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一种心情

    更新时间:2016-12-13 14:49:51本章字数:7924字

    在窗子外面看着东儿用心地教导着王社什么,一会儿打着手势,一会儿比画着什么,奶奶觉得挺有意思的.她觉得身后有人,回过头,见是黑爷.黑爷是张大屯生产队的队长.

    黑爷掏出烟袋点燃一袋烟,‘吧嗒吧嗒‘抽了一会烟,冲奶奶叹了口气.

    ‘我看,王社这孩子可能真的是摔出了什么毛病.要不然,咱们去一个大地放给他看一看吧.‘黑爷看了一眼奶奶,‘今年咱们队里有征兵任务,王社对我说起过的,他很想到当兵.‘

    ‘当兵?‘奶奶有些意外,‘没听他说起过的.‘

    ‘王社有什么话都是对我说的.是的,他是想当兵的.‘

    黑爷说着蹲了下来.

    屋子内,王社逗着东儿,他把手放在了东儿的肩膀上.东儿先是挣脱一下,但还是依偎在王社身旁.

    ‘王社哥,别巷寂寥人散后,望残烟草低迷。炉香闲袅凤凰儿。空持罗带,回首恨依依。这是我写给你的,我知道,有时候自己很不争气,可我就是会不自觉地想起你.‘

    ‘斜阳西渡,馨书盈屋,低眉懒妆梳;飞珠,卷牍,冻丝幕;琴吟瑟鼓,浅枕深雾,清秋举蓬壶;川谷,林竹,凭风舞。‘王社笑了笑,‘东儿,你相信今生来世吗?我在这里和你说话,还会在另外一个地方存在吗?‘

    ‘听物理老师这样讲过的,说是时空可以是多维的.也许我们还有另外一个我们生活在另外一个时空里.‘东儿把头朝王社的胸脯上拱了拱,‘我不问,反正不过是哪一个时空,我只要和你在一起.‘

    ‘刚才你说到物理老师,我能见到他吗?‘

    ‘我们不是天天都见到他吗?王社,你怎么了?难道说你真是摔得神经了.王社,你可不要和我开开玩笑.‘东儿抬起头愣愣地望着王社,‘如果真的是这样,咱们可要尽快去大医院检查一下.‘

    ‘东儿,有些话,我觉得还是要对你说个清楚.‘

    ‘那你就说吧.‘

    ‘嗯.‘

    屋子外的黑爷站起来,他看了看奶奶.

    ‘如果不行,还是去大医院枪杆一下.‘

    ‘我看也没有什么的.‘奶奶笑了笑,‘两个孩子在里面玩的挺开心的.‘

    ‘不是小孩子了.明年都是要考大学的人了,怎么还能是小孩子呢.‘黑爷有些气愤,‘人家东儿是住姥姥家,你们家王社可不要把人家东儿姑娘带坏了.王社,这小子,看上去闷闷呆呆,从小我就看得出,他是一个真正的调皮捣蛋人,都快考大学的人了,还逗着一群小孩子爬墙玩弄,这一下倒好,把自己玩晕了吧.‘

    ‘不碍事的.不碍事的.‘奶奶笑到,‘没什么大不了的.‘

    黑爷叹嗟一声,转身走了.

    ‘东儿,相识是最珍贵的缘份,思念是最美丽的心情,牵挂是最真挚的心动,问候是最动听的语言,有一种感觉总在难眠时才承认是相思,有一种缘份总在梦醒后才相信。生活可以美满,生活可以悲伤,生活时常充满欢乐,但有时令人沮丧.东儿,我也会说你们这样的话.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你不必讶异更无须欢喜,在瞬间消灭了踪影。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晚上你有你的方向我有我的方向。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到你的波心,你不必讶异,更无须喜欢。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生活不相信眼泪,一切都要靠自己去争取!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抓不到的瞬间永远是最美的,快乐的时间是短暂的,和你一起度过的时光是最难忘的,和你做一生一世的朋友是最希望的!风轻云淡的美丽是因为有朋友的存在,心与心的真诚是因为有朋友的牵挂,无论你有多么辛苦与繁忙,都希望你有阳光般的心情!人生是一面镜子,你对它笑,它就笑;你对它哭,它就哭。是吧,东儿,你不要意外,也许你也和我一样是从八百年前走过来的.不过,那个东儿不姓刘的.‘

    ‘我是东儿,不是你的那个什么会武艺的东儿.‘东儿气愤地站起来,‘王社,你不会真的是武打小说读多了吧.‘

    望着东儿起身离去的背影,王社觉得也许现在东儿不能接受自己,但总归有一天她会相信自己的.王社在东儿走了之后,辗转反侧一会儿,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去找一下东儿说的那个物理老师。

    物理老师叫吴信船,住在张大屯东北角的小吴庄。那一片的庄子都属于一个叫赵庄的镇子。赵庄镇是一个中心镇。附近有桃园吴集红庙三座楼好几个小乡,还有一个叫九里湾的地方。王社找到吴信船时,语文老师吴朝晖也在。吴朝晖虽然是个语文老师,但和王社交谈时,让王社觉得他比吴信船老师知道的还要多。好象天文地理阴阳八卦,没有吴朝晖不知道的。

    吴信船热情地留下了王社,吃晚饭时,居然师生三个人喝起了酒。王社似乎觉得这很自然,他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拘束。

    两个吴老师天地玄黄了一个晚上,王社回去的时候,酒没有喝多,整个人却变得有些晕三倒四。

    宇宙间有大四季,现在,咱们这个地球正处于大四季的春夏之交,以后,天气会越来越变暖。地球只是宇宙间的一个很小很小的象一粒沙子一样的小球。46亿年的年龄在150亿的宇宙间微不足道。人,生命的一个载体。生命是物质的,物质是不灭的。生命作为一个载体,也许会转嫁到另外一种形式存在。时空是多维的。人,应当生活在多种时空里。在另一个时空里,还有一个你,不过,是你自己看不到的。这就象有阴就阳,有正电就有负电。正负电是不能见面的。当然,真的是见了,将是天下最大的奇闻。至少到现在,没有人说见到另外一个自己的。说到最后,吴朝晖老师还用手指蘸着酒水在桌子上画了个阴阳图。他说,这个阴阳鱼,有黑有白。你睡了,另外一个时空就是白的,你的思想或者说是灵异的感觉却去了另外一个地方。当然,你不会记得。正如白天难记清你的黑夜思维,黑夜里,你也记不清你白天的作为,这样说是指你睡眠了。道理一点也不深渊,象一加一等于二一样浅显易懂。只是有的人懂,有的人不懂。黑白之间是无极。这个道理都在说,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项,四项生八卦,八八六十四就这样无穷尽地演绎着天地万物,但万物间能明白生生不息这个道理的却不是很多。你看不我们喝酒这个桌子下面的东西,难道说桌子下面的东西就不存在了吗?王社当时没有说话,他只是觉得这两个吴老师都是世外高人。回到家后,王社又睡了好几天,除了奶奶给他送一些吃的,他便不停地看一些书,还学会了听收音机。里面播送的是一个叫刘兰芳的人正在说“岳飞传”。王社不知道岳飞是谁,当然,岳飞是在成吉思汗死七十年才出生的人物,他当然不会知道的。他只是觉得说的一些战场的事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觉得听得过瘾,便越听越觉得有趣了。东儿来找过他,他只是觉得东儿的知识确实不如那两个吴老师,但又觉得东儿的语言和谈吐都不凡,便也乐意和她交谈。

    东儿把几本书朝王社床铺上一掷,她好象有些气乎乎的样子。

    “班主任说了,你并没有什么大病,他说,校长不批你的假,最多让你休一个礼拜。眼看就要到寒假了,明年就要高考,你不去上学怎么能行?”

    “在家里不也是一样的学吗?”

    “文科还能说得过去,不过,没有老师讲解,不给你圈复习重点,你知道要考什么?”

    “你说过考试时全国统一出试卷的,老师要是知道,他还把题目都透给咱们吗?”王社笑到,“相识相知是一种天意,缘浅缘深都应珍惜!其实天很蓝,阴云终要散;其实海不宽,此岸连彼岸;其实泪也甜,当你心如愿;其实我要你,开心每一天。我这样说,可以吗?”

    “嗯。”东儿点了点头,“以后可不要总是神神乎乎,说出那些不可思议的话来。”

    “什么不可思议的话?”王社笑了笑,“东儿,我保证对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另外我还告诉你,这几天我试了试,我可以随意地回到过去那个我,也可以一下回到现在和你在一起。真的,东儿,这个秘密我只对你一个讲。记住,你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

    “再这样说,我不理你了。”东儿勾起手指刮了一下王社的鼻梁子。

    “信不信由你吧。”王社捉住东儿的手,“人也许可以爱很多次,然而只有一个人可以让你笑的更美丽,哭的最痛心。东儿,不论你是前生还是今世,我都会爱你一个人的。为什么缘份这样子捉弄我,我现在好痛哭,只想死了这样就不会痛苦了。但是,为了你,我又回来了。只有死才能解除我心里的痛苦,我试着走,却更加痛苦。是你的别人抢也抢不走,不是你的想留也留不住,缘来不可拒,缘去不可留,缘来惜缘,缘去随缘,缘起缘灭只在一瞬间!这份情这份爱我今生今世来生来世都还不清,也许,只有这样和你生生不息,一直爱下去吧。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如影随行,真的东儿,无声又无息出没在心底,转眼吞没在寂寞里。一路上与一些人拥抱,一边厢与一些人绝交!用今生的水泡一杯前世的茶,透明的瓷杯里,沉淀的是前世的清,沸腾的是今生的爱,这味道就叫做——缘分。你一定懂的。东儿,太阳什么时候才会重新升起来照亮我这颗荒芜伤心的心,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早晚你会明白的。”

    “王社,我知道你是真心对我好。可是,我不能穿越时空,我无法去到将来,我无法知道要到何年,才会不再爱你。现在,我只珍惜现在的你和我。”

    王社觉得手背有些湿,他低下头看过去,才发现东儿正泪水潸然,身体还有些唏嘘颤动。王社把东儿拥在怀里,他分明能感受到自己有一种想迎合对方的感觉。

    东儿慢慢地闭上眼睛。

    两个人说着绵绵的情话,却显得都有些语无伦次。

    王社吻了一下东儿花瓣一样的唇。

    东儿嘤嘤说到:“爱一个人,是用心还是用泪,爱一个人,是用一生还是用一瞬?天长地久到底是什么?是一生的相守,还是一生的守候。如果一生也等不到那誓去的爱,如果一生那爱也不会回头,那么,那爱还是天长地久吗?我相信缘份,但绝不相信一缘定终生,生活自有本身的玄妙和定式,并不是每段感情都有结局,有时情比爱长久!还记得我第一次见你吧。我和你一道走到一个河边时,河上的独木桥断了。尽管河上有冰,可我不敢过去,是你把我背过去的。从那次之后,我就常常会想起你。和你分到一个班级之后,我真的相信了什么叫天缘奇遇。真的,我信缘。”

    王社拭了一下东儿眼角的泪水说:“因为有爱,才会有期待,所以纵使失望,也是一种幸福,虽然这种幸福有点痛。人与人之间,随缘而聚,缘尽而散,有恩哪有怨,有爱便无恨。一生一世是一种信念的追求,有时无法做到,纵然一刹那也将成为永恒。如果真正热烈的爱过,最终没有伤害彼此,那过很多年都是能记得的,并在你黯然神伤的日子里被翻出来,擦去上面的灰尘,安静的陪伴你呆一会儿,不是挺好吗?东儿,真的祈求上天能让我和你永远在一起。”

    “会的,一定会的。”

    “我也信。”

    “如果在多年后,心底深处还有一份属于少年的天空,心底深处还有一份属于年轻时的爱,还会生出一份柔情与感动,那爱,也就是天长地久了。好男儿志在四方,我知道,我也能感觉得到,你一定会离开我的,不过,我不怕。”

    “东儿,不要这样说,我不会离开你的。”

    “我看了你写的一些东西,你是准备当兵的。”

    “当兵?”

    “是的。几年前,也就是七九年的自卫反击战,咱们这里还不是有烈士吗?我不是怕你当兵打仗。王社,你是可以考大学的,和我一块考,怎么样?”

    “你知道我这个想法?”

    “嗯。”

    “东儿,我走到哪里也不会忘记你的。至少现在我全心全意的爱着你,真的,你要相信我。”

    “我仍然相信天长地久,一生的守候,或许也不会等待到爱回头,可是因为有了等候,因为有了漫长的的时间去怀念,那么即使在多年后,再回想从前,还会有一份属于旧时的回忆与期待。爱过,就有过天长地久。王社哥,我相信你。纷纷坠叶飘香砌,夜寂静,寒声碎。真珠帘卷玉楼空,天淡银河垂地。年年今夜,月华如练,长是人千里。”东儿的眼泪又一次决堤而出。

    “爱是一种无形的救赎,因为我们无法做到彼此的慰藉。那就让伤害选择我们吧。人生最大的悲痛莫过于辜负青春。努力很重要,但选择更重要。东儿,我既然真心地选择了你,一定会对你不离不弃的。”王社能感觉到东儿对他的激情,俯在他身上的胸乳象两个小兔子在蹦来蹦去。王社想,既然是这样,就我让我真真正正地做一回王社吧。从此以后,我就叫王社,也就去完成一些王社树立的和下决心要实现的理想吧。‘生活可以肮脏,生活甚至可以痛苦,但是生活是你自己创造的,所以要让美丽成为生活的主唱。回忆只有带来更加的伤痛,忘记却不能抹掉已经发生的一切。不要轻易对人说爱,除非你爱的至死不渝,否则只会让你所爱得人痛苦。不要轻易对人说永远,除非你真正了解永远的意义,否则只会让你的永远变成悲伤。不要轻易对人承诺,除非是向你自己,因为守诺的最终不是承诺者。转身离开分手说不出来,海鸟跟鱼相爱只是一场意外。我们的爱差异一直存在,风中尘埃竟累积成伤害。‘王社试着在日记中写下这样的话,他放下笔,觉得自己也许还是可以适应社会的。不过,王社对黑爷和他们一些生产队的人还是有些偏见的。王社从内心里很敬佩黑爷,为人公道,为人正派,但对他的手下那些村干部,他又觉得还是有一些不合适的地方。

    包产到户,各家各户都分了自留地。王社现在的家庭里没有多少劳动力。爷爷和奶奶都上了年纪,父母都在镇上的供销社生活。王社起初有些不明白他为何会一个人不与父母生活在一起,而是给自己的奶奶爷爷生活在一起,后来,他看了王社的日记才知道,这个王社非常喜欢文学,而且还有投笔从戎的想法。王社也从王社的日记里更多地了解了他要面临的一个新世界。

    读起王社的日记,王社觉得非常有意思。王社把自己喜欢的一些书和文章都进行了摘抄,并美其名《凤儿》。王社查了一下字典,“姝”是美丽美好的意思。王社很喜欢这个字,他决定也象王社这样把自己喜欢的一些文学片断和一些美好的语句都记下来,也叫《凤儿》。

    日子一天天过去,王社觉得自己完全适应了王社的角色,他去见了王社的父母。王社的父亲是赵庄供销社的主任,母亲是供销社食品站的会计。王社下面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王社的家住在供销社的收购站里,当地的人都管那个院子叫马车站。王社在马车站还有一个自己的书屋。马车站的院落很大,他们家在院落里又盖了一个小院落。小院子里有一个很大的池塘,看得出,如果是在夏天的话,这里的一定是荷花绽放,一定是美丽极了。

    王社走到荷塘边,望着枯萎的荷花荷叶,有些黯然伤神。“为什么一个人在面对感情的时候总是要在失去后才知道珍惜!就如这眼前枯萎的荷叶荷花吗?有时候真的想找一个可以理解自己的人有那么难吗?现在,东儿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身世,他知道,现在连自己的家人都不能理解自己。重重叠叠的是思念,反反复复的是想念,有爱在心中放飞久,有情在眼中荡漾好久,忍受了一世的心碎,换来你呀,东儿,一定是百世风雨的相陪!爱情是不期而至的,可以期待,但不可以制造。花开堪折方须折,莫让鲜花败残枝。”王社这样想着,慢慢地走向院落深处。

    能听到一些人在高声说着话,一定是在喝酒。王社从王社的日记里看过,他就是因为家里总是天天有人在喝酒,很想一个人清静,很想一个人静静地悟一些东西才搬迁到爷爷奶奶那里去居住的。

    “一个有一万块钱的人为你花掉一百元,你只占了他的百分之一;而一个只有十块钱的人为你花掉十块,你就成了他的全部。”屋子里有人在说话,“强大并不是来自枪和子弹,而是来自谎言!扯一个弥天大谎,整个世界都会随你翩翩起舞!政治成功的秘诀就是只有你一个人掌握谎言的真相。世界上最可怕的力量是习惯,世界上最宝贵的财富也是习惯,成功就是先养成成功的习惯。”王社听得出这个人讲的一些话很有水平。王社推开门,走了进去,果然看到的是一个戴着眼镜的人在高谈阔论。那个人见王社走进屋,依然旁若无人地侃侃而谈。“阳光是灿烂的,天空是蔚蓝的,风雨过后,一切都将是美好的,为着自己的目标去拼搏,为着自己的梦想去努力。爱情原本就是两个人默默相守的快乐,而当你明白的时候,却可能已经永远失去你曾放弃的快乐,生活就是这样,如果已经开,就不必再回头,没人在原地等你生活中总会有伤害你的人。嫂子,我说的对吗?当是你仍然需要继续相信别人,只是小心些而已愿花香撤满我们生活的前途。愿阳光照耀我们前进的道路,愿我最真诚的祝福给你们家无尽的喜悦。愿你的每一个今天得过得幸福。愿你的每一个明天得比今天快乐。人生有许多难关过,不要怕的,现在孩子们小,等一个个都长大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大孩子有当兵的想法吗?”

    “大孩子来了。”王社能感觉到这个冲着他说话的人就是自己的母亲,他冲母亲笑了笑。母亲笑容可掬地说,“来,王社,这个是你的姑夫。来,过来,叫姑夫。”

    “姑夫好。”王社冲着那个戴眼镜的人叫了一声,他有些不知所措地望着母亲。

    “你就是王社?”姑夫扶了一下眼镜说,“老家的一些人都说你有些古怪,我也听你不少的趣事。我听了很好,觉得你是一个很不同凡响的孩子。你想当兵?”

    王社点了一下头。

    “听家里人说你看了不少书,来,说给你听一听。”姑夫笑了笑,“我正找不到知音呢。在郑州,我一个小临时工,天天修铁路,再苦再累,只要有书看,我就什么苦和累都能忍下来。很好,你喜欢看书,说给我听听一听,你都看了哪些书。四大名著,七大才子书,你都看了吗?”

    “嗯”王社点了点头,他记得王社的日记《凤儿》里提到这些所谓的名著和才子书,便点了一下头。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关于一个人,可以一句话,可以一本书,也可以一辈子说不清的,是吧,王社,你有理想,这很好。初涉人生,绝不能独穿闯天涯,就算你以后到了部队,也要学着与人交流。即使心中溅起过苦涩的雨花,也会有人与你撑伞同行,要多处朋友。要知道,朋友的荣耀不是自己的荣耀,朋友的烦恼才是自己的烦恼,只要你有许多的真情,就有许多的朋友。王社,当你漫过寒风冷月的黄昏,就能感到自己还拥有许多朋友的朋友。你父亲和母亲还有一些家人,都认为你好象有些孤僻,不太愿意与人交往,这是不好的。以后,我调到内地来,咱们会有机会联系的。”

    “你姑夫对你的期望是很高的。”母亲笑了笑,“你不知道,王社,你爸爸推掉了好多人来咱们家喝酒,就是专门让你姑夫好好与你说道说道。”

    “是的,是的。”父亲走进门来,他把掏在手里的烟拿起来递过去,“兴一,来,抽烟吧。”姑夫的名字叫兴一,王社觉得这个名字挺有意思的。只见兴一拿起父亲递过去的烟瞅了瞅,又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包中华烟放在桌子上。“嗯,还是中华烟好抽。”父亲把手里的烟放在桌子上,拿起一根中华点燃后深深吸了一口。

    “我还给你带来两瓶茅台酒哩。”兴一说着从桌子下的小包里掏出两瓶茅台酒放在桌子上,“当初没有你把我招工进来,没有你让我成为一名工人,恐怕至今我会在张大屯劳动的。戴天之恩,没齿难忘。”

    “嗯,人能不忘本就好。”父亲点一下头。

    门外一阵喧哗,一些吵闹着要来陪兴一喝酒的人走进屋子。

    王社觉得有些吵,便向父母打了个招呼回到自己的住处。王社还想在王社的这个住处里找一些王社的东西,当然,最好能一些文学的东西。

    王社找到一张纸,上面用毛笔写了一首诗:“更深人又静,月朗风又轻。月下来散步,思古难入梦。六岁入学堂,至今九个冬。他人得早慧,自己无所成。今夜立大志,雏凤当空鸣。文武兼双修,济世求功名。投笔从戎去,男儿报国行……”诗很长,王社看到上面的题辞是1980年的仲秋夜。如果王社是1965年生人的话,写诗时十五岁。今年算是十七岁了。王社看了看,把诗稿放回原处,他又翻弄一下王社的书柜,发现里面果然是经伦卷卷。手稿到处都是,一张纸上写着一些语句:生命是过程,每个人的结局是一样的,平静面对一切吧!花是最爱的,性格是温柔的,身材是性感的,眼睛是勾魂的,厨艺是一流的,镜子是随身的,发呆是常有的,微笑是无敌的,魅力是天生的,自恋是经常的。这寡独的黄昏,幕着雾与雨,我在我的心的孤寂里,感觉到它的叹息。当爱情降临的时候是不知不觉的,当爱情走的时候也是静悄悄的,任你武功在高也跟本无法阻挡。快乐是一切,健康是本钱,我希望你我都拥有这一切,永远永远!依然习惯被爱的感觉,也许某天在喧哗的城市中,你我擦肩而过,山的水的故事,风是云的故事。人生如梦,岁月无情,募然回首才发现活着是一种心情,穷也好,富也好得也好,失也好。心情好一切都好。一切都是过眼云烟,东儿,祝你天天有个好心情……。看得出,王社对东儿还是很用心的。王社想,也许东儿很王社之间已经发生了什么,要不然,两个人不会如此情真意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