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财富

    更新时间:2016-11-26 17:31:25本章字数:12445字

    王社听方睆如此一说,哑然失笑起来。王社和方睆整理好服饰走出小树林,在清官祠后的龟碑上又是亲热一会,便沿着清官祠的院墙悠闲地走,来到清官祠大门口,王社和方睆各伏一个门旁的石狮,互望着对方一会,方睆掏出一个桔子分给王社几瓣说:“本来我带几个桔子哩,刚才折腾得昏天黑地,就剩这一个。也好,我们这叫分桔(居),桔子分着吃就是分开的意思,你知道吗?”

    “我知道。”王社嚼几片桔子后,口不象刚才那样喝了。他走到方睆身旁,把她抵在石狮上,又热烈地亲吻起来。方睆把手探进王社的裆部很放肆地搅动着,王社吮吸着方睆的乳的头。“不好。”王社忽然停止动作,捏一下方睆的脸腮说,“方睆,我们教院女生寝室管得很严,现在已回不去了。”

    “回不去了?”

    “是的。”

    “那我们就住旅社。”

    “睡在一起吗?”

    “嗯。”

    “一个房间?”

    “对。”

    “我太高兴了。”王社拉着方睆沿着清官祠走下去,他知道穿过九曲桥,再走过省立医院,在解放电影院附近有好几家小旅社。王社知道结过饭钱后,自己口袋里已没多少钱了,住长江饭店或杏花大酒店是不可能的。

    “不过,我们在房间里要划清界限,在床上谁都不准越雷池一步。”方睆嬉笑着和王社一起走过清官河的九曲桥。

    “大侠。”快上清官河的岸时,有几个声音几乎是同时叫王社,他循声望去,见是张新宜、胡小明、董浩、吴辰、汪湛、刘树立、崔建华和龚卫东8个人一起迎面走来。

    “你们几个是刚看录相回来?”王社松开方睆的手说,“我们正准备去看录相呢。”

    “看什么录相,都放完了。快回去睡觉吧。”张新宜说,“走吧,走吧。再晚就叫不开女生寝室的门了。走,我们一块回去,这么多人一块叫,那个把门的老头才给开门,不然的话,方就回不到女生寝室了。”

    “那好吧。我们一块回去。”王社的话一出口就有几分悔意,但还是跟着他们8个人一起折身回去了。

    叫开教院的门后,王社一直把方睆送到女生寝室,敲开门,睡意朦胧的路霞似乎有些愠怒,她打个哈欠说:“明晚要来睡的话就早点来,困死了,真烦人。”方睆接着说:“我明天就回去。”方睆说着望王社一眼,那眼神有几分幽怨。

    王社回到前进小学的男生寝室时,发现楼梯旁有一对高考补习班的男女学生正拥吻着,“咝咝”声象两个在咬架的老鼠。前进小学为创收捞外块,除把教室租给我们两间当寝室外,还有几间是办高考补习班租用的。现在的学生早恋问题很严重,有的在初中就开始海誓山盟了。王社推开寝室的门,刚看完录相回来的那8个人正在神侃。

    “他妈的,权爷几个拧身就躲过子弹,伸手就把对手的枪夺过来了。车子一直开到山下,灰头灰脸的权爷拿着车摇柄说,在我们那车把是不会坏的。整个人踏着水面狂跑,把拿枪对他瞄准的美国兵都惊得忘记了开枪。”吴辰说,“还是外国片子看着过瘾。”

    “一个女的怎么会骑在男的身上抖动?”张新宜问。

    “刀!那是一种交的合姿势,你张新宜B大队书记出身怎么会懂?”崔建华说,“老土一个。”崔建华的口、头禅是“刀”,说话前习惯先说一个“刀”字。

    “交的合有口巧交,肛的交,倒插扬柳,排山倒海,还有人与兽,老汉推车,小驴推磨,花样多着呢。”吴辰说,“老张,哪天有时间的话我领你看这些片子才过瘾呢。不过,你是党员,又是班长,不知看后会受何影响?操,你不象我们老百姓自由呀。”

    “刀!我在长江饭店干过一个白板的女孩子,张新宜班长,你知道什么是白板吧吗?”崔建华说,“白板就是一根毛都没有。”

    屋内没睡着的人都淫声浪笑起来。

    “吴辰,你在手弄吧,这么长时间不听见你吱声,快把你的手从那个地方拿开。”汪湛对他上铺的吴辰说到。

    “大侠,我早就知道他们搞同性恋,他妈的,也不怕腚眼子疼。”王社窃笑着,把头缩进被窝里蒙头大睡。夜里,他梦见两个男人裸体在厕所里相互用口,一个男人吐出一堆白花花的秽物。他一下子惊醒过来,再也不能入睡。

    天刚蒙蒙亮,就有敲门声响起,王社跳下床打开门,见是方睆,感到有几分吃惊。

    “这么早就起床?”王社小声问一句,亲昵地抚摸她一下,“我们都还在睡大觉呢。”

    “快穿衣服,我们出去玩。”方睆说,“我今天准备走,墟城师专。”

    “走?”

    “嗯。”

    “等我一下。”王社掩上门,穿好衣服,拥着方走出前进小学。

    “中午的火车。”方睆依偎在王社怀里说,“上午再陪我玩一会吧。”

    “你夜里没有睡好?”

    “嗯。”

    “走,到城隍庙。”

    “好。”

    王社和方睆穿过清官河和省立医院,在银河大厦和四牌楼玩一会,便转到了城隍庙。那里的人很多,比肩继踵,天越来越热,王社邀方睆在城隍庙的茗轩茶楼坐一会,然后,又步入热闹非凡的城隍街市。

    “给你买件裙子吧。”

    “不,我自己订做更有意思。” 方睆翻弄一下卖布的各种料子,挑中一块拿在手说,“今夏就流行这个颜色,我要它。瞧,加工快做,立等可取,咱们等一会就行。”

    方睆换上她新做的裙子时,王社在付钱时才发现口袋里不到10元钱。天近中午,方睆要走,王社和方睆便从五里墩乘10路车去火车站。王社把仅有的钱给方买两听饮料,送方睆上车时还滚到车轨上一听。王社想探身去捡,方睆不耐烦地说:“算了,算了。”王社有点难堪,望着车轨上咕咕外溢的饮料,觉得自己真是笨手笨脚。一听饮料,就这么白白地浪费了。王社知道方睆是家财万贯的富婆,当然是不在乎这些的,她不会明白因何表现出愁楚的样子。方睆说“你怎么了?做人要开心些。” 方睆说着从书包里掏出一条烟,“这是给你买的烟,注意身体,你的烟抽得太凶了。”

    王社接过方睆给他的红合肥烟,他知道这是用烟票控制的烟,方睆一定是用高价买的。望着开动的列车,王社真的很感动。

    回到前进小学,王社拆开烟抽上一支,细细品味着这两三天的感情,感到心里非常的乱,象一团乱麻,简直是乱七八糟,怎么也梳理不出一个头绪。到吃饭时间了,望着寝室的一些人拿着饭票去教院食堂,王社才想起在他下月的120元工资转来之前,他吃饭已成一个大问题。数一下饭菜票,他想只有每顿饭吃大馍喝开水了。买瓶辣酱当菜吃,就这样几天后胃疼起来。他知道是辣酱吃多了。躺在寝室的写字桌上,疼得受不住时他便“吭吭叽叽”嚎几声。写字桌正对着门,整个人躺在上面,头朝外,象凉尸。李明和胡小明见他疼痛难忍的样子,就要带他去省立医院。王社知道自己囊中羞涩,死活不愿跟他们走。李明和胡小明交换一下眼色,架起王社就走。出前进小学路过教院门口,有同学打招呼,他们只是说他们在开玩笑。直走不用拐弯,一会儿就走上包河,过了包河就是省立医院,路上,王社的胃疼得一直不能脚踏实地地走路,等于是李明和胡小明架着他走到省立医院。他们一阵忙活后把王社送到急诊室,一针过后,王社的胃逐渐不疼了。又拿一些药,回来的路上,王社便能自己走路了。

    一直到下个月的工资转来之前,王社都是吃李明和胡小明的,三个人一阵子吃喝在一起,形同兄弟,王社便提议三人桃园三结义。王社没有李明的年龄大,胡小明没有王社的年龄大,三个人就这样称兄道弟,仿佛真的是当年的刘关张。李明说:“班里的同学分三溜人,汪湛,张新宜,崔建华,他们仨挑头。跟汪湛的有吴辰、董浩,跟张新宜的有老夏、张旭东,跟老崔的有刘树立、王社,其实,龚卫东和我都是党员,班上还没有几个人知道,因为我们的关系还未正式转过来。”李明拍一下王社的肩说,“王社,你要争取入党。毕业回到单位,身份问题和组织问题都解决了,你才能进步。”王社有些莫名其妙。后来,班里确定了王社和张旭东还有刘树立三个人为党员发展对象,这使王社和张旭东、刘树立三人一下子都团结到党小组长汪湛的周围。汪湛有个姐夫叫乒乒,是省杂志社的编辑。汪湛知道王社喜欢小说创作,便要王社把以前写过的东西拿给过来,和他一起去见乒乒。

    第一次走进省文联的大门,心里很激动,但当他看见省文联门口摆放着交谊舞培训班和一些乱七八糟的广告招牌,敬畏的心情减少许多。上了二楼,推开编辑部的门,汪湛把握介绍给一个比他要高得多胖得多的人,他就是乒乒,足有2米的高头,体重至少在200斤开外。王社用刚转来的工资买些酒菜招待乒乒,他白天不抽烟,但酒量非常大。几次交往后,王社和乒乒混熟悉了。乒乒有时也到前进小学来玩,每一次他们这边作陪的人都会有几个酩酊大醉,但乒乒却丝毫不见酒意,他喝起白酒象喝白开水一样。

    回到老家墟城后,王社翻箱倒柜把以前写过的东西都找出来,然后一个人闷在屋里整理它们。

    “小社,该是找个女朋友的时候了。”王社的母亲说,“我高血压,又有心脏病,你不想让我抱孙子吗?”

    “我只想找个喜欢写作的。”王社抽着父亲给他的烟说。

    “写写写,有什么用处?从十几岁就开始写,到现在也没有见弄出什么名堂。走吧,今天随我去见一个女孩子,趁着寒假把亲事定下来。”母亲说,“你弟弟的孩子都叫你大爷了,再不成家就说不过去了。”

    “那好吧。”王社放下手中的活,用自行车驮着母亲朝介绍人指定的地方奔去。第一个见的女孩子在医药公司上班,叫黄玉荣,人长得挺漂亮,但当我和她讲到“红与黑”的司汤达时,她问王社司汤达是什么药,当时,王社一下子泄气了。王社用自行车驮着母亲见了十几个女孩子,有两三个还是挺有文采的,回到教院后他便开始和她们通信。最先回信的就是和他外婆住隔壁的那个叫岳琴的女孩子,还在读高中,家在墩家庄,透着一股农家女子固有的清淳。在省教院读书期间保持通信的还有在化肥厂上班的梁存冬,还有好几个家里给介绍的女孩子。后来,王社觉得还是正在市里读书的朱雪雯是自己心仪的人,或者说是自己最理想的伴侣人选。他想,这这个生活的世界里,有很多爱,不能用世俗的方式承担,也不过聚散随缘,风雨由天。只有温馨的牵挂和祝福,只有心相近,意相伴的绵绵情谊。在岁月漫长的脚步里,人生的几种意境,是人们要寻觅的。这与女人无关。他喜欢一种淡泊的心境,喜欢寻找一片美丽的天空,喜欢那种超越了世俗的情感。而那种真情,可以平静的相忘于江湖。那样的一种情感,飘荡成牵挂和思念的线,在一方彼此感知着存在的意义,感受着彼此的快乐与烦恼,他轻轻地叹息,深深地爱恋生命中白白的云,蓝蓝的天。失去一个人的感情,明知一切已无法挽回,却还是那么伤心,而且一伤心就是好几年,还要借酒浇愁,形销骨立。其实,他知道那样一点用也没有,只是损失更多。他知道世界上原本没有完美,可这并不妨碍人们追求完美。对完美的追求是心灵的涅磐,经历了苦痛却获得了美丽。如果,那生活之火能把羽毛凌乱的小鸟熔炼成一只七彩凤凰,能让生命熠熠生辉,投入烈焰去追求完美便成了人生的情愿,追求是生命的光彩。他不懈的追求着完美,明知道不可能有完美,但他在那种痛与快乐中追求着,虽没有辉煌的业绩,甚至碌碌无为,他会因自己不懈的追求而无怨无悔。人生短短几十载,真可谓弹指一挥间,生命正因为他的短暂而显得更加美丽。他知道,自己的感受和思忖要靠自己把守归因只要是牵扯到感情,通常就没有逻辑可循。感情是一件永远无法计算投资回气报率的东西,付出跟回报之间有时完全没有关系,甚至成反比。感情有时不需要白纸黑字的契约,也没有什么雇佣的关系,却会让人对另一个人死心塌地。思念倾慕爱恋都是一种心理状态,它没有办法被具象地雕塑出来,感情就是如此微妙,其实感情并无所谓绝对性的对与错,只要是自己的选择,并且在多少年后不后悔当初的决定,也就没有谁是谁非的问题。人生就是因为无法随心所欲,所以才有意义。因为一开始就已经知道胜负的棋局,任谁也没兴趣,任谁也下不下去。人生这出戏,重要的是,你所扮演的角色,是你自己的选择,没有人逼你,只要你自己对得起当初无悔的自己,还有善待那些曾经给过人的真心。有人说凡世间女子,必游荡于淑女与泼妇之间。泼妇自然是没人想做的,但做一个优雅的女人,有味道的女人,则是每个女人殊途同归的美丽梦想。不独如此,男人也在呼唤淑女回归,多少男人在为女人失去温柔而叹息。漂亮的女人不一定有女人味,有味的女人却一定很美。一朵花可能花瓣妖娆,姹紫嫣红,却不一定暗香浮动,疏影横斜。他觉得女人应当是月光下的湖水,是静静绽放的百合。那样的女人,是一个晶莹剔透的女人,一个柔情似水的女人,一个善解人意的女人。静若清池,动如涟漪。一种淡雅,一种淡定,一种对生活对人生静静追寻的从容。有独立的人格,独立的经济支撑,独立的思想境界。他想象的女人不是矫揉造作,象一只纤纤玉手,知冷知热,知轻知重,理解男人的思想,体察男人的苦乐,只轻轻一抚摸,就给男人疲惫的心灵以妥贴的抚慰。有矜持的动作语言,脉脉含情的目光,嫣然一笑的神情,仪态万方的举止,楚楚动人的面容,总是胜过千言万语。味似寒梅,清丽孤傲,丽质天生,妩媚不妖娆,清秀不娇艳,淡雅脱俗,卓而不群,深藏的内心让人遐思无限。虽然没有夏花的热烈绚丽,却有着秋菊的幽雅娴静。她不一定要漂亮,但一定要美,要有知识和丰富的内涵,要随时懂得用知识来充实自己,而所谓的知识不仅仅是指专业知识,而是包括了知识的内涵和外延。当自己感到身心疲倦透顶的时候,她会用一只温柔的手放在自己的额头,会时不时的创造点浪漫气氛,象一块最完美最精致的润玉,晶莹剔透、圆润光滑,散发着迷人的光彩。不似玫瑰过于交的合,不似荷花过于清纯,不似腊梅过于沧桑,也不似昙花受尘世干扰。气质深邃雍容华贵,国色天香的美,举止优雅间,仪态丰韵,有圆融的智慧,每一个微笑和意会,都让周围的人,男人孩子长辈都能感受到来自她的那份圣洁。当然,他只是这样想象。不能尽遂人意,他知道只有学会从容面对爱情,学会面对生活。也只有积极面对生活,生活才能如己所愿,如同明早,太阳依旧会如时升起。幸福不是靠命运,是靠自己掌握的。他知道真正幸福的爱恋是短暂的,也许是几年,几个月,一天或者就只有一刹那。恋爱时可以不想柴米油盐,只顾花前月下,灯红酒绿,情话交的合,浪漫沉醉,图的是让对方快乐和开心。当彼此的依赖责任与日俱增时,就能体会到爱与婚姻的和谐,甚至彼此的言行神态气质以及容貌都趋近相同。相爱总是简单,相处却又太难。异性之间最大的吸引力,是一种神秘感,一旦结了婚,那种感觉很快将荡然无存,缺点也暴露无遗。彼此之间多了些不满和埋怨,少了些赞许和鼓励。从某种意义上说,其实婚姻就是相互适应、包容和迁就的过程。如果不能做到,就难以幸福,婚姻就容易亮起红灯,导致分道扬镳。一辈子相伴到老的爱情,是珍贵的。牵手一辈子,心与心偎依到老才是最幸福的。钱钟书说婚姻是一座围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婚姻是吃惯了的米面,每天吃每天一个味道,每天还必须得吃,所以要抱着一个豁然的心情来对待围城生活,把那些柴米油盐经过自己的心怀和大脑调制得精致一点,口味更适宜一些。不管两人因多么深的爱情而走入婚姻,不管曾经是如何爱得死去活来,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再浪漫的激情也会渐趋平静。婚姻就是这样一件事,爱上一个人,发誓与之白头偕老。然后一起生儿育女,然后是天天回家,抚养着儿女慢慢成长,天天看着对方的脸庞皱纹形成,白发丛生,到最后,天天守着一个人,婚姻的实质,就是这样平淡的相守。他知道感情是件很复杂的事,不能勉强他人,相爱时理由有千条,不爱时,这千条理由一条也站不住脚,这其中的奥秘,有谁能说得清。大千世界,红尘滚滚,于芸芸众生茫茫人海中,和心爱的人能够彼此遇到,能够走到一起,彼此相互认识,相互了解,相互走近,实在是缘份。在人来人往,聚散分离的人生旅途中,在各自不同的生命轨迹上,在不同经历的心海中,能够彼此相遇相聚相逢,可以说是一种幸运,他不会放任自己散出耀眼的爱情光芒,不会放任自己燃出炙热的爱情火焰。他静静的想象着那个人,或许会因为一首怀旧的老歌一幕恋人的牵手想起她,想起她的宽容,想起她的宠爱,或许会因为一道似曾相识的风景一种触动心灵的相似的容颜想起她,想象她的真诚和执着,更会因为午夜的星空遥远的月亮想起她,那个是朱雪亮雯吗,他心里却酸酸的。生命有时是无奈的,生活有时又是残酷的,当他觉得生命象一潭死水,寂静的没有一圈涟漪泛起时,他会心慌;当他觉得生活如一棵枯树,风干的寻不到一点生命的迹象时,他会心悸,他怕被生命遗忘,他怕被生活吞噬,但是,因为内心有了那份爱的存在,他的生命多了条雨后的彩虹,他的生活有了满目的苍翠。他感谢上苍给了朱雪雯这样一个人,一个让他在这个世界上不再孤单,不再寂寞的人,即使是痛苦,也甜过麻木和苍白。那样一种情感,让他飘荡的心变得柔软脆弱,让饱受折磨的心拥有了温润的一隅,更让他独享着一生眷恋和牵伴一世宽容和给予,拥有着今生的思念与回忆来生的执着与寄托。

    日子一天天过去,一路走来,岁月蹉跎,王社忽然感觉自己一事无成是一种悲哀。随着年龄的增长,却又不得不考虑个人婚姻问题。世风的尖利,会如同刀锋划过他的胴的体,雕塑他气质的坚韧,风雨的清凉,会如冰雪凝成他性格的冷静。

    王社已感觉到世俗的风会把他被吹的晃晃荡荡,世俗的雨把他淋洗得颠踬趔趄,他想清高,更多的时候却不得不媚俗。蒙胧而泥泞的风街雨巷,如海岸延伸他前往的迷惘。然而他并不痛苦,也不沮丧,惟有风织的雨帘才会让他人生之旅的艰难,才会使他珍惜没有风雨的日子,没有风雨的生活。走进风雨,走进了一个深造的沉思的世界,经不住风雨的树,便长不成参天大树,浸不出一片茂盛的森林。走不出风雨的人,便走不到晴朗的街巷,走不到一个温暖的家。走在风雨里,很多人走在风雨里,人生就象一列急驰的火车,机遇和缘分会让许多素昧平生的乘客,在旅途中相遇相识相交相知,多变的人生,生活的缤纷,构成人生一幅流动的风景,人生的年轮上镌刻着许多酸甜苦辣的感情,而感情是生命在世界上存在的支撑点。真挚的情感是最美丽的。世界,象是一张永远也无法穿透的网。当他沉寂已久的心,常常掀起一阵折腾的喧响和伴生的烦恼时,他最渴望一个人静静地望静谧的天宇,他已习惯把自已的心思写成片片飞鸿,他相信,当这飞鸿到达彼岸的时候,另一颗善良的心,一定会给他最真挚最深情的祝福。他会用彩云编织美丽缱绻的梦境,人本来就是钟容易伤感的动物。酒后的喧哗,更显出心中的无助,寂寞的发现终究还是孤单一人,车红酒绿的世界是世人逃避的共同场所,心疼的感觉在酒精的腐蚀下渐渐远去,可失去了心疼又意味着什么,不是是成为了一个美丽的躯壳罢了。疼了,沉默了,藏起心中的伤痕,继续自己被放逐的日子。他试图用文字表达他的感受,写下他对于自己生命历程的感悟,却突然发现自己手中的笔是那么干涩,描出的文字是那样苍白无力,自己的思路是那么枯竭。人生当如一首歌,一首虽有坎坷起伏却不乏动听音符的歌。友情是一条河,不会干涸,可是物在人空,却更令人怅然。江南的四月,本已春意融融,可是那一天我却感到格外的冷。人的心理的沉静,或许就这么脆弱,有什么东西来轻轻一拨,它就碎了。他知道在人生中,那愈是令人心动神往的东西,愈能在心灵深处充满着感伤的诗情。梅的坚贞高洁和顽强不屈的品格历来被诗人所赞美,众多的咏梅诗脍炙人口,或咏其风韵独胜,或吟其神形俱清,或赞其标格秀雅,或颂其节操凝重。他喜欢梅,是因为梅那种孤傲拨俗坚贞不屈不畏严寒高洁端庄幽独超逸的气质。梅,也许是自己在内内心深处他放不下陈冬梅。梅,她不与百花争春邀宠,她喜欢在大雪纷飞时凌霜傲雪,白雪使她更艳,寒风让她更挺,冰天雪地中只有那一点红色,她是那么生机勃勃,那么俏丽动人,那就是梅。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搁笔费评章,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幽谷那堪更北枝,年年自分着花迟。高标逸韵君知否,正是层冰积雪时。清香随雪飘,粉瓣迎风落。笑对峭严寒,只把春来报。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 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姹紫嫣红耻效颦,独从末路见精神。溪山深处苍崖下,数点开来不借春。耐得人间雪与霜,百花头上尔先香。清风自有神仙骨,冷艳偏宜到玉堂。从来不见梅花谱,信手拈来自有神。不信试看千万树,东风吹着便成春。万树寒无色,南枝独有花。香闻流水处,影落野人家。池边新栽七株梅,欲到花时点检来。莫怕长洲桃李嫉,今年好为使君开。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王社喜欢带有梅的诗词,心中的感觉,是一种无法言说的情感让人有一种深骨髓的感觉。有时想到梅字时,他的心里会涌起了一股浓浓的柔情,他不愿看到泪水再往下流,心忘了收在风里看日升月落,任凭岁月碰触伤口隐隐在作痛。有时候他想,能说得清楚的爱情往往并不是真的爱情,而真的爱情则往往很难说清。真正的爱情是不需要理由的,但生活中的爱情却大多有理由。爱情使人弱智,唯弱智才能产生最纯美的爱情,爱情最大的痛苦在于有苦说不出来。人生的真理,只是藏在平淡无味之中。如果一个人没有苦难的感受,就不容易对他人给予同情。世间情如水,又百转千回,结局只能让人空陶醉。明月花间温柔容颜寂寞的心弦,深情缱绻,无情缘浅,欲舍还留恋,梦里的感觉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的,酸楚,心痛,醒时做梦,笑时落泪,一切尽在虚无飘渺间。很多的感情,都因为一厢情愿,最后连朋友都当不成了,想到和方还有陈冬梅,他常常觉得惋惜,他知道如果自己过于坚持,和她们那一段友情似乎也难以维持下去了。是可惜,也是遗憾。他会怅坐一隅静静地想着过去,凝视远方的时候,那些逝去的爱在眼前晃动,尔后再进甜美的梦乡,他知道这些年一种爱很凄迷,只能远望。活在这个世上的一切都会流去,都会随着时间流走,无论是富贵名利,还是美好的青春岁月。唯一永恒的或许是死亡,或许什么都没有,或许是爱。爱或许是某种继续活下去的唯一力量。什么都会流走,一切都会流走,只有爱能让我们永恒,穿过万古的沧桑。情爱的天地朦胧,谁又说得清,人的感情生活,除去以生俱来的亲情外,爱情和友情就是鸟儿的双翅,使人的情感能够得以飞翔的丰富多彩,在这个喧嚣浮躁的社会,能够有几个可以称得上的朋友相伴,那真的是太幸福了。他喜欢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随着天马行空的思绪,书写一些温暖的文字,在文字中寻找一些平常的快乐,寻找坚持的理由,寻找生命的价值和意义,让心情在文字里释放与飞扬,让自己在文字里麻痹与沉醉。而在有的时候,从文字里爬出来,却发觉生活其实并非如同文字那样美好,也并不象文字那样有章可循。生活就是生活,其本身就有太多不可预测的苦涩。一生一世,就好比一次搭车旅行,要经历无数次上车,下车,时常有事故发生。有时是意外惊喜,有时是刻骨铭心的悲伤。降临人世,坐上生命的列车,旅途充满挑战,梦想希望离别不能回头,搭上生命的列车,生命是一场旅行,并且是一场苦涩的旅行。穿越重重阻碍,沾满血腥,随着一声啼哭,挣扎着来到这个人世。从呱呱落地的那一刻起,便学会了哭,是否,在人之初就预示着这一辈子注定要与眼泪与苦楚相伴。从起点到终点,人这一辈子在哭声中开始,在哭声中谢幕,不同的是来到这个世界时,亲人笑了,只有你一个人在哭,而当你离开这个世界时,除了你保持沉默,所有的亲人都在为你哭泣。人是感情动物,因此才会承载太多的苦难。生老病死乃人之常情,而除了生是让人愉悦的之外,其他的过程均让人难以接受,衰老病痛死亡都必须面对和经历,谁能说这样的过程不是苦涩不是辛酸不是撕肝裂肺的,生命是一场旅程。在生命的列车上,至亲至爱的人总无法陪伴走到最后,同样,你也无法陪伴你的至爱亲人走到最后,每个人必须经历痛心的离别,在某个站点匆匆与曾和朝夕相处的人挥手道别。有时候情深意重的旅伴却坐到了另外一个车厢,只能离开他继续旅行,当然,也可以摇摇晃晃穿过自己的车厢,去别的车厢找他,可惜,你无法再坐到他的身旁,因为这个位置给别人占了。相爱的人走到一起是福分,而更多的时候有情人却不能成眷属,如此悲凉的故事一直在人世间循环上演。目送曾经和自己同坐一节车厢,甚至十指紧扣的爱人,到了别的车厢去,再不回头,渐行渐远,该是怎样一种深深的惆怅和失落。于是,不顾一切,众里寻他千百度,却发现那个人的身边,曾是为自己留出的位置已给别人占去,此时,自己的心里又该是如何的悲伤和绝望,但是,生活还得继续,人生的旅行还必须继续,或许自己孤孤单单,或许另觅知音。太多的人,在人生这条道路上,丢失了自己。苦苦跋涉了大半辈子,却没有一天是为自己活着。四处奔波,却仍然乐此不疲,无悔这一生,因为苦涩之后,也会有丝丝甘甜漫上心头,让人回味无穷。调整自己是要不被红尘所粘住而采取积极主动的生活方式去奋发图强每一次失落后的梦想追逐梦想的脚步永不停止去勇往直前。抗鼎起坚实的梦想成真的硕果时,相信自己也会惊喜自己的毅然与果敢。走不出自己的枷锁,那是生活的不幸与悲哀,只有把一切哀伤与忧愁释放到水里过滤后,才可以呼吸到清新的气息。一时跌倒在生活的门槛上,并不代表自己是生存的懦夫,只是一不小心摔了一跤而己。假如立刻能够爬起来并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不杞人忧天义无返顾地勇往直前去搏取生活的欢心与恩赐,仍然忠守自己的信念,这叫自强不息。青春落寞时,调整自己,是生活中必须坚持做好的一件常事。爱人是痛苦的,被爱是幸福的。

    和朱雪雯的相识并不是她的外貌牵动她的心,而是她内在的美引入他的爱的潮水,她是那么可爱,那么清纯,她的甜美声音震撼着整个身躯,她为你那透明的心融化在蓝天白云里,从没有过的感觉,就此而萌发。她的声音也牵动着他,她深邃的心灵使她陶醉,她的文词是那么的流畅。想到朱雪雯时,王社觉得她是自己的前生而未得,是追寻许久才找到的爱人,是他生命中的挚爱。自从与她相识,他从此失去了朋友,失去了友情,因为他在乎的只是她,他知道她已占据着自己的整个生命,他的生命中已经无法失去她。

    在和朱雪雯的通信中,王社用的真情来述说自己的情与爱,好似孕育多少年的情,终于交的合在文词里,向他的爱人述说着,永远也表达不完的爱意。他每天期盼着与她的问候,她的书信,更期盼每天能见到她,哪怕就那么一刻钟,他也会感到无比的满足。他们的爱在一天天的升华,他们的情在一天天的增色,每次相见,每次的分别,他的心总是从喜悦变为思念,他多想拥你入怀,用他滚烫的身体温暖着她柔弱的身躯,不让她受半点风寒,他不止一次的想,让她做自己的爱人,永远的爱人,陪伴他度过一生,一生的爱人,无论怎样他都要和她在一起,哪怕这种爱可以遇到暴风的摧的残,他也觉不后悔。她的身影,她的甜美的笑声和她那透明的爱已逃脱不了他所有的视线,无法挥去的是对她的无尽思念和眷恋。他愿意每天和太阳一同升起,照亮她整个生命,他愿和月亮一同西落,陪伴她度过漫长的夜晚,要她快乐幸福,因为她的快乐就是他的快乐,她的幸福就是他的幸福。想她时是一种幸福,也是一种痛苦,更是一种甜蜜的折磨。思念是一种痛苦,时时寝食难安,在静静地深夜无眠,心里时时刻刻都有那份剪不断地牵挂,虽然远远地淡淡地却意味绵长,可以在最热闹的时候心却游离到远方,忘了时间,只是在那里静静地对着一张背影发呆,对着一张风景爱不释手,看了一遍又一遍,想的却不是那份美,而是那个把美留下来的人,情愿享受寂寞,体会孤独,有太多太多的牵挂在心头,却假装不在乎,笑永远是在脸上,痛永远是在心里。两情相悦,彼此间出神入化的心灵呼唤,走了很长的一段路程,他觉得自己也许真的该结婚了。“是为爱而结婚吗。”王社扪心自问,也许是自己为了结婚而结婚,他有些懵懂。当昔日的真爱已不存在,当感情的繁花已被秋雨打得残红飘零时,人们总是习惯于久久地停息在爱情的树枝上低吟浅唱,不是心里仍眷恋那份早已随风而逝的柔情,企求伤害自己的人回心转意,就是下定决心以同样的方式实行报复,但这都是不明智不潇洒不可爱。把微笑留给负于自己的人,把泪水留给自己,感情本身是个很玄很复杂的事。相爱的理由有千百条,不爱的千百条理由可能一条也站不住脚,这其中的奥秘又有谁能说得清。爱情无解,爱情无常。可以牺牲爱情,却不能牺牲人格和自尊,那是人活着的首要意义。爱是把双刃剑,一头对着对方,另一头直指自己。一时的宣泄虽淋漓,一世的悲怆更难耐。暂时的内心平衡只能加重自身的遍体鳞伤,何苦扰了别人,又伤了自己。是人就有情感,有情感就会演绎一种情感故事。世上最难定位的就是男女关系,而男女之间的情感却在太多时候剪不断理还乱。结婚只是表面的现象,视觉的现实感,为了爱走到一起,需要彼此心灵的相融共振。想到和朱雪雯时,他觉得自己重在灵魂的相通相融相解,想要的是一种心灵的默契与感应。彼此的相拥有,其实就在于一种灵魂的共振,一种爱屋及乌的由衷信任。他觉得自己可以与她共患难同命运,那种灵魂的相通,有时让人感觉就是自己真实的一个投影,陪着自己行走着。知音少,弦断无人听,这是知己的至真。人生得一知己足也,和朱雪雯有一种心与心之间的包容理解信任相知,他想,也许这样的婚姻应当是水到渠成的吧。

    王社一个人在低头的慢想中,真切的感受到朱雪雯跳动的心。两个人能在艰苦中相守,彼此在人生的雨季互相扶持,一定走出阴郁的日子。他的思绪仿佛跨越了时空的概念,在无崖的脑际间驰骋,是那么飘渺而悠远。而思念却象秋风起处的片片飘落的花瓣,不断轻扣着记忆,去珍惜那段柔弱如水往事。有多少个相似的夜晚。思念如一枚经历风风雨雨云云雾雾的落叶,带着风雨中成熟的概念和岁月留下的班驳印记,依然回归它深深眷恋的大地。曾经的思念却注定带着淡淡的忧伤,无法找到归宿,萦绕在脑际间,挥之不去。夜凉如水,思念如穿云潜行的月华,仿若步履蹒跚,试图踏越这横亘在我们之间空旷而又孤独的距离,却又无法触摸。

    记忆的疼楚袭来,如涨潮的海,汹涌澎湃,一次次冲击着王社早已憔悴不堪的心岸,昼夜无法平息。曾经是怎样的期盼,在月色如水的夜,互相依偎,诉说彼此的思念。即使相隔途程百里,仍要呵护彼此的灵魂,希望在梦境里相拥而视,他感觉幸福伴随着生活的脚步,象是人生一位匆匆的过客,是在平淡无奇的生活中一闪而过,快得使人来不及体会。也许自己和朱雪雯结婚以后,自己会变得平庸,但幸福与否,是每个人自身的感受,有人腰缠万贯却未必幸福,有人身无分文却心境舒畅。对物质财富的追求,仅仅是欲望的满足,而不是幸福的真谛,有时一个人得让自己游离于物质之外,因为精神追求带给自己的幸福感是同等物质条件所无法比拟的。

    王社觉得他更注重精神生活,比别人拥有更多的财富,不能说明一个人比别人拥有更多的幸福,幸福是生命的每一刻,是默默的问候,是静静的关怀,是一个人一杯茶一本书的静谧,是携侣登高听风沐雨的闲致。他曾经是怎样的执著,把一份平平淡淡真真实实的爱情,完整地摆在面前。可是,他却无法找到那份爱的影迹。听到日夜流淌的河水,在诉说着什么,为谁望穿秋水,化羽成风。岁月的侵蚀,他早已习惯了一个人面对现实的一切。孤独地徘徊在这个陌生的城市,苦心耕耘着属于自己的那片天空。心情有时象飘浮不定的云,却无法预知,随生命而来的行囊里,到了最后会给自己留下什么,但他注定要漂泊。可是,他却遇到了朱雪雯。王社觉得朱雪雯是造物主在他打盹的时候抛给他的梦。生命的意义不在于拥有,只要心灵上求得永恒的默契,他知道那才是自己要寻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