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远古而来

    更新时间:2016-12-20 15:44:29本章字数:10392字

    “你怎么了?”杨玉其走到王社身边几乎是吼了起来,“师首长来了,都不要动,你怎么还动?”

    王社看了杨玉其一眼,并没有说话。

    “请稍息。”翟大成咳嗽一声说到,“吃饭前我先问大家一句话,咱们现在是在二线阵地,真去了一线,大家怕不怕?”

    “不怕。”全营的官兵异口同声答到。

    “那就好,别的我也不多说什么了。吃饭,今天是红烧肉。”翟大成挥了一下手,部队向食堂走去。

    王社吃过饭以后,便去接王社的班。王社在站岗。

    “我吃好了,你回去吃饭吧。”王社从王社手里接过56—1式冲锋枪。

    “嗯。这里交给你了。”王社掏出一支烟递给王社说,“王社,抽一支吧。”

    王社摇一下头。

    于是,王社点燃一支烟说,陪你抽一支烟吧。

    王社叹息一声,他向王社说起了东儿。为对方的忧愁万里担心,为对方的满足而喜悦,为对方的突然患上感冒而焦急,却从未考虑让自己介入到对方的命运转折之中。王社,我和东儿彼此相爱,我们彼此的关注已渗入到了深处。在爱与喜欢之间的夹逢里,我们走得一点儿也不局促,倒向任何一边都不是我们期望的选择。我们有各自的情感世界,谁都不是对方爱情故事的主角,但是爱人,朋友不能给予我们的,我们却能从对方身上得到满足,两个人沉浸在爱情里的时候是醉着的,有一种飘飘然然的醉意。相处以来,两个人的脚步没有踉跄,走得很稳。不会像人从恋爱晕晕乎乎走向婚姻时那么容易摔跤,也比清醒的友情要多一份迷醉。和她可以享受亦真亦幻的快感,我很满足于这种感情。

    王社笑到“你不准备迈进一步或退后一步,以使自己无法同时体验两种迥异的感觉。况且,非要让自己确定是爱还是喜欢,也是一种很难的事。王社,感情不是化学元素,怎么分得清是氢是氧?它就是氢二氧一的水,你无法分清,分清就不是水了。”

    “你也有爱的体验,是吗?”

    “谈不上。”王社苦笑一下,“爱一个人并没有什么过错。我很爱我的那个同桌,她叫陈冬梅。那时,我们都还小。老师赵后昌,刘崇禧,王启胜,李子下,王传伦都和她爸陈先合是朋友。没有人帮我。你也知道,她随她父亲转学走的时候,我真是伤心了好一阵子。还好,生活在一个开放而丰富的社会里,我们的情感如果还算正常。面对形形色色的人,自然有大相径庭的感觉。我们都是独立的。社会也算宽容。如果我们选择一个异性成为朋友,没人苛责我们必须相爱结合。我们视对方朋友,只是因为喜欢而已。只是,我到部队以后,只能算鸿稀鳞少了。”

    “很少联系?”

    “嗯。”王社点了点头,“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

    “你为她在伤心?”

    “没有。”王社深吸一口烟,叹息一声说,“或许因为是异性朋友,所以性格,心理上的迥异,使双方会相互取长补短,相互激励启迪。于是容易出灵感,出效率。大家也因为这种默契配合,彼此理解而更加相互欣赏。和她相处,有时候感觉到自己是火边的冰块。不是冰融化成水灭了火,就是火太旺了蒸发了冰化的水。所以这种感情维系起来太困难。我和她现在就维系着这种感情,只是由于彼此之间的关系确实只在爱与喜欢之间。她现在上班了,在龙城轧花厂。”

    “你该好好珍惜她。”王社把枪背在肩膀上,他看了一眼王社说,“既然进入到这个境界,那么不妨保持在爱与喜欢之间。这样,朋友是永远真实的朋友,爱人则是遥远而美丽的神话。生活在神话与真实之间,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但切记不要伤害另一个神话与真实。即使你和她成不了恋人,也应当成为最好的朋友吧。”

    “王社,在滚滚红尘中,我已经浪费掉了太多的岁月。追逐颓废的快乐,陶醉于寂寞的美丽,坚信着自己是与众不同的,坚信世界会因我而改变的,现在想起来,真是有点幼稚。”王社自嘲地笑了笑,“在寂静的喧闹中寻找自己。真挚的友情不需要有承诺,注定的缘分不需要有约定,因为生命就是顺其自然。最好的幸福是把一个人记住,直至铭心刻骨。智慧的代价是矛盾,有时候,自己真想木纳迟钝一些,那样也许烦恼会少一些。王社,人生之缘如冬日的雪,洁白而轻盈,它在世间轻舞飞扬,一切还不是华茵相坠吗?走自己的精彩和寂寞,一个人做一个真实的自己真的很难。我想象自己是一条河流,顺着自己的方向向前走,有时丰沛,有时干涸,但路边的草木依然。一个人的天空很蓝,蓝的有点忧郁;一个人的日子很自由,自由的有点孤单;一个人的生活很轻松,轻松的有点无聊;想念一个人的日子有点幸福,幸福的有点难过累了,将心靠岸。错了,就想到后悔。苦了,才懂的满足。伤了,才明白坚强。醉了,才知道难忘。笑了,才体会美丽。王社,人真的生活在虚和真之中!?”

    “浴不必江海,要之去垢。马不必骐骥,要之善走。”王社拍一下王社的肩说,“至少,咱们两个是世上最好的朋友,这是真实的。”

    王社点了点头。

    “好了,别叨唠了,快去吃饭吧。”王社笑到,“吃饭前,杨营长让大家立正,就我一个人在动。”

    “你动什么?”

    “我想看一看师长翟大成。”王社笑容可掬地说,“听说是79年参战的英雄呢。”

    “40师的弟兄们先上,王社,咱们10师是后期保障师,咱们汽车营也就是送送给养拉拉伤员,想当英雄也难。”王社把烟弃在地上走了。

    望着王社远去的背影,王社叹息一声。他掏出还是在三界的时候收到的东儿的信: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你的心如小小寂寞的城,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王社,让软弱的我们懂得残忍,狠狠面对人生每次寒冷!依依不舍的爱过的人,往往有缘没有份。如果记忆是美丽,为何我会笑得这样勉强;如果记忆是凄凉,为何总忘不了你的模样?我愿自己变成夜空中里的一颗小星,每天晚上挂在你的窗前;我也希望你成为一颗小星缀在夜空里,每天晚上,我一抬头就能看见你。梦随心求,心随梦动;因为陌生,所以勇敢,因为距离,所以美丽。一份淡淡的爱,一种浅浅的忧伤。就像风吹过花儿,不知去向人生就是为了找寻爱的过程,每个人的人生都要找到四个人,第一个是自己,第二个是你最爱的人,第三个是最爱你的人,第四发是共度一生的人。你会是别人生命中的第几个人呢?茫茫人海中,你找到了第几个?你遇见了谁?谁人遇见了你?佛说:“前世的五百次轮回,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如果真的是,我愿用一万次去换与你的相遇,并告诉你:“好想好好爱你。”王社,有一种思念叫做望眼欲穿,有一种默契叫做心照不宣,有一种感觉叫做妙不可言,有一种幸福叫做有你相伴,有一种爱情叫做等待。王社,云淡风清的孤寂高绝,花好月圆的幸福温馨,我们要留住时间,要认认真真爱你所选择的人,我们两个人的爱完完整整,真真切切。王社,爱情怎么让每个人都心碎?爱情怎么让每个人都流泪。城市一片漆黑谁能看见谁?除非紧紧依偎。当周围的人都不在乎我的时候,我要学会珍惜我自己;当周围的人都欣赏我的时候,我要清楚自己是谁。没有人真的可以完全做到不顾别人的看法而去过一辈子,有些爱是注定没有结果的,象我和山桃文学社的社长,那一种爱只能珍藏在记忆里用来怀念风,轻轻的吹。王社。月。睁开朦胧眼的时候,风走啦。风又回来的时候,我会投入你朦胧的怀抱,那时,便会感受月的温柔,风的湾,会带给你我的伤痛,而风的心,也因你而死去。浮生入梦,般若波罗密。世界上沒有任何東西能永恒,如果它流动,它就流走,如果它存在,它就干涸。如果它生长,它就慢慢凋零。王社,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我都希望自己能够快乐,也希望你快乐。记住,比海洋更广阔的是人的心灵。给你讲个寓言吧:木头对火说:“抱我。”火拥抱了木头,木头微笑着化作灰烬。火哭了,泪水熄灭了,自己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留下的只是回忆。无论什么都是有得有失,现在的生活不也挺幸福的么。珍惜我不相信一瞬间的勇气,我只接受一辈子的约定,穿过雾穿过云看穿你的心,是真情是珍惜不愿是游戏。我深信,生活就是赛场。不管苦痛多么残忍,不论逆境如何打压,生活的竞赛里并非只有失败者。我深信。胜利的美,人人均有机会品尝:我同样深信,一如其他比赛,在神秘的生活运动中,若要功成名就、满意而归,基本的规则不可或缺。不可实现的诺言最动人如此美丽的夜晚,孤独是一种遗憾,想念着得不到的爱情成为习惯,情歌让我虚度浪漫,不知谁来爱我,谁来做我另一半?是你,一定会是你。王社,当一切都已成风,我依然在此等侯;当世界都已改变,我依然坚持最初;慢慢等待,让我一次一次面对,冷冷的寂寞,独自体会,点点滴滴的往事,从从容容地翻开,真心付出的日子,难追回。晓风残月的凄美动人,风花雪月的浪漫柔情。王社,我习惯了开心的时候有你一起分享,孤独的时候有你一起细数那份凄凉。长夜漫漫,愁思茫茫,我开始渴望两颗相隔几千里的心能在此刻相拥,交错。王社,是我被秋风吹乱的心绪,不能灿烂地向你飞渡?还是你独削如笔的深情,未敢无拘地向我招摇?为何我苦苦期盼的心,总也无法抵达你的彼岸呢?告诉我,我何时才能抵达你的彼岸?

    王社并没有给东儿回信,那时,部队已经进入临战状态了。

    东儿好长时间没有收到王社的来信,她有一种焦虑,她甚至一个人清夜难眠的时候,会设想着王社已经另有所爱。十九岁少女的日记满是玫瑰色的心事,还有那对花垂泪,对月感怀的殇逝。扬扬洒洒的诗行,诉不尽她的向往,那初恋的感觉,让她怀恋了整整一个秋季,最终,黄叶片片落下,终于她和王社也赶在秋天,让两个人的爱绽放了青春的花蕾。玩肥皂泡的孩子,总是为了贪恋肥皂泡的美丽,而宁愿忍受幻灭时的悲哀。佛说:“前世的五百次轮回,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如果真的是,她愿用一万次去换与他的相爱,并告诉他:“好想好好爱你。”一道幽怨苛责的目光划过,把这个世界想象成晶莹的纯白,当现实的黑暗和人性的自私一次又一次撞击她的心灵的时候,也就把她和王社的爱,化成一种奢靡极致的美,带着嗜血的红,破染天际。把对王社的好感觉,都收到酒里,喝了现实与梦想难以融合的无奈与苍凉。爱情错过了就过了开落有序,花运作的是时光,枯荣无常,草经营的是岁月缤纷的目光看世界,如花纯净的心态对生活。

    生命的春天已经逝去,但东儿依然用落英缤纷的花瓣编成一个花环戴在头上。她知道,她和王社的爱,好像春天的花一样,明芽发出鲜艳美丽的花朵,永远放在她的心欢上。生命的快乐在于人的心态,在于一个人的心灵如何与生命相适应。东儿不喜欢刻意的寻找,她欣赏一种从容。不喜欢做作,她欣赏真诚。缘分。她信,也期待。只要在我的眸中,曾有芬芳的夏日,在我心中永存一首真挚的诗,那么就这样忧伤以终老,也没有什么不好。爱的种,随时开花,将她一个人的路点缀得香花弥漫,使穿枝拂叶的行人,踏着荆棘,不觉得痛苦,有泪可落,却不是悲凉。她在心里对自己说,这爱情,这友情,再加上一份亲情,生命便可以圆满了。以后,无论自己身处何时何地,心情如何沮丧,阳光依旧那么温暖,给她带来些许安慰。她相信将来总有一天,在整个自然界,只有山海原野的那种幽淡无华的卓绝之处,才能与那些富有思想的人的感动绝对和谐。这种时刻即使还没有到来,却也不很遥远了。她告诉自己不要失望,荡气回肠是为了最美的平凡,忘记昨天的烦恼,等待明天的快乐,洒脱的过好每一天,她期望着和王社在一起自由飞翔,倦了停歇在这块海边的石头上,遥望大海。她一直相信和王社相遇是他们的缘分,在她看来它真的很美可又让我好累,哪里是心灵的园。过去的日子已经过去,现在的日子正在过,以后的日子还没到,她对自己说要快乐的度过每一天。人可以将最美好的东西献于社会,却将黑暗的一面留给自己的家人和密友。乡愿知善而不能尽从,知恶而不能尽去,与俗浮沉,说起来,普通人都有这个弱点,只是程度不同。她也想过自己的将来,她哭了,她心痛了,她孤单了。她好想回到过去那时时都快乐的日子,没有王社在身边,她不知道还有什么勇气活下去,她好想好想到远方的地方去陪他,一生一世永陪他身边,爱一个人就要一心一意的爱,还要爱他的全部和一切子。她一个人静静地想着,啃噬过去听自己心碎的声音,她告诉自己算了忘了吧。就这样走了吗?来时无踪去无影。似一阵不经意的秋风,似一朵绝艳的昙花一现。王社,以为你是我漂泊的海岸,以为你是我流浪的归宿,以为你会拯救我,在孤独与现实之间。男人的肩膀靠不住女人的浪漫,男人的世界容不下女人的永远,是吗?如果那如泣如诉的律吕是罪过,如果因为委屈而嘤嘤啜泣也算罪过,如果如果因为无尽的茫然而徘徊也算罪过,如果因为绝对的无牵也算罪过,那么你走你的路吧我曾经的爱人,过去的背影才是唯一的背影。无言的结局才是最好的结局。也许吧。上帝衣袖拂,红尘有爱,碎裂以两棵树的形式,两两相望却永无交错,用高山怀抱小溪的态,以爱的名义站立成风景,在人生路途上,任春寒料峭,任秋雨潇瑟,当眼泪忍不住要流出来的时候,睁大眼睛,千万别眨眼,会看到世界由清晰到模糊的全过程,心,在眼泪落下的那一刻变得清澈明晰。

    花儿什么时候红的,柳儿什么时候绿的,东儿没有在意,文学社的几个人约她去砀山看梨花,她差不多想也没有想就点头同意了。山桃文学社在墟城师专有王北海,王少华,潘云然,潘侠,唐兰兰,武子君,杜文化,金亮,周宜春,钱维华,吴淑贞,古忠,盛怀杰,许辉,朱红燕,胡小明,费小华这些人,他们在学校里都是尽显风雅,东儿跟随着他们来到砀山的时候,砀山的尉成辉,王呈星,赵彦志,曾斌几个文友等候了,文友相聚,少不了一阵寒喧。砀山的文友说良梨的梨花最好看,于是,一行数人直奔良梨而去。砀山县位于安徽省最北端,地处苏、鲁、豫、皖四省七县交界处。京九、京沪铁路,105、206国道擦肩而过,陇海铁路、310国道贯穿全境,百里黄河故道横卧其间。东距历史名城徐州70公里,西接古都商丘60公里,芒砀山雄峙于前,黄河襟带于后,古为汴京齿唇,徐淮门户,素有九州通衢、天下要冲之称,是安徽省连接欧亚大陆桥的唯一通道。每年阳春三月,春和景明时节,砀山大地万物复苏,故黄涨绿,数十万亩梨花吐蕊绽蕾,竞相盛开。届时,放眼环顾,全县雪堆云涌,银波琼浪,沃野千顷,一片花海,景象蔚为壮观。白的梨花欺雪,绿的麦苗凝翠,红的桃花胜霞,黄的油菜若金,绚丽的大自然景色独步天下。登高鸟瞰,满目云海花潮,一派雪的世界。这里有鳌头观海,有梨树王,有夹岸繁花竞逐的故黄碧水,有万亩桃林如火如霞的武陵仙境,真是片片红霞沉雪海,泱泱彩云映古黄,诗情画意,其乐无涯。西周初期属宋,为砀邑。秦设36郡,砀郡为其一,隋开皇18年改为砀山县。砀山自古人杰地灵、名人荟萃,千百年来哺育过无数文治武功、彪炳史册的名人贤士。汉高祖刘邦斩蛇举义于此;秦末农民起义领袖陈胜转战赵、魏,死后葬于芒砀山麓;取代李唐,建立后梁的梁王朱温诞生于砀北午沟里;砀山也是近代画坛宗师齐白石的祖籍。历史上檄定百夷的傅友德,理万财而不贪的丞相申屠嘉,文武兼资的丁宽,汉时大戴学小戴学开创者戴德、戴圣,与司马迁共定汉律历的壶遂,易经专家焦赣,名重一时的葛俊清等俊杰贤士代出其间。至于文人墨客、显达名宦慕名游斯者,更是摩肩接踵、数不胜数。这里有唐朝大诗人李白泛舟觞咏的宴嬉台,有轮奂巍煌的清真寺,有三省庄、三省井,有芒砀二山中的汉墓群、斩蛇碑、陈胜墓。更有每年的梨花观赏活动中新开辟的梨花观赏新景点—乌龙披雪、鳌头观海、瑶池烟霞、武陵胜境、贡梨园、故黄映雪、古渡晓月吸引了众多的海内外宾朋,年年来梨都觅古揽胜,旅游观光。

    80年代不写诗的青年人都有病,到90年代再写诗的青年人也就有病了。东儿听着文友们在香雪海里吟咏着他们的青春的诗行,自己也受觉得开心了许多。以前以为,随着时间的流逝,爱会如那昙花般消逝,可是,自己仍会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候,清风般掠过心头,如刀割般的清楚,想念王社,从不知疲惫,却极痛。不觉中已渗入血液,撕心裂肺。擦干最后为落下的眼泪,与昨日挥别,爱,已成往事,那份爱是上天对她的奢侈品,因为有爱,生活永远是那么丰富多彩的;因为有爱,生命永远是那么绚丽多姿的;因为有爱,心灵的深处便会被真、善、美的光环时时笼罩著,身边没有了假、恶、丑的侵烦,觉得生活其实是多么美好,生命其实是多么美好,心灵就会刻刻香满而溢。现在,她感觉到爱意融融,能感觉到有人与她撑伞同行,她知道,朋友的荣耀不是自己的荣耀,朋友的烦恼才是自己的烦恼。只要你有许多的真情,就有许多的朋友。眼前的文友们一阵开心地笑声,东儿觉得自己似一种幸福的浪潮涌过来。当她漫过寒风冷月的黄昏,她真的感到自己还拥有许多朋友。感情有时候只是一个人的事情,和任何人无关,爱,或者不爱,只能自己了断,伤口是别人给予的耻辱,自己坚持的幻觉。阳光是灿烂的,天空是蔚蓝的,风雨过后,一切都将是美好的,为着自己的目标去拼搏,为着自己的梦想去努力,爱情原本就是两个人默默相守的快乐。一个人是不应当失去自己曾放弃的快乐,生活就是这样,如果已经离开,就不必再回头,没人在原地等你生活中总会有伤害你的人,当是你仍然需要继续相信人,只是小心些而已。王社,愿花香撤满你生活的前途,愿阳光照耀你前进的道路,愿我最真诚的祝福给你无尽的喜悦,愿你的每一个今天得过得幸福,愿你的每一个明天得比今天快乐,人生有许多难关要过,自古是情关最让人难受,也许我命中注定情海中颠簸,为你我付出这么的多,却让我痛到有苦不能说,因为我爱你就像那飞蛾扑向火,请你告诉我爱上你是一个错,别让我失魂落魄着了魔,解开我的迷惑,收起你的冷漠,你怎忍心这样做,请你告诉我爱上你是一个错,别让我漫漫,生活是一台戏,每一个人都在其中经常转换角色。你的幸福是我最大的快乐。王社,人活着就得习惯苦味吧。人生如梦,岁月无情,募然回首才发现活着是一种心情,一切都是过眼云烟。清晨的阳光洒向你,绚丽的朝霞萦绕着你,新的一天等待你,雨后出现彩虹,努力就会成功。让开朗的笑容再次绽放在上吧。东儿觉得自己应当和文友们一块吟诗一块唱歌,她这样想着,便走进眼前那一群少男少女们。

    “东儿,你好象不开心?”说话的是胡小明。

    “没什么,小明,怎么没见小华?”东儿知道胡小明和费小华是一对恋人,于是,她便主动向他提起了小华。但是,她分明看到胡小明的眼神很热辣辣。

    东儿并不想和胡小明多谈,她知道,在墟城师专里,在山桃文学社里,没有人不知道胡小明和费小华是非常要好的一对儿。他们的父母都是墟城文化局的干部。东儿也知道胡小明是一个非常博古通今的人,比起王社和王社都是有过之无不及的,只是现在和他一道而来的费小华不见了踪影,既然胡小明找到她并有意与她攀谈,她如果过于冷漠是不好的,于情于理,都是说不过去的。

    我少时也喜慕非常之举,直到长大,读过些历史和大人物的传记,才踌躇起来,古书里修齐治平这一套,近年渐渐觉得它不是毫无道理。修身齐家为先,治国平天下为后。克制正常的情感,而不是养成与丰富之。其实圣人哪里又是这样的呢?还记得孔子不与暴虎冯何,并厌恶果敢而窒者吗?茸茸春草天涯,涓涓野水晴沙。人生在世如身处荆棘之中,心不动,人不妄动,不动则不伤;如心动则人妄动,伤其身痛其骨。胡小明这样向东儿娓娓到来,他还说,人有的时候做的事都不是自己想做的,都是迫于无奈记住该记住的,忘记该忘记的,改变能改变的,接受不能改变的!生命中只有两个目标:其一,追求你所要的;其二,享受你们所追求到的。只有最聪明的人可以达到第二项目标。人生没有太多的鲜花,会有很多的刺客陪着我们,会有很多痛拌着我们,而我们要过得平凡简单,善待身边的每一个人。东儿,把一个人牵挂在心肠,只有梦里永向往。那个人,便是我温柔的守候。东儿,思念永相随自己的命运无人可替代,连苦痛的岁月,都当成生命的一部分,从来都没想过放弃自信,镜子里微笑的我都是我的眼泪我的悲伤,一天天的含泪生活,我会忍下去,因为生活无止境痛苦也会有一天成为过去。我知道你是有男朋友的人,东儿,朋友是春天的雨,当你伤心时为你落泪。朋友是夏天的风,当你酷热时给你清凉,朋友是秋天的菊,当你孤独时为你开放,朋友是冬天的火,当你寒冷时给你温暖,是吧。我妈是咱们市文化局的局长,她是希望我毕业以后进咱们市图书馆上班的,你愿意吧?如果你愿意,我可以让我妈帮你一下的。不过,我依然希望能独自站立在其中走自己选择的路,做自己想做的事。我从未想过自己要循规蹈矩,也不想按照父母给自己设计的路按部就班的生活,如果不能成为大道,那就当一条小路;如果不能成为太阳,那就当一颗星星,东儿,我真的希望你能明白我的心。

    “我没有想过自己毕业后要进图书馆上班的。”东儿已经听明白了胡小明想说什么了,她不想令对方过于难堪,便笑了笑说,“说真的,我还真想到部队去呢。大学生能当兵吗?”

    “应当可以吧。”胡小明见远处的费小华走了过来,便笑着朝费小华走过去了。

    砀山的几个文友非常热情地招待了山桃文学社的人,尉成辉问起社长赦教的时候,墟城师专来的人都沉默了。

    “他不来,我们几个是可以去的。”尉成辉端起酒杯笑到,“来,咱们喝。”

    “我们的社长出家为僧了。”胡小明呷一口酒说,“在圣泉寺。”

    “怎么会这样?”尉成辉拿酒的手抖动一下,他放下酒杯,掏出一支烟点上,叹息一声。“不会是为情所困吧。”

    东儿有些不自然地抽动一下身子,自从山桃文学社的社长在圣泉寺出家以后,她一直有些自责。

    东儿喝酒的时候象把心中的郁闷都浇在了酒里,她发狠地朝桌上的每个人碰杯,不一会儿,就喝得有些不知东西南北了。

    东儿踉跄着走出饭店,她想出去透一下气。

    春风骀荡,她觉得头脑清醒许多。

    一个蹬三轮车的人过来招呼东儿。

    “要坐车吗?”车夫问。

    “不想坐,只想随便走一走。”东儿并不想和车夫搭讪。

    “走吧,不如坐车舒服哩。”车夫两个眼象两只炽热的火球,他紧紧地盯着东儿说,“姑娘是外地来的吧。想来砀山玩?”

    “也没有什么好玩的。”

    “有。”车夫嘿嘿笑到,“只要你愿意上车,俺保证把你拉到一个好玩的地方去。”

    “哪儿?”东儿折身想走回饭店,“说是砀山,连个山都看不到。”

    “姑娘有所不知了吧。砀山为什么叫砀山?山在地下,才叫砀山哩。”

    “真的?”本来想进屋子的东儿听车夫如此一说,觉得这个车夫挺有意思的,便问到,“地下有山,这话说起来谁信?既然叫砀山,总得有山吧。”

    “姑娘可想去?俺拉你去,就怕你掏不起车费哩。”车夫在激东儿,“看你穿衣打份也不象个有钱的人家,算了,这生意俺不做了。”

    “多少钱,我去。”

    “那好,拉你去看山,要10块钱。”车夫见东儿有些踌蹰,便翻身上了车子说,“上来吧,我拉人家是要20块钱的,收你10块钱吧。”

    东儿坐到车上以后,车夫便把三轮车蹬得飞快,转眼间,三轮车便冲出了砀山县城。

    路旁的梨花似雪,三三两两的游人徜徉在树丛中,在欣赏着大好春景。东儿有时候觉得人生真的像一场赌博,关键在于,你有没有这样的机会与胆量。现在,就算自己要去看一座山吧,她就赌一把,自己一定会看到山的。她一直以为幸福在远方,在可以追逐的未来,她的双眼一直保持着眺望其实对于生活,真的没有太多的苛求和埋怨,生活很多时候真的很难十全十美,自己也只能学会接受那些不能接受的事,原谅那些不能原谅的人,或许只有这样生活才会变得容易许多。每个人都会在心底构筑一个清晰的图画,那其中有爱,有希望自己心所找寻的步调,一份没有时间压迫、远离负重的轨迹你是否也渴望突破渴望挑战,在布满泥泞的道路上不知倦怠的前行,只与汗水倾诉心声。这些路人,一定也有这样一个梦想,在行走的路上寻找遗失许久的美好。怀抱着骚动的梦,行走在真实与自然的边沿梅似雪,梨花似雪,如人,都无半点尘。山似玉,玉如君,具牵千里情。青春的车轮驶出美丽的校园,来不及回想,也不想多想,她也很想放松一下自己。东儿并不知道执着是一种伤害,也不想知道人生总要面对太多的无奈和悲哀,现在,和王社天各一方,投入再多结果若还不都是独角戏,又何必执着思念和怀恋呢。她无法忘记和王社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因有缘才美丽,因为哭过笑容才灿烂,因为爱过,回忆才斑斓。一份默契的爱只有自己知道,爱心依旧。她很想大声的告诉王社:我在生命转动的地方等你,每次我想更懂你,我们却更有距离,是不是都用错言语,也用错了表情,其实我想更懂你,不是为了抓紧你,我只是怕你会忘记,有人永远爱着你,没有人值得你流泪,值得让你这么做的人不会让你哭泣。把对王社的牵挂在心肠,只有梦里永向往。王社是她温柔的守候,思念,让她可以漫无边际的浮想联翩,但她知道不可沉迷永久。现在,自己和文学社的人来这里放飞青春,这里是歌的世界,花的海洋,美丽的人生需要自己创造。她自己,想念王社的时候寂寞如烟,激情如火,火势蔓延。但是,当有一天寂寞已消褪,激情已淡然,还剩下什么。只是青春的回忆了,回忆很多事,往事里多一点爱,多一点色彩。爱不完美,可是她懂的珍惜生命里一起走过的每一个朋友,她在乎生命中经历过的酸甜苦辣,在乎人生中随处可见的真诚和动。有些失去是注定的,有些缘分是永远不会有结果的,生命如歌,需要各种元素的点缀,也需要欣赏者的心来体会与她美丽邂逅后,她心灵里那些冬眠的味蕾在一颗一颗苏醒。东儿一个人的时候,也想象着王社真的是象他说的那样,从八百年前的远古而来,而自己也是香墨弯弯画,燕脂淡淡匀,揉蓝衫子杏黄裙,独倚玉阑无语点檀唇。那样,她和他真的象进入一场古装戏的角色了。她还想象着和王社在一起真的能够在时空中来来往往,想到这些的时候,她便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洒脱。无论世间有多少繁华锦绣,也许都是过眼云烟。难得有个能说心里话的人,可能王社对她说起的那些事都是真的,只是要等自己找到一些科学依据她才愿意相信。她知道,自己当初选择理科学物理专业,正是想弄明白一些世间万事万物之迷。她知道迷雾散尽,一切终会变清晰。爱与痛都成回忆,遗忘过去,繁花灿烂在天际,那些痛的记忆,落在春的泥土里。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恒。如果它流动,它就流走;如果它存在,它就干涸;如果它生长,它就慢慢凋零。东儿坚信着她与王社的爱会有结果的,一路走来,尽管有那么多的闲花野草,但她并不心动。

    车夫回头看了一眼东儿,他的目光是充满了淫、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