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红尘之爱

    更新时间:2016-11-04 08:19:43本章字数:9858字

    天空如洗,远山如黛。萧莉和王丽华立在司令部的大院里,一些从她们身旁走过的兵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她们。

    “准备一下,下午开欢迎会。”翟大成走了过来。

    萧莉和王丽华两个人都愣住了。

    “知道了,老爸,我不想在科研组呆了。”萧莉一本正经地冲翟大成嚷到,“新来一个叫东儿的,她是吴组长看中的人。本来我去科研组,是觉得能和吴组长配合得好,现在,他有了新的搭档,我有些多余了。”

    “别耍小孩子脾气了。”翟大成走近萧莉抚摸一下她的头,“开完欢迎会,老爸和你好好谈一谈。”

    宇航基地CL科研小组用最热烈的方式欢迎东儿的到来,条幅上写着“欢迎新兵东儿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CL科研小组”,司令员翟大成在欢迎会上发表了充满激情的讲话。

    “大家知道,宇宙环境是极为恶劣的,对人体有害的主要因素是高真空高缺氧宇宙辐射温度差异,这些不利因素会对人体产生严重伤害。在这种环境中,航天员是无法生存和工作的。面对严峻的宇宙空间环境,CL科技人员要尽可能拿出一个与外界隔绝的密闭环境即密闭座舱用来保护航天员。”翟大成看了一眼吴组长、萧莉和东儿还有几个科研人员说,“自古以来,飞向太空就是人类最美好的遐想。浩瀚太空很美丽,我们人类不能举目无亲,有了你们,我们的人类也许会少一些孤独感。打仗你们不行,飞向太空要靠你们。我盼望着你们早日拿出东西来飞上去,到时候我给你们打电话。几年前挑战者号首航时,5天中竟然有19万个电话飞向太空。我相信,到时候如果我不能和你们一块飞,一定会打电话给你们的。”

    “首长,我的理想是让你和我们一块飞。”东儿也知道自己为何会这样说,她第一眼见到翟大成时就觉得这是一个十分可爱可敬的军人,耿直的性格,直率的谈吐,雷厉风行的作风,一下子就令她有几分着迷。她不想让这个只会打仗的军人失望,于是,她两眼紧紧盯着翟大成主,“司令员,1969年7月16日美国宇航员尼尔•阿姆斯特朗和他的同伴埃德温•奥尔德林以及驾驶指令舱的迈克尔•柯林斯乘阿波罗11号宇宙飞船飞向月球以来,飞向太空的梦,风雨历程已铸就的辉煌是人类征服太空永恒篇章。航天器的应用技术和设施只是一个载体,太空动植物培育生物技术材料加工太空制药宇宙电子流反质子流带电粒子和弱伽马射线监测深空探测,这些,只是在太阳系要做的事情。司令员,我们的目标应定在河外星系,是外太空。”

    “是的,我同意东儿的说法。”吴组长咳嗽一下说,“新型航天器将是我们的科研项目,如果滞于眼前的观念,将会给我们的科研带来不利影响,我自己也会对此感到失望。求证反作力成为我们飞船的动力,将是我们CL科研小组的主要任务。”

    “宏大的想法和前景可能催生新科技,但我们也不要异想天开。”萧莉冲东儿微微一笑,“东儿,你只是一个新兵,有些想法可能带着一种梦想式的冲动,以后,还是要从基础做起。就象我,原来在医院工作,既然科研小组愿意吸收我为成员,我就是下决心基础做起。”

    “高起点才能高起步。”东儿打断萧莉的话说,“我同意吴组长把求证反作用力当作目前CL小组任务的说法。我坚信宇宙一直经历着生死轮回的过程,146亿年前的宇宙大爆炸并非宇宙诞生的绝对起点,那只是宇宙的一次新生。我想请问的是谁让宇宙加速膨胀,如果没有答案,我把它设想为反作用力。我们注意到宇宙大爆炸不仅只有一次的是被科学家抛弃后又重新拾起的宇宙常量。那种种能量一定很神秘,就是它在让宇宙不断加速膨胀。它一定是存在的,我相信的。是它抗衡着星体间的重力作用,使得各星体不会因为相互的吸引而合到一起,最终让整个宇宙的物质都融合成一体。爱因斯坦犯下了一生最大的错误,因为经他自己的广义相对论公式的计算,宇宙正在膨胀,是的,宇宙确实在膨胀。宇宙不仅仅在膨胀,而且速度正在加快,是什么样的神秘力量导致了这一结果,是的,就是它。是暗能量。我相信宇宙中暗能量和暗物质的存在,是那些我们看不见的力在保持宇宙的平衡。”

    “东儿,既然你认宇宙就会在大爆炸后立刻迅速膨胀并撑破,就象吹爆的气球,那么生命就不可能在百亿年后存在了。”萧莉的面容有些不悦,她几乎是羞怒地望着东儿。“人类永远不会了解宇宙的奥秘,如果什么都被人类洞察,我想,宇宙也没有存在的意义了。宇宙大爆炸后宇宙常量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弱,在宇宙大爆炸之前是存在时间的。爆炸不止一次发生宇宙年龄超乎科学家想象,我理解,时间没有起点。现在我们生活的这个宇宙之前,很可能是在万亿年中宇宙大爆炸发生了很多次。宇宙的年龄是无限大的,而宇宙范围也是无限大的。”

    “你们两位的观点都有科学价值,现在,是欢迎东儿的会议,我们还是请司令员讲话吧。”吴组长打断了萧莉的话,“宇宙生死轮回这个观点就是大爆炸后重生,在轮回中宇宙的膨胀消耗原有的物质,在宇宙常量减弱的同时也产生了一些新的粒子,直到下一次的大爆炸到来,当然,这种可能是存在的。你们两位的观点都很新锐,我同意把有争议的的问题搁置起来,以后再说。”

    “好吧。”翟大成笑到,“今晚,都去我家,算是给东儿接风洗尘。”

    散会后,东儿在住处呆了好长时间,她在考虑要不要去司令员家吃饭,她知道萧莉是司令员的女儿,没有想到萧莉会对她有这么大的敌意,这令东儿有些惶惑。

    去翟大成有的路上,东儿有些莫名的郁闷,跟随她一块前行的吴组长不停地向她介绍着司令部大院的一些情况,萧莉并没有听进去。她突然觉得世界是那样明朗,又是那样幽玄。她以往往对爱情带有或多或少的幻想,希望单纯浪漫甜言蜜语,也想象着自己会在心在的至爱面前耍一下小公主脾气。痛楚的经历已成过去,现在,自己只有变得实际起来。她需要一种归属感和安定感。对甜言蜜语有了一定的抵御能力,但是偶尔还是会犯糊涂,从吴组长的话音里,她能听出那一份爱意。东儿想,男人的心思的确是不能去猜的,其实她想告诉自己应当好好的珍惜。情与爱这玩意太脆弱,异性间的友谊也经不起折腾,她不想把自己的优秀一面当作炫耀的资本,面对吴组长甜言蜜语一波波的进攻,东儿只想自己变得傻气,因为她不想吴组长受到伤害。她知道男人一旦认定真爱,那爱就会深不见底,反之受伤也会藏的更深。

    “东儿,你在听我说话吗?”

    “嗯,是的。”东儿见吴组长停止了说话,便应付性地点一下头。

    “东儿,你的专业知道要比我想象得好。”吴组长扶持一下眼镜,他冲东儿笑了笑,“你的观点是新的粒子形成新的物质天体乃至生命,但是,我们都无法预料下一次大爆炸的时间,宇宙大爆炸理论是俄裔美国科学家伽莫夫在1948年提出来的,他认为宇宙开始是个高温致密的火球,不断地向各个方向迅速膨胀,当温度和密度降低到一定程度时火球发生了剧烈的核聚变反应。随着温度和密度的降低,宇宙早期存在的微粒在引力作用下不断聚集,最后逐渐形成今天宇宙中的各种天体。这一理论体系被称为宇宙大爆炸模型,与DNA双螺旋模型、地球板块模型、夸克模型一起被认为是这个世纪科学中最重要的四个模型。再过十几年就要进入21世纪了,那时,可能不光是理论上的突破,咱们国家航天事业也会有质的突破。作为一个航天科学家,我们要做的事业很伟大,但付出的努力也不为外界所知。也许我们的一切努力都是枉费心机,但我们要做的事业是全人类最伟大的事业。东儿,我看得出,你是一个做大事业的人。”

    “吴组长,你不要把我想象得多么了不起,其实,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女青年,现在,应当说是一个普通的女军人了。”

    在翟大成家吃饭的时候,吴组长还在和东儿探讨着用反作用力当作宇航船推动力的问题。吴组长说,你在冰块上滑动,你仍石头,你向前仍,你减速,反作用力做负功。你向后仍,反作用力做正功,因为你速度增大了。你向上扔,你速度不变,不做功。理论上可以证明,系统损耗的能量取决于摩擦力的大小和相对滑动的距离,这就是系统机械能向内能转化的数值。滑带让物体加速的过程滑动摩擦力做正功,匀速度滑动的时候不做功,滑动带停止,物体减速,做负功。实际上,由于作用力与反作用力具有同时性,它们的作用时间一定相同。而它们作用在彼此对方物体上产生的位移却具有不确定的关系,有可能两个物体都静止。有可能一个静止,一个运动,有可能都运动。位移关系的不确定性导致了一对作用力与反作用力的功的关系不确定性。万有引力公式好像把作用力和反作用力也加进去了,但若不考虑作用力和反作用力,只算物体本身发出的引力呢。力是相互的,所以和两者都有关.类似的还有一个静电力F=KQ1Q2/R^2和万有引力F=GM1M2/R^2很相似的,而电场强度E=F/Q2(Q2为检验电荷)=KQ1/R^2这就和Q2无关了,也就是说离开一个物体就不能说是力了,只能说引力强度了。

    “物体自己本身不会发出引力的。”萧莉的语气有些怪怪的,她说话时象吃了枪药一样,“吴组长,单独一个物体是不能说发出多少力的,因为力永远是相互的。您想算的应该叫一个物体产生的重力场,一般用加速度衡量,而不用力。如果有一个力场,或者说是一个点,让咱们的宇航船同位相移,岂不是更好?”

    “F=GMm/r^2,这是万有引力的公式,宇宙间不能打破这种力的平衡。”吴组长很认真地盯着萧莉说,“带异种电荷的两个小球放在光滑水平面上二力均做正功,将一个球固定住则一力正功,一力不做功,在相同的时间内,作用力与反作用力大小不一定相等,方向不一定相反。作用力与反作用力的绝对值不一定相等,作用力与反作用力做功的代数和也是一定为0的。娟子,以后,你和东儿进行这方面问题的探讨。”

    “好了,来,今天是请东儿的,是我以私人的名义为东儿接风洗尘的。”翟大成听得出三个人谈得不是很投机,他举起酒杯说,“来,喝酒。”

    酒宴进行得并不是很尽兴,几个人喝酒的时候好象都在较着劲一样,翟大成有些懊恼没有把郝允霞和鞠猛还有靳华王社他们叫过来。他看得出,虽然酒下得很快,但他眼前的几个人喝酒时表现得都不是很友好。相互敬酒时没有多少诚意,翟大成觉得女儿萧莉象是对东儿有一种天然的敌意,喝酒和说话时都表现得水火不相容,冰炭不同炉。这令翟大成有些不知所措,他觉得这酒没有必要再喝下去了。但是,萧莉见没有酒了,却走到储藏室兀自把酒拿了出来,而且还是翟大成收藏的一瓶好酒。

    “来,接着喝。”萧莉打开酒瓶,给几个人倒好酒,然后,她举起酒杯冲东儿示意一下,“东儿,以后,还要多向你学习。”

    “我有些醉了,不能再喝了。”东儿微微一笑,“说到学习,你是老兵,是学姐,以后,我还有好多问题向你请教呢。”

    “你们能愿意相互学习,这很好的。”吴组长扶持一下眼镜,“其实,我一直在想,宇宙世纪的主要能源是太阳能和核融合,核融合反应是用在破坏性放射性物质使核子分裂,米诺夫斯基物理学的出现,使核融合技术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以后,利用核融合能够使用强大的能源系统的武器,能够独立拥有能源的宇宙战舰,我们是军人,就算去了太空,也要想到防御。战舰装备的米加粒子炮与机动战士配备的光束来福枪也必须装备上,与CAP能量系统相比,在Id防御力场汇集发射出,米加粒子炮的能量会转换率很高,I防御力场和通常的空间不一样,它很难融进水大地金属和碳元素导电性物质里,如果再它上防一导体的话,立方晶格会产生排斥力,好象在无重力状况下飘浮起来的一样,变热的气体形成等离子,散布的M粒子在飞船与等离子之间被挤压,那样是不行的。这也是我们科研组的一个课题,以后,这个项目就由娟子来负责吧。东儿和我,主要攻克飞船动力问题。”

    萧莉想说什么,看了翟大成一眼,却欲言又止。

    “分子中正负电荷重心是否重合,可将分子分为极性分子和非极性分子。正负电荷重心相重合的分子是非极性分子不重合的是极性分子。对于双原子分子,分子的极性与键的极性是一致的,由极性共价键构成的分子一定是极性分子,对于多原子分子,分子的极性与键的极性不一定一致。无论分子有无极性,在外电场作用下,它们的正负电荷重心都将发生变化。在外电场的作用下,发生相对位移引起分子变形而产生偶极,极性分子的正负电荷重心不重合,分子中始终存在一个正极和一个负极,同时使正负电荷重心的距离增大,分子的极性因而增强。这种因外电场的作用,使分子变形产生偶极或增大偶极矩的现象称为分子的极化。分子的极化不仅在外电场的作用下产生,分子间相互作用时也可发生,这是分子间存在相互作用力的重要原因。”东儿觉得有些头晕,但她还是想给吴组长一些面子。东儿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她冲吴组长微笑一下说,“分子间的引力和斥力总是同时存在,并且都随分子间的距离的增大而减小,只不过减小的规律不同,斥力减小得快,当分子间距离等于平衡距离时,引力等于斥力,分子间作用力为零,当分子间距离小于平衡距离时,斥力引力随分子间距离减小而增大,但斥力增加得快,所以表现出斥力,当分子间距离大于平衡距离时,斥力引力随分子间距离增大而减小,但斥力减小得快,所以表现出引力。分子间的引力和斥力总是同时存在,并且都随分子间的距离的增大而减小,只不过减小的规律不同,斥力减小得快,当分子间距离等于平衡距离时,引力等于斥力,分子间作用力为零。同位相移,我同意这个观点。只是要有一个相移的点,那个点在哪里?”

    “蠕洞。”吴组长冲东儿笑了笑,“我相信那个点。”

    “你是说让飞船从那个小洞洞里穿越过去?”东儿觉得吴组长挺有趣的,至少他的一些思维上和自己相近的。

    东儿觉得在翟大成家吃饭时,吴组长对她表现得有些过分亲昵,不论是言谈还是举止,她都觉得吴组长的表现,已经超出的一个老兵对待新兵应当把握的度。她相象着能与吴组长进行意识交流,但她微闭眼睛试了几次,吴组长没有任何反应。东儿感觉得到,人类脑进化的下一目标是意识交流。意识交流不是不可能的,在生物界领域心灵感应比比皆是,她相信人类也做得到。在以后,自己要去的宇宙那个更广阔的空间里,一些在重力状态下不可实现的理论都可在太空中得以实现,谁又会得知人类在太空当中会有什么进化呢。真的到那个境界,人类的肉体会逐步虚无化,那也许就是人类进化的最终形态,也就是以意识流的状态生存。人类的最终进化形态无须肉体的束缚,是天人合一。

    回到住处以后,东儿一个人躺在床铺上,她觉得有些眩,心想,一定是喝得有些多了。和一个自己所爱的人生活在一起,和一个自己所爱的人有一和种稳固的关系并有默契,东儿想象着以后要在部队里生活的岁月,是需要一个能常常进行心灵交流的人。她想象着王社,但她只是想象,和吴组长一样,她同样没有进入到王社的思维中。带些醉意,东儿感受着生活变故中的喜悦和悲愁。人生是梦,是游戏,但更是一首诗,这需要用心去体会和感受。她对自己说要放轻松一点,玩好游戏,体会这一首诗。她任思绪随心空翱翔,把世俗的繁杂留在过去,让喧嚣渐渐归于平息。渐渐地隐去悲愁,她在静静感受着心中不可自抑地那一份喜悦,真趣独享,怡然自得,领悟着生命的真谛,沐浴着灵魂的芳香。现在,能和王社在同一个地方看着午夜的星空,看着那皎洁的月亮而想到对方,想起对方带给自己的快乐,想起对方的真诚与执著,这都是她以往想象中无法割舍的幸福的时刻,总是一半在梦里,一半在想象中。现在,这一切都要到来了。以前她总想对王社说,如果有一天,我从你的世界消失了,你会痛哭流涕,就象迷失了自己疯似的跑遍大街小巷来寻找吧,真的从你的世界消失了,每当这样郁闷的时候,她喜欢心头这种淡淡的感觉,说不上悲与喜,心头里在想象对方时有一种前所未有的真实感,在内心深处那淡淡的嫩绿是生命的象征是春天的使者,那是她的至爱,是在和她的至爱在对话,那淡淡的一抹胜过喧嚣的姹紫,那时内心发了芽的思念会蔓延开来,一屡温情溢满她的心头。打开尘封的回忆,淡淡忧伤中引出她多少的感慨万分,多少的幽怨无奈,多少次低吟红的樱桃,绿的芭蕉数,多少次不管她怎么歇斯底里不讲道理喜怒无常,他都要哄着她包容她,从不要表现出不快和不耐烦,她不要总去赞叹别人的美丽,因为自己就是他最重要最爱的人。在她脆弱的时候心情不好的时候他呵护她,在她慌乱无助的时候他支持她指引她,并分享她的缺点,包容她,而不只是指责,他给她真正的安全感,不一定是婚姻。这让她感受到两人的情爱无论贫穷还是富有,健康还是疾病,都会相爱相依不离不弃,直到死亡把他们分开。想象着王社的时候,东儿觉得如果生活若剥去由王社带来的理想梦想幻想,自己的生命便只是一堆空架子。她与王社的爱已超越生命的长度心灵的宽度灵魂的深度,那一种爱的力量大到可以使她忘记一切,却又小到连一粒嫉妒的沙石也不能容纳。她觉得美好的生命应该充满期待惊喜和感激,世上最累人的事莫过于虚伪的过日子,她要和王社真诚起来,不想再悄悄躲开,她知道躲开的是身影,躲不开的却是那份默默的情怀,有时爱也是种伤害,残忍的人选择伤害别人,善良的人选择伤害自己。经历过大的波折,她和王社的爱象淋过雨的空气,疲倦的伤心让她记忆里的童话已经慢慢的融化,所有的血与泪在枯萎的荆棘蕴育出一个花蕾,在经历轮回的雷雨后绽放在潮湿的空气中,她不想象从前那样堕落颓废,她不想再过那样的生活,青春年华在逝去,时间飞快流淌的,现在只有年轻隐隐的伤感。在未来,世间有许多美好的东西,她知道真正属于自己的却并不多。在这个纷绕的世俗世界里,生活有太多无奈,她无法改变,也无力去改变,但她的理想不会变。为了理想,为了自己心中的梦,她会放下了尊严,放下了个性,放下了固执,只要能实现自己心中的梦,做什么她都愿意。想到未来事业的时候,东儿越来越觉得自己能放得下所谓的人间情与爱的。没有经历过爱情的人生是不完整的,没有经历过痛苦的爱情是不深刻的。已经过去的爱情非常美好,那逝去的美好日子使她的人生丰富,那些痛苦使也升华了她的人生境界。

    带着醉意的东儿很想给王社打个电话,也很想把自己的住址告诉他,但是,她拿起电话犹豫一阵子她觉得最好不要让王社知道自己的住所。她依然坚持着自己来部队时的一个信念,那就是在外人眼里她和王社的关系是平淡的。不要逼男人撒谎,那样他会恨你。东儿想,现在的王社一定是和她一样,不想张扬两个人的关系。和黑子已有婚约,她更要仔细掂量和王社的关系。随缘,但不是说不努力。少一些接触,免得自己触景生情或一个人的时候独自神伤。现在,即使是自己一个人,她不是寂寞的,和东子一样,她有一颗不安份的心。东子飘然而至的时候,东儿依然带着醉意。 

    “你怎么才来?”东儿有些愠怒。

    “我一直跟随着你左右,只是不想让你看见而已。”东子依附在东儿的身旁,“想王社了?”

    “以后,还是随缘吧。”东儿叹息一声:以后,两个人的关系简洁一些是最好的,在一起,也许只是一个错误的诺言,是我没有勇气违背它。现在是在部队,是一个我想要来的地方。在这里,大事坚持原则,小事学会变通。和他的关系一切都不需争论,需要学会的是自己照顾自己,心情失落时不要淋雨,不要听慢歌,不要看悲情电影,不要泡在浴缸里喝红酒。还有,我在想,遇到让自己心动的人,不妨喜欢一次,老而弥纯是可耻的,我不想压抑自己的情感。

    “你是说和那个吴组长?”

    “一副娘娘腔,烦死人了。”东儿嗤笑一下,她望着窗子外随风摇摆的树叶说,天气转凉了,心也要静下来。如果总是被激情折磨着,难得静下心来做点学问。爱在心里,爱也不一定是想和对方一起睡觉。就是算吴组长是领导,也没有必要故意显露,流于粗俗。况且王社就在身边,我是一直坚信自己等待那个对的人最终出现。现在,一切正在变为现实。和王社没有朋友之间的义气,也没有相遇恨晚的感觉,只是觉得走到一起很理所当然。也许你回头太迟,对方不再等待,也许彼此在琢磨对方的心,而迟迟无法跨出界线。不过即使两个人没在一起,以后还会保持朋友的关系,这个我心底清楚。也许一生都不能跟他名正言顺地牵着手逛街,但却可以做无所不谈的朋友。世间男女,也许每个人这辈子心中都会有过这么一个特别的朋友,很矛盾的行为。一开始不甘心只做朋友的,但久了突然发现这样最好,宁愿这样关心他。很多感情都因为一厢情愿,最后连朋友都当不成了,常常觉得惋惜,一些本来很好的友情,最后却因为没有处理好,那一段友情似乎也难以维持下去。和王社的感情是一场赌注,现在无需表白。要是连朋友都当不成了,也只能是遗撼。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人往往宁愿对着海市蜃楼长吁短叹,也不愿意抓住身边实实在在的幸福。征服欲得不到满足所以不甘心,我知道过去的就是过去了,永远也不可能回头。

    “既然已经后悔过一次,就不要放弃眼前的幸福。”东子安慰着东儿说,“要懂得怜取眼前人,否则,海市蜃楼固然会消失,身边的幸福也会因为等不及而溜走。你不断的回忆过去,什么也改变不了,只能让自己痛苦,对现在爱你的人也很不公平。”

    “不要再说了,那个吴组长和萧莉的关系的很微妙,你没有看出来?”

    “知道的。”

    “你知道?”

    “嗯。”

    “我觉得萧莉把我当成了情敌一样仇视我。”

    “也不是。”

    “那是什么。”

    “她只是觉得烦躁,是青春期综合症。”

    “这你都知道?”

    “我有什么不知道的,我是我,东子,你的大学同学,同室密友。”

    东儿理一下东子有些凌乱的发丝,笑了笑。她知道每一个女人在面对感情时都是很投入很认真的,象萧莉,也许她只是在梦里生活,很容易受到现实的伤害眼,心里有一个人,抑郁的时间长了,打不开这个心结,这样的人真的很傻。心爱的人并不知道你的心事,可能已经有了新的幸福,早淡忘了你的存在。而你为了一个不再爱你的人影响现在的生活,忽略了身边爱你的人,你的损失真的很大。东儿真的想这样对萧莉开导一番,但又觉得萧莉只是一个公主脾气,多说无益,反而会引起她的误解。

    门外一阵敲门声,东儿从床铺上跃起来,她拉开门时,见门外立着萧莉。

    “萧莉,是你?”

    “嗯。丽华姐说你住这里,我顺道来看一看。”

    “今晚在你家喝酒时,话有些多了。”

    “没有什么,我也是。”

    “娟子,以后一块共事,你毕竟比我多穿几年军装,承蒙关照。”

    “东儿姐,这样说就见外了。说到以后,我正想来给你说一说心里话呢。我,不想呆在科研组了。”

    “这是为什么?”

    “不是因为你。”萧莉拉着东儿的手坐在床铺上,“就是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干什么都烦。有时候甚至觉得,人,活着真是没有意思。”

    “瞎说什么,你有才华有理想又有一定的理科知识基础,对航天事业不感兴趣?”

    “也不是,就是觉得心里烦,空空荡荡的感觉。给你三言两语说不明白的,你说,一个男人分明喜欢你,却又叫着不愿意结婚,他是不是根本没有把你放在心里?”

    “感情是要有多复杂就有多复杂的东西,娟子,你还小,现在没有必要急着考虑这个事情的。”望着萧莉忧郁的样子,东儿有几分伤感。她不知道是哪个男人犯了这样的低级错误,没有抓住眼前的幸福像机遇,对于萧莉这样的女孩子是可遇不可求得的。东儿心里生出一种伤感,然而这种伤感是自己对过去的自然的告别与放弃,它富有超脱精神,因而伤感得美丽,曾经的过去,自己已经想让它成为永远。已渐渐消逝了的感觉袭来,才知道原来握在手里的,不一定是自己真正拥有的。自己所拥有的,也不一定是那些令她真正铭刻在心的。为了获得而忙忙碌碌,其实自己真正所需要的往往要在经历许多才会明白。 而对已经拥有的美好却又因为常常得而复失的经历存一份忐忑与担心。夕阳易逝的叹息花开花落的烦恼,也许人生本是不快乐的,拥有的时候也许正在失去,放弃的时候也许又在重新获得,对于她和王社的感情自己没有绝对的把握。她觉得刻意去追逐与拥有,很难走出患得患失的误区,和王社的爱需要升华出安静超然的精神。她知道懂得放弃懂得牺牲才能懂得超脱,自己不是因王社而来到这个世界,却因他而更加眷恋这个世界,能和他在一起她会对这个世界满怀感激,不能和她在一起,也不会象以前那样胸无大志而庸庸碌碌,因为她知道自己要干一件对全人类都有意义的事。

    东儿没有想到萧莉会对靳华爱的那么深,她说到靳华名字的时候两滴泪水酒潸然落地,东儿一时间找不出什么合适的话来安慰她,只是觉得萧莉有些可怜。起初东儿以为是为了吴组长,但她听到萧莉提到靳华的时候,才知道情爱的复杂还有好多是自己未知的,或者说是自己没有领略到的。就算红尘之爱风情万种,她觉得到后来都是随风而逝。就算是这样,她仍然不会失掉对这个世界的爱和感激,上天让她与王社相遇与别离,生命给了她和王社无尽的悲哀,她只有安然一份放弃,固守一份超脱,以后不管红尘世俗的生活如何变迁,不管个人的选择方式如何,更不管握在手中的东西轻重如何,她都会象往常一样心存那一份至爱。

    “以为你和吴组长在恋爱呢。”

    “你想哪儿去了。”

    “没有想到你心中有一份至爱。”

    “嗯。”

    “总也放不下?”

    “是的。”

    东儿抚摸一下萧莉的头,萧莉伏在东儿身旁。东子飘在东儿的耳际轻语到:“我想去看一下那个吴组长。”东儿点一下头,东子浮出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