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一春幽梦有无间

    更新时间:2016-09-09 16:00:04本章字数:5074字

    熟悉的街道上,各色橱窗悄然变幻着季节,一幕幕夏日激情渐收,初秋的妩媚开始鲜活上演。

    “顾小姐,好久没过来了。”穿售货员制服的女子,笑容满面地迎过来。雨桐走进了一家常去品牌旗舰店门口。因为雨桐对这里的style很喜欢,所以时常过来,几乎每季都会拎许多回去。久而久之,售货员也与之熟识了。

    雨桐衣服裤子的牌子加起来不超过5个,习惯了的一个牌子,一般不会去换。

    “最近来了不少新品,有几款裙装特别适合你……”

    扫了两件裙装,又去了隔壁的凤凰书城,点了杯咖啡和手工饼干,刚翻了几页,就接到一个电话,只能急冲冲地直奔酒店,今天买的裙装中有一款是香槟色缎面无袖长裙,能抵小礼服用,就不用回家换衣服了。这两个月以来,老板正做这一件合作案,所以雨桐都是手脚并用的,回了家就累极而眠的。好不容易告一段落,想着星期天好好放松一下,这不计划不如变化快,由于这次的合作案其实还有政府的参与,如果想要顺顺利利的进行,得到政府的支持是必不可少的,今晚老板做东,请政府部门的相关领导吃饭,联络感情。只要是打工的,自然知道这份苦楚,也是没有半点办法的,总归是拿人手短,饭碗重要的。

    没想到又见到他,那日他走了之后,彼此再也没有联系过。总公司他几乎不来了,即使来了,也不上十楼,一切好像又回到了原点。隔了些距离,也瞧不清楚,似乎瘦了一些,已无那日憔悴的模样了。他只抬头看了她一眼,一副不认识她的表情,只顾着寒暄。

    说是吃饭,不过是说些恭维的场面话,都是衣冠楚楚,道貌岸然,斯文的说话,斯文的喝酒,斯文的相互吹捧,夸林宥涵年少有为,夸老板有魄力。这种饭吃得可不轻松,酒喝了不少,至于饭菜倒是没动多少,而她有自知之明,只是应景罢了。

    雨桐心里肉麻着他们的相互吹捧,脸上却是端庄的笑容。无论哪朝哪代、东方或者西方,端庄路线是永远不会错的。但是,装也得装得像,这是个技术活。当雨桐满脸笑容若无其事的把旁边一位局长的手从大腿上拿开的时候就深刻认识到这一点。它不仅考验你的耐心,还是一场面部表情、肢体语言与内心想法的拉锯战。明明是想站起来怒目而视,指着对方的鼻子大骂,或者把杯子里的水泼到他的脸上,再或者直接上去给他一巴掌然后扬长而去。然而事实情况只能是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的把那双咸猪手拿开:"不好意思,我想去下洗手间。"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啊!

    雨桐从洗手间出来,不急不慢的往回走,忽然被突然而来的一股力量扯入了旁边的房间,然后就被压在门上。腰上一紧就被带入了一个温暖熟悉的怀抱,林宥涵双手紧紧箍住她的腰,鼻尖对着鼻尖,一双黑得发亮的眸子近在咫尺。

    雨桐僵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这出戏是怎么了?怎么完全不照剧本演出呢?

    他与她不是分手了吗?而且时间已经长达二个多月了。相信在这段时间里,他应该早就另结新欢了呀。也不能说是另结,他本身就女人不断的。

    他也不出声,就这么站着,紧紧抱着她,紧的像是把她要活活掐死似的,连呼吸也是种奢侈。把放在雨桐腰上的那双手轻轻摩挲着,渐渐用力,似乎想把什么擦干净:"他刚才是不是把手放在这儿了?"

    雨桐的腰很敏感,一有异物触碰她就浑身起鸡皮疙瘩,她左扭右摆的躲避:"你快松开,别把手放那儿啊!"

    雨桐的长裙,修身的款式勾勒着她完美的身材,胸部以上是透明的薄纱,薄纱上装饰着精湛的刺绣,大片白皙晶莹的肌肤若隐若现,她一扭动,胸前高耸的柔软轻轻摩擦着林宥涵的胸膛。林宥涵的动作一顿,眼底的墨色越来越浓,渐渐浮现出欲望的色彩,手掌的温度也越来越高,他一低头,灼热的唇覆在雨桐的小嘴上,温热湿润的舌尖慢慢勾画她的唇形,挑逗意味十足,最后整个吸入口中,咬添吸吮。

    林宥涵从雨桐离开后就有些心不在焉,想起刚才雨桐大腿上的那双手就生气,恨不得把那双手剁了才解恨。远远地看到雨桐往洗手间的方向去,他也和众人告别往那个方向追了过去。

    他已经有两个月没有碰过她了,只觉得热情如火,禁不住慢慢往下流连------雨桐因为缺氧脸越来越红,她努力挣扎着,粉拳一下一下的砸在林宥涵胸前,反而更加激发了他的占有欲。炙热的手掌顺着身体的曲线由腰间滑到背部,又从背部滑到胸前,掌下的浑圆柔软让林宥涵有些失控,他轻轻的揉捏抚弄,呼气如火,身上热血沸腾。

    雨桐酥麻的感觉直冲大脑,身体渐渐升温,不受控制的发烫,情急之下,一张嘴紧紧咬上林宥涵的唇,渐渐嘴里出现了血腥味,雨桐松了口却被林宥涵趁虚而入,汲取她口中香甜美味的蜜汁,一个躲一个追,紧紧纠缠着。静谧黑暗的房间里只能听见她们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似乎两人从来没分开过。

    雨桐感觉全身发麻,如过电一般。走廊里传来由远及近的说话声,林宥涵知道不能就这么要了雨桐,他又狠狠地揉捏了几下,最后渐渐放开雨桐,把浑身无力的她搂在怀里平复呼吸。

    雨桐紧紧咬着牙:"林宥涵,你个流氓、色狼!别再碰我,否则……"

    林宥涵看着她嫣红的小脸心里竟有些欢喜:"否则怎么样?"

    雨桐想来想去,自己确实没有什么能够威胁林宥涵的,她有些挫败,心里头又是火又是怒又是气,握了拳头就捶了上去:“你—你去死!”

    林宥涵哈哈大笑,雨桐面对别人的时候雨桐总是端庄大方,举止有度,只有在面对她的时候才会暴露出真实的自己。脱下外套,露出做工精良的白衬衣,慢慢走到雨桐面前给她披上遮住胸前的折痕,忍着笑意说:"你在这等会儿,我进去给你拿外套,顺便打个招呼,然后回去。"

    雨桐也没有别的办法,如流水般顺滑流畅的布料在胸前有明显的褶皱,看上去很明显,让人一看就会产生不纯洁的联想。她没法想象自己这个样子出现在众人面前。但仍挣扎着:"我没喝酒,而且我自己开车来的,不要你送。"

    "那我喝多了不能开车,你送我吧!"林宥涵边走边说。

    雨桐傻眼了。

    "前面左转还是直行啊?"雨桐在等红灯的时候问。

    林宥涵转过头,一脸委屈:"你怎么这么路痴,又不是没去过。直行第二个路口左转"

    雨桐立刻伶牙俐齿的回他:"我和你什么关系啊,为什么要记住你住哪?"

    林宥涵突然探过身双手捧着雨桐的脸,印上她的唇。

    只是温柔的摩挲着,不带有任何欲望,只是呼吸相闻,没有相濡以沫。雨桐被他突然的动作和温柔震住,睁大双眼看着眼前那双闭着的眼睛,双眼皮的折痕很深,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忽然间她的心也跟着颤动起来。

    后面的鸣笛声不断传来,雨桐猛地推开他,却被林宥涵紧紧抓住,放到嘴边轻轻的吻。在此起彼伏的鸣笛声中慢慢放开,抬起眼睛看着雨桐,深情款款。

    雨桐终于认识到男女实力的悬殊,她以后绝对不要再和林宥涵有任何肢体语言的交流。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雨桐以最快的车速驶往林宥涵所在的小区,至于林宥涵是什么表情,她也不敢看。"吱"的一声,轮胎与地面发出巨大的摩擦,车稳稳地停住。

    雨桐松了一口气:"到了,拜拜。"

    林宥涵一改刚才的悠闲得意,深呼吸了几下,慢慢开口:"你扶我进去吧。"

    雨桐不死心地抗议:"你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

    "本来是挺好的,你喝那么多酒再坐开得那么不匀速的车,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林宥涵轻松化解。

    雨桐皱了皱眉头,不耐烦的解下安全带:"好吧,我扶你进去。"她打开车门走下去。等了半天,林宥涵也没有任何动作。雨桐走过去打开车门:"你怎么不下来?"

    林宥涵轻飘飘的看着她:"我喝多了,解不开安全带。"

    雨桐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你只是喝多了,又不是残废了!她只能弯下腰去解安全带。林宥涵看着近在眼前的雨桐,近得一伸手就能把她揽在怀里,从她的头顶飘出淡淡的幽香。在过去的两个月里,林宥涵一直渴望着这样的距离。

    雨桐解开安全带,伸手拽了拽林宥涵的胳膊:"好了,出来吧。"

    林宥涵故意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雨桐身上,雨桐勉强扶着,走了两步就气喘吁吁:"你就不能自己走吗?"

    林宥涵还是那一句,轻飘飘慢悠悠的说:"我喝多了,使不上劲。"

    雨桐恨得咬牙切齿,你就没别的词了吗!

    好不容易到了林宥涵的家,雨桐把他扔在沙发上就不再管。自己使劲喘着粗气,竟然出了一身汗。

    雨桐起身去厨房倒了一杯水,递给他:"没我什么事儿了,我先走了。"

    林宥涵挑着眉,不慌不忙的开口:“你能帮我把洗澡水调好吗? "

    雨桐边调水温,边在心里抱怨,等她调好了关上水一回身,不知道林宥涵什么时候进来了,微微靠着玻璃门,不知道在想什么。

    林宥涵看到雨桐回头,笑了笑,眉宇间魅惑人心。

    她忙低下头,平复紊乱的心跳,渐渐的被一个阴影覆盖,雨桐本能的后退抬头。林宥涵步步逼近,长臂一伸,打开了花洒,水喷薄而下,全数洒在雨桐的身上。

    雨桐不可置信的看着林宥涵,林宥涵一脸镇定的走到水里来,热水很快浇湿了两人。林宥涵眼里的笑意越来越深,眼里的柔情慢慢的快要渗出来:"你调的水温正合我意。"

    雨桐这下真的相信林宥涵喝多了,一个正常人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举动?林宥涵把雨桐搂在怀里,好像抱着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贝,下巴轻轻摩挲着雨桐的头顶,喃喃自语:"雨桐,雨桐……"隔了两个多月,还能这么紧紧抱着。那如兰的气息就这么喷着,闻着几乎就要醉了似的。

    他慢慢的,轻轻的,低低的俯了下去,想去亲那泛着果冻色泽的唇畔。浴室里雾气缭绕,雨桐的衣服湿透紧紧地贴在身上,勾勒出优美的线条。林宥涵渐渐开始吻她,从头发到眉心,眼睛,经过秀气的鼻梁,最后停在柔软玉润的唇上,水顺着肌肤不断流下,雨桐的心里痒痒的。

    林宥涵一手放在雨桐的后背上轻轻抚摸,一手放在胸前的丰腴上轻轻地揉捏,林宥涵拍拍她的后背,声音沙哑:"雨桐,张开嘴,听话……"

    雨桐觉得空气越来越闷像要得到多一些的氧气,又像是受了蛊惑,慢慢张开嘴,伸出一小截粉嫩的舌。林宥涵卷过来,狠狠的逗弄吮吸,纠缠在一起。

    浴室内的空气渐渐升温,雨桐的手紧紧抓着林宥涵腰间的衣服,脑中一片混沌。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林宥涵已经把她身上的衣服脱得差不多了。林宥涵放开她的唇,在光洁细滑的脖子上流连,带电的手摩挲着雨桐光滑的肌肤,所到之处引起一片粉红和战栗。

    "嗯……"雨桐一声迷乱娇羞的轻哼让林宥涵停下所有动作,抬起头睁大猩红的眼睛看着她。雨桐的小脸通红,眼睛里带着一层氤氲,皱着眉,一脸无措的看着他。

    林宥涵越看心里越痒,他一把扯下自己的衣服,抱着雨桐在花洒下冲了冲,拿过旁边的浴巾裹着雨桐拦腰抱起,冲出浴室。

    林宥涵抽掉浴巾,把雨桐放在床上,双臂撑在她的身侧,在灯光下细细看着身下的小女人。妩媚的卷发洒在浅灰色的床单上,漆黑清澈的眼睛,秀气挺直的鼻梁,晶莹饱满的唇,吹弹可破的肌肤,雪藕般的柔软玉臂,高耸浑圆的上嫣红的两点,犹如漫天白雪里两朵怒放的红梅,傲然屹立,平坦的小腹,修长匀称的双腿,林宥涵眼里的欲望色彩越来越深,滚烫的呼吸喷洒在雨桐莹润的肌肤上。

    雨桐迷糊的看着林宥涵,几缕乌黑的发丝还带着水珠,凌乱的伏在额前,与他眼里的深邃相得益彰,衬托出一种懒散淡漠的气质。高大精壮的身材,坚实的胸膛,让雨桐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林宥涵。

    林宥涵滚烫的身体贴着她,细细碎碎的吻落在眉心、脸颊,顺着脖子、锁骨,最后埋在雨桐的胸前,含弄着那朵红梅。轻吮浅咬,一只手覆上另一边的柔软,饱满酥软的感觉像电流一样通过掌心传到大脑。

    雨桐只觉得压着她的身体滚烫坚硬,她的脸迅速升温,胸前的白嫩柔软被他包裹着,不断改变着形状,另一边被他大口吞咽,不断刺激着最顶端的小樱桃。大腿附近,她能清楚的感觉到某样东西在不断胀大、升温,紧紧地抵着她。雨桐全身发软,一阵阵异样的感觉从下腹扩散开来,空虚占领了她的整个灵魂,让她感到恐惧。

    林宥涵俯下身再次在她胸前奋斗,没有了刚才的温柔,像是一场汹涌的海浪,激烈的席卷雨桐,一只手顺着小腹来到大腿根部。先是在两腿内侧轻轻地揉捏,然后覆盖上那片湿热,修长的手指轻轻逗弄着。雨桐浑身一震,全身紧绷,下意识的并拢双腿,把林宥涵的手紧紧夹住。林宥涵火热的唇舌慢慢移到雨桐晶莹白皙的耳垂,轻轻含弄

    在他的攻势下,雨桐一点一点分开了夹紧的双腿。空虚渐渐袭上大脑,雨桐难耐的扭动,她紧紧咬住下唇才抑制住就要脱口而出的呻吟。

    林宥涵撬开雨桐的唇,纠缠着她的舌头不放。雨桐慢慢吐出舌头试探性的回应了一下却引来林宥涵更加凶猛的纠缠。随着林宥涵的慢慢进入,酥麻肿胀的感觉开始代替疼痛,雨桐的空虚被满满的充实感替代,她不耐的扭动着身体,无意识的呻吟。

    他吻着雨桐的眼睛:"雨桐,睁开眼睛看看我。"

    雨桐睁开迷蒙的双眼看着他,媚眼如丝,自成一种风情。林宥涵额上的汗滴下来落在雨桐的发丝里消失不见。

    "雨桐,不要再走了?"林宥涵的声音粗哑温柔。

    还没来得及思考林宥涵说了什么,突然快感传到大脑,雨桐觉得眼前电闪雷鸣,残存的理智烟消云散,好像要把她推入黑暗的深渊,又好像把她带上极/乐的顶峰,她抑制不住的发出长长的呻吟声。他忍住腰眼的酥麻感,享受着她的啜吸。逐渐加快节奏。

    林宥涵慢慢退出来,抱着昏昏沉沉的雨桐去浴室冲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