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愠怒

    更新时间:2016-11-11 16:02:39本章字数:4682字

    “是的,是这样的,天天连油腥也见不到,真是馋人呀。”靳华边说边嚼着嘴里的糕点,看到他鼓鼓的腮,众人又纵声笑了起来。

    次日,周林的父亲要走,靳华约王社一块去送一下。

    “我还想整理一下写作的事情呢。”王社边说边收起日记本,“走吧,那几个老乡也去吗?”

    “是的,他们都已经上了营部的班车了。”靳华催王社快些收拾东西,“准备一下,咱们今天好好在三界玩一玩。”

    “班长只给半天假,中午要回来吃饭的,晚上,还要看元旦慰问演出呢。”王社说着和靳华一起走出了营房。车到三界,王社觉得眼前这个小镇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一条东西大街,街上是比肩继踵的人群。两旁的小商小贩扯着嗓子吆喝着,不时还会传出锱铢必较的争吵声或叫骂声,几个穿制服的工商税务人员在给摆摊生意人撕着票据,三三两两的小伙子在人群中不停地拿眼瞄着穿红戴绿的姑娘。街的东头就是三界火车站,车站很小,只能算个三等小站。“原来这就是咱们通信中提到的三界呀。”把周林的父亲送上火车以后,几个人便分开玩去了。王社和靳华一块,他想买个口琴,靳华说过要给他当参谋的。挤在熙熙攘攘的街市里,王社看一眼靳华感叹到,“津浦线三界83466部队72分队是咱们的通信地址,我以为三界是个多大的地方哩。象咱们老家的一个小镇,很普通。”

    “是的,这里因为驻扎了咱们部队,三界火车站才名气大起来的。”靳华象个常客一样很快把王社领进了一家商店,“现在的百货公司也不象以前那样风光了,门口被小商小贩包围着,公家能卖的东西,门口私人的东西比公家的还便宜呢。不过,口琴这玩意儿要买好的。有一块钱一把的,也有一块五一把。叫我说,还是到公家商店里买那个一块五一把的。走,进去看一看吧。”

    那一次王社买了一把口琴并时常在一个人的时候自娱自乐。

    朝暾东升的时候,王社和靳华两个人便沿着林间小路向司令部走去。雨后的山林空气非常清新,几个上学的学生在唱着“你望这里到处开着野花……”,他们是三界小学的学生。王社的心情好多了,他决定和靳华一块去CL基地司令部找杨玉其请假回家。

    路旁花卉葳蕤草木凄凄,王社想回头叫靳华走快一些,在转身的当口,他看到一只蝴蝶从路旁花径飞走。刹时,他感到自己心旷神怡,象看到满园盛开的花朵,觉得自己眼前一片缤纷。他知道那些虚幻的花朵最终只留下袅袅余香能,只能在想念东儿时留在记忆中,现在,他似乎已经下了决心要把东儿的情与爱作一个结。那一个结是一个情结。象一片云,一片越积越厚的云,他知道,自己已经有些不能自拔。他想象着以后自己一定会努力的将休闲的浪漫时光交与东儿共享。那时,也许会是一个冬天,看见期待中的洁白知道久违的大雪终于开始降临,于是心中藏了八百年的精灵,开始诱惑着他走进了冰雪覆盖的大地,锦衣已褪,华年不再,所有的回忆都已心安理得,所有的过往都只是一段各取所需的人生,那么,真的是那样的话,他一定是和东儿两个人微笑倾听窗外雪花的絮语,然后不知是迷醉了谁的忧伤。或许两个人一块推开窗户,静静地看着雪里吻着风儿的感动。两个人之间不再有不可逾越的绊索。余下的日子里,只要两个人能快乐就足够了,记着两个人的生命里曾经有过对方的痕记。不要有太多的惦记,只希望忽然的那么一瞬间想起对方,而另一个人则傻傻的脸上会浮起一抹微笑,似乎在说你的生命里曾经有过我,你的世界我来过。“看什么呢?”靳华走近王社拍了拍他的肩,“走,快些吧。咱们早上饭都没有吃,我还有点饿呢。”

    “……饿?前面就是203医院了,要不,去找娟子要点吃的。”

    “我们又不是要饭的,你神经?”靳华笑了笑,“不管怎么说,我还是个司务长吧。再朝前走就是三界小学了,学校门口干早点生意的都认识我,他们的菜还指望着卖给我呢。到那里,你想吃什么就要什么,没人敢问你要钱的。”

    “那不还成了要饭的?”

    “你这人怎么这么拗呀。”靳华笑到,“好,走吧,你说怎么就怎么吧。”

    王社笑了笑拉一把靳华,两个人走上一道山坡,下了山坡,前面就是“三界红旗小学”了。这个学校的学生多是当地驻军的子女,王社想,以后,要是真的和东儿生活在一起,有了小孩,也要送到这个学校里来上学吧。如果真是那样,两个人在这里安居乐业,闲暇时找一片心的牧场尽情放逐自己的理想,用歌声驱赶失落,用喜悦掩盖忧伤,纵然浪迹天涯,希望系在心上,海桔石烂感觉不会流浪。

    “其实,能在这里生活也挺不错的。”王社看了看靳华,“把牧羊女的事情作个了断,就和娟子结婚吧。以后,你们两个有了孩子,也可以在这个小学上学。”

    “唏,这才叫做梦娶媳妇想得美呢。”靳华苦笑一下,“你不会知道的,有些事情,只有你本人经历了才会懂。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世上事物千万,由于所处的位置不同,得到的认识和观点也不尽相同。识人也是如此。在这个大变革的社会中,最难琢磨和最难看透的当属人心。因为在人际交往中,人们往往会被第一印象所蒙蔽。娟子是不了解我才对我好的,如果她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一定不会再爱我的。”

    “那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娟子不知道怎么会如此疯狂地爱上你?”王社拍一下靳华的肩,“你小子,别得了便宜还卖乘。娟子,真嫁给了你还不是鲜花插在牛粪上?”

    “你别高抬我了。还鲜花插在牛粪上呢,那样,鲜花还不长得更旺更水灵了。其实,有些话我是不能对你说的,王社,以后你会明白的。”靳华叹了一口气说,“走吧,吃饭复去。想吃什么,到那里随便点就是了。”

    王社和靳华两个人来到学校门口的早点铺前,老远就听到郝允霞在叫他们。王社循声望去,见郝允霞和王丽华还有萧莉三个人正在里面吃早点。

    “来吧,一块吃。”郝允霞用筷子敲了下碗冲店铺老板说,“老板,再给上一笼包子两碗饭。你们,一笼包子够了吧?”

    “够了,够了。”王社冲郝允霞笑着点了点头,“真巧,在这里遇到你们几位天使。”

    “靳华,王社,这么巧,快进来。”王丽华热情地打着招呼。

    “不会是看到我们在这儿,你们来吃蹭饭的吧。”萧莉拉过一个小椅子朝靳华面前推了一下,“我们郝院长要请我和丽华姐,既然你们赶上了,就吃个现成的吧。”

    “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了。”靳华笑了笑把小椅子推给王社,自己又拉过一把椅子坐到郝允霞旁边说,“郝院长,你不会有什么喜事吧,要请客?”

    “有喜事也是大家的。杨科长要带我们仨去招新兵,能离开这个穷山沟一阵子,放谁身上不开心呢。”郝允霞格格地笑了起来。

    “你们要随俺们的老营长杨玉其一块去招新兵?”靳华显得有几分兴奋的样子,“去哪里?不会是去俺们龙城吧。”

    “就是去龙城。”郝允霞冲靳华和王社笑了笑,“不去龙城,我还不想去呢。”

    “噢,知道了。现在张主任在龙城上班,郝院长一定是想去看一看张主任吧。”靳华笑到,“现在张主任可是俺们龙城的大官了。”

    王社听到眼前几位一块去过南疆战场的战友要随扬玉其一块去龙城招兵,心想,要是这一次东儿能报名多好,到时候也好有个照应。王社想,东儿,你现在正在干什么呢,不会放弃自己当兵的理想吧。就在王社想着东儿的时候,他分明觉得东儿的声音正呢喃在自己的耳畔,似乎在对他轻轻絮语着什么。王社有些发愣,他一下感觉到了东儿的声音,只是那声音象嘤嘤的哭泣声。

    王社似乎听到了东儿的声音,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几个和他一块吃早点的人见他呆坐在那里傻瓜一样发愣,都觉得有些好笑。但王社并没有任何察觉。冥冥中王社好象能听到东儿的声音,她似乎在他耳畔轻语着:送你一缕心香,愿你头顶的天空更加清朗,送你一缕心香,愿你眼里的花朵精彩绽放,送你一缕心香,愿夜空所有星星为你一人闪亮。你要记住,处世如身处荆棘之中,心动则人妄动,伤其身痛其骨,那样的话你更会体验到世间诸般痛苦。

    世界上有一种爱叫做放弃,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永恒,如果它流动它就会流走,人生其实就是一个苏醒的过程。世界层层叠叠地向你展开,有一刻迷离的面目,会有你不愿接受的事实,你要不断消除着自我的狭隘偏激和片面,之后一点一点地苏醒着,一直到永远。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你都要对待自己要有信心,学会宽容,学会接受现实与梦想难以融合的无奈与苍凉。一切都是梦,梦醒了,不要觉得孤单和忧郁。我和你一样,所有的情思也许会变成石头积成河床,那样我们就再也没有了痛苦,也没有了离愁,没有了回忆。直到死去,变成红红的火苗微笑着跳跃着飞向蓝天,云雾缭绕,之后再开始了一个逍遥的梦。有时候我真想象你一样能时空里穿梭,让自己的灵魂能跳跃飞翔,有如云雾一样的翅膀,然后飘渺的裙衣消失,随着婀娜的舞姿一起融于天地间,只留下思绪还在蜿蜒。我们会有这样的日子吗?那时的一切一切一定很甜很美很让人感动。

    “王社,你怎么了?”靳华见三个吃早点的女兵在看着发呆的王社窃笑,便用筷子敲了敲他面前的碗。

    王社猛然一惊,他看了看正在低头吃饭的三个女兵,不好意思地冲靳华笑了笑。

    “快吃吧,饭都凉了。”郝允霞白了王社一眼,“不会是在南方前线有什么后遗症吧。你瞧人家靳华,和你一样受过伤,现在还不生龙活虎的什么事都没有?早就听说72分队的文书有些呆头呆脑的,我一听说就想到是你。王社,你和靳华老家也都是龙城的吧。我们这一次去龙城招兵,你们俩个有什么事要办吗?”

    “我们正准备去找扬科长请假呢。”靳华笑了笑说,“郝院长,要说老乡,你可能还不知道,张主任,不现在应当叫张部长了。张部长和王社还是一个村的呢。张大屯,是吧,王社。”

    “嗯,是的,是的。”王社有一种恍然一梦的感觉,他看了看郝允霞说,“郝院长,我上一次去老家还和张部长一块吃饭呢。他和我姑父关系不错。”

    “是嘛。”郝允霞很认真地看了看王社,“还没听老张说这么细呢,只知道你们那些龙城老乡有时候成群结队地去我家玩,这倒没有注意。王社,以后,有什么事对姐说,咱们既然是这么近的关系,遇到什么事尽管对姐说是了。”

    “行。”王社看了看郝允霞,笑容可掬地说,“郝院长,你们这一次去龙城招兵,我有个朋友想当兵,到时候还想请你帮忙呢。”

    “这么快呀,说着说着就来了。”萧莉笑到,“王社你这个人这么实惠呀,怎么刚说到有事找郝大姐就真有事了。”

    “我印象中的王社是挺木讷的一个人,现在看来不是挺机灵的嘛。”王丽华也笑了笑,“我们家鞠猛常在我面前夸王社的文才好,王社,以后有什么稿子可要帮我们写呀。”

    “我们能什么稿子要他写。”萧莉看了一眼靳华,喃喃地说,“这大头兵,当的有什么劲?天天都是三点一线的生活,真没劲。”

    “新兵招来后要搞迎新兵联欢会,到时候咱们203医院的节目就请王社来给咱们编排吧。”王丽华看了看郝允霞说,“郝大姐,行吧。”

    “行,你说行就行,要不,萧莉怎么在背地里叫你指导员呢。”郝允霞看了看萧莉笑了。

    “其实我也不是空穴来风呀。”萧莉幽幽地说,“等这一批新兵招来,基地人员是要大调整的。”

    “萧莉,你这样说我信。不过,有些事情是机密,就算你知道也不能随便乱说的。”郝允霞很认真地看了萧莉一眼。

    “我懂。”萧莉有些愠怒,“这身军装,我还不想穿了呢。这社会变化多快呀,再呆在军营,人都呆傻了。你们没听到社会上的人都咱们傻大兵吗?”

    “本来就是嘛。”这声音是从另外几个吃早点的人群里传出来的,说话的人留着长头发,打扮得不男不女,说起话来也阴阳怪气。“傻大兵,要不,把碗里的稀饭喝完,给我们走个正步吧。”

    和长头发一桌的几个人哄笑起来。

    “走吧。走走看。”一个声音说。

    “走一下正步,我们请你去喝咖啡。”另一个声音说。

    靳华看到萧莉嗔怒的样子,他站起来把拳头握紧了。

    王社没有想到靳华会和人打架,不过,他这一次表现得很英勇,把“金丝缠腕”运用到了极致,几个小痞子差不多同时亮出的匕首,但被靳华空手夺下,并把几个人打得抱头鼠窜。

    王社和靳华两个人还没有到司令部,靳华在三界小学早点铺勇斗歹徒事情已经传遍了CL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