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春丛认取双栖蝶

    更新时间:2016-09-14 15:35:54本章字数:4303字

    当雨桐再看到那只蝴蝶瓷杯的时候,多少显得有点紧张,不过一下子也恢复了。

    这只杯子装在一个透明的证物袋里,范警官拿着证物袋开口询问:“认识这只杯子吗?”

    “认识,是我送给谭子俊的。”

    “什么时候送的?你为什么送给他这只杯子?”

    “不记得什么时候送的了,当时我们是恋人,我又喜欢蝴蝶,就买了一对,我那只是蓝色的,但已经被我扔了,我也是在9月11号那天才在谭子俊家看到这只杯子的。我是拿过这只杯子,所以这上面可能有我的指纹。但其他的我真的就不知道。”

    雨桐如此坦白倒让范警官暗暗吃了一惊。不着声色地问了一句:“我们确实在这瓷杯上发现了几枚除谭子俊和林宥墨两人外的清晰指纹,巧的是你们公司半年前办公楼发生过盗窃案,当时你们整个办公楼的人员都验过指纹,所以叫你来一趟。”

    “那又能说明什么?我是去过他家,但我和这案件真的没有关系。”雨桐回答。

    “有没有关系不是谁说了算的,要靠证据,你9月15日下午是否收到过一条短信。”范警官问完这句一直盯着雨桐的眼睛,他想从雨桐的眼中看出点什么,一般的人正常情况下都不敢直视别人的眼睛,何况是在询问室里。但范警官失望了,雨桐眼中清澈如水,毫无造作,一点躲避都没有。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保持如此眼神的人,必定拥有一颗纯净的心灵,内心一定有不同之处。

    “能提个醒吗?我没什么印象。那几天我正忙着办林宥墨的后事。”雨桐确实想不起来,自从林宥墨出事后雨桐一直没睡过一个安稳觉,林教授夫妇已经身心俱疲,林宥墨的后事都是林宥涵负责的,这种事情事先一点准备都没有,做起来还是很费精神的,雨桐又要忙后事,又要照顾儿子,那几天是没太注意手机上的短信。

    “那好,我提醒一下你,据移动提供的信息,9月15日15时17分手机号为13575124083发给过你一条短信‘没事了,我已经把我老婆摆平了!’的短消息,你如何解释?”

    “我不知道这个号码,也许是发错了吧。”经范警官这么一提,雨桐好像有点印象,当时看到就认为是发错了,想都没想就直接删除了。

    “真的是发错了吗?你真不知道这个手机号码吗?我提醒你一下,这个手机号的主人叫张蝶兰,也就是去年你儿子住院时的助理医生。再告诉你一个消息,谭子俊被带走的时候他就是和这名女子在幽会,这条短信是她转发谭子俊的。还有这本日记本,你好好看看,给你时间,如果有什么想说的,按一下桌上的铃就可以了。”范警官说完也就出去了。

    雨桐的确需要时间来理一下,刚刚范警官的话信息量有点大,雨桐第一次觉得凭借自己的智商,似乎有些无法消化。

    首先,如果让谭子俊出 轨的真是曾经见过的那个女孩子,那当初自己的沉默,究竟是一种慎重,还是一种纵容?可是无论此女是否为彼女,她顾雨桐不能再开口问了,因为只要她开口无论是慎重还是纵容,便都成为加剧这种绝望与矛盾的催化剂。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那个叫张蝶兰的女子为什么会发给自己这条奇怪的信息?而雨桐的手机号码她是如何得知的?

    其次,谭子俊真会为了外遇杀了林宥墨?雨桐认识的谭子俊既有清贫的书香之气和质朴无华,又有寒门天才的自信与傲骨,从未学会恶毒和玩弄。即使与自己分手,说白了也没对不起自己的地方,一个男人没把感情放在第一位,说来也不是件不可原谅的事情。但他以前既然可以为了前途放弃爱情,难道现在会为了外遇亲手毁了自己的前途?想来也是不解。

    最后,谭子俊一直留着那只杯子,还有他住的小区,看起来似乎对雨桐有旧情,但根据刚刚范警官的话,他有外遇。那那只杯子是什么意思?是雨桐自作多情想太多了?还是另有隐情?

    雨桐觉得脑子昏沉沉的,看着桌上的日记本,随手翻开一页,上面写着:

    2008年6月11日星期三 天气:晴

    今天去林教授家,林教授家去过好几次了,今天是第一次看见他家的女儿林宥墨。林教授太宠她了,挺漂亮的一个姑娘只是太娇气就显得不那么可爱了,据说学历也不高,马马虎虎读了个大专,林教授说女孩子不用太委屈自己读太多的书,只要她开开心心就好。哎,和雨桐不好比。想当年考高中的时候压力好大啊,雨桐的成绩一直都比我好,还直接保送了,还好高出一分涉险过关。居然还是同班,是不是冥冥之中已经注定了呢。顾雨桐,将变成我的雨桐,想想都是件幸福的事情。“谭太太”,很好听的称呼,配我的雨桐再合适不过。不过我现在还不优秀,虽然考上了研究生,前途还是渺茫,医生这一行业竞争太激烈了,但我一定会变得更优秀!我不会再让人有理由分开我们!没有人能分开我们,就算是我们自己,也不可以。

    雨桐看到这儿,不觉有点氤氲,又往下翻去

    2008年7月20日星期日 天气:阴

    今天和林宥墨约会了,只是去茶室坐坐,觉得聊不到一块。她说的我不感兴趣,我说的他也听不懂,晚上和盛国庆一起喝酒,说出了感受,林教授已经明示暗示好多回了,我不是不懂,只能装做不懂。盛国庆只是说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最终还是要自己拿主意。我知道人生一步错就会步步错,一步赶不上就会步步赶不上。搭上林教授这条线,以后前途会顺利好多,如果是其他人碰上这种事情,早就要去烧高香了,但对于我确实是煎熬和痛苦,左手是前途,右手是爱情,真是两难的选择。还好雨桐不知道,我真不愿相信谭太太这个称呼,尚未变成惬意的事实,就将无声无息的成为历史。

    雨桐看到这儿,倒有小小的感叹,原来谭子俊和自己分手的时候还是有挣扎的,并不像当初他表现得那么决绝。雨桐跳过了几页,想不到竟是与自己分手那天的日记。

    2008年9月20日 星期六 天气: 阴

    今天被雨桐撞见了,只能分手了,这就算是所谓的天穿吧,今天林宥墨硬拉着我去看房子,我一点兴趣都没有,我研究生还没毕业,收入有限,爸妈都是工人,培养我不容易,要让他们拿钱出来买京城的房子想都不要想,再说我也不愿意看到他们好不容易看到我快出头了还要背一身债。说到房子就想到雨桐,她原来的单位上市了,发了一笔小财,居然买了辆车还可以付一套房子的首付,哎,百无一用是书生。

    但我还是去了这家房产,不为别的,就是为了这小区的名字叫蝴蝶湾,雨桐一直喜欢蝴蝶,但真没想到她也会在今天去看蝴蝶湾的房子,真没想到这蝴蝶湾小区如同亚马逊流域的那只蝴蝶扇动翅膀,会掀起密西西比河流域的一场风暴;这样的“蝴蝶效益”,居然也发生在我身上。

    就这样吧,长痛不如短痛,天天在林宥墨和雨桐之间左右为难的日子我也受够了。我看到了当我拉起林宥墨手的时候,林宥墨眼中淡淡的笑意和雨桐的痛楚。原谅我,雨桐,我是一个凡人,爱情对我来说太奢侈,我只能向现实妥协。

    雨桐一直认为时隔这么多日子,即使对谭子俊有再多的情绪都已经淡了,但当她看到这里,不免还是有些感慨,又跳过几页:

    2008年10月22日 星期二 天气: 大雪

    今天打电话回家告诉爸妈和雨桐彻底分手的事情,开始被爸妈臭骂了一通,但听了理由,爸妈也理解了,他们还问我是不是怕得罪导师才答应婚事的?

    雨桐,我心里最美的女孩子,一早满满占据了我的视线。我怎么会背叛?

    好像,我们本来就认识。仿佛,她本来就在我身边,在我一转眼就能看到的地方。时间没有分开我们。能分开我们的居然是我自己。

    今天林宥墨和我说林教授已经付了蝴蝶湾房子的首付款,可以做婚房,而家具、电器等等,林家都有准备,让我不必为此操心。听了这些话,我心情还是有点激动,我家境贫寒,林宥墨却并无怨言。说实在的,林家对我太好了,如果没有雨桐,如果林宥墨能有雨桐一半的温柔,那是件多美好的事情。

    人生哪有尽善尽美,不管怎么说,现在已经不能回头了。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就只能走下去。

    雨桐没想太多,往下翻去:

    2009年1月9日 星期五 天气:晴

    今天居然又碰到了雨桐,三个多月了,她瘦了,却仍是美丽地惊人。雨桐本来就漂亮,今天由于是他们公司年会的缘故化了些淡妆,更是风姿绰约了,丝毫不亚于精心装扮的林宥墨。原来林宥墨的伯父居然是雨桐的老板。我们之间的缘分真不是一般的深呢,不管怎样都会碰面。只是这种见面是惊喜多一点呢?还是煎熬多一点?这么情深缘深,但还是抵不过现实。

    雨桐不善伪装,她的尴尬显而易见,我还好,平时就不多话,也没人发现我的异常。雨桐不到半场就退场了,还是她好,想走就能走。而我呢,只能陪着笑脸去应酬。不过能再次看见雨桐我今天已经很高兴了。

    雨桐看得有些头昏脑涨,几乎忘了自己还在询问室里,一本日记差不多快翻完了,索性直接翻到日记的最后一页:

    2009年1月23日 星期五 天气:小雪

    今天爸妈来北京了,今年由于要实习,要值夜班,所以让爸妈来京城过年,我本来想让父母住新房的,但林宥墨不同意,说什么新房在结婚之前不能住人,要么住地下车库。这么冷的天让我父母住没有暖气的地下车库,亏林宥墨想得出来。但有什么办法呢,房子是林家的。最后父母还是住了最便宜的旅店。父母暗地对我说人还是自己,毕业后想进大医院,靠研究生的身份也可以了。父母现在受点委屈不算啥,但我毕竟要和这一家人生活一辈子,让我不要为了攀上林家这棵大树而进行投机。父母也担心我结婚后,林家把我当上门女婿看。 

    父母说了很多,也许他们说得有道理,但他们不知道开弓没有回头箭。

    雨桐知道谭子俊的习惯,就是一本日记本是由农历的年初一记到大年三十。到了年初一,不管上本日记本用完没用完,都会拿新的日记本开始记。这一本已经记完了,雨桐有些犹豫,要不要再看新的一本,这节奏不像是自己在询问室里,倒像自己在偷窥别人的隐 私,想想刚刚范警官的话,估计一时半会不会有人来理自己,公安有时会拿这招让人心理防线崩溃,但雨桐此时确实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公安为什么要怀疑自己?这么想着,还不如看下去,说不定还有些答案。

    2009年2月9日 星期一(元宵节) 天气:阴

    我一直认为雨桐是有精神洁癖的人,不会轻易让男人碰自己?记得有次我们差点擦出火花,还没怎么呢,她就已经泪如雨下,娇气地哭个不停,说实话雨桐越是娇气地哭,我却越兴奋,但雨桐呕吐了出来,所有的激情只能压下。分手的那阶段我倒是很庆幸,至少雨桐还是完璧之身可以去面对她以后的丈夫。但万万没想到的是林宥涵会说出这样赤 裸 裸的话,而雨桐并不否认。雨桐的那句“谭医生,请问这与你有关吗?”等于亲自承认了,我才不得不相信事实。我快不认识雨桐了,她的眉目,还是那么美,那样的眼神,说不出的骄傲倔强,却又有种让人想拥入怀里温存疼惜的感觉,却看得我心痛。这样的雨桐,不再属于我?我们分手也就三个月的时间,是什么骗得雨桐心甘情愿,雨桐,几时变得这么笨!雨桐肯定不是看上林宥涵的钱。我可以确定。犹记得年会那日,瞥到那个林宥涵看雨桐的复杂眼神。我还以为,那只是他花花公子的表现。据林宥墨说来,林宥涵的女朋友可以绕外环好几圈了,但今天看来,他看雨桐的眼神竟如此的温柔,让人有一种倾慕的错觉。虽然我们分手了,但我真也不希望看到雨桐再受到伤害,那个林宥涵,明显不是雨桐的菜,雨桐怎么会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