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寻思常自悔分明

    更新时间:2016-09-11 09:47:27本章字数:4023字

    那天林宥涵和雨桐去为结婚采购,正大包小包地拎着往外走。

    出了商场,林宥涵看看天色已晚,看着雨桐:“今天累了,不用回家做了,我们外面吃饭吧。”林宥涵素来知道雨桐吃不惯北方的菜式,但今天实在太累了,这一天下来腿都快断了,也舍不得雨桐太辛苦。

    林宥涵开到一家雨桐喜欢的淮扬餐厅。走到餐厅门前时林宥涵却“咦”的一声。

    “怎么了?”雨桐纳闷地问。

    “看,那不是谭子俊吗?”林宥涵隔着玻璃指给雨桐看,“靠窗那个。”

    碰见倒也没什么奇怪的,而奇怪的是坐在他对面的那个并不是林宥墨.而是一个学生模样的美女,真正的青春年少,那皮肤真可谓吹弹可破.相比之下让雨桐有点自惭形秽了. 

    “要不我们还是换一家吧?”林宥涵有点生气,他老婆自己的堂妹在家身怀六甲,他居然在这里陪青春美少女吃饭?这是什么道理?嘀咕了一句:"不会是婚外恋吧?”

    雨桐沿林宥涵的目光看进去,正好看见桌前的两人谈笑风生:谭子俊仍然儒雅斯文,女孩子青春洋溢。不可否认,也真算得上是郎才女貌,一对璧人。凭女人的直觉,雨桐看着他们的表情,是有点暧昧.但仍劝着林宥涵道:"别胡说八道!他们如果真有不正当关系,怎么会来这么繁华的地方吃饭?难道他们不知道在这繁华的步行街这边亮相,会遇见无数熟人?”

    林宥涵愣一下,顿一顿脚步,扭头看雨桐道,“也对.”

    林宥涵正开着车去另一家餐厅,突然林宥涵的手机响了。林宥涵示意雨桐按免提键,雨桐刚按下免提,就听见一个陌生的急吼吼的声音:“宥涵啊,宥墨要生了!可谭子俊不在家,电话也没打通,老头子今天有手术,我送她去医院,你快过来帮个忙!”

    “啊?生了?”林宥涵一下子拔高声音,“哪家医院?”

    “母婴中心,我叫了救护车,”那个声音急得要命,“你直接过去吧,带点钱啊,我怕我带的钱不够。”

    “好好,婶婶,我这就去,这就去!你别急。”林宥涵说完电话,回头看雨桐,“雨桐,你带了多少钱?”

    “现金?不多,一千多块吧,不过带了信用卡,到了医院,再去取钱好了”雨桐一边掏钱包数钱一边说。

    开车走在路上,林宥涵似乎终于略略平复一点紧张心理,才想起问雨桐:“你觉得谭子俊有问题吗?”

    “不知道。”雨桐有点慌乱,飞快地回答,然后扭头看窗外。

    她觉得此时此刻的自己有些无措——她不爱他了,他也早就和她没有关系了,可是冥冥之中似乎有一条线总要把雨桐和他联系在一起。

    林宥涵似乎看出了雨桐的局促,微微叹口气,问:“也许我不应该从门缝里瞧人。但今天的事我也不能把他想象得高尚一点。”

    说这话时,林宥涵的目光自始至终都看着前方的路面。平时伶牙俐齿的雨桐,再次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进了市区,到了繁华路段,塞车很严重。路边有两辆车刮擦,交警在处理事故,长长一条车龙在路上一步步地往前挪。林宥涵踩着离合,一点点松开,再踩紧,再松开,再踩紧,雨桐觉得自己的心脏也一下下紧缩,再松开,再紧缩……好像有什么凉而湿的东西,瞬间便裹住了这些年里,那么多让自己只能向前、无法后退的年华。

    结果真是乱上加乱——傍晚五点半,市区内所有路段都在塞车。好不容易赶到医院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近两小时。一路心急火燎地跑到产房门口,刚好看见林宥涵的婶婶在产房外面转来转去。

    林宥涵焦急地走过去,问:“怎样了?生了吗?”

    “不知道,”林宥涵的婶婶垂着脸,“还不到预产期呢,这算什么啊?我的老命都要被吓掉一半。”

    林宥涵这才想起来自己的职责,一回头,看见雨桐跟在自己身后,急忙问:“有钱吗?”

    正在这时,楼梯口有人三步并作两步跑上来,林宥涵和雨桐一扭头,看见谭子俊满头是汗地冲过来。

    他一紧张就不会说话,与两小时前餐厅的样子判若两人:“妈……墨墨……她……”

    “给你打电话也不接,急死人了!”林宥涵婶婶顿时转移目标,怒火中烧,“你不知道这几天是预产期吗?你干什么呢?”

    “她现在怎么样了?”谭子俊终于说完整了话,整张脸都憋得通红。

    “在里面呢,还没出来,”林宥涵婶婶看见谭子俊着急的样子,也消了气,反过头安慰他,“你别急,医生说没事。”

    “没事怎么还不出来?”谭子俊急得发慌。匆促地和林宥涵握手,然后继续手足无措地看着产房门口。不远处座椅上还有几个产妇的家属,所有人都瞪着产房大门,恨不得门一开就冲上去。

    也正是这时,门开了。所有人呼啦一下子涌上去,就听见医生喊:“林宥墨家属!”

    “在,在,我在这里!”谭子俊急忙迎上去。

    “女孩,六斤四两,挺健康的。”

    医生说完便开始交代入院事宜,谭子俊唯唯诺诺地点头。吊在嗓子眼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雨桐一直很沉默,别人都太兴奋紧张了,都忘记了她的存在。这倒无所谓,今天的事情犹如过山车般刺激,新欢旧爱的一起出现,让她措手不及,刚刚听到待产室里的鬼哭狼嚎心里一阵害怕,现在看到谭子俊的女儿比芭比娃娃大不了多少,会哭会闹真好玩,她似乎是到这时才发现,生命中的快乐此起彼伏,而遗憾也是如影随形。

    林宥涵与雨桐对视一眼,林宥涵眼睛亮亮的,都是惊喜“女孩子啊!我妹最想要个女儿。”下意识地看了一下谭子俊,见他正在忙不迭地办理各种手续,想象着总有一天,他也会像谭子俊这样,带着脸上那些若有若无的激动与忐忑,跑前跑后,为一个生命中至关重要的女人,办理入院手续吧?

    在这种气氛中,雨桐和林宥涵似乎都忘记了下午在餐厅看到的那幕情景,后来两人都后悔,如果当初能给林宥墨提个醒,那悲剧是否可以避免。

    雨桐没想到林宥墨会主动约自己喝茶,一直以来她们之间的关系都是淡淡的,没有深交过,即使工作上有接触,也是公事公办。林宥墨开门见山的道:“原来堂哥结婚的对象就是你!”雨桐笑了笑,算是回应。其实她对林宥墨印象不坏,所有女人想要拥有的都有了,难免会有些傲气的。

    “我和谭子俊结婚前谭子俊就向我坦诚过他和你的事情。”林宥墨静静的看着她,有些防备的讲道,却没有如期的看到顾雨桐惊讶的神情。雨桐喝了一口伯爵奶茶,依旧笑着,道:“这和我已经无关。人应该向前看。你今天找我来不会就是说这个的吧。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可以放心,我不会与谭子俊再有瓜葛。和宥涵结婚与这件事无关。他不介意,希望你也不必再介意,毕竟以后我们是亲戚。”雨桐不了解,她今天来找她是为了什么?就请她喝茶,与她聊天吗??

    林宥墨顿了顿,觉得这个女的不简单,能一下子点中要害,并且把话说到这份上,该说的都说了。并不如自己原来想象的那样,怪不得会在堂哥身边这么久,而且能让堂哥愿意与她结婚。

    林宥墨喝了几口咖啡,笑着道:“我只是来提醒你一下而已。你和我堂哥从小生长的环境也不同,就算真的在一起,以后的摩擦还是不断。我们这个圈子里也有类似像你这样的例子,但就我所知,没有几个人能幸福的。表面风光和实际的落差是很大的。我若是你,还不如找一个相同环境的人。”

    不可否认,林宥墨的话的确是有道理的。跟雨桐以前的想法很接近。雨桐甚至为此还与林宥涵分过手。但她现在却也转变了,没有尝试过,怎么知道不可能呢?尝试了,失败了,也就无悔了!

    她看着林宥墨,诚恳的道:“谢谢你。能和我说得这么坦诚,可见你是个不错的人。”就算林宥墨是来示威炫耀的,但至少也光明磊落,不失风度。

    “只是我们都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不是吗??就算是门当户对,最后分手的人,也比比皆是。”若她与他是场未知的赌局,她也已经下注,无法反悔了。

    林宥墨笑了笑:“那就祝你们白头偕老了,对了,那天我生女儿的时候谢谢你们的帮忙,听我妈说你们饭都没赶上吃,谢谢了。”那笑容没有嘲笑也没有其他成分,就单单只是笑而已。她只是觉得林宥墨并不如外表给人的感觉那般高傲,若不是时间,场合,遇到的方式不对,两人或许还可以成为朋友。

    “你不是也‘下嫁’谭子俊了吗?难道只是为了你父亲的事业有接班人。”雨桐也看着林宥墨。觉得像她这样子的,绝不会甘心听从父母的安排。

    “有钱难买愿意。”林宥墨挑着精致的眉毛道。雨桐了解的笑了笑,或许让林宥墨不舒服的,只不过是谭子俊为了前途放弃的女子而他的堂哥却视若珍宝罢了。但无论情况如何,生命里有很多东西也许终其一生,我们都无法拥有,然而没有就没有,我们也不会觉得有任何的遗憾。有一些东西拥有过了,却最终失去,是会有遗憾的。但只要在失去以前,自己努力过了,奋斗过了,就算有遗憾,相信也会心甘如饴的。

    林宥墨的车才刚走,林宥涵就到了,过来接她。他一边开车,一边转头看她:“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吗?这么开心!”雨桐笑了笑,看着他故意夸张地说:“我今天和你堂妹一起喝茶!她说就算我们真的修成所谓的正果,结了婚,最终还是会以离婚收场的。因为我们圈子不同。”林宥涵呆了呆,方向盘一打,已经在路边“唰”的停了下来。

    空气里足足有一分钟的静谧。他这才开了口,“你不要去听她的。”雨桐温柔的看着他,心里涌着一点一滴的波涛,泛着甜意,迅速蔓延到了全身,缓缓的,安心的道:“我知道--------我知道!”

    林宥涵这才吐了口气,眼里有说不出的东西,猛得一把将她抱住,什么都不重要,她在他身边,实实在在,真真切切,才是重点。

    雨桐不否认林宥涵的爱情是真挚的,也能看到林家是诚心欢迎她的,雨桐只是不知道在时间面前,她和林宥涵,是不是真的可以手牵手,走到白发苍苍?但无论如何,从这一刻起,从决定嫁给这个男人这一刻起,雨桐想,她一定要努力再努力,把后面的路走好。

    林宥涵突然换了一种语调:“我妹妹他自己婚姻出现问题就见不得别人幸福,别放在心上。”

    雨桐一惊,怎么可能,谭子俊和林宥墨会出现问题,会不会是自己听错了!

    林宥涵看着雨桐的表情,慢慢地解释:“前几天,我去给叔叔婶婶家送请柬的时候,婶婶让我去劝劝他俩,说他们最近一直吵架。自古清官难断家务事,何况夫妻之间的事情,我真没想好去和她说些什么,没想到我妹居然会找上你,你就全当做是她的发泄吧。”

    林宥涵看着她沉默的样子,不着痕迹地说:“我妹家的公主真可爱,要不我们也生一个吧。”

    雨桐闻言抬起了头,白了他一眼:“爱生跟别人生去。给我老实交代,外头是不是有一排的小孩等着喊你老爸啊!”

    话题好像有点危险,林宥涵忙一把将她搂住,笑了出来:“怎么可能?我是这种人吗?可我就要你生的。我们俩生出来的肯定是最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