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爱意

    更新时间:2016-10-25 16:58:48本章字数:10867字

    “你们两个不困吧。”王社醒来时打了个哈欠,他抬腕看一下时间说,“这车真是太慢了,晃得人发晕。快到墟城站了吧,你们三个不下来了吗?”

    “到站了吗?”靳华也醒过来,“不会这么快吧。怎么,现在到哪里了。”

    “符离集,下一站就是墟城了。”王社笑逐颜开地说,“刚才嗅到一阵烧鸡香味,迷糊间还咂了一下舌呢。”

    正说着,火车停了下来,突然象蝗虫一样上来许多挎着篮子的年轻女子,她们还没上火车便大声哟喝着“烧鸡烧鸡符离集的烧鸡”,声音里没有一点磁性,只是扯着嗓子大声野嚎一样。

    “要几个烧鸡吧。”靳华笑了笑,“第一次见小师妹,说什么也要喝上几杯。她要去合肥文化干部学校,咱们在三界下车,正好陪她一段路程。只是王社下一站就要下车了,人他妈的真是没有意思透了,就这样分分合合的,一路走来,到站了,总是要下车的。”

    “这话倒也有几分哲理。”王社笑容可掬地说,“给你们弄几个烧鸡,算我请客了。反正你们也不会在墟城下车的,如果你们不是闹腾着要归队,真想留你们好好多聚几日。”

    “靳华,来日方长,有时间的。”王社见王社把钱递给那个卖烧鸡的女子,便接过那女子的烧鸡。

    “俺这可是新鲜的烧鸡,不象后面那几个娘们,她们的烧鸡都是病鸡死鸡,俺可是好鸡。”那卖烧鸡的女子说着把钱塞到乳罩里。

    “乖乖,我怎么说她们的奶头子那么大,原来都是钱顶的。”卖烧鸡的女子走后,靳华哈哈笑了起来。

    “靳华,注意点口德吧,你小师妹还在这里呢。”王社拍打一下靳华的肩膀,“你们等一下,我下去拿瓶酒,再弄点下酒的菜,咱们说喝就喝吧。”

    “白酒红酒都要。”靳华冲着挤下车的王社喊到,“多弄一点,别以为你还有一站就下车了。”

    王社在符离集火车站买烧鸡的时候,他没有想到会看到华教授和九姑娘也挤在站台上的人流里。

    “学校开运动会,我们两个想出去游玩一番,怎么,你没有在家多过几天。”华教授热情地和王社打着招呼。

    “王社,老华这几天还念叨着你呢。”九姑娘很夸张地冲王社笑到,“你组织的那个文学社,好多学生都想趁学校运动会这几天出去游玩的,你却回家了。虾妹和朱虹两个女孩子总缠着我们家老华呢,她们也想出想出去玩的。王社,你这是才从家里来吧。”

    “嗯。”王社点一下头,“车上还有几个朋友,我给他们买些吃的。你们也坐这一趟车?”

    “是的,这车是慢了些,可是坐着稳当。”华教授干笑两声,“其实,是合肥几个聊斋学会的朋友邀请我去讲学的。学校的运动会快结束了,我也不好意思向校领导请假,系里是没有多少课了,主要是兼着图书馆里那一档子事,挺烦人的。真是披起袈裟事更多呀,当个破馆长,挺耽误时间的。我主要是研究聊斋,要不然,早把那差事辞了。还有,那些文学社团的学子们,总觉得我是个做学问的人,我也觉得自己在图书馆挺合适的。”

    “学校一些人看不惯我和老华在一起的,真是吃不到葡萄的人才说葡萄酸哩。”九姑娘冲王社挑一下眉峰说,“我们彼此相爱,彼此拥有,王社,你也知道,我和老华,我们已经不是普通的朋友,因为我们彼此的关注已渗入到了心灵深处。尽管如此,我不会放纵我的感情,我会用情感的温度计把握着我们之间度。我会默默地关注他,远远的欣赏他,决不会给他带来任何压力,永远做他相识相知的好朋友。我是有功法的,只是最近总是没有灵感,内心憋闷得很,总也找不回以前各路大仙赋予的那份灵气。这一次,老华去合肥讲学,我也是想出去采一些灵气。”

    “你们怎么会来符离集呀。”王社看一眼华教授,他不想再和九姑娘多言。

    “这是我的老家。”华教授干笑着指一下九姑娘,“她总是要到我老家看一看,说是要见一下我的妻子。也好,她们两姐妹见个面也挺好的。就算我和九姑娘组成了新家庭,以后,九姑娘说了,她也会把我的妻子当作好姐姐来照顾的。”

    “那真是要恭喜你了,华教授。”王社看一眼拎着大包裹小行李的华教授说,“我还要买些吃的,车上的朋友还等着呢。”

    “不用买了,我这包里吃的用的都用。”华教授一把扯住王社,“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王社,我可是从来都没有在面前摆什么领导架子的。上一次你来的那两个朋友,我还不是照样热情接待,还让九姑娘去你那住处看了他们的。”

    “嗯,正是那两个朋友,他们要回部队呢。”王社丢开华教授扯着的手说,“他们到三界还有一段路程,我把烧鸡给他们买好了,想再给他们弄些酒。”

    “酒?”九姑娘爽声笑到,“有,我这包里有酒。带好几瓶呢,我们家老华也是爱那一口的。”

    “你真是华教授的亲密战友呀。”王社看到九姑娘挽着华教授的样子笑了笑说,“其实,现在你们都吃住在一起了,还不如把婚事办了。”

    “王社,我知道你是一直不满意我和九姑娘在一起研究聊斋的。说实话,九姑娘身上有一种天生的灵气,是做聊斋学问的一块好坯子。她是一块璞玉,需要我来雕琢的。我的理想是在墟城召开一次全国性的聊斋研究大会,到时候,我将是全国性的学术大会会长。”华教授理一下那几根被风吹乱的发丝笑到,“王社,其实,你也是一块做学问的料,如果有可能,我真的是希望收你当学生的。今年合肥教育学院和省图书馆联系招收一个大专进修班,到时候你去。如果你不去的话,我就和你一块好好研究聊斋。”

    “不敢当,不敢当。以后再说吧。”王社抱拳当胸笑了笑,“如果两位带了酒,咱们就到车上再说。”

    “没有事的,这车是个慢车,我常坐的。”华教授扯起九姑娘的手说,“咱们走吧。上车,到车上再说吧。”

    “嗯。”九姑娘故作娇媚状地冲王社歪头一笑,“走,咱们到车再叙吧。”

    车上的人比肩继踵,王社领着华教授和九姑娘来到王社、靳华和凤儿的跟前,还没等王社说话,华教授就夸张地大声冲王社和靳华嚷了起来。

    “哎呀,是你们两位呀。”华教授激动地放下手中的行李,把手伸向王社和靳华,“幸会,真是有缘人自会相见,你们这是回部队吗?怎么不多过几天呢。来一趟也不容易的,既然来了,何必要急着回去呢。你们走了,怎么也不说一声。这都是王社做的不对,如果说一声,我也就不急着出差了。我会在学校专门等候你们大架光临的。来,来来,咱们坐下来说话。”

    华教授热情和王社和靳华说着话,然后便旁若无人地坐了下来。王社只有立在一旁,九姑娘也笑吟吟地立在华教授身边。凤儿看一眼坐在她身边的华教授,她没有掩饰住顿生的那种厌恶感,猛然站起来走了。

    “凤儿,你去哪儿。”王社追着凤儿朝前走了几步,一把拉住凤儿的胳膊。“你是不是不想和那人呆在一起。他姓华,是我们学校的教授呢。挺有学问的,要去合肥,你们还同路呢。”

    “要坐你坐吧。”凤儿甩开王社的手,“我想出去透透气,闷死人了。”

    “我还有一站就下车了,还坐什么坐呀。”王社笑了笑,随着凤儿一块走向火车过道。

    不断地有人涌上来,车上的人越来越多,一会儿,整个火车过道便站满了人。

    凤儿和王社两个人挤到过道紧挨着车窗的地方,找了个能站着的地方,然后,两个人相视一下笑了。

    “看你这人挺有意思的,都接触些什么人呀。你说的那个华教授,以前,文学社团交流的时候,我是知道他的,他有毛病。”

    “什么毛病?”

    “不能见到女孩子,一见到女孩子就两眼发绿。”两个人哈哈大笑起来,挤在他们身边的人都愣愣地看着凤儿和王社。这样的放肆说笑,是挤在他们身边的人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

    “凤儿,其实,你是一个挺神秘的女孩子,自认识你以来,我觉得你一直都是怪怪的。”

    “有什么可怪的,我还不是和你一样,很普通,挤火车,连个座位也没有。饿了也要吃,困了也要睡,我又不是神仙。”

    “就是感觉你很特别。”

    “真的吗?”

    “嗯。”

    “凤儿,你还好吗?真的不想再用语言来表达我的感受,但不这样我没有办法来诉说我的内心。穿越前世的回廊,抚一曲千年的古琴,引蝶翼般美丽的向往。撷我满怀的相思,凝成殷殷红豆。翻开一段段惆怅的文字,感受着从心里慢慢流淌出来的忧伤。用语言表达出在内心深处太久的往事。所有的思念填充不了积聚在心头的寂寞,一往深情中关闭了整扇窗,流月无声,渐渐泛黄的记忆,最终定格成一片心底的苍凉。自己内心真的很孤独,我知道自己情感的痕迹,苍凉而凄美。 有人说爱情其实是一场偷心游戏,缘分若是多余,就放进别离。再见若是多余,就尽量无情。自己默默的心痛,伤过后来是忧伤,真想出去游历大好河山,去看看风景。”

    “风景是人类闲居或静处时对自然的一种选择,所以陶渊明有南山,梭罗有尔顿湖,高更有塔希提岛,即如火山海啸也须在不相干的远处,才能观赏到其蜿蜒流荡的美丽。人生多苦辛,看风景是人生短暂的中断,是不带惊恐的逃跑,一直逃至踪影全无时便是古来的隐者,结庐在人境而无人世的烦忧,或许是令人神往的罢,然而在看风景时看到了自已,临到最后人总是要面对自已。”

    “做为人类大都崇尚自然,但与其只看风景,我想不如连灵魂一起来看,灵魂一如爱太阳一样,因为他们的庄严,热烈而慷慨的照临而常怀感激,真诚是艺术的灵魂,因为真诚而变得极度虚怯,所有纷纭怪异的梦,其实都缘于一种单纯。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是一棵孤独的树,我是一个忧郁的人,是一个孤独者。孤独者只身应对来自庞大的实体或虚无的挑战,所以是勇敢的,但更多的是无奈的。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情思的无奈,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逆流水,灵魂不是风景,虚伪的人没有灵魂的。我真诚,坦然,讨厌虚伪,在灵魂的风景里,我纯然是一个陌生客,始终无法变故那其中的一株树,一只鸟,跟随它们一起摇曳鸣唱,而一旦有人与我灵魂相通,便无从回避人性的无声的呼唤与倾诉,但是,至今都没有。孤独的滋味不好受,那是一种空落落,悬悠悠心无所系身无所依绝对无助的感觉,正如我和这一车人挤在一处,却从没有心灵的沟通情感的交流。这人满为患的车厢到处人声沸腾,人人摩肩接踵,自己仍象一个孤零零的旅行者在无边无际的撒哈拉大沙莫中苦苦地跋涉,内心深处那种孤独绝望的滋味依然没有人理解。凤儿,有时候真的感觉自己很苦。在图书馆,在我住的那一间斗室,孤独一人独居陋室以书为伴以念为思,一章一曲一茶一人却会令人心旷神怡,享受着那份来自心底的专注和愉悦,幸福的梦美丽的缘恍若是一次与另一个心灵的邂逅。觉得你是挺开心的,至少你心均有所系,所属,你不孤独。”

    “想必许多人和我一样珍藏着一片红叶,薄薄的干枯的红叶,年复一年,秋照例要带走它的全部叶子,人们真正能留住的也许就只有夹在心爱书中那最有灵性也最宝贵的一片。”凤儿叹息一声,“和你那一次在文学社团交流时,曾记否,我真的是捡拾一片枫叶的。轻轻的抚摸它,想象着它能穿越时空,让友谊爱情随着思绪象叶脉四处漫延。知道昂星团吧,非常明亮美丽,特别在秋夜苍穹熊熊然烧的时候,那星团就象一簇红叶。在天为星在地为叶,那将是我永恒的纪念,以后,我会去那里的。抖动自己灵异的翅膀,我要去我想去的地方。”

    “凤儿,你真的有诗人的情怀。”

    “蓝天有了你,能把大海连成一片。太阳有了你,才有了跳跃的起点。月亮有了你,把害羞变成笑脸。星星有了你,显得更加璀璨。云朵有了你,会舞出悬念。草儿有了你,聚集成翡翠般地毯。花儿有了你,美丽更加娇艳,树木有了你,建筑绿色长城再现。高山有了你,更加俊秀威严。爱情有了你,变得更加甜蜜浪漫。生命不能没有你,你是一切生命的源泉。人们把你的美丽视为珍珠,其实 你是镶嵌在地球上的皇冠。打破你的寂寞,消除你的孤单,维护你的力量,保持你的浪漫,有你这个朋友真好,愿你我的友谊长在。”

    王社和凤儿两个人谈兴正浓的时候,靳华挤过来大声喊了起来。

    “有一个一边坐三个人的位子,正好两排能坐下,快点来吧,都等着你们两个呢。”靳华揩一下额头上的汗水说,“这天,本来是不热的,人多的象闹市,真挤。”

    “你们几个喝吧。”凤儿摇一下头说,“我不想去了。”

    “走吧,这样不好。”王社扯起凤儿的胳膊,差不多是拉着凤儿朝车厢里挤去,“快点,下一站我就下车了。就算是陪我喝吧,走。”

    “等你到合肥进修时,我好好陪你喝。”凤儿边走边说,“省图书馆对面有一家五谷香饭店,是省粮食厅开的,里面的酒菜挺好的。”

    “我去不去还是另一回事呢。”王社一直把凤儿拉到坐位旁,让她坐在九姑娘和华教授那一排座位上。“华教授,九姑娘,这位叫凤儿,合肥文化干部学校的学生,她也去合肥,你们正好顺路。”

    王社说着坐到王社身边,一会儿,靳华也挤过来在王社身边坐下了。

    车子开动了,旁边的一些人看着王社他们用手撕扯着烧鸡,还大口大口地喝着酒。

    一番客套话,几口酒下肚,华教授的话便多了起来。他不时地把头凑过九姑娘探向凤儿,又是给她递鸡肉又是示意她喝酒,惹得九姑娘一脸酸相。

    “作为一个女人是要学得一手好菜的。”九姑娘眉头一挑,这话显然是冲着凤儿说的,“凤儿姑娘人长得是挺漂亮的,就是脸有些黑的。不光,黑是黑一点儿,没有什么的,黑的甜甯。以后,萧姑娘要是找到婆家不会做饭,可以找我帮忙的。现在,华教授最喜欢吃我做的饭。”

    “把生的煮熟,叫做饭,把能吃的咽到肚子里,叫吃饭,这有什么难的。”凤儿嗤地一笑,“九姑娘,一个女人只会做饭,也不算什么的。做饭也是一门学问,要讲究营养搭配的。”

    “我会的。老华是个做学问的人,我就是想着法儿给他弄一些好吃的。”九姑娘说着把一块鸡肉塞进嘴里,边嚼边看一眼几个吃喝的男人说,“核桃果仁的做法就很讲究的,你们一定不知道吧,核桃果仁内含丰富的不饱和脂肪酸蛋白质维生素成分,可营养大脑促进细胞的生长,延缓脑细胞的衰弱进程,提高思维能力。生吃也能可增强记忆,消除疲劳,使大脑功能恢复正常。海带含有丰富的亚油酸、卵磷脂等营养成分,有健脑的功能,海带等藻类食物中的磺类物质,更是头脑中不可缺少的。黄豆和沙丁鱼被称为植物蛋白之王的大豆中所含的谷酰氨和沙丁鱼中的牛黄素是大脑必需的蛋白质。将适量的黄豆洗净,与切成小块的沙丁鱼一起加水炖食或红烧,增强记忆延缓脑细胞衰老的作用。将芝麻捣烂,加入少量白糖冲开水吃,芝麻糊芝麻饼干芝麻饴制品吃了后收到较好的效果。南瓜味甘性平,有清心醒脑的功能,可治疗头晕心烦口渴等阴虚火旺病症,神经衰弱记忆减退的人多吃点都有好的效果。另外,我还常驻叫老华多食葵花子,它能补脑健脑,事实证明,现在老华不仅皮肤红润细嫩且脑子好用记忆力强,他现在言谈有条不紊思维敏捷反应也比以前快多了。还有胡萝卜,它里面含的蛋白质氨基酸糖维生钙磷铜镁营养成分,都是给老华补脑的。现在,老华真是越活越年轻,有点想返老还童了。”

    “就是那几根毛什么时候能再长密一些就好了。”靳华觉得九姑娘挺有意思的,他看一眼华教授笑到,“华教授,你夫人挺幽默的。”

    “她不是我夫人,只是我朋友。”华教授冲靳华嚷到,“大家有缘聚到一起,都是朋友。五百年的缘份才修得同船坐,咱们几位同车而行,这是多么不容易的缘份呀。来,为咱们的相聚喝酒。”

    “喝吧。”凤儿端起茶杯里的红酒朝华教授示意一下,华教授一直看着她说话,她觉得过于冷淡了华教授,会让他很尴尬的。凤儿把茶杯朝华教授摇晃一下说,“来,华教授,我只能喝些红酒。你说的对,大家聚到一个车上,不容易。世界大着呢,天下大着呢,就咱们这几个人同车而行,真是缘份。来,咱们喝酒。”

    几个男人热烈地响应着凤儿,九姑娘嗔了凤儿一眼,并不喝酒,只是把嘴里的鸡骨头嚼得“咯吧咯吧”响,那响声异常刺耳。

    王社从墟城下了车以后,几个送王社的人回到座位上,九姑娘依然坐在那里嚼着鸡骨头,那“咯吧咯吧”的声音在车厢里回荡着,象是一串咒语,令凤儿不敢再坐在她的身边。

    华教授看出凤儿有些不快,他拍一下九姑娘的肩膀。

    “别再吃了,招呼萧姑娘坐下来。”华教授说着故意挪动一下身边,“萧姑娘,你坐下来,一会人上多了,这座位就不能空下来了。”

    “没有事的,我想站一会。”凤儿立在靳华身边,两眼看着车窗外。

    “何谓七情,人都是有七情六欲的。”华教授喝一口水润一下嗓子,他抬头看一眼凤儿说,“高兴叫喜,生气叫哀,害怕叫惧,心里喜欢叫爱,讨厌叫恶,内心贪恋叫欲,合起来叫七情。人生来就具有的七种感情,谁也不能没有它。人生有千百种滋味,品尝到最后,都只留下了一种滋味,就是无奈。生命中的一切花朵都会凋谢,一切凋谢都不可挽回,对此我们只好接受。我们不得不把人生的一切缺憾随同人生一起接受下来,认识到这一点,我们心中就会产生一种坦然。无奈本身包含不甘心的成分,可是,当我们甘心于不甘心,坦然于无奈,对无能为力的事情学会了无所谓,无奈就成了一种境界。萧姑娘,想必是感叹一些人生吧。没有什么,你还小,以后的路还很长,经得起成功,也经得起失败的。”

    “嗯。”凤儿点一下头。

    “真正的友情不依靠什么。”华教授见凤儿点一下头,以为她在专注地听,于是,他端正一下身子,咳嗽一声说,“不依靠事业,祸福和身份,不依靠经历,方位和处境,友爱和友情是应当拒绝功利,拒绝归属,拒绝契约。以后,咱们这些人相识了,相知了,以后就是朋友了。朋友之间的友情,是独立人格之间的相互呼应和确认。它使人们独而不孤,相互解读自己存在的意义。因此所谓的朋友,只不过是相互使对方活得更加温暖,更加自在的那些人。爱与喜欢不同,面对心爱的人,你的心跳会加速,然而面对喜欢的人,你只会兴高采烈。面对心爱的人,冬天就象春天,然而面对喜欢的人,冬天是个美丽的冬天。假如你凝视的是心爱的人,你会脸红,但假如你凝视的是你喜欢的人,你会微笑。面对心爱的人,你不能说出心中的一切,然而面对喜欢的人,你言无不尽。面对心爱的人,你容易羞涩,然而面对喜欢的人,你能展现真实的自我。不是说我没有烦恼,不是说我生活在世外桃源,只是我觉得的个人的独自郁闷不能解决任何的问题,相反只会给自己增加了一个心灵的枷锁,让自己心境无法流通新鲜的空气,更无法享受清新带来的清凉。我这个人很容易满足,满足于我得到的一切,我不相信天长久地,我不相信至死不渝,我只相信拥有一刻就是幸运的。墟城师专师专学校那些文学社团的孩子们为什么喜欢和我一块玩,我就是把他们当作自己的知己,当作自己的朋友。是吧,九姑娘,你们有所不知,山桃文学在我们学校聚集了所有的文学精英。让王社接任文学社长,我可是出了大力的。”

    “王社也喜欢那些玩意儿,在部队时常一个人吟咏唐诗宋词。”王社看一眼靳华说,“是吧,靳华。”

    “嗯,是的。”靳华想笑,嘴里有鸡肉,没有笑出声。

    “把别人当作自己的朋友,给别人一个阳光,自己也会灿烂,给别人一个快乐,自己也会愉悦。”华教授看一眼凤儿,见凤儿又点一下头,他提高了嗓门说,“生活的目的不是为了悲伤,而是为了快乐。有了快乐尽情的享受;没有快乐,制造快乐也要享受。凤儿,你还小,还年轻,不象我,现在是年龄有些大了。可是我就是不服老,有句话叫什么,叫人老心不老。每个人不妨让自己变得幼稚一些,变得清爽一些,把生活的所有的点滴美好编制出来一个美丽的花环,让那个花环在自己心里能够不时的散发出一缕缕馨香,这是一种美事。学校里不重用我的,我知道,一些人看不惯我和九姑娘在一起研究灵学,这没有什么的。人活着不会是一帆风顺的。烦恼依然存在,怀着一种清凉的心情去面对,就会觉得那种烦恼不过如此而已。你们想一想,如果心爱的人时刻萦绕在你心头,你不能直视心爱人的眼睛,而你却能欣然迎接喜欢人的目光。当心爱的人哭泣,你会一同落泪,而当喜欢的人哭泣,你会停下来安慰。爱的感觉源自眼睛,而喜欢的感觉源自耳朵。所以如果你不再喜欢你喜欢的人,你只需要堵住耳朵。但是如果你试图闭上眼睛,爱便会化做一滴泪水,永远留在你心中。人活着,就要有追求。我这么大年纪还是依然有追求的,以前,我会和一些志同道合的人研究聊斋,这一次他们邀请我去合肥讲学,我要趁这个机会在合肥好好呆上一阵了,把学问做大做强,争取尽快在墟城召开一次全国性的聊斋学术大会。没有追求的生命无异于没有流水的江河,没有绿叶的树木世界该多么荒凉,生命该多么单调。然而无价值的追求,庸俗的追求,同样不会给生命增添色彩,所以,我要感谢生活,我是有理想的。很多人往往喜欢让自己压抑,似乎压抑让自己成熟,让自己冷静。在我看来不尽然,把自己制造成一个满怀愁绪的人,绝对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为赋新词强说愁那只是旧时文人喜欢玩的一种意境,绝对不是一种真实地感受。绝大多数人不会有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境遇,即便是李煜本人也未必知道他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如果他能明白的话,那他早知现在何必当初。我这样说,你们几位都同意吧。”

    “是的,是的。”靳华边嚼着鸡肉边点着头。

    “不是说每个人都要学习乐不思蜀的心境,那是一种没心没肺的感觉,我提倡人要珍重缘份,要知道惜缘。就象咱们今天坐到一个车上,以后,咱们就是好朋友了。”华教授说着又抬头看一眼凤儿,“我不是一个随便的人,只是觉得好多的事情都要把握一个度,一个应有的尺度。对于所有的不开心,都应该有一个良好的心态—感谢伤害你的人,他让你变得坚强,感谢欺骗你的人,他让你有了慧眼,感谢欺负你的人,他让你明白了抗争。这不是一种悲观,这是一种成长,这不是一种退缩,这是一种成熟,这也不是一种残酷,恰恰相反,这是一种成长的催化剂。我经历了一些生活的波折,和九姑娘成了很要好的朋友。九姑娘也不错的,挺有女人味的。女人应有的温柔温顺贤惠、细致体贴,她都有,这很不错的。女人就要有女人的神韵,就象名贵的菜,本身都没有味道,靠的是调味,女人味如火之有焰,灯之有光。好的女人应当是一尊美酒,历久弥香,抿口便醉。”

    华教授说着咂一下舌头,几个人都愣住了,只有九姑娘开心地笑了。

    火车的速度不快,晃晃悠悠,见站就停,几个人觉得无趣,但华教授却是谈兴正浓。

    车子平稳运行的时候,王社也和别的乘客一样欣赏音乐,这样不会不会打盹。靳华跑到餐车挤了几趟,他们的座位上却是一堆吃的喝的,他口里还叫喊着民以食为天。餐车座位太拥挤,也许是菜肴太贵,他跑了几次都是回到自己的硬座席上。靳华没有太好的脾气,如果有人拥挤,他没准会大声叫屈。车身剧烈颠簸的时候,他们会发出呼唤和抗议,那不仅是他自己感到很不舒服了,更是看到车上的妇孺病残需要呻吟,以期引起整个人群的关注。王社半闭着眼睛,车窗外的风光格外美丽,有时他会痴痴地趴在窗户上,看人类亘古不变的景色,想一些和速度之类无关的问题。车窗外的风景,萧瑟乏味,砖制厂房、民居、烟囱,在阴沉沉的天气下显得千篇一律,面对铁轨的墙壁上总是用油漆喷上的劣质广告,王社觉得有些可笑,到处写着流行的标语。偶尔,锈迹斑斑的粗大钢管会突兀地从地面上冒出来,在一片农田之中象是一座小型的未来之城。华教授好象在蕴着一种蓄势待发的情怀,他不时地抬头看一眼凤儿,又不时地看一看身边的九姑娘。靳华和王社都保持一种僵直的状态,不想让华教授觉得影响他的谈兴。

    车厢内,谈话咳嗽声打哈欠还有列车员的叫卖声,一直充斥在污浊的空气里。除去苹果方便面可口可棉布袜子,列车员也在用过分流畅的录音机式的亢奋而稳定的声调向旅客解释着几个人都拉不断的丝袜子。有人啼哭,或许还会流下眼泪。整个车厢内乱七八糟的,让人有一种抑郁感。华教授又抬头看一眼凤儿,他想招呼她坐下来,但他不知道凤儿在这些人群中,却是异常的孤独,她虽然是站着的,却在迷惘与思索中朦胧睡去。

    “爱也要淡淡的,不知听谁说过,不是你的,拽也拽不住,是你的,跑也跑不了,王社,靳华,你们两个还年轻,没有经历过女人,以后要记住。”华教授咳嗽一声继续说到,“淡淡的爱才会有幸福到白头,那种淡淡的微笑让女人更温柔娇羞,象夏日里一缕微风,冬季里一缕阳光,不经意间却令人迷恋。未曾热恋过的人当然无从评说恋爱种种,而那些真正在忧伤中想象快乐的境地里翻滚过来的人,说起恋爱竟也是茫无头绪,丝丝细节都如真如幻仿佛一场远去的梦,找不到合理的因果解释,就象现在我和九姑娘,不为世人所理解一样。不明白当初的爱为何总被诸多的忧郁和无奈所替代,当初的痴缘何,不明白这颗心怎么挡得住重重诱惑却受不了那必然的结局,不明白那原本丰盈的心在浓浓的爱意中却会浑然不觉,不明白在若隐若现的看似无心的背后为何要隐藏着一颗炽热的心。一路走来,有时候觉得自己和九姑娘象做梦般的感觉。我喜欢淡淡的水,渴急了白开水最能解渴。还喜欢天空中那淡淡的云,淡淡的风,还有那份淡淡的思念。男人想象中的女人不光是温柔,不单是女性的娇憨和妩媚,还有母性的善良关切慈祥。女人最能打动人的是温柔,不是矫揉造作,九姑娘是具备了的。她的一只纤纤玉手知冷知热知轻知重,理解我的思想,体察我的苦乐,只轻轻一抚摸,就给我疲惫的心灵以妥贴的抚慰。走进晨曦,我忘却惆怅,静心感受和煦中清新而又温暖的美丽,总能感觉到幸福快乐的淡淡牵挂。尽情拥有一片蓝天白云,把思念折叠成生命中快乐的风筝放飞,她的爱是我手中的线儿绕得更紧。这一份爱是以爱情为原料的,是一幢漂亮的别墅,经得起风吹雨打。不象有的毛孩子对爱情的草率,毛孩子哪有我们这些快要退休的男人深沉。草率结婚是一道幸福和痛苦组成的一元二次方程,后来的得数是痛苦大于幸福。九姑娘的可爱地方很多,说话不喋喋不休,做事不风风火火,待人不大大咧咧。凡事有度,略显羞态。她的美的昭示最能激起我怜香惜玉的心态。她那矜持的动作语言脉脉含情的目光嫣然一笑的神情和仪态万方的举止,还有,她那楚楚动人的面容,真的让我感觉胜过千言万语。千言万语又算得了什么?”

    “华教授,你还没有千言万语呢。”靳华把茶几上的酒瓶子朝华教授面前递了一下,“要不,再喝一点。”

    “你这小伙子,挺逗的,不要以为我喝醉了酒。没有事的,我是择天下英才而育之,觉得遇到你们几个,一下子擦亮了我青春的火花。”华教授见凤儿象是假寐,他接过靳华递过来的酒瓶子摇晃一下,对着嘴呷了一口。“不是说一定要去回避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关键是如何对待这些不开心的事情。所以,人应该学会享受生活,享受阳光。我不奢求阳光天天都能照耀到自己,但是即便就是那一刻,也应该觉得自己很幸运的。在这个纷绕的世俗世界里,能够学会用一颗平常的心去对待周围的一切,也是一种境界。人生最遗憾的莫过于轻易地放弃了不该放弃的,得遇自己心仪的东西,只要是美好的,就要敢于追求。简单安静的生活其实不幸福,所以我只拥抱刹那绵延持久的感觉,我只信仰瞬间。一个垂垂老矣的男人,心已死泪也干,不堪回首魂亦牵,梦惊醒不了情,往事如烟挥不去,亦虚亦实亦爱亦恨,叶落无声花自残,只道是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却无奈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我研究聊斋,你们知道聊斋的第一个字是什么吧。是余。书的最后一个字是什么呢。是恨。读聊斋,研究聊斋,也就是这两个字:余恨。我恨呢,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永恒,如果它流动它就流走,如果它存著它就干涸,如果它生长它就慢慢凋零。男人和女人有了肉体关系以后,好象就要把这种关系视为一种永远,觉得是生存方式的一种演绎。还是保持简单的关系为好,否则,真的没有岁月可以回头。正如我和九姑娘,如果不幸福不快乐那就放手吧,如果舍不得放不下,两个人牵强地呆在一起,也没有什么意思。” 

    “老华,你说的什么呀。”九姑娘看一眼华教授,她夺过华教授手中的酒瓶子朝茶几上猛地掷去,“俺可是要决心跟随你创事业的。现在,你去合肥去讲学,回的时候你家的老婆可是说过的,要俺好好照顾你。如果不是你那个老婆那样说,俺会跟你一块坐在这车上?”

    萧萧噗嗤一下笑了起来,但她没有睁开眼睛。

    王社也哑然失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