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承诺

    更新时间:2016-12-08 10:49:03本章字数:6960字

    和东儿的相识并不是她的外貌牵动她的心,而是她内在的美引入他的爱的潮水,她是那么可爱,那么清纯,她的甜美声音震撼着整个身躯,她为你那透明的心融化在蓝天白云里,从没有过的感觉,就此而萌发。她的声音也牵动着他,她深邃的心灵使她陶醉,她的文词是那么的流畅。想到东儿时,王社觉得她是自己的前生而未得,是追寻许久才找到的爱人,是他生命中的挚爱。自从与她相识,他从此失去了朋友,失去了友情,因为他在乎的只是她,他知道她已占据着自己的整个生命,他的生命中已经无法失去她。

    在和东儿的通信中,王社用的真情来述说自己的情与爱,好似孕育多少年的情,终于扫的在文词里,向他的爱人述说着,永远也表达不完的爱意。他每天期盼着与她的问候,她的书信,更期盼每天能见到她,哪怕就那么一刻钟,他也会感到无比的满足。他们的爱在一天天的升华,他们的情在一天天的增色,每次相见,每次的分别,他的心总是从喜悦变为思念,他多想拥你入怀,用他滚烫的身体温暖着她柔弱的身躯,不让她受半点风寒,他不止一次的想,让她做自己的爱人,永远的爱人,陪伴他度过一生,一生的爱人,无论怎样他都要和她在一起,哪怕这种爱可以遇到暴风的扫的,他也觉不后悔。她的身影,她的甜美的笑声和她那透明的爱已逃脱不了他所有的视线,无法挥去的是对她的无尽思念和眷恋。他愿意每天和太阳一同升起,照亮她整个生命,他愿和月亮一同西落,陪伴她度过漫长的夜晚,要她快乐幸福,因为她的快乐就是他的快乐,她的幸福就是他的幸福。想她时是一种幸福,也是一种痛苦,更是一种甜蜜的折磨。思念是一种痛苦,时时寝食难安,在静静地深夜无眠,心里时时刻刻都有那份剪不断地牵挂,虽然远远地淡淡地却意味绵长,可以在最热闹的时候心却游离到远方,忘了时间,只是在那里静静地对着一张背影发呆,对着一张风景爱不释手,看了一遍又一遍,想的却不是那份美,而是那个把美留下来的人,情愿享受寂寞,体会孤独,有太多太多的牵挂在心头,却假装不在乎,笑永远是在脸上,痛永远是在心里。两情相悦,彼此间出神入化的心灵呼唤,走了很长的一段路程,他觉得自己也许真的该结婚了。“是为爱而结婚吗。”王社扪心自问,也许是自己为了结婚而结婚,他有些懵懂。当昔日的真爱已不存在,当感情的繁花已被秋雨打得残红飘零时,人们总是习惯于久久地停息在爱情的树枝上低吟浅唱,不是心里仍眷恋那份早已随风而逝的柔情,企求伤害自己的人回心转意,就是下定决心以同样的方式实行报复,但这都是不明智不潇洒不可爱。把微笑留给负于自己的人,把泪水留给自己,感情本身是个很玄很复杂的事。相爱的理由有千百条,不爱的千百条理由可能一条也站不住脚,这其中的奥秘又有谁能说得清。爱情无解,爱情无常。可以牺牲爱情,却不能牺牲人格和自尊,那是人活着的首要意义。爱是把双刃剑,一头对着对方,另一头直指自己。一时的宣泄虽淋漓,一世的悲怆更难耐。暂时的内心平衡只能加重自身的遍体鳞伤,何苦扰了别人,又伤了自己。是人就有情感,有情感就会演绎一种情感故事。世上最难定位的就是男女关系,而男女之间的情感却在太多时候剪不断理还乱。结婚只是表面的现象,视觉的现实感,为了爱走到一起,需要彼此心灵的相融共振。想到和东儿时,他觉得自己重在灵魂的相通相融相解,想要的是一种心灵的默契与感应。彼此的相拥有,其实就在于一种灵魂的共振,一种爱屋及乌的由衷信任。他觉得自己可以与她共患难同命运,那种灵魂的相通,有时让人感觉就是自己真实的一个投影,陪着自己行走着。知音少,弦断无人听,这是知己的至真。人生得一知己足也,和东儿有一种心与心之间的包容理解信任相知,他想,也许这样的婚姻应当是水到渠成的吧。

    王社一个人在低头的慢想中,真切的感受到东儿跳动的心。两个人能在艰苦中相守,彼此在人生的雨季互相扶持,一定走出阴郁的日子。他的思绪仿佛跨越了时空的概念,在无崖的脑际间驰骋,是那么飘渺而悠远。而思念却象秋风起处的片片飘落的花瓣,不断轻扣着记忆,去珍惜那段柔弱如水往事。有多少个相似的夜晚。思念如一枚经历风风雨雨云云雾雾的落叶,带着风雨中成熟的概念和岁月留下的班驳印记,依然回归它深深眷恋的大地。曾经的思念却注定带着淡淡的忧伤,无法找到归宿,萦绕在脑际间,挥之不去。夜凉如水,思念如穿云潜行的月华,仿若步履蹒跚,试图踏越这横亘在我们之间空旷而又孤独的距离,却又无法触摸。

    记忆的疼楚袭来,如涨潮的海,汹涌澎湃,一次次冲击着王社早已憔悴不堪的心岸,昼夜无法平息。曾经是怎样的期盼,在月色如水的夜,互相依偎,诉说彼此的思念。即使相隔途程百里,仍要呵护彼此的灵魂,希望在梦境里相拥而视,他感觉幸福伴随着生活的脚步,象是人生一位匆匆的过客,是在平淡无奇的生活中一闪而过,快得使人来不及体会。也许自己和东儿结婚以后,自己会变得平庸,但幸福与否,是每个人自身的感受,有人腰缠万贯却未必幸福,有人身无分文却心境舒畅。对物质财富的追求,仅仅是欲望的满足,而不是幸福的真谛,有时一个人得让自己游离于物质之外,因为精神追求带给自己的幸福感是同等物质条件所无法比拟的。

    王社觉得他更注重精神生活,比别人拥有更多的财富,不能说明一个人比别人拥有更多的幸福,幸福是生命的每一刻,是默默的问候,是静静的关怀,是一个人一杯茶一本书的静谧,是携侣登高听风沐雨的闲致。他曾经是怎样的执著,把一份平平淡淡真真实实的爱情,完整地摆在面前。可是,他却无法找到那份爱的影迹。听到日夜流淌的河水,在诉说着什么,为谁望穿秋水,化羽成风。岁月的侵蚀,他早已习惯了一个人面对现实的一切。孤独地徘徊在这个陌生的城市,苦心耕耘着属于自己的那片天空。心情有时象飘浮不定的云,却无法预知,随生命而来的行囊里,到了最后会给自己留下什么,但他注定要漂泊。可是,他却遇到了东儿。王社觉得东儿是造物主在他打盹的时候抛给他的梦。生命的意义不在于拥有,只要心灵上求得永恒的默契,他知道那才是自己要寻找的。

    王社觉得他和东儿的友情是一种最纯洁最高尚最朴素最平凡的感情,也是最浪漫最动人最坚实最永恒的情感。他已经感觉到两个人有一种相互认可相互仰慕相互欣赏相互感知,对方的优点长处亮点美感,都会尽收眼底,东儿的智慧知识能力激情是吸引他的磁力和力量,他觉得东儿是一片温柔轻拂的流云,象一朵幽香阵阵的花蕊,似一曲余音袅袅的洞箫,在情爱的天空里彼此光照彼此星辉彼此鼓励彼此相望,永存心心相通,彼此相扶相承相伴相佐,在一起的时候有一种如痴如醉的痛快淋漓。他并不知道东儿是否愿意嫁给他,他想,即使不能朝夕相伴,但思念却如汐水的精灵,于浮世的喧哗中缠绕着他孤独的灵魂,拨动了他的心弦。在遥远的记忆,有一个永远不可触及的角落,有一个孤独人,想着逝去的爱情,在灵魂的深处与他为伴,那份思念就是挂在窗前的风铃,昼夜倾诉对她深深的眷恋。秋风起处,思念犹如漫天飞舞的残花枯叶,如潇潇雨下,飞花舞处,疑是蝶心梅骨,象那对亘古传说的化蝶,翩跹扫的。想到自己情爱的不顺,难免会伤心惆怅,有时他会陷入情绪的旋涡难以自拔,甚至在患得患失中失去自我。他知道自己已经和东儿彼此距离太近而失去朦胧的美丽,眼里揉不下一粒沙子,一粒在显微镜下才能看到的沙子也能将两颗细腻的心磨损。真正的爱有时就是傻傻的付出,人世间才有了那么多残缺和遗憾。如果说伤过就不再希望被伤,那么爱着便是一种不言而喻的幸福,是的,因为至少你曾经投入地爱过,彻彻底底地付出过,青春的记忆中保存着这样一份最真实,最值得珍藏的恋情,人世间一辈子都没真正爱过的大有人在,他觉得同这些人相比,在人生的旅途上,自己已经赢得了值得羡慕的重要一分。

    想到和东儿那份恒古不变的关怀和守侯时,他会为之感动,为之动容,他会感激上苍给了自己这份爱,在年轻的时候,如果你爱上了一个人,请你,请你一定要温柔地对待他,不管你们相爱的时间有多长或多短,若你们能始终温柔地相待,那么,所有的时刻都将是一种无瑕的美丽,若不得不分离,也要好好地说声再见,也要在心里存着感激,感激他给了你一份记忆。这是席慕荣说的,他觉得为爱守侯是一种心情,一份情怀,是爱情的至高境界,人生的完美寄托。爱着,便是一种幸福,不管付出了多少那是一种不求回报的幸福,是一种不管吃了多少苦也觉得是甜的意境,是一种不管是经历了多少风雨也不离不弃的执着,是一种不管是贫瘠还是富足的时候也能拥有的两情相悦的情怀,是一种不管吃了多少苦也觉得是甜的意境,是一种不管是经历了多少风雨也不离不弃的执着,是一种不管是贫瘠还是富足的时候也能拥有的两情相悦的情怀。王社想,海枯石烂,地老天荒只不过是对爱的一种永恒的奢望,海真的会枯石会烂吗,地会老天会荒吗,不会的,那只是活在自己的童话里。没有遇到东儿以前,婚姻只是他苍白人生里唯一能够追求的奢侈,那份爱的轮廓存在于回忆和想象之中。在坚硬的城市里,当他麻木地游走在自己的角色里,看见灰色的天苍白的云沉郁的高楼,耳边沸腾的喧闹中却没有一个温暖的声音属于自己,身边涌动的人潮里却没有一双坚定的手抚平心里的沟壑。车流缓缓经过拥挤的街道,他站在玻璃后面,只闻到时间碎裂的气味。世事始终在循环往复,当感情最丰沛的时候贴近了彼此,便注定要在下一个转身渐渐疏离。那么,爱的本来面目是怎样呢,不过是彼此在一段重叠的旅程里有过共鸣。蓝田日暖玉生烟,那份爱似乎远在关山之遥,仿佛爱是世界尽头的城堡,只能仰望却无法抵达。已失去的,近在回忆之中,仿佛爱是封存在时间里的冷酷仙境。而那些携手到老的爱情,早已经在岁月流逝中渐渐湮灭,他觉得以后或许幸福平淡,或许麻木冷漠。深情和诺言一样,不过是幻觉中盛开的璀璨烟幕。当一切过去,浮城的碎片还暗暗潜藏在身体的某处,不时钻出来伏击他的记忆。每次惊起一阵烟,烟雾弥漫中他看不清楚自己的表情。有时候他觉得爱更象是一种惩罚,用来惩罚他无法救赎的人生。片刻的欢愉后是无尽的折磨,痛到忘了初衷。爱原只是希望人生更美。爱是无罪的,有罪的是自己有着无穷欲望。开到荼蘼花事了,尘烟过,知多少?荼蘼是夏天的最后一种花,开到荼蘼了,便没有退路,也不能继续美丽了。他经历过情感的波折,和东儿交往的时候在激情之外更多出一些洞悉人情后的体谅,不是那种懵懂单纯的儿女。在熟悉岁月中渐渐认同,包容。他知道她的骄傲与脆弱,还有随性与善良,对尘世的清醒倒使得他没有过多的执着。他曾象一个孩子,和东儿彼此撒娇,诉说热望,无法实现的梦呓,毫不矫饰坦露内心。相亲相爱以后天各一方,一切仿佛平淡如水。偶有电话,一开腔,两个人都是懂得的,跳过了中间所有或飞扬或沉郁的岁月,两下明澈。理想中恣意而又世俗的快乐,他大胆直率,喜欢坦然地索取,要很多很多的疼爱,想尽可能融化两人间的谨慎与冷漠。他知道经历太多,太了解一件事的缘由,就会失去质问的力气。聪明的人总是幸福的时候少,清醒的时候多。只有糊涂的人才更接近幸福。她身上会分散着诱人的光彩,不仅吸引他,同时也吸引着和他同样有着鉴赏能力的人。他也感觉到象东儿这样的女孩子一定有不少追求者。就象美丽的风景,它的存在不是为了一座山,一片旷野,而是为了整个自然,是为了点缀这美丽的世界,是为了让更多的人去欣赏、去品味去陶醉其间。不同的人不同的品味会对同一幅景象产生不同的感觉,晶莹的雪山有着冰清玉洁的美,潺潺的小溪有着清秀自然的美,波澜壮阔的大海有着宽广豪放之美,每一种美都给人不同的震撼。每一个人都是有血有肉有灵魂的,身上同样散发着不同的美,每一种美好的品质都是诱人的。他这样想时,便坦然地面对一切了。他知道爱是做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老挂在口头上不落到实际的爱太苍白无力,婚姻是现实的,生活是现实的,风花雪月的恋爱,不是真实的生活。婚姻是从柴米油盐中感受爱的,他也想到了结婚以后,自己会变得越来越实际起来。他喜欢温柔的女人,也许是因为自己内心很脆弱,不象外表般坚强,他需要妻子的柔情似水,柔声细语,轻怜蜜爱。东儿有温雅如兰的外表和气质,有吐气如兰的声音,有含情脉脉的眼波,他觉得真的和她结婚后自己一定会享受生活,享受生命,这很重要。逝去的爱已随风而逝,他觉得也许上天故意让他在遇到生命中的真正爱人之前,遇到几个有缘无份的人,这样他才能学会去珍惜这份迟来的礼物。爱属于那些曾灰心失望却仍继续期待的人,爱属于那些曾被出卖欺骗却仍坚信美好的人,爱属于那些纵然伤痕累累,却仍渴求爱的人。缘分这东西就那么奇妙,真诚是缘分,相识是缘分,相知相爱是缘分,伤害,欺骗又何尝不也是一种缘分呢。在这思维枯竭,心被掏空的时刻,还总浮现出一张张不同的面孔,一段段铭心的往事,一句句感人的语言。感觉自己就要迈进婚姻的门槛儿,他知道那不是刻意的追逐,他不经意的和东儿相识就有一见如故,相见恨晚之感。成为好朋友,他知道这就是缘份。于千百人中,遇到你所要遇到的人,于千百年中,在时间的无垠的荒野中,有两个人,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就这样相逢了,也没有什么可说的,只有轻轻地道一声:哦,你也在这里。这是张爱玲说的,王社想,他和东儿也许就是这样的情景吧。既然上帝之手早已做出这样的安排,缘来缘去,逝去的缘分毕竟带给自己心底一份永久的怀念和美丽。生命里,总有一些人注定只能陪自己走过生命里的一段。和东儿交往,两颗孤寂的心缩短了空间的距离,他们为激昂的文字,为温柔的话语,遥遥相知。他觉得两个相同或相似的灵魂走在一起,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象彼此早已认识,有一见如故,相见恨晚之感,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要相信缘分吧。在合肥,他有充裕的时间享受孤独,在孤独中产生的宁静令他有一种让心灵自洁的功能。和东儿进行的一切都是自然的,桃林渐会下自成蹊,春蚕自然化茧为蝶,他觉得没有必要刻意追求。也许是该结婚了,他觉得婚姻更象是一张空白的纸,你在上面画什么,写什么,就会留下什么。而那纸又太薄,写的东西多了,难免会有破损,写的太少了,又会太空,没有内容。那是两颗累了的疲倦了的心都想寻求一个休憩的港湾时,就有了抽屉角落里的这张纸。那张纸是经受不住风吹雨淋日晒的,任何的一点冲击,都会让纸化成碎末,飘散在风中雨中空中。婚姻如纸,其实就是纸一张。高兴了就往上温柔地画上两道,不高兴了直接就狠狠地把纸戳破。这个年代人的感情越来越浮躁,今天爱他明天爱他,后天可能就会换他。婚姻如纸,感情是攥在手里的沙,攥紧了沙会顺着手掌心往外漾,攥松了会顺着指缝往外漏。攥多了不好,攥少了没有安全感,现在的人找不到感情的归宿,总是迷失在感情的漩涡里。爱恨交织,想得到偏又怕失去,往往一份爱,换来的是无尽的寂寞。所以感情方面,这个度的把握最重要,但把握好的又有几个。感情象沙,是既细又可能随时从指缝溜走的东西,要想留住沙,就得想办法,不能紧,也不能太松了,有张有弛,张弛有度,才可以收放自如。还要不时地呵护,不让它从手指缝中溜走。他记得有一次东儿真的抓起一把沙,笑着对他说,男人的心,就象是放飞的风筝,飞的再远,他终究还是会飞回你的手中。别忘了,该松松的时候就松松,该紧的时候才紧。在感情中,往往受伤的是女人。人们往往会相信,弱者肯定也是女人。其实,女人有时也象沙,一不小心,就会从男人的手掌心里溜走。当时,王社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这世界,到处充斥着无穷的诱惑。每个人都会显露出一些本性,或丑陋或虚伪或纯朴。只是别忘了,两颗孤独的心走在一起,要彼此安抚一下受伤的心灵,多在婚姻这张纸上填一下彩色而多感的画面,别让空洞留在上面,多一些爱,少一些责难。才能把如纸的婚姻,如沙的情感,保留永远。东儿,自从在认识了你我便收敛了闲云野鹤般的心灵,找到了对你的思念,孤独和寂寞不会占据有你的日子,想你是一种忧伤的美丽和甜蜜的惆怅,好似一株带刺的月季在我凝视手指的血迹时,心境里却是一股什么也代替不了的温馨。”从合肥回到墟城,王社和东儿相约在一条小河边。 

    “其实,我如果下决心考的话,还是能考上的。只是我有我的想法,说真的,我不想再上学了。”东儿说着蹲了下来。

    王社也象东儿一样抓起一把沙子玩,那天,两个人坐在家乡的河岸上,望着金黄色的麦浪翻滚,任凭阵阵夏风吹拂,王社觉得很惬意,说话时也时也觉得文思搞活泉涌。“我和你的爱是一株天天向上的牵牛花,一点一点,一厘一厘的不断伸展。既使被无情的寒风吹拂,深扎于心的根亦然滋润着它不停的生长。想你那是刻骨铭心的思念,对你的好感觉早已融入我思念的小溪,长流不息。滋润你如月季般的纯洁和美丽,思绪如连绵的流云飘向你,想象中你柔情的微笑似一杯纯酒,让我夜夜醉倒在无限的相思里。你柔情的言语支撑起我希望的一片天,是你帮我走出了那片孤独和痛楚的森林”

    “世界上有三样东西不能相信,男人的承诺男人的感情男人的理由。”当时,东儿格格地笑着,“有人说男人是编造理由方面的高手,在承诺的时候固然是真心,在背叛的时候也是实意,男人对女人,很多时候是始乱终弃。但是在抛弃的时候会找个好借口,那很残忍。遗憾是男人心中一到凄美的风景线,总觉得结了婚就失去了诗意。如果你真的爱我,咱们就尽快结婚吧。当然,要等你合肥教育学院毕业,那时,我也就高三了。不过,我不会再接着上什么大学的,没有意思,我不想再读书了。”

    “那你考上也不去上了吗?”

    “是的。”

    王社回想着当时东儿说的话,觉得她是对自己认真的。也许,自己是真的该准备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