是丘处机不赞成禅宗顿悟说,而是要经过长期内修心性外修命功来达到目标,其包含的内容更为丰富。丘处机还把佛教的至善思想融入了道教,提倡止恶扬善把追求善行、全善、至善当做一个奋斗方向,看做是道的核心。他反复对信徒强调不仅心中要存善念,而且在行动上要有善行。慕善恶恶之念既存于心,必自有心去欲恶者,行之有力则至于全善之地。这种行善去恶的信念和忠孝仁义思想成为丘处机采纳儒佛之长而形成的济世安民思想的基础。丘处机将全真道教三教合一思想发扬光大,适应了当时社会发展的要求也符合其时的国情,其一从理论上看儒释道三家在其哲学原理如心性、天命、天道的论述上有相似之处,长期以来就有互相吸收的先例。特别是隋唐以来三教共存与发展,各家之长短已充分显示。要想扩大自己的影响,势必要取彼之长以补己之短,从而兼容并存。所以自北宋起,三教在坚持自己理论的同时,渐有融合之趋势三教合成为三教代表人物和有识之士的共同愿望。如高僧赞宁提出三教是一家之物万乘是一家之君。儒学家宋太初说礼之中庸,伯阳之自然,释氏之无为,其归一也。道教大师张伯端认为教虽三分道乃归一。王喆更有儒门释户道相通三教从来一祖风诗句。金元之际三教合一是大势所趋尤其对三教之中处于最弱小地位的道教自身发展是最为有利的。三教合一也是一种发展的必然趋势,一种宗教理论或哲学思想,如能在社会上生存发展并占据支配地位。势必要为广大阶层所接受。只有统治阶级支持而不为广大人民群众所接受,则缺少赖以存在的基础难以发展,仅有下层群众拥护而得不到统治阶级的支持则难以持久。金元之际由于北方持续战乱和少数民族相继建立政权,过去传统的儒学思想体系被打乱了,二程和朱熹开创的理学刚在南方形成直到元代后期才传入中原地区并逐渐成为官方的指导思想。因此金元之际的少数民族统治阶级在入主中原后迫切需要一种适应其统治的思想来稳定政权,糅合儒释道三家所长的三教合一说可谓应运而生。以丘处机为代表的全真教承认金元统治者在中原地区建立政权是符合天命的合法的,教导广大人民群众对统治阶级应忠孝,对其剥削压迫应忍让,让人民群众修炼心性排除不满于现状的杂念,以更好地适应社会。这种说教是统治阶级乐于采纳的。对广大劳苦大众而言,沉重的阶级压迫和民族压迫给人民造成极大痛苦。全真教宣扬有生皆苦修炼成仙寻求真乐,在精神上能给饱受苦难的劳苦大众以一种暂时忍受痛苦和摆脱痛苦的虚幻安慰,他们宣扬仁爱行善济世寻求功名又给人们带来极大诱惑力和某种期盼。特别是丘处机反对战乱提倡统治阶级济世爱民,倡导人民群众在劳动中修行自耕自食,以劳动节俭作为入道修行的方式对于广大贫苦农民无疑有着巨大的吸引力。正是因为金元之际以丘处机为代表的三教合一理论为广大阶级所接受才会形成全真教在当时一枝独秀之地位,成吉思汗西征和四大汗国建立后大批欧洲西亚人涌入中国北方,契丹、党项、女真各民族也在中原落户,伊斯兰教和基督教等外来宗教开始在国内传播,伴随着民族融合而来的是各民族在文化上的融合,元政权建立后,对各种宗教采取兼容并纳的政策恰是反映了不同民族文化融合的趋势。

    与儒学深邃的哲理和佛学玄奥的说教相比较,丘处机深知要使自己的理论有长盛不衰的生命力,必须要在实践中给人们带来好处,而这种实践又必须要得到统治阶级的全力支持。金大定二十八年(1188)他首先取得当时信奉道教的金世宗青睐,一月内两次在京召见寻问其长生与治国保民之术。丘处机对金世宗剖析天人之理演明道德之宗甚惬上意。那是丘处机首次向最高统治者宣传自己的主张并取得了成功。金世宗不仅亲赐大桃以示褒奖让他主持万春节醮事,而且下令在宫庵中塑全真教创始人王喆之像以为纪念,为丘处机扩大全真教的影响和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无疑起了重要作用。金兴定三年(1219)丘处机应邀与成吉思汗行营与其论道,是丘处机得以实现自己理想与才干的重大举措,之前,丘处机看到金朝国势衰败乃隐居于家乡栖霞传道授徒,并先后谢绝了金朝与南宋统治者欲请其辅政的邀请。

    “师傅,对这个大老粗已经叨唠的够多的了,看他木头木脑的样子,就怕他听不懂。”独眼人有些耐不住性子,他凑近师傅丘处机低语着,“师傅,咱们走吧。”

    “全真教日后发展是为师的宿愿,必须要得到即将出现的新王支持。眼下,大金灭亡已成定局,必须要得到成吉思汗的支持。”丘处机冷眼盯了一下独眼人,“休得罗嗦,以后,再见成吉思汗,就不带你了。”

    “还准备再见他?”独眼人很暗暗敬佩师傅丘处机的耐性。

    “是的,认准的事情就要干成。不抛弃,不放弃,没有听说过吗?”丘处机低语到,“以前,曾派弟子规劝这个大老粗,看来,只有为师亲自对他教诲,才能让他放下屠刀。”

    “听他的意思,好象说杀性一起,还是要屠城的。”独眼人用一只眼白了一下成吉思汗,“他杀了那么多人,玩了那么多女人,就怕是没有好报应的。将来,就怕这斯要死在女人手里。”

    “不要再多言了。”丘处机见成吉思汗侧耳听着他们师傅说话,他打断的弟子独眼人的话语。

    “是的,师傅。”独眼人不在多语。

    丘处机表面上给成吉思汗讲养生之道,实际上是想劝他放下屠刀,而成吉思汗则是装腔作势地听着眼前这个老道人叨唠不休,内心里却是打定主意要从他口里得一些安邦大计。

    独眼人有些不耐烦,他示意师傅丘处机快些离开,觉得与成吉思汗这个不识字又有些固执和偏执的人多说无用。丘处机见成吉思汗愿意考虑他提出的一些主张,也为他治理国家求贤若渴的心境所打动,不由得心中窃喜。他想把实现理想和抱负的希望寄托在成吉思汗身上,就算历尽艰辛他觉得也值得的。事实上丘处机去暴止杀的主张被成吉思汗接受以后,蒙古军确实减少了对征地的残酷杀戮。听成吉思汗提到神仙一说,丘处机觉得有些好笑,看来,他也是怕死的。心想,这世上哪有不死的人,我修身养性也只是希望多活几岁,还叫我什么神仙。于是,他针对成吉思汗希冀长生之心理,劝他把修身与行善结合起来。丘处机说,养生之道重在内固精神外修阴德。内固就是不要四处征伐,外修阴德就是要去暴止杀。丘处机劝其务须禁止残暴杀戮才能使事业最后成功,凡将帅来谒,必方便劝以不杀,人有急必周之,士有俘于人者必援而出之,士马所至以师与之名,脱欲兵之祸者甚众。成吉思汗听后不断点头。

    独眼人心想,师傅丘处机真是个救生灵于鼎镬之中,夺性命于刀锯之下,一言止杀有济世有奇功的高人,看来,自己放下屠刀跟随他还是对的。不过,他觉得自从跟随丘处机以来,除了天天听他叨唠止杀要劝成吉思汗息战,并没有跟他学什么惊世武功。

    “先生以神仙之誉不为过也,只是眼下金人如果不服我的统治有何良策。”成吉思汗叹息一声,“有几路江湖义人马正欲迎我大军,是杀还是不杀?”

    “大金将灭是个定数,待以时机,那些绿林英雄自会归顺大汗的。”丘处机两眼紧紧地盯着成吉思汗,劝他不要对那些绿林英雄开杀戒。接着又向宣传济世安民思想,要他在战后恢复和发展中原地区社会经济,救济贫困百姓,安定社会的秩序。见成吉思汗点头称是,丘处机心里很是高兴。丘处机盼望出现一个好皇帝,以便让人民过上安居乐业的生活。金世宗统治时期,一度政治比较清明,因此获得丘处机的拥戴和高度评价。然而好景不长,蒙古军进入中原与金战争不断造成山河破碎人民流离失所,目睹人民痛苦生灵涂炭丘处机感到十分痛苦。

    “以后,我得天下,就让你们长春教为天下第一教。”成吉思汗哈哈笑到,“你也可与我并肩而论了。”

    “天苍苍兮临下土,胡为不救万灵苦,万灵日夜相凌迟,忍气吞声死无语。仰天大叫天不应,一物细琐徒劳形。”丘处机把这次和成吉思汗交谈当作一个实现自己济世安民理想的良好契机,后来他又一次面见成吉思汗时曾吟咏到“十年兵火万民愁,千万中无一二留。去岁幸逢慈诏下,今春须合冒寒游。不辞岭北三千里,仍念山东二百州。穷急漏诛残喘在,早教身命得消忧。”丘处机反复向成吉思汗灌输爱民的道理,让成吉思汗明白以敬天爱民为本。还巧妙地借用雷震等自然现象劝告成吉思汗及蒙古人要有行孝之心。他说尝闻三千之罪莫大于不孝者,天故以是警之。今闻国俗不孝父母,帝乘威德可戒其众。普天之下所有国土不啻亿兆,奇珍异宝比比出之,皆不如中原天垂经教,治国之术为之大备。山东河北天下美地多出良禾、美蔬、鱼、盐、丝、蛋以给四方之用,自古得之者为大国历代有国家者唯争此地耳。要治理好中原须让百姓获苏息之安,减免中原地区百姓赋税,真正做到恤民保众使天下怀安。成吉思汗思想多有所触动,他愣愣呆了一会,唤过一个怯薛。

    “去,将丘处机先生的仁爱孝道主张遍谕各地。”成吉思汗这样吩咐到,“凡我子孙,当以接受丘处机的主张。金莲川那边也要去,再探,看一下耶律先生愿意归顺没有。对纳牙阿说,要有耐心。”

    怯薛领命而去,丘处机望着怯薛的背影,手捻胡须微微一笑。他想,看来成吉思汗是有所动心了。他不仅向成吉思汗宣传济世安民主张,还盘算着接受成吉思汗免除全真教徒赋税的圣旨,要利用成吉思汗授与掌管天下道门大小事务一听神仙处置,宫观差役尽行蠲免所在官司常切护卫这种特权,在黄河流域大建全真教宫观,事实上在后来自燕齐及秦晋接汉沔星罗棋布凡百余区,他利用宫观广发度牒安抚了大批无以为生的流民,使之加入全真教,从而免除了他们承担的苛捐杂税。还燕后使其徒持牒招求于战伐之余,由是为人奴者得复为良,与滨死而得更生者毋虑二三万人,中州至今称道之。丘处机没有想到他后来的这些举措会影响巨大,以致各阶层人士纷纷涌入全真教门下,文人官吏以与全真教相交为荣,道教其他派别甚至佛教寺庙也挂起全真旗号,一时间全真教达到古往今来未有如此之盛的兴旺局面。蒙古大军队进入中原之初,由于烧杀掳掠激起了以汉族人民为主体的各民族的激烈反抗,现实使成吉思汗逐渐认识到仅靠武力难以维持对中原地区的统治,不得不对一些过于残暴的政策予以调整。丘处机用儒佛道传统文化开导成吉思汗,所宣传的观点或多或少为成吉思汗了。

    “大汗,我和徒儿可以告辞了。”丘处机看了一眼独眼人。

    “是的,师傅,该走了。”独眼人心想终于可以不再听两个人叨唠了。

    “汉人尊重神仙,犹汝等敬天,我今愈信,真天人也。”成吉思汗把丘处机送到大帐外说,“天俾神仙为朕言此,汝辈各铭诸心,朕已深省,神仙劝我良是。但神仙劝我语,以后都依也。”

    丘处机和独眼人朝成吉思汗抱拳示意一下,师傅二人翻身上马。独眼人朝成吉思汗挤了下眼,心想,这个大老粗也学着拽文了,不管怎么说,听师傅的就好,不听,哪天有你好看。

    “想什么呢?”出了成吉思汗大营,丘处机见独眼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笑了笑说,“此次让成吉思汗接受汉化会起到潜移默化的作用,但他未必真的会象你一样放下屠刀的。”

    “知道,就算他嘴上说放下屠刀,心里也未必有佛的。”独眼人嘴角露出一丝阴冷地笑意,“对他这种人只能以暴制暴。师傅,他杀伐无数,睡了那么多女人,我在想,是不是让女人接近他,把他弄死算了。”

    “怎么弄死他?”

    “只须把他的男根弄下就行了,看他还怎么横?”

    “混话,他是天命大汗,现在已成定局。”

    “师傅,成定局的事就不能再改变了吗?”

    “嗯。”丘处机抖动一下马辔,“走,快些去金莲川看一看。”

    “去那里干什么?”

    “成吉思汗两次差怯薛,并问起耶律楚材,此事非同小可。”丘处机看一眼独眼人说,“耶律楚材是济世精英,日后,要蒙古人听咱汉人的,就靠他了。”

    丘处机赶到金莲川时,蒙哥和忽必烈已经被子聪和尚和王社几个人灌得有些醉意了。纳牙阿听说丘处机到来,忙走近蒙哥和忽必烈面前耳语着什么,丘处机笑吟吟的,心想,此子便是成吉思汗的怯薛头子纳牙阿了。望着年龄很小的忽必烈,丘处机走过去抚摸一下他的脑袋,心想,此子真有王者之气。

    凤儿笑吟吟给丘处机敬酒,她低声对给丘处说着什么,丘处机哈哈大笑起来。“成吉思汗已经接受为师的主张了。”丘处机这样说笑着,在坐的人都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