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回、天师兄降妖着妖道,晓婉妹纵情坠情网

    更新时间:2016-08-22 23:46:48本章字数:8833字

    郊外丛林中,张天师正穿梭在深林中,翻来覆去地搜寻着什么……

    一条巨大的蜈蚣在张天师身后的草丛间游窜着……

    张天师警觉,回身扬起拂尘,甩向身后!

    蜈蚣骤然从草间立起来,扑向张天师!

    张天师一惊,飞身起来,将拂尘一扫!蜈蚣已被打出几丈之外!

    张天师迅速划出一道符,贴到蜈蚣头部。蜈蚣一阵挣扎,身躯逐渐变小!

    张天师从身上取出一个金匣子,俯身将变小的蜈蚣关在金匣子内道:“孽畜休要害人!随我回山修炼去吧!”

    张天师收好金匣子,正欲离开,身后一众人团团围上前来道:“真是太感谢您了!天师!这些日子我们可被这孽畜害苦了啊!多少亲人都被它蜇死……您要是早点来,他们也不会死了啊!”

    张天师道:“诸位乡亲!不要害怕!只要有我张天师在,不管它何处的妖魔鬼怪、魑魅魍魉,管教它无所遁形!”

    众人感激涕零地向张天师奉送着农家特产:“天师您真有本事!我们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

    不远处,几个小妖偷窥着……

    张天师欢喜地接受者众人的馈赠,警觉附近有异样!吼道:“不好!又有妖气!”

    众人惊慌四散,张天师环顾左右,凌厉的眼神吓得几个小妖不寒而栗,落荒逃窜。

    几个小妖惊慌失措地奔进白龙洞内,见蛟龙精白帝子正吐出内丹修炼:“不好了!大王!”

    白帝子一惊,慌忙收回内丹:“发生什么事了?”

    众小妖道:“蜈蚣大王着了那道士的道儿!怕是回不来了!”

    白帝子道:“怎么回事?又是那张天师干的?”

    众小妖道:“对对!就是那个老道!把百足大王收进一个金匣子里去了!”

    白帝子大惊失色道:“什么?臭道士!咱们又没招惹他!何以一而再、再而三地跟我们这些山精野怪作对!真是可恶!”

    众小妖道:“对啊!大王……这段日子,咱们多少同族都惨遭他的毒手!只要有他在的一天,咱们的日子就不好过啊!”

    白帝子冷笑道:“哼!不好过?我倒要看看,谁让谁不好过?!听说他有个妹妹是吗?”

    ——

    张天师家,张晓婉正专注地缝补着一件衣服,忽然听到敲门声和张天师的声音:“晓婉!我回来了!”

    晓婉慌忙停下手中的活,满脸惊喜地奔去开门……

    张晓婉道:“哥!你回来了!”

    张天师满脸堆笑地进门,双手满载而归,笑道:“快来看看!哥哥给你带回什么好东西了!”

    张晓婉欢喜地接过道:“这么多好吃的!待会咱们又能好好吃一顿了!”

    张天师道:“妹子!你在忙什么呢?”

    张晓婉接过正在缝补的衣服道:“哥哥你看!我给你做了一件新衣!快穿上试试!”

    张天师试穿后欣喜道:“好!瞧瞧我妹子这手艺!堪比那天上的织女了啊!”

    张晓婉有些害羞,却突然有点不高兴地道:“哥哥你整天东奔西跑的,早出晚归,把妹妹一个人扔在家里!好狠心!”

    张天师叹口气道:“晓婉啊!哥哥是有使命的人!你知道近来世道混乱,天下多有凶魔为患,作乱人间!为兄从入道的那天起就发誓道:要荡平天下邪魔!造福苍生百姓!妹子你应该明白!”

    张晓婉道:“哎!哥哥的宏图大志,妹妹自然明白!自从爹娘过世以后,咱们兄妹就一直相依为命。如今哥哥胸有大志,我这个妹妹都快给忘了吧……”

    张天师道:“嗳!怎么会忘?我知道妹子如今大了!心也不在这家里了!要急着出阁了吧?!”说完大笑不止。

    张晓婉急道:“哎呀!听哥哥你都说了些什么啊?讨厌!我不理你了……”说完背过身去。张天师继而认真地道:“说真的!晓婉,你也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龄了!其实哥时时刻刻都没忘了你!前些日子还托咱们附近的刘媒婆给你好好寻思一门亲事呢!”

    张晓婉惊道:“什么亲事啊?谁说我要出嫁了?”

    张天师道:“哥将来终究是要离开的……等你有个好归宿,为兄才好放心地走啊!”

    张晓婉突然伤心地哭道:“好好好!我就知道,哥哥一直嫌我是你的拖累!早就想甩掉我这个拖油瓶了!既然如此,还要我这个妹妹做什么?”说完起身离开。

    张天师摇头叹息道:“哎!真是女大十八变!人大了,心思也大了……我这做哥哥的竟然猜不透她心里到底怎么想的!”

    ——

    夜里,张晓婉独自卧床而眠,悄悄地抹着眼泪,自言自语道:“母亲过世还不到三年,就急着把人家给嫁出去!这算什么哥哥?娘!您要是在天有灵,出来管管你儿子啊……”

    卧室外,白帝子轻轻走到屋檐下,环顾四周……

    张天师从里屋出来,打着哈欠近前……

    白帝子一惊,慌忙隐身躲起来……

    张天师走到窗户跟前,敲了敲窗,问道:“睡了吗?晓婉……”不见任何反应,张天师轻叹口气,起步离开,进屋关门……

    白帝子现身,凑到窗户边上,舔破窗户纸,朝里看去……

    睡熟中的张晓婉翻了一下身,露出了娇美的面容……

    白帝子不觉一怔,有些看呆了:“真没想到!那黑嘴乌眉的丑道,竟有这般如花似玉的妹妹!真是难得!”说完眼珠一转,隐身退去……

    ——

    晨光熹微,张天师领着刘媒婆进客厅入座……

    正欲出屋的张晓婉惊见刘媒婆,闪身躲入屋内窃听……

    张天师道:“怎么样了?刘媒婆?”

    刘媒婆道:“我已经瞧准了一家!那跟你们家晓婉哪可真是绝配!”

    张天师喜道:“是吗?那是户什么人家?”

    刘媒婆道:“就在咱们村东头,姓白的大户!他家公子,还是个儒士呢!家有良田百顷,还有十多个仆人、丫头伺候着!这晓婉要是嫁到她家,管保享福了啊!”

    张天师疑惑道:“哦?姓白的大户?我怎么没听说过?但不知这白公子人品如何?”

    刘媒婆道:“这您放心!绝对没问题!他早就听说您家的晓婉如花似玉!一直都想攀这门亲呢!没想到自己送上门来!开心得不得了呢!”

    张天师意外道:“哦?竟有这等好事?”帘后的晓婉不自在地听着,闪身入内不见……

    ——

    郊外走道,刘媒婆行走间,忽听到有人喊道:“刘媒婆好走!”

    刘媒婆环顾四周惊道:“谁?”只见白帝子化作一个白衣秀士,从刘媒婆身后现身,笑道:“哟!是白公子啊!”

    白帝子道:“事情谈得怎么样了?”

    刘媒婆道:“您就放心好了!摊上您这样的人家,是她高攀了!

    白帝子道:“那我可就备好了花轿,准备上门迎亲了!”说着从地上摸起一块石头化作金子块递给刘媒婆,“辛苦您了!刘媒婆!”

    刘媒婆见钱眼开道:“谢谢!谢谢!谢谢白少爷!您真是大好人啊!晓婉跟了你,那是她的福气!”

    ——

    张天师家,张晓婉正和张天师吃饭……

    张天师道:“哥已经替你去打探过了!那白秀才家大业大,为人又好!你嫁过去一定会幸福的……”

    张晓婉越听越不自在,索性放下碗筷吼道:“你够了!哥,我连人家的面都没沾过!你就这么急着嫁我出去啊?”

    张天师道:“唉——瞧你说的!这还没成亲,哪能随便就见面呢?等到成亲的那一天,上了花轿,自然就能见着了嘛!”

    张晓婉哭道:“娘去世才几天啊?这样就想把我给打发了?你还算是我哥哥吗?”

    张天师道:“哎!我说你这妹子!哥还能害你吗?哪有大姑娘一辈子不嫁人的呢?”

    张晓婉大吼道:“谁要嫁人了?我告诉你!我不嫁!”

    张天师急道:“你不嫁?哥这不是提早为你的终身做打算吗?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要我时时刻刻替你操心!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张晓婉哭道:“好好好!我说什么了?你就当我是个累赘!想甩掉这个包袱去修道!那你当初在娘面前承诺我做什么?还不如让我跟娘一块去了!她老人家也好有个伴!”

    张天师生气道:“你……你怎么这样蛮不讲理呢?今天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你要是不嫁,这家里也留不住你了!”

    张晓婉道:“留不住就留不住!反正哥哥也不要我这个妹妹了!这个家还有什么好留恋的?!”说完愤愤起身离去。

    张天师急追道:“小婉!小婉……哎!这丫头!怎么这么叫人操心呢!”

    ——

    郊外,张晓婉披麻戴孝,跪在坟头烧纸……

    坟前的墓碑上刻有“张李氏之墓”字样。

    张晓婉哭诉道:“娘……晓婉来看您了!您知道吗?晓婉每天都在想念您!自从您走了以后,留下女儿跟哥哥相依为命。可我有些心里话无处诉说,只能跟您讲讲……娘!女儿真的不想嫁人啊!这世上再没一个人能像亲哥哥那样照顾我的……可女儿知道,哥哥胸怀大志,不能照顾晓婉一辈子!是女儿拖累了他!娘……您告诉我该怎么办?”

    白帝子暗自出现,怜悯地看着啼哭不止的晓婉……

    张晓婉道:“娘!您放心!女儿不会让哥哥为难的……只要女儿不在了,哥哥也就不用再为女儿操心了!”

    白帝子闻言一惊,看着晓婉起身离开,暗自跟踪而去……

    一身缟素的张晓婉款款走近江边,眼望着滔滔江水,凄苦不堪……

    张晓婉哭道:“娘!晓婉这就来找您了!您等我……”说完纵身跳入江中……

    白帝子随即赶至,摇身化作一条白色蛟龙,跃入江水之中……

    ——

    张天师推门回家,显得疲惫沮丧,四处找寻,依然不见晓婉……

    张天师懊恼道:“晓婉!你到底上哪去了?不愿意嫁人,可以跟我讲明嘛!你干嘛要离家出走呢?你怎么忍心丢下哥哥一个人……晓婉啊……”

    ——

    白庄园里,卧床而眠的张晓婉悠悠醒来:“我这是在哪儿?”警觉周围陌生的环境,慌忙起身,环顾四周……

    化作白衣秀士的白帝子看到晓婉起身,慌忙上前:“姑娘,你醒了?!”

    张晓婉惊慌道:“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

    白帝子道:“姑娘不必惊慌!我不是坏人!你还记得方才发生了什么事吗?”

    张晓婉回想道:“我……我不是跳江了吗?怎么会……难道……是你救了我?”

    白帝子含笑点头。张晓婉面带羞涩地暗瞟着白帝子……

    白帝子道:“姑娘怎么那么傻!有什么想不开的心事,非得要寻短见呢?”

    张晓婉道:“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不让我死!死了就没那么多烦心事了!”

    白帝子道:“姑娘此言差矣!人生在世命最大!只要活着,就没有迈不过的坎!况且姑娘你还这么年轻!将来嫁个好夫婿,还有一段大好人生呢!”

    张晓婉道:“嫁人有什么好?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得嫁给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上了他的花轿,就要跟他过一辈子!”

    白帝子道:“哦?听姑娘此言,是父母找人给你说媒了?但是……你不愿意?”

    张晓婉道:“父母双亡,长兄如父,听命兄长,媒妁之言……”

    白帝子道:“那你哥哥就没事先告诉你,要嫁给什么人?”

    张晓婉道:“告诉了又能怎样?连面也没照过,就要上人家的花轿!是好是歹,谁能预料?”

    白帝子道:“那……如果你见过你要嫁的人呢?”

    张晓婉惊讶道:“见过?怎么可能呢?”

    白帝子笑道:“我来问问姑娘,你姓甚名谁?家居何处?”

    张晓婉道:“龙虎山下,张晓婉。”

    白帝子道:“那你哥哥就是张天师了?”

    张晓婉惊道:“公子怎么会知道?”

    白帝子道:“实不相瞒!前些日子,在下刚托了刘媒婆去找你哥哥说的媒……你要嫁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在下!”

    晓婉一阵惊喜,羞涩地低下头去,不敢再看白帝子……

    白帝子道:“姑娘你说不愿意嫁给一个素未谋面的人,可如今你要嫁的人就在眼前!”

    晓婉瞬间只觉面红心跳,背过身去……

    白帝子有些失望道:“怎么……姑娘不愿意?那我这就派人送你回去……”说完欲走。

    张晓婉急道:“公子留步!晓婉……还不曾谢过公子救命之恩!”说完躬身施礼。

    白帝子慌忙扶起:“姑娘请起!”

    晓婉慌忙挣脱白帝子的手,害羞地低下头去……

    白帝子自觉越礼,慌忙退后几步,道:“姑娘放心!小生不是越礼之人!先派人送你回家!待明日再请八抬大轿迎娶你!”

    晓婉微微点了点头,满心欢喜。

    ——

    夜里,张天师自斟自饮,喝得醉汹汹地哭丧道:“晓婉!是哥对不起你!你回来吧!哥再也不逼你了……晓婉!”门突然被推开,伴着晓婉的喊音:“哥!”

    张天师惊见晓婉奔进,兄妹俩相拥一处,喜极而泣道:“晓婉!你跑到哪去了?急死哥哥了!”

    张晓婉道:“哥!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晓婉不好!”

    张天师道:“不……是哥不好!哥以后再也不逼你了!不逼你嫁人了……”

    张晓婉道:“不!哥,晓婉以后都听你的!你怎么安排,晓婉就怎么做!”

    张天师惊喜道:“你真的想通了吗?”

    张晓婉道:“想通了!您不是要我嫁给那白公子吗?我愿意!就请哥哥托媒人前去说亲。明天一早,晓婉就上他的花轿!”

    张天师欢喜道:“好好!只要小妹心甘情愿,为兄这就去找刘媒婆!”

    ——

    张天师家门外,刘媒婆搀着张晓婉上花轿……

    张天师看着远去的花轿,有点伤感道:“晓婉……哥哥从此照顾不到你了……你一定要幸福!”

    ——

    洞房花烛夜,晓婉盖着盖头坐在床沿,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白帝子掀起盖头,晓婉娇美的面容露出,让他看呆了:“晓婉!你好美!我一定会让你幸福!”

    张晓婉羞涩地道:“白郎……”

    ——

    一阵电闪雷鸣。熟睡中的张天师突然惊醒,彷徨地环顾四周道:“晓婉……奇怪!这晓婉出嫁,大喜的日子,我怎么老觉得心神不宁的……”

    ——

    洞房内,张晓婉和白帝子同榻而眠着……

    张晓婉忽觉心头一阵寒意,握着白帝子的手突然挣脱……

    张晓婉道:“白郎……白郎你没事吧?怎么浑身冰凉的?”

    白帝子睡意朦胧,含糊其辞道:“我没事……快睡吧!”

    张晓婉道:“你身上怎么这么冰冷啊?就好像……好像死人一样!”

    白帝子道:“大概是天冷……放心吧!没事的!”

    一阵闷雷响,外加雨滴的沙沙声。

    张晓婉道:“原来是下雨了!难怪……是怪冷的……”

    张天师正焦躁不安地在原地打转:“也不知道妹妹现在怎么样了?不行!我得去看看!”

    ——

    清晨,白帝子推门进来,手端一份早点,发现晓婉已经沉睡着,近前探视……

    白帝子道:“晓婉……晓婉醒醒!”

    张晓婉道:“白郎……我觉得好冷……是不是着凉了……”

    白帝子以手试探了下晓婉的额头,惊道:“晓婉……你这是……”突然想到:“糟糕!我忘了她是凡胎肉体,怎么能跟我这个……”

    张晓婉道:“白郎,我是不是病了啊?”

    白帝子道:“晓婉你放心!有我在不会有事的!我马上给你配副丸药,吃下去很快就没事了!”

    白帝子从身上摸出一粒丹,喂晓婉服下……

    门突然被推开!张天师恶狠狠地瞪着白帝子道:“你喂我妹妹吃的什么?”

    张晓婉忽觉神清气爽,起身下床道:“哥!你怎么来了?”

    张天师慌忙拉过晓婉……

    白帝子一惊,退后几步……

    张天师道:“晓婉快过来!这厮不是好人!”

    白帝子冷笑道:“哼!张天师!别来无恙!”

    张天师扬起拂尘,往四周一扫。洞房竟然变为洞府!

    晓婉惊慌地环顾四周道:“这是哪里?”

    白帝子道:“晓婉,你听我说……”

    “住口!”张天师迅速划出一道符,贴到白帝子头部。

    白帝子猛觉一阵头晕,跌掉在地,现形成为一条白色蛟龙,挣扎着……

    张晓婉惊恐道:“白郎呢?白郎去哪了?这是什么怪物?”

    张天师道:“晓婉,你差点被这孽畜给骗了!什么姓白的大户,全是他幻化出来的!”

    张晓婉道:“不……你说什么?这不可能!”

    张天师道:“晓婉别怕!哥这就收了这妖孽……”

    “难道白郎他真的是……”张晓婉突然紧张地拉住张天师:“不要!哥……你要干什么?”

    张天师道:“这孽畜与那蜈蚣精蛇鼠一窝!要是不除了他!会祸害百姓的!”

    张晓婉道:“可是……可是他救了晓婉一命啊!”

    张天师道:“救你?怎么可能?”

    张晓婉奋勇上前,摘掉蛟龙头上的符纸,撕成碎片!

    张晓婉道:“哥!真的是他!是他救了我!要不是他,只怕我现在已经见不到你了!”

    蛟龙还原为白帝子,匍匐在地道:“天师……我是真心喜欢晓婉的!求你成全我们!”

    张天师冷笑道:“你说什么?喜欢?这冷血动物也懂爱?真是笑话!”

    白帝子道:“天师……我虽是蛟精,可我修行千年,已有人心,我也懂人的感情!我承认,当初冒充白秀才接近她一开始是为了报复你……可后来我就被她打动了!晓婉是个好姑娘,我不会害她的!”

    张天师道:“那你方才给她吃的什么?”

    白帝子道:“那是我炼就的丹药,可以驱除她身上的寒气!还有延年益寿的功效!我是准备跟她长相厮守的!”

    张天师道:“住口!一派胡言!晓婉,快跟我回去,我先帮你解毒!”说完拉过晓婉欲走……

    张晓婉挣脱道:“你要我回去?怎么回去?上了人家的花轿就是人家的人了!多少街坊四邻都看着呢!你叫我怎么回去?”

    张天师道:“晓婉……你说什么?难道你真打算跟了这孽畜?”

    张晓婉道:“是谁送我上花轿的?是你!既然你知道我跟不得他,为什么还要送我上他花轿?”

    张天师道:“我……是我一时疏忽……着了这孽畜的道!是哥的错!”

    张晓婉苦笑道:“一个捉妖天师!居然将他的妹妹嫁给了一个妖孽!真是笑话!你还要让我回去?接受那些街坊四邻的流言蜚语?我告诉你!我不回去!”说完跑开了……

    白帝子追出:“晓婉……”

    张天师沮丧地瘫坐在地道:“天哪!我都做了些什么?晓婉说得对,这简直就是个笑话!我一个捉妖天师,居然亲自把妹妹许配给了一个妖怪!老天这是诚心要捉弄我啊!”

    ——

    白帝子追到郊外,见张晓婉正独自坐在石阶发呆……

    白帝子道:“晓婉……你……你害怕我吗?”

    张晓婉道:“白郎……是你让我感受到这个世界还有真爱……我这条命是你捡来的……既然已经上了你的花轿,那不管你是人是妖,是仙是魔,我就注定了是你的人了……”

    白帝子欢喜道:“晓婉!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可是……你哥哥……”

    张晓婉道:“白郎,我们要在一起必须得面对我哥哥。没有他的祝福,我们是不会幸福的……”

    白帝子道:“那我们怎么办?”

    张晓婉道:“哥哥他很疼我,你让我回去好好跟他说说……”

    白帝子紧张道:“不……要是他不再放你出来……我就彻底失去你了!”

    张晓婉道:“你放心!我了解他,只要我坚持,他会懂我的!”

    ——

    张天师独自坐在院子里喝着闷酒……

    张晓婉推门进来,走到天师身旁……

    张天师没有理会,只管自斟自饮……

    张晓婉主动端起酒罐给张天师斟酒……

    张天师道:“你真的喜欢他?”

    张晓婉道:“哥,你信我!他真的跟那些危祸民众的妖孽是不一样的!跟他在一起我会幸福!”

    张天师道:“可是……你们人妖殊途,要在一起没那么容易的……”

    张晓婉突然激动地道:“不管吃多少苦!受多少罪!我都愿意!哥,你不是一直希望我能有个好归宿吗?现在就该到时候了啊!你真疼我,就该成全我们!”

    张天师道:“哎!看来这一切都是天意!也罢!我可以成全你们……但不是现在!”

    张晓婉道:“那要怎么样?”

    张天师道:“妖辈地位卑贱,唯一能出头的机会就是修仙得道!如果有一天,那孽畜能修炼成仙,你才能跟他!否则,我这个张天师如何向天庭交代?”

    张晓婉道:“可是……修仙得道不是一日之功,那还得等多久啊?”

    张天师道:“本来我是不想你跟为兄一样走上修道之路的,可那孽畜给你服下了延年益寿丹,你现在已非凡人之躯,可以长生不老的……”

    张晓婉道:“啊?这么说……哥哥是要我等到他出头之日?”

    ——

    白龙洞,张天师正与白帝子训话……

    张天师道:“孽畜!你听着:我已向金母娘娘禀明。现如今天下战乱纷争,需要你下凡历劫,一统天下。只要你完成此桩功德,娘娘自会渡你成仙!届时你再来迎娶晓婉!”

    白帝子喜道:“多谢天师成全!那……能否让我再见见晓婉?”

    张天师道:“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在你成仙之前不许打我妹妹的主意!否则一切功亏一篑!”

    白帝子忧道:“晓婉……那我们岂不是要分隔近百年才得相见?”

    ——

    张晓婉独坐在白龙洞口,出神地望着洞外的风景,眼看着四季不断地交替着,不知凡尘是何岁月……

    白帝子突然现身,欢喜地叫醒昏睡过去的晓婉:“晓婉!醒醒!”

    张晓婉惊喜道:“白郎……你回来了?娘娘渡你成仙了吗?”

    白帝子道:“统一大业尚未完成……还需要些时日……可我实在摆脱不掉对你的思念,这才过来看你的……”

    张晓婉在白帝子怀里,柔情蜜意……

    白帝子道:“晓婉,相信我!我会带给你幸福的!而且是这世界上前所未有的幸福!”

    张晓婉甜蜜地道:“白郎,此时此刻,我已经感受到无穷的幸福了……”

    白帝子迟疑道:“虽然……我得不到你哥哥的承认,但我一定会尽力去做的!”

    张晓婉怜惜地道:“白郎,你不要勉强啊!虽然我哥一定要让你成仙之后再与我完婚。可如果这么做,有违你的心意,我情愿与你一起私奔……”

    白帝子道:“不!我一定要求取一个名分!为了你……”

    “白郎……”张晓婉投入白帝子的怀抱……

    瞬间蓦地刮起一阵狂风。张晓婉、白帝子二人惊恐不已。张天师从风中现身。张晓婉紧张地道:“哥……”

    张天师道:“晓婉,你好大胆!竟敢背着我,和这个妖孽私会!”

    白帝子紧张地道:“大哥……”

    张天师厉声道:“住口!谁是你大哥?!你忘了我是什么人吗?捉妖的张天师,怎能让一个妖孽与我小妹通婚?!”

    张晓婉道:“哥!你不是答应过我,等他成仙之后……”

    张天师打断道:“可他现在已经是神仙了吗?!在他成仙之前,你们不许有任何的往来!否则,我这个捉妖的张天师如何向天庭交代?!”

    白帝子道:“天师,你放心!我一定会给晓婉一个名分交代的!”

    张天师道:“好啊!等你完成统一大业再说吧!晓婉,马上跟我回去!”

    张晓婉眷恋道:“哥……这一别,不知多久才能再见?求你再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我还有好多话……”

    张天师厉声道:“晓婉!你别再给我丢人现眼了!”说着一把拉过晓婉:“马上回去!由不得你!

    张晓婉挣扎道:“不……”

    白帝子紧抓住晓婉:“晓婉……”

    张晓婉哭道:“我等你,白郎!不管是几百年,还是几千年,我都等你!”

    张天师手挥拂尘,打断俩人紧拉着的手,一把拉起晓婉,纵身跳上云头,消失在茫茫天际……

    白帝子仰天长呼道:“晓婉……”

    “晓婉”的喊声在山谷中久久回荡……

    ——

    张天师家,张晓婉张罗着饭菜,正准备和张天师一起吃饭。

    张天师道:“晓婉,今天是你生辰,为兄敬你一杯!”

    张晓婉道:“多谢哥哥!”

    张天师道:“你别怨哥哥狠心……现如今我已被金母娘娘正式册封为天师,就得要以身作则,不能因一己之私坏了规矩!几十年都等过来了,还差这几天吗?”

    张晓婉笑道:“哥,我知道了……你放心吧!”

    张天师道:“来!吃点果脯蜜饯!”说着夹菜给晓婉。不想张晓婉刚吃几口,猛觉心头一阵恶心,慌忙离开桌面,到一边干呕不止……

    张天师道:“晓婉,你这是怎么了?着凉了吗?”

    张晓婉掩饰道:“没……没有啊!”

    张天师突然意识到什么,抓起晓婉的手腕号脉……

    张天师震惊道:“晓婉你……你怀了那孽畜的骨肉!”

    张晓婉慌乱道:“我……我不知道啊……”

    张天师道:“你……你到底瞒着我跟那孽畜私会多少回了?你诚心想气死我是不是啊?”

    张晓婉道:“哥……你没有尝试过这种相思之苦……实在太难熬啊!”

    张天师道:“你……你给我滚!我没有你这样的妹妹!”

    张晓婉道:“哥……你一定很在乎那个名分吗?在我眼里,那一文不值!”

    张天师道:“别叫我哥!你可以不在乎!可我这个天师还要脸哪!你跟她私会也就罢了!居然还整出个孽种来!我没有你这样的败坏门风的妹妹!你走!”

    张晓婉如闻霹雳,怔怔地看着张天师……

    张晓婉道:“哥……这可是你说的!当真不再认我这个妹妹?”

    张天师道:“从此以后,你我不再是兄妹!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再也不管你了!”

    张天师起身,愤然离去……

    张晓婉瘫坐在地,啼哭不止,呼喊道:“白郎……你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