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 学校

    更新时间:2016-12-23 14:54:24本章字数:12676字

    东儿回到砀山城里的时候,天色已晚,她知道,和她一块来砀山的文友都住在一个叫“昆仑”的旅馆里。旅馆门前的灯还亮着,东儿付了车钱,便直奔旅馆而去。

    费东子住的是单间,东儿查到她的房间号以后,便说要和她住在一起。服务员领着东儿上了四楼。旅馆不算大,但很洁净。服务员打开房门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费东子便从床铺身起来了。

    “东儿,你不是回家去了吗?怎么现在回来了,深更半夜的,你这是怎么了?”费东子有些疑惑地望着东儿。

    等服务员转身离去后,东儿把门闭上,才向费东子说起了自己的奇遇。

    “我觉得这多少有些传奇,东子,如果不是遇到咱们那个出家当和尚的社长,我是真的准备在那个石屋子呆上几天的。”东儿钻进被窝,看了看费东子说,“东子,有句话叫人外有天外有天,有些事情你不亲身经历是不会明白的。”

    “还是不经历的好,我只想平平淡淡,也不想有什么传奇故事在自己身上发生。等毕业后能进咱们墟城图书馆上班,天天有本书看,到月有几个钱花,也就别无所求了。”费东子说着叹了口气,“只是现在我和胡晓明好象不象以前那样无话不说了,东儿,我总觉得他好象挺喜欢你的。”

    “别说废话了吧,你怎么了,吃错药了吧。我和王社的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在文学社里,只有我和你无话不谈,我和王社都那样了,还会嫁给别人?”东儿说着叹息一声,“只是不知道王社现在怎么样了。”

    “那你还不如跟着那两个有特异本领的老头学一些法术,转眼间就能到达王社身边。”费东子格格地笑了笑,“我倒是听说过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算了,深更半夜的,说那些,挺怕人的。睡吧,明天,文学社的人准备去徐州,然后,就回学校了。”

    “去徐州?”东儿睁大了眼睛,“不是说要去微山湖的吗?然后爬泰山。怎么去了徐州就回去了呢?”

    “砀山的几个文友说要带咱们去徐州玩,然后,想去咱们墟城,和墟城的一些文友进行写作交流。这事被几个组定下来了,明天一早就去徐州。”费东子打了个哈欠,“睡吧,要不,明天没有一点精神,会很糟糕的。”

    东儿还想给费东子说些什么,再看她时她已经闭上眼,并传出了轻微的鼾声。

    东儿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她回想起一天的经历觉得真的是有些不可思议。想着想着她竟哑然失笑了,她暗暗责怪自己白天喝多了酒,要不是喝了那么多酒想着出城去看山,也不会惹出这许多麻烦。想到那两个老者,东儿又觉得挺对不起他们两个的,说好了的要留下来当人家的弟子,要跟随人家学什么文韬武略,却这样不辞而别,真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想到教教那副苦不堪言的样子,她慢慢体会着赦教那种对爱欲罢不能的愁懑。若是爱已不可为,何不试着放下往事,管它过去有多美。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现在,一个为了她执着到出家的男人,她的心里很感慨。东儿思索着爱的意义,也想着自己对爱对朋友的态度。白云从不向天空承诺守侯,却朝夕相处。风景从不向眼睛说出永恒,确实始终美丽。朋友从不向对方倾诉思念,却永远牵挂。不要轻易的说到爱,当然也不要轻易的说不爱,她没有想到对赦教的拒绝,会让他走向极端。她觉得爱是自私的,也是无私的,爱是一种思念,也是一种牵挂。爱需要尽可能的完美,而不是一定要十全十美,爱需要彼此拥有,而不是对对方无情的占有。爱需要宽容而不是无限止的纵容,用心去爱你心爱的人,用心去品尝来自你心爱的人对你的爱,也许这样的爱支委会有幸福。生命因真爱而精彩,对陈龙的思念,让她倍感爱的可贵,她觉得自己坚守着对王社的爱,尽管海角天涯,零距离思念就是原动力,拉近她和王社的心。如果没有了云,天空会不会寂寞,如果没有了天空,云该到哪里漂泊。东儿在心里念叨着王社的名字,王社,如果没有了你,我一定会寂寞的,但是如果没有了我,你会感到失落吗。因为有了你,所以我选择用一颗单纯的心去过一种最简单的日子,如果我的心血可以化做阳光,我一定将它捧上手掌,高高托举,以温暖我爱的和爱我的人,温暖在不幸之中高高地昂起头的人。她觉得她王社的那种淡淡的恋情很醉,对他的那种淡淡的思念很深,王社,已经是她今生最美的思念。思念—是甜蜜的风,忧伤的雨,是酥心的醉,彻骨的痛。思念—是放飞的热望,是忐忑的等待,是心羽化的翅膀,是魂牵梦绕的牵挂,是延绵不绝的风的味道,是心灵共鸣时美妙的和音,是灵犀一点通时颤栗的惊喜。人生虽然没有落日般的瑰丽,没有流云般的飘渺,但可以有水晶般的清澈与透明。没有大山般的巍峨,没有湖水般的清柔,但可以有岩石般的坚毅与稳重。没有大海般的浩瀚,没有瀑布般的飞泻,但是可以有泥土般的朴素与随和。静静的夜,东儿拉开了思的维幕。月洒下了温柔的清辉,但她内心深处却是雾一样的惆怅,无情的光荫不会倒流,时光尘封了她作为少女时光的记忆。情入心弦,雾锁心语,东儿也承认那两个老者是世外高人,但她知道他们最终也逃不脱生老病死,天道循环,就像水面上一抹涟漪,有着相同的结局。生命给予每一个人的都是风华绝代与风烛残年,若干年以后,沧桑抹去了青春的容颜,再回首,云遮雾瘴,步履蹒跚,到那时真的是梦断魂难归。想到了生死,东儿觉得人生真的是太无奈了。她轻嗟一声。朦胧的月色寄托着她对王社深深的思念,她暗暗祈祷着皎洁的明月传替着她美好的祝愿,远方亲爱的人抬起头,空中最亮的那颗星星是我在望着你在想念你,王社,你知道吗。东儿慢慢地闭上眼睛,朦胧中她觉得象蝴蝶一样飞舞起来。蝴蝶抖动着脆弱的翅膀,向风询问着属于自己的那朵花,风轻轻的将蝴蝶向蔚蓝的天空一送,蝴蝶顿时感到一阵眩晕,当她再次清楚的俯视着万紫千红的花朵的潮水时,她却找不到那一朵属于自己的花朵。于是,她又轻声问风,你知道我的前生是哪朵花吗,我只要属于我的。我已经飞了很远很远。但是,属于自己的那朵花仍旧没有找到,飞了这么久,远方仍旧很远。蝴蝶想回去,再次飞回生养它的那片灌木丛,可是,来时的路已经找不到了,她只有往前飞。她飞得很累,却停不下抖动的翅膀。她扑向花丛,变成了一朵美丽而又普通的花朵,后来,那花朵再次变成了蝴蝶,蝴蝶再次的飞向远方寻找那片曾经是自己只属于自己的花朵。如此生生相循,在她精神委顿的时候,那个美丽的诱惑给了她力量,让她从新振作起来,拍掉身上的尘土,抖动翅膀继续朝前飞。一次次的激励,一次又一次脱胎换骨,一次又一次的蜕变,让她越来越成熟起来了,现在,她已不再象个小孩子一样,不再用幼稚懵懂的眼光看待周围的一切,现在所谓的等待,就算是山海可以阻隔彼此,却阻隔不了她的思念,多少怀念的微笑,多少淡忘的往事,让浪花沐浴着她的人生之旅,让彩虹披满她的锦绣前程,柔柔心灯伴着长长相思,淡淡乐调遥寄款款情怀,和王社的那种爱,甜蜜却时常伴有隐隐的痛,思念的情时常伴有丝丝的忧,她虔诚的祈祷梦神把王社带进自己的梦中,好让他在梦中和自己享受那种飘然腾飞的浪漫。东儿睁开眼睛,她知道自己又在恍惚中做了一些不可思议的梦了。而今,她越来越觉得自己变的善感多愁,在静夜里她觉得自己是透明的,轻松的,快乐的。她能感觉到自己裸露了灵魂从自己体内游走,在意念中幻化成蝴蝶,朝着前方不停地飞。至于要去什么地,她没有理明白,只是觉得自己很想去一个地方。

    庄周晓梦迷蝴蝶。难道说自己真的是蝴蝶变幻的,还是自己已经变幻成了蝴蝶。这是庄生的疑惑,有时候她也自己觉得有些颖惑。生命,世界,一些令她感到神奇的东西越来越多。朦胧中,东儿仿佛听到了王社的声音:也许现在的人都是生活在梦中,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她知道,王社以前是这样对她说过的。

    天还没有亮,砀山昆仑旅馆里便传出了四成杰的喊叫声。

    “弟兄们,姐妹们,快起床了。”四成杰从一楼到四楼一路叫喊不停,“墟城师专山桃文学社的弟兄们姐妹们,快起床了,咱们包的车已经在旅馆门口等着了。”

    “这是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地震了。”费东子睁开眼睛,看了看东儿,“天还没有亮呢,这里距徐州也就个把小时的时间,至于嘛。”

    “起吧,还要洗涮呢。”东儿笑了笑翻身下床,她刚打开房门,四成杰便笑容可掬地立在门口。

    “东儿,我一直在担心着你哩。”四成杰灿烂地笑着,他用手搔一下后脑勺,又拍了拍自己脑门,“真是不好意思,当时,我真的被你的勇气感动了。”

    “说什么呢,说什么呢,人家还没有起床呢,这是女生寝室。”费东子喋喋不休地嚷着让四成杰离开,四成杰尴尬地笑了笑,转身走了。

    “别这样对人家,你没听说,人家在砀山可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东儿冲费东子笑了笑说,“咱们来砀山,人家是地主,别把关系搞僵了。你不是说人家还准备到咱们学校去墟城吗,算了吧。快起来吧,胡小明呢?”

    “走了。”费东子没好气的说,“看梨花的时候吵了几句,生气走了。”

    “哪去了?”

    “墟城师专。”

    “你们两个脾气都不好,还是相互将就一点吧。”

    “嗯,以后再说吧。”费东子起床后在洗手间里还是和东儿诉说着自己的委屈,“他妈是文化局长,我说毕业后两个人都进图书馆上班就行了,他非要坚持做什么生意。这年头,大字不识一口袋都会做生意赚钱,你一个大学专科毕业生,放着国家工作人员不干,却要去当什么小商小贩,我能答应吗?”

    “人各有志。”东儿边涮牙边说,“东儿,想归想,干归干,咱们现在谈以后的事情,还早着呢。我想当到部队里去呢,听说要有关系有门路才行。这不就是理想嘛。理想和现实毕竟是两码事。”

    “你真想到部队里去?”

    “嗯。”

    “我有亲戚就是专门负责征兵的干部,如果你真想去,我帮你。”

    “真的?”

    “咱们姐妹谁跟谁呀。”费东子笑逐颜开地说,“现在到处都在宣传老山那些守猫耳洞的英雄,怎么,你也想去亲身体会一下?”

    “我是认真的。”

    “噢,知道了。”费东子拍一拍东儿的肩膀笑到,“你一定是想你那一位了。他现在还没有消息吗?”

    东儿摇一下头并不言语。

    费东子走近东儿,把她肩膀上快要滑落的毛巾摘下来递给东儿,又拍了拍她的肩膀,转身走出了卫生间。

    上了车,四成杰大声安排着车上的人找座位。

    一路上,四成杰显得异常活跃,也充分显示出他的指挥能力和领导能力。他先是指挥车上的人合唱和对唱一些歌曲,接着,四成杰又唱了一首新疆达板城的姑娘。东儿能明显感受到四成杰那风的的目光。

    到了徐州,四成杰象东道主似地向东儿介绍着一些徐州的情况。他说,徐州军事文化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原始部落间的战争。从邳州大墩子遗址受箭伤的墓主、刘林遗址中出土的武器可佐证。四千多年中发生在徐州及其周围地区较大的战争有二百余起,平均每二十年就有一次大规模的战争。春秋时晋楚等十国进行的八个月的彭城之战,秦末四年多的楚汉战争,元末芝麻李起义,正月十五赏灯,徐州城中点灯放炮竹点滴溜金儿,往东至邳县一带,鞭炮和灯少了,多出了抛扫帚火把的游戏。再往东至新沂一带,活动方式与邳县略同,但玩火把的时间,却是在二月初二日。娶亲之日,徐州一带女方必须在中午12时前到达男家,但丰县西北数乡、新沂东南部数乡,女方到达男家的时间则必须在日落之后。遇旱求雨,徐州西部到龙王庙烧香、抬龙王像游街求祈,认为龙王一张嘴,遍地都是水。往东至邳县,求龙王以外,又加上了求渊德公的内容。再往东至新沂,求龙王仅是第一步,随着旱情的加重,依次再求渊德公,求关圣帝君和地藏王菩萨。二月初二龙抬头日,徐州城中祭福神,爆米花、炒糖豆表示惊蜇打雷。用柴木灰圈仓,仓中放铜元,以祈富贵,并用敲床桄、照烛光的方式诅咒毒虫。邳县一带,用草木灰圈仓,仓中埋五谷杂粮,祈五谷丰登,炒米花、糖豆表示炒死害虫。再往东至新沂一带,草木灰圈的仓中放炒熟了的杂粮,引鸟雀来啄食,名为吃虫,以为可以使农作物免遭虫害。这里的人多尚黑色,中青年爱穿蓝色,少儿服装多尚红绿鲜艳的服装,穿鞋盛行双道脸,男子多毡帽、瓜皮帽、礼帽、草帽、女子多项蓝布手巾或表丝巾,儿童有福巾老头帽,这里的人住的多是数家同住一大杂院。六千多年的文明史为徐州留下了大量文化遗产和名胜古迹,宛如斜挂于历史苍穹中的璀璨星河。其中尤以汉兵马俑、汉墓、汉画像石为代表的两汉文化最为夺目,极具艺术欣赏和考古价值。以云龙山水泉山森林公园为中心的风景区风光怡人,美若西子,秀比江南,兼有北雄南秀之美。名胜古迹掩映其中,与之交相辉映,令人流连忘返。还有九里山前的古战场还有彭园景区,还有观鼎桥、彭祖、石泉坝、玉钓坝、虹桥、锁云亭、龙吟石舫。观鼎桥为双桥,桥下有一汉白玉鼎。相传大禹划天下为九州,铸九鼎于国都,传之为国宝。后一鼎没于泗水,秦始皇遣千余人求之未果。五老峰自然景观优美,动植物资源丰富,微山岛南附古彭徐州,北与孔孟圣地、泰岱佳境一线贯通,东邻枣庄万亩石榴园,西望荷泽牡丹王国。云湖泛舟,湖滨垂钩,荷风渔歌,金山塔影都是这里好玩的地方。九里山前古战场,牧童拾得旧刀枪,东儿,你一定知道的,公元前573年晋楚两国争霸,围绕宋国的彭城邑发生了一场大战争。彭祖,刘邦,项羽,白居易,苏东坡,文天祥,方孝儒,李可染都在徐州生活过。四成杰吟咏起项羽的慷慨之作,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看着四成杰如醉如痴的样子,东儿觉得有些好笑,但她不忍令四成杰尴尬,更不想让他步赦教的后尘。东儿明白四成杰的心思,她却不知如何应对眼前这个激情澎湃的诗人。

    东儿知道徐州东襟淮海、西接中原、南屏江淮、北扼齐鲁。素有五省通衢之称。京沪、陇海两大铁路在此交汇,京杭大运河傍城而过贯穿徐州南北,北靠微山湖。秦唐看西安、明清看北京、两汉看徐州,在两汉400年间,徐州共有13位楚王、5位彭城王。城周围汉墓林立,已经出土发掘的汉墓有200多座,均是两汉的王侯、国戚的墓葬,丰富而宝贵的汉代文化遗产为中国国内所罕见。构造各异的汉墓、栩栩如生的汉画像石、惟妙惟肖的汉兵马俑,并称为汉代三绝,墓内出土的玉棺、金缕玉衣,为世上稀有珍品,令人叹为观止。

    砀山的文友带着墟城师专山桃文学社的人把徐州好看好玩的地方遛了个遍。西汉一代楚王刘交墓,龟山楚襄王刘注墓,卧牛山楚王刘纡墓,东洞山楚王刘延寿墓,以山为陵,坡凿通道,看了地宫古墓,又看了张良圮桥受书处和子房山,项羽的戏马台、范增墓、刘邦的拔剑泉、泗水亭。这里是汉高祖刘邦的故乡,也是其发迹之地。公元前206年4月项羽封刘邦为汉王以后,经过四年多楚汉战争,于公元前202年10月刘邦在定陶行皇帝礼,初都洛阳,后徙长安。北洞山第二代楚王墓、狮子山第三代楚王陵、驮蓝山楚王陵、龟山楚王墓、东洞山楚王陵、土山东汉彭城王陵以精奇雄各领风的。东儿望着那些出土的博袖长袍的官员俑、冠帻握兵器的卫士俑、执长器械的发辫俑、足登战靴和抱弩负弓的甲士俑和一些铁铠甲、玉棺、玉豹感慨着汉文化在这里的嬗递。特别是龟山汉墓的奇,令东儿惊叹不已,甬道墓室全部筑在山中,几乎掏空了整个山体,最使人感到奇特的是两条并列的甬道全长56米,用现代的激光技术定向测量,其误差率仅为一、二厘米。此墓工程浩大,气势雄伟,实为世界罕见,中华一绝。狮子山楚王陵墓坐北朝南,凿石为葬,穿山为藏,入口处在山南的向阳坡上,而其主墓室已深深嵌入山体主峰的腹腔之中,由外墓道、内墓道、天井、甬道、耳室和墓室组成,独特的墓葬形制和严谨的建筑结构,完美体现了粗犷、雄浑、博大、超越的两汉时代精神。徐州汉画像石中的牛耕图、纺织图、九仕图、迎宾图、百戏图及八米长卷押囚图,堪称艺术珍品、镇馆之宝。石雕刻深厚有力、画风质朴简洁,具有很高的艺术欣赏价值。雕刻技法有阴线刻、浅浮雕两种。线刻细腻真切,有阴柔之丽,浮雕浑雄苍健,有阳刚之美。阴柔阳刚,体现了中国传统美的基本要素。徐州汉画像石的艺术特色是构图紧密、夸张得体、以形传神,表现出一定的创造性,真实地再现了汉代政治、经济、文化、信仰等各个方面,“佳处未易识,当有来者知”,戏马台的高台秋风,可使你概见楚霸王项羽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霸王雄风,歌风台的大风歌古碑,令东儿领略到了汉高祖刘邦大风起兮云飞扬的千古绝唱。四成杰见东儿好象浮想联翩的样子,便走了过去。

    “东儿,要不,你毕业以后就来我们徐州吧。”

    “嗯?”

    “我老家就是徐州的。”

    “哦。”

    “东儿,我感觉你是喜欢这个地方的。”四成杰笑逐颜开地说,“东儿,要不,我带你去我老家吧。就在云龙山脚下,去吗?”

    “以后再说吧,你看,都好了,今天还要一块赶到墟城呢。”

    “没事,车主听我的,这里陪同你们一块玩的人也都听我的。”

    “这样不好吧。大家一块出来玩,就是想一块玩的尽兴玩的开心。”

    “东儿,你能开心就好。”

    “成杰哥,我男朋友象你一样直率坦诚,不过,好象没有你才华横溢。”

    “我听说了,你是有男朋友的。东儿,你怎么这么早就找男朋友了呢。你还小呀,现在正在上学,还是一个小姑娘。”

    “嗯。”东儿很想把话说得恰如其分,但又怕辞不达意伤害了四成杰的自尊心,更担心他一时想不开象赦教一样走向另一个极端。

    “东儿,人与人相识系于缘,相知系于诚,知音是贴切的默契,知已是完美的深交,缘份是长长久久的相聚。我会用我平凡的双手,平凡的人生,为我爱的人,创造一个不平凡的世界,让她生活在一个充满神话的世界里面。东儿,遇上你,是我平生最大的快事。你留在我心中熟悉的表情让我回忆,以后,会象一朵异卉奇葩,在我心中永远绽放不败。东儿,人间最珍贵是友情,最浪漫的是爱情,最动人的是恋情,遇到你是我最好的心情。我听说你有男朋友这个消息以后,我告诉自己要等,要忍,东儿,幸福需要等待,真爱需要等待,而等待的后面是执着。东儿,你现在还小,还年轻,不要太相信许诺,那是是时间结出的松果,东儿,松果尽管美丽,谁能保证不被季节打落。东儿,人活在世人,你要知道第一个是自己,第二个是你最爱的人,第三个是最爱你的人,第四个是共度一生的人,首先会遇到你最爱的人,然后体会到爱的感觉,因为了解被爱的感觉,所以才能发现最爱你的人。东儿,你还小,你可能还没弄懂你要的爱是什么,没弄懂你需要什么样的爱。”

    “嗯,我知道的。”

    “东儿,给我一次机会吧。”四成杰直截了当地说出了自己对东儿的爱意,“如果你愿意和我相处,东儿,咱们以后就同携素手,共创大业。”

    “我没有想过创什么大业。”

    “我知道的,东儿,我能感觉得出你是一个不甘平庸的人。你和我一样,都有强烈的事业心,也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现在,咱们国家刚搞开放正是需要人才的时候,只要你愿意嫁给我,以后,为了你,我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

    东儿格格地笑出了声。

    “东儿,我说的是真的。”

    “嗯。”

    “你想吃树上的鸡蛋,我都会爬到树上去。”

    “有没?”

    “有没有我都会爬到树上看一看。”四成杰一脸的真诚和痴迷,“东儿,只要是你说的,你说什么都是对的,只要是你让我干的,你让我干什么我都会干。”

    “你的口才真好。”

    “要不,我怎么会领导砀山这一帮子文人呢。东儿,我说的都是真的。”

    “嗯。”

    “你不相信?”

    “信。”

    “未登上高峰就不知背后的空洞,没有真正爱过就不知付出的凄蒙,东儿,喜欢和爱可以相通,爱和喜欢也可不同,喜欢是心甘情愿海阔天空,爱却是豪无急言现实包容,东儿,生活和爱情,该象山一样厚重,该象水一样柔媚、该象云一样飘逸。我知道你男朋友也一定很不错的,要不然你也不会选他做你的男朋友,是吧。算了,想说的别人都已经说了,那么还是保持沉默吧。世界最远的距离不是天与地的距离,不是爱与恨的对决,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四成杰拉起东儿的手,“东儿,从今往后,幸福的时刻,一半是同你在一起,一半是在梦里。痛苦的时刻,一半是分离,一半是默默地想着你。希望我有一个很好的明天,同时,也请你相信不论我做什么决定都希望我的选择是正确的。如果我爱上你的笑容要怎么收藏要怎么拥有,如果你快乐不是为我,会不会放手。当一阵风吹来风筝飞上天空,涵,为了你而祈祷而祝福而感动,痛,累,难,傻,哭,碎,痴,笨。到现在我才发现笑着哭最痛。”

    “成杰哥,不要这样。”东儿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她想起了当初拒绝赦教时的情景。“我们可以成为最好的朋友,真的,如果你这个样子,以后,咱们怎么相处。”

    东儿抽出被四成杰紧紧握着的手,转身走了。她知道她不能再迁就眼前这个对她示爱的人,就在她折身离去的时候,她才知道王社在她的心中有多么重要。

    离开徐州的路上,四成杰很少言语,也不再用热烈的目光看东儿了。东儿有些苦恼,她不明白除了爱情就不可以有友情吗。佛曰,众生平等,却创造了不平等的众生。也好,毕竟自己多了一些经历,没有故事的人就像一张白纸,没有经历苦难的人没有东西可画。乐要有悲伤作陪,雨过应该就有天晴。如果雨后还是雨,如果忧伤之后还是忧伤,那样的人生也有多少意义了。多了些情感经历,也许正是自己磨练心志的时候。有时相爱不一定能终老,有时因为爱要彼此分开,有时含泪的放手也是爱,她胡乱的想着,也许上辈子我一定做了太多错事,所以这辈子我成了女人。人有前生吗。东儿把头倚到座背上,闭上眼,她想也许人真的会有什么前生来世吧,要不,怎么会生出这许多烦恼。心里隐藏着冰冷的火焰,感觉得到它吞噬着心脏的疼痛,她有一种真的想超脱的心情,心想,真的象赦教那样跳出三界外就不在红尘中了吗。人生犹如一次阅读,不同的心灵能感受相同的境遇。她对自己说,如果不能忘记过去的爱,就把它化成泪,真心总是可贵,真爱不必后悔,曾经拥有的不要忘记,已经得到的更要珍惜,属于自己的不要放弃。她在心里暗暗念叨着王社的名字,王社,为我们的明天加油吧。风轻云淡的美丽是因为有朋友的存在,心与心的真诚是因为有朋友的牵挂,东儿睁开眼看了看四成杰,却发现四成杰正紧紧地盯着自己看呢。东儿有些尴尬,她冲四成杰笑了笑,却觉得有些不太自然。没有办法,她很想对四成杰说不同的境遇,有着不同的人生;不同的人生,有不同的辛酸;不同的辛酸,有不同的感悟;不同的感悟,有着不同的态度。难忘是一种痛苦还是一种快乐?人之所以痛苦,在于追求错误的东西,只有放下错误的追求,才能得到真正的快乐。

    东儿见四成杰一直在写着什么,车到墟城的时候,四成杰把写好的东西走到塞到东儿的手里:东儿,如果冥冥之中注定有这份缘,为何不让我们在最适当的时节相遇。如果注定我们无份,为何不让我们在擦肩而过的瞬间,就彼此忘却呢。如果我们的相识注定以牵绊为代价,以思念为债来偿还,我真的愿意比你晚生百年,说了这么多的如果,都是假设的,结果我还是与你相逢了,遇上了你,我只是奇怪自己怎么就会这么深陷了进去,苦了你也累了我自己。隔岸的俩俩相忘,相见的默默无语,无奈的心绪莫莫。心与心纠缠的累了倦了,那份情也让它沉淀了,可是你的影子却总是挥之不去。不让自己闲置下来,也不给自己留下思索的空间,而对你的想念还是如影随形,悄然而至,我想你,在这么一个温暖的季节里,思念的感觉就这么油然升起。你象春天的一枝嫩芽,经历了严寒的砺炼,跃然于枝头,就这么执著映入了我的眼底。你象一阵温柔的风,随着春天的脚步,悄然的就潜进了我的心里,我想你,在这么一个多雨的季节里,思念的感觉在肆意的疯长。你就象一个藤蔓纠缠在我的心里,虽然让我如此难捱,却也不敢轻易扯去,因为牵一牵,心就痛一痛,忘记你,我做不到,就在这么一个美好的春天里,我爱上你了。我在抑郁独坐,灵魂却游走在有你的世界里,相知是一种宿命,心灵的交汇让我有诉不尽的浪漫情怀,东儿,我说过,为了你,我是可以做到一切的,也就是说,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干。

    东儿把信握在手里,不知如何是好。

    墟城师范专科学校山桃文学社的人热情地接待了砀山的文友,华教授是文学社的顾问,社长赦教在圣泉寺出家为僧以后,华教授曾指定东儿接任社长职务,但东儿不愿意,便由胡晓明担任了社长职务,费东子是主编。

    四成杰来到华教授的办公室见到华教授以后,便向他介绍了砀山一些文学青年的情况。

    “早就听说华教授是咱们墟城文坛泰斗,今日才得以睹华老风采,真是三生有幸。”四成杰向华教授双手抱拳,一脸的虔诚,“华教授,以后,方便的话,请你去俺们砀山讲课吧。听说你还是聊斋学会的会长,俺小时候就喜欢听一些神呀怪呀的故事。华教授,俺们那里有个九姑娘,可神了。”

    “九姑娘?”华教授的眸子闪烁着异样的光彩,“那个九姑娘可曾嫁人?”

    “嫁了的。”

    “嫁了人,好,还是嫁了人的姑娘好,那样,她更懂事一些。”

    “是的,华教授,九姑娘,在俺们当地,可神了。”

    “远吗?”

    “就在俺老家南边。”

    “你老家是哪里?”

    “徐州南,三十多里地吧,有个青龙铺,你只要到了那里,提起九姑娘,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挺有意思的,好吧,咱们这一次文学活动之后,我就随你去会一会那个九姑娘吧。到时候,你可要向她引荐一下我。”华教授哈哈笑到,“九姑娘的婆家在哪里?”

    “也不远,就在徐州朝西去,萧县黄口东边有个黑店子。如果九姑娘去了她娘家,到时候我也有办法找到她的,我有个哥们叫黑子,他的家就在那里。”

    “好了,咱们谈一谈文学吧。”华教授把茶杯推向四成杰,示意他喝水,见四成杰摇一下头,便笑了笑说,“我们山桃文学社,不在乎是否文采飞扬,只在于真情倾诉;不在于追逐喧嚣和时髦,只在于独守一份属于自己的纯真。山桃文学社旨在为全校学生设立发挥特长的平台,提供一个展现个性风采的青春舞台。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正准备筹措资金,然后申请报刊号,把我们的社刊《山桃》对外发行哩。”

    “华教授真是目光远大,到时候,俺愿意在您麾下效力。”四成杰见华教授桌子上摆满了易经书籍,便惊奇地说,“华教授,你也喜欢研究易学?”

    “嗯,卜筮者,隐君子之所讬也,昔严君平卖卜成都市,与人子言依于孝,与人弟言依于顺,与人臣言依于忠,君子以为得作者之意,不啻登太皥氏之堂,而耳提面命焉,古之圣人,所可与人言者,未尝不竭其辞,而有不可以正告天下者,则必有所讬以行之,后之君子,不察其意,而以是为吉凶悔吝之末数,非正道明谊者之所究心,则惑矣,吾友曹横琴氏,得其家君游南子之传,概群迷之不旦,悼筮法之中衰,于是上究连藏,下逮京焦,傍通壬甲,广采占歌,作为易隐,凡十万余言,噫,可为博矣,”华教授顺手拿起一本易学书朝四成杰摇晃一下,“这书,挺难看懂的。”

    “是的。”

    “你的古文功底怎么样?”

    “还行吧。”

    “夫象数变而理不变,九六殊而旨不殊,一也,四十九也,三百六十也,四千九十六也,由是而之万亿也,一而已矣,即由是而之天地之赜也,万物之众也,典坟丘索之浩渺也,亦一而已矣,傅曰,变化云为,吉事有祥,象事知器,占事知来,又曰,天地设位,圣人成能,人谋鬼谋,百姓与能,夫圣人之所以能若此者,岂有他哉,统之理而已矣,由是观之,安知李子之乐卜,赵孟之时卜,襄仲之言卜,子游子夏之威仪卜,沈尹氏之政卜,孔成子之礼卜,不统于横琴氏之蓍卜哉,吾于是而知曹氏之为隐君子也,句章老氏谢三宝撰。子孙生妻财,妻财生官鬼,官鬼生父母,父母生兄弟,兄弟生子孙。生我者为元辰,如子孙为妻财之元辰也。”华教授笑到,“子孙克官鬼,官鬼克兄弟,兄弟克妻财,妻财克父母,父母克子孙。克我者为忌神,如子孙为官鬼之忌神也。”

    “华教授,你真博古通今呢。”

    “也就是看的书多一些。”华教授捋一下稀疏的头发说,“这个学校图书馆有一间屋子是我看书的地方,每天我都看到子夜以后。”

    “子夜?”

    “嗯。”

    “一个人?”

    “是的。”华教授笑到,“反正用的是公家的电,回到家看书,还是要用自己的电哩,电费要算自己的,是吧。”

    “也是。”

    “教授教授,越教越瘦。”华教授叹息一声,“如果有门路,我也是不想在这个学校混的。”

    “现在正在搞开放搞活,华教授,你也可以找一些发财的门路的。”

    “你有吗?”

    “有的,只是我现在没有什么赚钱的心思。”四成杰叹息一声。

    “怎么了?”

    “守着真人不说假话了,华教授,我看中你们文学社一个人,被人家拒绝了,真是伤心。唉,现在干什么都没有心思。”

    “谁?”

    “东儿。”

    “是她?”

    “嗯。”

    “同病相怜呀。”

    “什么?”

    “噢,没什么,没什么。”华教授尴尬地笑了笑。

    “不管用什么办法,只要能娶到她,今生无悔了。”

    “孟春萍,雷莉,徐目完,潘霞还有唐兰唐代红李真钱维华赵紫娟都是才女,你怎么没有看上她们?”

    “华教授,我不是二三其德的人,你和我处的时间长了就会知道我是一个对爱情很专心的人。这一生,我一定要娶到她。”

    “用什么办法,哪有什么办法?”

    “周易里面的东西能行吧。”

    “那可是损人利己的事情,我是大学教授,我不会帮你的。说到易学,很神的。如果真的用一些玄术,还是可行的。不过,我有一个朋友叫张半仙,你可以找他的。”

    “张半仙,他在哪?”

    “就在你刚才说的那个地方不远。”

    “九姑娘那地方,我怎么没有听说?”

    “四海为家的一个人,难得停在一个地方。”华教授捋了捋稀疏的头发说,“张半仙的老家是龙城的。”

    “嗯,我俺老家不远的。”

    “咱们的文学交流活动结束以后,就去你说的九姑娘那里吧。”

    “好,我听教授您的。”

    “你是一个可造之才,也是人才难得。”华教授笑逐颜开地说,“元神动能生,忌辰动能克,我生者动,谓之贪生,又谓之泄气,喜忌具减矣。夫人有贤不肖之殊,卦有过不及之异,太过者损之斯成,不及者益之则利。生扶拱合,时雨滋苗,克害刑冲,秋霜杀草,长生帝旺,争如金谷之园。死墓绝空,乃是犁泥之地。日辰为六爻之主宰,喜其灭项以安刘。月建乃万卦之提纲,岂可助桀而为虐。最恶者岁君,宜静不宜动。最要者身位,喜扶不喜伤。世为己,应为人,大宜契合,动为始,变为终,最怕交争。应位遭伤,不利他人之事。世爻受制,岂宜自己之谋。世应具空,人无准实。内外竞发,事必翻腾。世或交重,两目顾瞻于马首。应如发动,一心似托于猿攀。用爻有气无他故,所作皆成。主象从存更被伤,凡谋不遂。有伤须救,无故勿空,空逢冲而有用。合遭破以无功,自空,化空,必成凶咎。刑合克合,终见乖淫。动值合而绊住,静得冲而暗兴。入墓难克带旺,匪空有助有扶,衰弱休囚亦吉。贪生贪合,刑冲克害皆忘。别衰旺以明克合,辨动静以定刑冲。并不并,冲不冲,因多字眼。刑非刑,合非合,为少支神。爻遇令星,物难害我。伏居空地,事于心连。伏无提协,终从尔。飞不推开,亦枉然。空下伏神,易于引拔。制中弱主,难以维持。日伤爻,真罗其祸。爻伤日,徒受其名。墓中人,不冲不发。身上鬼,不去不安。德入卦,而无谋不遂。忌临身,而多阻无成。卦遇凶星,避之则吉。爻逢忌杀,破之无伤。主象休囚,怕见刑冲克害。用爻变动,忌逢死墓绝空。用化用,有用无用。空化空,虽空弗空。养主狐疑,墓多暗昧。化病兮伤损,化胎兮勾连。凶化长生,炽而未散。吉连沐浴,败而不成。戒回头之克我勿反德以扶人。恶曜孤寒,怕日辰之并起。用爻重叠,喜墓库之收藏。事阻隔兮间发,心退悔兮世空。卦爻发动,须看交重。动变比和,当明进退。杀生身,莫将吉断。用克世,勿作凶看。盖生中有刑害之两端,而合处有克伤之一虑。刑害不宜临用,死绝岂可持身。动逢冲而事散,绝逢生而事成。如逢合住,须冲破以成功。若遇休囚,必生旺而成事。速则动而克世,缓则静而生身。疾病大宜天喜,若临凶杀必生悲。出行最怕往亡,如执吉神终获利。是故吉凶神杀之多端,何如生克制化之一理。”

    “教授,华教授,你太有才了。”四成杰立在华教授身边,他双手接过华教授递过来的书,“好,俺以后要好好看一看这一本书。”

    “走,咱们去活动会现场吧。”

    正光华教授和四成杰想走向门外的当儿,门外传出一个令华教授十分惊喜的声音。

    “我给你说的那个张半仙来了。”华教授起身打开门。

    张半仙走进屋子。

    四成杰站起来冲张半仙点了点头。

    “来客人了?”张半仙依然咋咋唬唬,“怎么,这一阵子看我的玄书没有?别看你是教授,说到玄学,你还是和我没有办法论高低的。玄学,那可是我总结了半生心血所得呀。这次来找你,是想请你帮忙找一个人的。”

    “声音别这么大好不好?”华教授有些不满,“你进了楼道就大声嚷嚷个不停,还没有进俺们学校大门呢,我就知道是你来了。半仙,来,我给你介绍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