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凄凉满地红心草

    更新时间:2016-09-21 11:07:49本章字数:4671字

    车子一路驶去,越来越荒凉。一直到监狱大门口,临下车的时候,雨桐不由得抬头,看了林宥涵一眼。而他也静静地望着她,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

    经过重重的检查,终于站在了一扇大铁门外。

    被安排在二楼最接近活动范围的一间房间,由于林宥涵一起过来的关系,那位姜监狱长亲自过来陪着并介绍着:“情况是这样,谭子俊早就交代过不让家里人来看他,说是来了他也不见,只是他提出希望能跟你见一面。也不是过分的要求,能做的咱就做点。”

    雨桐点点头说:“我知道了。”

    林宥涵陪了她一会儿,说了句:"你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便与姜监狱长出去了,留她一个人独处。

    当初谭子俊被关押的时候,好多人想破脑子也想不明白,这么一个人怎么就成了毒杀妻子的杀人犯了呢?可是当雨桐联想到很多事情的时候,并不是完全没来由的,比如林宥墨生产那天雨桐和林宥涵看到的情景,还有儿子住院时雨桐听到的护士们的对话,还有林宥墨找自己时说的话,雨桐把一切联想到一起的时候,突然明白了,这是真的。过往的种种疑惑不解之处,如今串在一起,全都对应了起来。

    身旁的一位狱警打开了那扇大铁门,雨桐下意识地跟了进去。

    迎面便是一排长长的铁栏杆,从地到顶的,封得严严实实。

    “你就站在这里吧,犯人一会儿就出来了。”那位狱警站在雨桐身旁。

    铁栏杆的外面是一个长长的通道,通道的对面也是一排同样的铁栏杆,中间相距至少有三米,通道的两边也站立着值勤的狱警。

    忽然的,他就那么忽然地出现在对面那排铁栏杆后,那么地突然,却又那么地从容,狱警拿来一把椅子让雨桐坐在谭子俊面前,雨桐的出现让谭子俊死一般沉静的目光里闪过一丝感动。抬起头来望着雨桐,他的脸上顿时露出一个熟悉已极的懒洋洋的笑容。

    雨桐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沉重场面,看着这个曾经沧海的男人,想来想去找不出一句合适的话说。

    还是谭子俊先开口了:“本来我只是提个要求,没想到你会来。听说还连累到你,真抱歉,不过林宥涵必定不会让你受委屈.”

    雨桐说:“没什么,说清楚就好了。”

    谭子俊说:“我曾对你说过,我爱你,这一句话我从未对任何人说过,可惜你是不信的,在你的眼里,只有林宥涵,而我一定是一个极不可信任的男人,我做人真的很失败,既无法做一个好好爱你的爱人,也做不好一个负责任的丈夫,更不能做一个孝顺的儿子。但这些遗憾中最遗憾的是你,所以临走前有机会的话还是想见你一面。”

    雨桐从进来后就一直拼命地提醒自己不要哭,不能哭,但此时眼泪就象溃了堤的洪水一般泛滥着,使劲地眨着眼,

    “别哭。”他仍然那样微笑,语调里是那么地怜惜,“你很少哭的,在我的记忆里,你是个坚强的女孩儿,从不会轻易地哭泣。”他的声音是那么地平静,那么地抚慰,他的神态是那么地安宁,哪有半点象囚犯。

    然而雨桐的眼泪仍疯涌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泪水一遍一遍地冲刷着我的眼睛,让那对面的身影一遍一遍地清晰,模糊,清晰,模糊……

    “第一次看见你掉眼泪,是你我分手的那次,你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当我从肯德基追出的时候,看见你伏在车里哭得象个泪人儿,你的悲伤,你的无助,让我蓦然猛醒,你,是多么地需要人保护,需要人爱,而我,却伤害了你。我一直在那个转角看着你在车子里,后来看到叶子来了,你们走了,我还一直站在那里很久很久……”

    他看着雨桐,那么那么温柔,那么那么深情的目光,“你知道吗?因为我们一直在一起,又因为是异性,周围的人都说我们应该在一起,所以我们就在一起了,其实当时我一直不知道爱的感觉,但就是那忽然之间,我爱上了你,而却不能回头了。”

    “不,不要再说了.”雨桐终于叫道,“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不,有意义,一小时、一分钟都有意义,哪怕只有一分钟,还人性一个清白,我的灵魂就得救了。人字就有尊严了。一颗阴暗的心永远托不起一张灿烂的脸,这不是卫道士的说教,这是人性。”

    雨桐的眼里有震惊,说:“那你后悔吗?我觉得你做这种事在我看来至少你对你的学识和智商不够尊重。”

    “我是错了,但我并不后悔."谭子俊停顿了一下,咬了咬牙”我后悔的,是不该将毛毛和我父母卷入我的世界,不该因此毁了他们以后的人生。”他的眼里有着无比的悔恨和自责,有着心痛。

    “但幸运的是你不会因为我影响以后的人生,是你让我的人生闪亮而精彩,是你让我拥有了这世上最美的情感,是你让我真实地认清了我自己。”谭子俊望着雨桐,深深、深深地凝望.

    “林宥涵说他有一个美国的同学,人品让你绝对放心.他想将毛毛交由他们抚养.好在孩子还小.以后我们一有机会就会去美国看毛毛.还有你父母,林宥涵计划在杭州那边帮他们按一个家,那边气候好,适合养老,离苏州也不远,再说林宥涵在那边有一个地产项目.”

    谭子俊蓦地抓紧了前面的栏杆,手上的手铐碰得铁栏杆“铛铛”做响,望着雨桐,他的眼里也泛起了泪光,深吸一口气,再呼出,他笑了,无比欣慰的,再也没有遗憾的笑容。

    “是真的吗?”谭子俊深切地凝望着雨桐,那眼底一如无际的汪洋.

    雨桐点头,声音不再颤抖,语调坚定不移:“真的,林宥涵说妹妹确实没做像一个媳妇,从结婚开始就没随你去过苏州,也有些看不起你父母那边的亲戚。这就当作一种补偿吧,再说是你救了林沐航,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从此,林家就不欠你的了,至于你呢,他说好汉做事好汉当,你以生命赎罪了。”

    谭子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谢谢你们,我的人生再也没有遗憾,谢谢你们!如果结果是让我走人,我希望你们好好生活.如果……如果还有一线生机,我会感恩.”

    雨桐的眼泪再度疯涌,矛盾得几乎窒住了呼吸.

    这时,姜监狱长进来说:“见过面了,就到这儿吧。”

    谭子俊对监狱长、雨桐和狱警说:“谢谢,谢谢关照。”

    对面,他也要离开了,雨桐看到狱警已在拉他的手臂。他回过头来,朝着雨桐露出了那懒洋洋的微笑,那唇角处微微展开了一道极有魅力的永生难忘的弧线。

    雨桐突然意识到这很有可能是此生最后一次见他了.这一去之后可能再也无法重逢。这一别之后,今生就此别过. 蓦地,雨桐的心剧烈地一痛,仿佛一颗心被人硬生生地剜去了一般,眼睁睁地看着他消失在铁门之后。

    人生每一条分叉线,只要走的时候选择另外一个方向,那么每个人最后也就发展成了另外的一个自己。可是为什么,那么多的路,还是走到了现在呢?

    雨桐想不明白。所以她现在也渐渐开始相信缘分、命运了。

    林宥涵进来的时候,便看到雨桐默默地依在窗户边,神情哀伤。许久之后,雨桐她转身,而他正安然地凝望着她。他的笑容仿佛一池温泉:“我们回去吧。”

    那日下午,北风呼啸,大雨滂沱。林宥涵接到电话,说最高法院已经核准对谭子俊的死刑判决,消息传来,整个林家一片寂静,似乎在这一个故事里,谁都是输家。

    雨桐来到视听房里选了部《泰坦尼克号》。

    当年这部电影放映的时候,雨桐和谭子俊都上大一,雨桐记得那个时候明信片上、照片、墙画上铺天盖地都是两个人站在船头举着双手飞翔的经典镜头。15年前,在大学的礼堂里第一次看《泰坦尼克号》,有的是感动。感动爱情,更感动场景的美。美丽夕阳的背景下,两人在站在船头,张开双臂,迎接着海风,头发被海风吹散,面带着愉悦与满足的笑容看着前方,最后还不忘拥吻在一起……;泰坦尼克号的沉没场景,震撼人心,用电脑特技做出来的泰坦尼克号慢慢的撞向冰山,慢慢的进水,慢慢的倾斜,慢慢的断裂,慢慢的下沉直至完全沉没;最后一个场景,老年rose在船上,又做了一个蓝色的梦,梦到自己重回泰坦尼克号,回到那天晚上,她走进礼堂,有彬彬有礼的侍者为她开门,她来到华丽的楼梯前,她的情人jack,果真还在那里等她。当两人相拥在一起的时候,周围的人们都在为他们鼓掌……

    记得当时谭子俊看完后说:"电影中的那场爱情终究是不会有结局的,即使他们都没有死,未来柴米油盐的生活也终究只是悲剧。”他认为Jack给不了Rose幸福安定的生活,又或者Jack为了给Rose一个幸福安定的生活,终究会选择向社会妥协,过上被生活捆绑的日子。习惯了拥有一切的Rose,也许会在原先的世界里厌恶一时,寻求不一样的刺激与自由,但终究两种阶层之间的巨大鸿沟会毁了Rose心中的幻象。 还说如果他们两人没有偶然地相遇,相爱,那么结果会大不一样。Rose早就获救了(她是头等舱),而Jack,评他出色的求生技能,能够生还的可能性也非常之大。可是偏偏他们相爱了,几乎是到了两人都濒临死亡的境地。

    虽然当时雨桐也认为电影里的爱情从来不是真正的爱情,那只能代表编剧和导演对“爱情”某一面的自我理解,而关于“爱情”从来没有普遍真理。任何人任何时间点都只能做出有限的解读。但雨桐还是被震撼了,在那个封闭黑暗的电影院里,在安静的观看的雨桐忍了几小时不上厕所,因为她看到了一个印象更鲜明的Rose—— 

    当那些所谓的上流名士纷纷在饭桌上讨论着这艘“永不沉没之船”如何的无与伦比时,只有Rose无动于衷,更准确的说,是毫不在乎。她只是嚣张地点起了一支烟,让她那故作优雅的母亲和地位尊贵的未婚夫难堪。这个动作可以被理解为她对上流社会的反叛,以及她性格中难以驯服的一面,但雨桐却更愿意看到的是这个Rose对事物表象的不屑一顾。这个女孩很特别,特别在——借用她自己形容Jack的一句话——“你能看懂别人”。真的不是每一个女孩子都能有这样的悟性。所以只有她能在所有人都沉浸在豪华巨轮的虚荣中时敏锐的发现船上的救生艇是不够的。她是一个用自己的眼睛看事物的女孩,她用自己的眼睛看待这艘船,而是像其他人一样光用耳朵去听。——同样地,这个女孩是靠自己的眼睛去看待这个世界,以及其他人,而不是靠听她的母亲、她身边的人的说教。所以也才有了这样的女子,出身于上层社会,却一心讨厌这样的生活。由此,你可以知道Rose对自己周遭环境的厌恶绝不是一时的闲得无聊或者生在福中不知福。这个极其有主见的女子太了解自己,也太了解别人了。所以她也竟至于会在电影的一开始选择“自杀”这么极端的方式。同样,她看透了那个叫“Jack”的男人,也看透了他“能读懂别人”。这样的两个人的相遇和相爱绝不会是偶然的。。。这样的两个人相爱后的故事也绝不会是像那些激情的一 夜 情后突然撕开了真实面具那样的不堪一击.

    而同样雨桐所看到的这个Jack,也绝不会只是一个会讨富家女一时欢心的小白脸,这个机智幽默、坚韧乐观的男子能够给Rose的不只是一时的欢乐,还有一辈子的幸福!他同样不是一个普通的男子。这个男人,有勇气抛开一般人无法抛开的生活的枷锁,过真正热爱和向往的生活,不被羁绊;这个男人,可以在偶然闯入上流人群后,依旧不露胆怯、不输气魄,在众多揶揄与讥讽中获得认可,有傲骨而不傲气!这个男人,还可以在面临巨大海难时,有理智的头脑,从容不迫地求生,在那些惊慌失措的人群里我只看到了唯独这个男人温暖安全的依靠;这个男人,还有在生死一线上尽全力保全心爱的女人的责任心。这样的男人,成为Rose的最爱,不是偶然。如果非要用金钱观来看待Jack,雨桐也希望是将他说成一支“潜力股”,雨桐相信他有给Rose幸福的能力。 

    是这样的两个人相爱了。而且爱到为了对方都义无反顾地献出自己!

    可这次重看,画面已经变成了3D,不知道是画面效果和视听效果好的缘故,还是其他,当潮水涌上,杰克和露丝被拦在铁栏后面的时候,雨桐心都提了起来,直想捂着双眼,不愿再看。

    原来有些事情很早之前已经决定了.雨桐一直坚信的某一信条是,在爱情的世界里从来没有效率一说。而谭子俊的格言就是:"时间就是金钱,生命就是效率"

    在春天的故事里出生的一代人,从小到大、从校园到社会都被灌输以 要努力提高效率,效率至上的信条时,但还有很多很多真正珍贵的东西是不能用效率去衡量的——生命不能用效率衡量,理想不能用效率衡量,爱情也不能以效率为丈量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