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金风玉露初相逢

    更新时间:2016-08-22 09:10:22本章字数:2451字

    那是她第一次打电话给林宥涵。那天保险公司的人员通知她,老板的保险费用要交了,同时告诉她老板为他儿子购买的小福星保险可以拿婚嫁贺金了,凭保单和身份证就可以去取。在中午吃饭的时候,她顺便和老板提了下,老板给了她儿子的电话让她直接去联系。所以说秘书是不好当的,本来这种事情搁在别人那里也就是个人的私事,用不着她去的,但是在民营企业,老板的秘书也相当于他们家的半个丫鬟,事情不论大小,都要顶上去。

    虽然没见过面,但当他从那辆黑色保时捷卡宴下来走到她面前时,她还是认出了他。老板和老板娘都是看到过的,他就是一个综合,综合了老爸的脸和老妈消瘦的身体。他没有刻意的西装革履,但却说不出的从容淡定,一看就知道与她现在的圈子,以往的圈子,都是不同的。

    他走上几步,朝她略略点了头,由于正对着她,微微打量了下:“你就是顾雨桐,保单带上了吧,走吧。”说着也不看她,自顾自地上了车子。她倒看得极清楚,一双黑白分明的桃花眼。

    车厢里干干净净,没有任何的摆设,仪表旁一系列按钮令人眼花缭乱,卡宴虽然身为SUV,却也不可避免地带有许多跑车的特质。因此也成为世界上速度最快的越野车,成为了越野世界中的一个飞驰的“辣椒”。而这款著名跑车生产厂家生产的越野车无论是外在还是内在,也确实像一支火辣辣的辣椒,吸引着人们的目光。喜欢的人或觉得是个性的体现,对于她,是无所谓的,无论怎样的车,在她眼里,也就是一个代步的工具。15万左右的车已经是极致了,再高上去,主人的购车目的并非只是代步了。

    顾雨桐是一家民营集团总公司的秘书,虽说是民营企业,但单看这总部设在这所著名学府里,就知道实力不俗,而且有一定的背景,不是谁有钱就都可以把总部设在这里的,而雨桐选择这家企业就是因为还在母校内,雨桐太喜欢这种氛围了。小老板自从四年前回国后担任了一家分公司的销售总监,由于与总公司的来往关系不是很密切,所以顾雨桐进公司半年来并没有见过小老板,但关于他的八卦却听了不少。有的说你不要看小老板年纪轻轻,人确实有本事。虽然说是靠了背景,但像他这样子的多了,基本都是靠着老子混吃混喝的。他现在牵涉的东西可广了,听说石油,银行,资讯都有涉及,不再是传统产业了;也有的说他和老板的父子关系很紧张,和母亲住在一起;当然其中最俗气的还是他有好多个红颜知己。也难怪,像他这样的人,没有八卦才叫不正常。

    一路上无话到了保险公司,手续办得也很顺利。顾雨桐看着保单上两万元写着婚嫁贺金就想笑。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钱对林宥涵来说,只是一晚的消费而已。他如果结婚,绝对是赚钱的买卖。有次,老板收到一个”红色炸弹”,一边拆一边感叹:“如今礼金都送不起,一个就要5000元,一年下来人情费用就要十来万。”正巧被八面玲珑的办公室主任听到,笑呵呵地对老板说:“那等到宥涵结婚,那礼金少说也有百来万,人家伴娘收红包只要提个包,你们家的伴娘是要推保险箱了。”老板就笑笑不语了。

    果不其然,领完钱后,林宥涵就开始打电话约人去消遣。不过还算比较君子,打完电话看了她一眼,道:“我送你回去。”她笑了笑算是回应。到了车里,也无话。打了空调,和着汽车里特有的真皮味道,竟依稀有些朦胧。很快便送到了公司门口,她谢了一声,也就下车了。本以为他只是客套,说再会有期。哪里想到第三天,她刚上班,便接到了通知,说公司的审核项目已经启动,由于分公司已经通过审核,所以下午老板要邀请他儿子来公司做辅导,要大家做好记录准备。

    那天是她第二次看见他,倒穿的颇正式,他连看也没有看她一眼,她也未打招呼,她素来不主动,况且对自身认识清楚,犯不着去招惹这种人。有了来辅导这层关系,林宥涵来总公司的次数明显多了许多。大家都说小老板这一个月来总公司的次数比之前一年都要多。审核这类事情,少不了打印传真之类的,一来二去的,也就熟了,见面也打个招呼。

    那日雨桐实在是很忙,林宥涵进来让她发份传真,雨桐指了指桌上的文件,示意让他自己发。林宥涵却一动不动,雨桐认命地站起来,心里一边默默地想:果然是世家子弟,不屑做这种小事。直到传真发完,雨桐将传真递给林宥涵时,林宥涵倒觉得不好意思了起来,挠了挠头:“我真不会发传真,做生意这么多年,就是学不会,你不觉得传真很先进吗?这儿放一张纸,那儿就能收到。”

    顾雨桐不敢相信这番话是从一个“海归”的口中说出来的。不会发传真就像有手机不知道怎么打,有电视不知道怎么开一样滑稽。忍不住娇笑了出来,用了家乡苏州话说:“瞧你说的,好像你是从古代过来的!”雨桐不好意思用普通话说,大家都听得懂就有点揶揄的味道了。据说苏州话能排上最难懂方言的排行榜,特别是北方人,听懂的应该不多吧。只是那轻柔的声调,那撒娇的语气,他从未听到过这样的吴侬软语,心中不禁一凛!

    一日里,叶子在雨桐耳边嘀咕:“你看,那小老板,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雨桐抬了头,皱着眉头:“死叶子,你吃饱了撑着了?”叶子什么事情也能折腾半天。人倒是没有什么坏心的,但就八卦。

    叶子兴趣盎然:“你没看到他老是有事情没有事情的过来晃悠啊?要知道,他的分公司和总部领域又不同,他老来干什么啊?以前半年都见不到一次。”她连按了几下鼠标:“不是审核嘛,又或是要接班,提前来熟悉熟悉情况呢。”

    叶子盯了她半天:“雨桐,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装傻啊?审核有专门的指导公司,他能这么空几乎每个星期都要来两三次。再说如果要接班的话要熟悉的地方多了,你看他除了到我们十楼,其他楼层怎么也不见他经常去串门啊?”她头痛了。她可没有胆量招惹小老板,除非她不想活了。

    叶子还是没有放过她:“不是有句话说忘掉一段感情的方法是重新开始一段恋爱吗?人家不是为你好。”她按了发送键,将E-MAIL发了出去。又拿起了杯子道:“死叶子,你若是没事情,我建议你去把厕所刷刷干净。那种人是恋爱的对象吗?”什么事情总讲究门当户对。那是老祖宗积淀了几千年传下来的,若不是真理,早给大浪淘沙掉了。

    叶子哪里会怕她,依旧笑着道:“说说也生气。拉倒!我就不信他不会发传真,我可听说他刚去分公司的时候秘书也没有。你看着吧,肯定会有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