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回、争龙权白帝斗赤龙,别蛇郎晓婉产灵蛇

    更新时间:2016-08-28 23:37:30本章字数:7073字

    深夜,华丽的阿房宫里,由白帝子托生的秦始皇坐于书桌前,一手托头,一手压着桌上的竹简,昏昏欲睡。

    风起,桌上的灯烛随之摇曳着,一下子被吹灭……

    白帝子的影子从秦始皇的身体里款款走出,飘出宫门,化作一道白光直冲云霄……

    天宫,丹霞阙,金母娘娘正襟危坐,闭目念咒。

    一道白光闪入,化为白帝子,叩拜金母。

    白帝子稽首道:“小龙拜见娘娘!”

    金母睁眼看道:“白帝子,你回来了!”

    白帝子有些心虚地道:“小龙……小龙遵照娘娘吩咐,完成统一大业,今日特来回复娘娘……”

    金母道:“白帝子,本宫命你在大秦为帝,统一六国,解救万民摆脱战乱之苦。不想你却走入歧途,害百姓又重新陷入水火之中。你可知罪?”

    白帝子自觉理亏道:“娘娘……我……”

    金母道:“如今,本宫将另选才人接任天下,你该退位让贤了!”

    白帝子惊讶道:“另选才人?娘娘,不……”

    金母道:“怎么,你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吗?”

    白帝子不服气地道:“娘娘……求您再给小龙一次机会吧!我大秦一手夺得的天下,实不甘心就此奉送他人……”

    金母无奈地道:“唉!白帝子,当日我命你下凡为帝,本打算在你完成此举功德之后,即刻度你成仙。可如今你造下太多杀孽,连成仙的机会也断送了……”

    白帝子道:“娘娘,小龙在世为人,并不曾滥杀无辜啊,这徒造杀孽,从何说起?”

    金母不悦道:“焚书坑儒,你活埋了多少才干儒生!修筑长城,又使劳苦大众,民不聊生……”

    白帝子道:“焚书坑儒,修筑长城,都是为稳固江山社稷着想,我不认为有什么过错!”

    金母道:“凡事一分为二,行事须心存仁义。你稳固江山是对,却视命如草芥。先功后过,同样是错!接掌天下之人,已经出世,这是天意啊!”

    白帝子道:“倘若天意果真如此,那夺我江山之人现在何处?小龙势必与他拼上一拼!”

    金母道:“怎么……你还要继续执迷下去,不思悔改吗?!”

    白帝子道:“小龙虽执迷,却不悔夺取天下。即便今生不能成仙,乃至命丧黄泉,也要与他决一雌雄!”

    金母语重心长地道:“世上万般,最难的便是‘放下’二字。不想你下凡一遭,竟会如此沉溺于世俗,不能自拔,连修行大业都能舍弃!辜负了本宫对你的一片厚望啊……”

    白帝子固执地道:“小龙不肖辜负了娘娘;但我不能因此而违背己愿,做出后悔于己之事,还望娘娘成全小龙痴心一片!”

    金母道:“白帝子,你已称帝数十年,尽享世间荣华,到底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你难道不知道?帝王纵然伟大,但终究还是个凡人。再有前途的国君,终不免一死。只有修仙得道,方为证道。”

    白帝子道:“凡人自然是不免一死,可小龙斗胆请教娘娘:为什么凡人就不可以与天地同寿?”

    金母道:“仙凡有别,亘古难变,岂容你置疑?”

    白帝子道:“我偏要抗争这个千百年来极不公道的规矩!”

    金母惊道:“你……你想怎样?”

    白帝子道:“如果我铲除那即将接任帝位之才人,岂不就能永远地称帝于世了?”

    金母怒道:“天意如此!岂容你妄为?”

    白帝子顽固地道:“我不信什么天命、地命!只有我亲自尝试过,那才无愧于心!”

    金母道:“白帝子,你太天真了!一切早已注定,倘若一意孤行,到时酿成苦果,后悔也晚了!”

    白帝子坚定地道:“小龙此心已定,决不后悔!”

    金母沉吟着掐指一算,点头会意道:“好吧!白帝子,既是你痴心未悟禅机,本宫也无话可说。你要找的人现在骊山中,乃是赤龙转世,那头顶呈赤色雾气的便是。可此行凶多吉少,还望三思而后行。切记!切记!”

    白帝子脸上微露喜色道:“小龙谨记娘娘教诲!就此拜别!”心想:“晓婉,我终于争取到这个机会了!你一定要等我!”说着化作一道白光离去……

    金母叹道:“哎!自作孽,不可活!”

    ——

    阿房宫里,秦始皇猛然惊醒,环顾四周,惊疑不已。

    梦中金母的话犹在耳畔:“你要找的人现在骊山中,乃是赤龙转世,那头顶呈赤色雾气的便是……”

    秦始皇寻思着:“赤龙……骊山……好奇怪的梦……”瞬间有些恐慌道:“难道说,我大秦江山果真危在旦夕了吗?来人啊!”

    一侍从进内听令道:“皇上,您有何吩咐?”

    秦始皇道:“快!快去准备车马!寡人要往骊山一带巡视!”

    ——

    深山酒肆中,众劳工围桌畅饮,同向一个官兵装扮的人(刘邦)敬酒。

    众劳工道:“刘大人,那秦始皇暴虐成性,丝毫都不顾及百姓的死活。像您这么宽宏大量的人,才是做皇帝的第一才人!”

    刘邦笑道:“别给我戴高帽子了!这一路上押送的劳工是死的死,逃的逃,延误了不少时日,就剩你们几个了。始皇要是知道了,定要拿我治罪。我这‘宽宏大量’只怕换来的只有死路一条——与其大家都死,不如死我一个的好!你们就趁今晚,快快逃命去吧!”

    众劳工道:“大人既知此去必是死路一条,为何还要回去送死呢?您对我们有恩啊!我们弟兄绝不能就这么走了!”

    众人纷纷应和起来:“对对对!既然横竖都是一死,倒不如与那始皇帝大干一场!至少还有生还的希望!只要大人您一声令下,我们弟兄情愿跟随您鞍前马后,谋反躁动,死了也不亏啊!”

    刘邦道:“好啦!你们的好意,我刘邦都记在心里了!什么都别说了!喝酒!”

    众人开怀畅饮起来……

    ——

    一大队人马飞速前进……

    飞驰的马车中,秦始皇靠着车厢,昏昏欲睡……

    白帝子自秦始皇身体里飘出马车……

    皓月当空。

    白龙洞口,腹部圆大的张晓婉独坐石岩上,翘首夜空,望着一轮圆月,浮想联翩……

    张天师的话犹言在耳:“你……你给我滚!我没有你这样的妹妹!……你跟她私会也就罢了!居然还整出个孽种来!我没有你这样的败坏门风的妹妹!你走!”张晓婉如闻霹雳,怔怔地看着张天师道:“哥……这可是你说的!当真不再认我这个妹妹?”张天师道:“从此以后,你我不再是兄妹!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再也不管你了!

    想到这晓婉伤心不已,悲泣不止……

    一道白光闪入,白帝子已到白龙洞外。

    张晓婉惊喜迎上道:“白郎!”

    白帝子喜道:“晓婉……你怎么回来的?”

    张晓婉欣喜地道:“白郎……我们可以长相厮守了!再也不用去管他什么神仙、妖怪……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白帝子先喜后惑道:“真的吗?——可是,为什么?你哥哥他……”

    张晓婉收起笑容道:“我已经没有哥哥了……他已经跟我断绝了兄妹关系……以后……他再也不会管我了……”

    白帝子惊疑地道:“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张晓婉道:“我已有了你的骨肉……”

    白帝子转喜道:“什么?孩子?我的孩子?”

    张晓婉道:“孩子就要出生了……哥哥说我败坏道家门风,将我赶了出来!别再想他了,我们现在就离开这里,去过属于我们自己的生活……”说完拉白帝子欲走。

    白帝子却顿了一下道:“不!你先别急!我告诉你个好消息:我马上就可以拥有整个天下了!”

    张晓婉迟疑道:“怎么……难道你不想跟我在一起了?”

    白帝子道:“不!我说过,我要给你这世上最大的幸福!只要我打败了赤龙,我就可以不受生死限制,永远地成为整个天下的主人!如果我成功了,你就是整个天下的母亲,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到时候,天师他还会不承认我吗?”

    张晓婉道:“白郎,难道你不明白?什么荣华富贵、功名利禄,都不是我想要的!不要再为那些虚幻的东西所牵绊!除了你,我什么都可以舍弃的!”

    白帝子道:“不!我答应过要让你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就一定要做到!我不能让你跟着我受委屈。你相信我!我会成功!一定会的!我马上去找那赤龙决斗。你和孩子就在这里等着我的好消息!”说完欲走,却被晓婉拉住,急喊道:“不……白郎!你回来呀!你不要去……你这么做,逆天行事,后果会很严重的!万一有去无回……我不能让你去冒险!”

    白帝子道:“晓婉,有你在这儿等着我,一定会带给我无穷的力量!我一定会成功!你别怕,我会很快就回来的!”

    张晓婉懊恼地道:“白郎!你怎么不明白?我要的不是那种高高在上的虚名,那是毫无意义的!我要的只是你这个人——”

    白帝子道:“人?不……我只不过是一条还未成龙的蛟而已!如今,我连成仙的机会都给断送了……就这样让你跟了我,我真的什么都没能给你……我还害得你跟你哥哥反目……要是我连这个‘虚名’都争取不到的话,那以后还怎么面对你?你别怕!等我回来!”

    张晓婉道:“可是……我并不在乎你……”

    “但我在乎!”白帝子打断道:“身为你的郎君,我就要给你这些!你明白我的心吗?”

    晓婉无言以对。

    白帝子拉过晓婉的手道:“记着,等我回来!”

    张晓婉勉强地道:“好……那你一定要答应我:千万——千万保护好自己……为了我和我们的孩子……”

    白帝子道:“放心吧!”

    晓婉恋恋不舍地松手,白帝子化作一道白光离去。

    晓婉紧紧追出,远眺着……

    ——

    深山酒肆中,众人喝得酩酊大醉,横七竖八地躺着。

    天边渐渐泛起红光……

    刘邦的影子从他的身体里走出来,化作一道红光,直冲云霄……

    天宫丹霞阙,一道红光在金母面前降下,随之化作赤帝子叩拜道:“小龙叩见圣母娘娘!”

    金母道:“赤龙,秦王朝大限已到。本宫即将天下交付与你;但那始皇帝元神苍龙,并不肯就此罢休,誓要与你争夺天下!你难逃此劫!”

    赤帝子忧虑地道:“娘娘,始皇帝暴虐成性,置万民于水深火热之中。弟子很想解救万民,积修功德。可此行吉凶,还望娘娘指示!”

    金母道:“今夜寅时,白、赤二龙争夺龙权,势必有场恶斗。为助你赢得此战,本宫特赐你赤霄神剑——”金母一挥袖,变出赤霄神剑,交给赤帝子。

    赤帝子接剑,欣喜道:“多谢娘娘!小龙代天下万民感谢娘娘大恩!”

    酒肆中,刘邦从梦中惊醒,已时值深夜,定了定神,赫然发现桌上多了一把红光烁烁的宝剑!惊疑不已道:“难道……这真的是天意?”

    一旁的劳工被刘邦的说话声惊醒:“大人,您怎么了?

    刘邦道:“你们快看这把剑……方才做了个怪梦……”

    ——

    深山山道,皓月当空。

    一道白光闪入,白帝子现身冷笑道:“赤龙,我就在这里等你!”

    白帝子说着,摇身化为一条白色蛟龙,盘曲在大道上,浑身发出渗人的白光。

    酒肆中,众劳工道:“大人,既然都已经得到神灵的指点,您还犹豫什么?横竖都是一死,何不就奋起反抗一回?!”

    刘邦沉吟着下决心道:“好!为了天下苍生,为了百姓安康,我刘邦今天就拼他一回!与其死在暴君手下,不如死在战场上!”

    众劳工道:“大王,您对我们有救命之恩,我们都是您忠心不二的手下将领,一定尽心尽力拥护您夺取皇位!”

    刘邦道:“好!愿意跟随我刘邦的就留下!咱们继续赶路!”

    众劳工积极呼应,拥护着刘邦,向前行去……

    山道上,白帝子所化的苍龙在月光下昂首吐信,浑身发出冷光。

    俩劳工走在刘邦前面,乍见苍龙,大惊失色,退后几步……

    劳工道:“哪来那么大条白蛇啊?”

    苍龙突然开口说起人语道:“你是赤龙吗?”

    劳工众人大惊失色,惊呼道:“妖怪啊!”四散逃离……

    山道另一段,众人沿着蜿蜒的山道赶路……

    刘邦酒兴上来,已有了明显的醉意,摇摇晃晃地走着……

    俩劳工惊慌地奔到刘邦面前道:“不……不好了……前面有条蛇……挡路……”

    刘邦道:“真没出息!一条蛇也把你们吓成这样!以后还怎么成大事?”

    劳工道:“不是蛇……是一条白色大蟒蛇,好大好大!就像龙一样呀!”

    刘邦若有所思道:“龙?白色的?”突然想起了梦中金母的话:“赤龙,本宫即将天下交付与你。但那始皇帝的元神苍龙,并不肯就此罢休……为了助你赢得此战,本宫特赐你赤霄神剑——”

    刘邦寻思着抚摸腰间的赤霄剑道:“苍龙……赤霄剑……待我前去看看!”

    刘邦正欲向前赶路,乍见一条苍龙已经横在他面前!

    苍龙道:“你就是赤龙?”

    刘邦道:“不错!我就是你要找的人。”

    苍龙道:“我等你很久了!你敢夺我大秦江山!今晚我一口将你吞食下腹!”

    刘邦道:“好!那你就试试看!”

    刘邦从腰间拔出赤霄剑,周身泛起红光。

    刘邦与苍龙展开激烈的争斗……

    几个回合之后,苍龙略占优势。

    苍龙躲过刘邦几剑,伸出蛇尾缠住刘邦拿剑的手臂,使劲一甩……

    赤霄剑被甩出几丈之外……

    刘邦一阵恐慌,赤手空拳,躲着苍龙的袭击……

    白龙洞口,张晓婉双手合十,闭目虔诚地祈祷着:“求神明保佑白郎平安无事……”

    刘邦被苍龙的蛇尾打中,甩出几丈之外……

    苍龙一点一点地移向刘邦充满胜利的快感:“哈哈哈!赤龙,你等死吧!”

    刘邦瞟见身后的赤霄剑,一点一点地后移,直到一手抓到了赤霄剑,奋起挥剑!

    白龙洞外,张晓婉开始不安起来,不时地眺望着远方……

    苍龙与刘邦近在咫尺,刘邦奋起挥剑,向苍龙砍去……

    苍龙中剑,被拦腰截断。

    赤霄剑犹如附上一层霜雪,立在刘邦手中……

    ——

    马车中,沉睡中的秦始皇猛地睁眼,口吐鲜血,歪在一边……

    马车的侍从刹住马车,下车凑近车门。

    侍从道:“皇上,骊山到了……”

    车内无丝毫反映。侍从上前,轻轻掀开车门,见秦始皇仍在熟睡中未醒,口中还有血痕,有些诧异。

    侍从胆战心惊地伸手向秦始皇的鼻子上摸去,感觉气息全无,仓皇失色,踉跄几步,大喊起来:“不好了!皇上驾崩了……”众人手足无措,乱作一团。

    ——

    白龙洞内,张晓婉猛睁眼,胆战心惊,有预感地道:“天哪……要出事了……”

    晓婉猛觉腹中疼痛,捂住肚子,大声喊疼,欲冲出洞,但疼痛难当,跌倒在地,打起滚来……

    ——

    山道上,众劳工赶上去扶起瘫坐在地的刘邦,惊魂甫定道:“大人!现在没事了!”

    刘邦露出胜利的喜悦道:“白蛇被斩,大秦必亡!我刘邦真正成为天下的主人了!”

    刘邦说着,因体力透支,醉酒倒地,昏睡过去……

    ——

    白龙洞内,张晓婉腹痛难忍,大声呼喊着:“白郎……”

    白帝子的魂魄从外面款款走来……

    晓婉惊疑地看着白帝子……

    白帝子内疚地道:“晓婉,我对不起你……我……”

    张晓婉痛苦地道:“白郎!你快救我!我快不行了……孩子……一定要让我们的孩子顺利地生下来……”

    晓婉一声惨叫,产下一个婴孩。

    白帝子凄苦地笑道:“好!我们的孩儿平安无事,晓婉你保重!我可以放心地走了……”

    一阵狂风四起,白帝子站立不稳,身体如同雾气一般散开……

    张晓婉大喊道:“白郎!”慌忙起身,抱起孩子追出……

    时值清晨,苍龙被斩断的尸体,遗弃在路边。众劳工围着它啧啧称怪……

    晓婉心惊肉跳,抱着孩子寻过来,赫然发现断成俩截的白蛇,急扑上去!

    张晓婉放声大哭道:“白郎,你为什么这么傻?我不要你来!你偏要来这儿送死,连我们的孩子都还没来得及看上一眼就……我好恨!你为什么……”

    一劳工看到啼哭不止的晓婉,好奇地上前发问道:“这位大嫂,请问你有什么冤屈事?为何哭得这般伤心?”

    张晓婉哽咽道:“我丈夫死了,我能不伤心吗?”

    劳工道:“你丈夫是谁?你怎么知道他死了?”

    张晓婉道:“我丈夫是苍龙白帝子,被赤龙赤帝子砍死了……可怜我……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到就……说完啼哭不止。

    众人瞠目结舌地道:“是真的?这条白蛇果真是秦始皇的化身!死于赤帝子之手了……”

    “赤帝子不就是刘大人吗?这么说,秦王朝果真大限已到?刘大人果然是接任天下的才人啊!”“快!咱们快去把这喜讯告诉刘大人!”众劳工匆匆向前赶去,原地只剩下晓婉一人……

    张晓婉哭喊道:“白郎……你说过要活着回来见我的!就这么抛下我走了,你好狠心……”

    忽然刮起一阵狂风,白蛇的尸首化作一股白光散去……

    张晓婉紧张地道:“白郎……你要去哪儿?带我一起走……带我一起走啊……”

    张晓婉起身,抱紧孩子,朝白光追去……

    张天师迎面拦住晓婉。

    张晓婉道:“哥……”自觉失言,忙改口:“天师……”

    张天师意外道:“天师?你当真不认我这个哥哥了吗?!”

    张晓婉道:“不是我不认你,是你不要我这个妹妹!”

    张天师伸手索要道:“晓婉,把这孩子给我!”

    张晓婉抱紧孩子道:“不!这是我和白郎唯一的希望,求你不要带走她!”

    张天师道:“希望?那条白蛇已经被斩!你们再也没有什么希望可言!还不快快随我回去?”

    张晓婉不愿相信道:“不……我不相信白郎他……他说过,要我等他回来,他不会有事的……我不相信!我去找他……”

    张天师道:“你还在自欺欺人!你明明亲眼看到那条白蛇被砍成两截……”

    张晓婉道:“不!即便他尸骨不存,我也要找到他的魂魄为伴……”急欲离开,却被张天师喊住:“他已经魂飞魄散了!”

    张晓婉愣住,绝望地哭道:“不……”

    张天师道:“晓婉……听话!把这孩子给我!

    张晓婉抱紧孩子道:“哥……你要干什么?我需要这个孩子……我已经失去了白郎,不能再失去她了!”

    张天师道:“这是祸根孽胎!快点给我!”

    张晓婉恳求道:“不!我求你不要害她,她是无辜的……”

    张天师道:“不行!她是妖孽!我要是不绝了她,将来必定会祸害人间的!”

    张晓婉抱着孩子,苦苦哀求张天师放孩子一条生路:“哥……你太绝情了!她只是个刚出生的孩子,你都不放过!我求你,看在……兄妹一场的份上,就让我抚养她长大……”

    张天师矛盾地道:“晓婉,不是为兄狠心,你和那妖孽私通,竟弄出这么一个孽障来!实在有辱我道家门风啊……”

    张晓婉道:“我知道,我不该和妖孽……可是,白郎他并非如你所说的蛇蝎心肠,他也有一颗良善之心,当初我就是看中了他这一点才……”

    张天师道:“小妹!你真糊涂呀!他若真善良,也就不会在人间害死那么多的人了!是龙种不生孽蛇,这个小孽种将来也必定祸害人间!”说着狠心抢过孩子,晓婉一阵恐慌……

    张天师道:“我马上替天行道!除了这个祸根!”说着运功欲杀死孩子……

    “不……哥……不要啊……”晓婉挺身护住孩子,被张天师打中……

    张天师慌乱道:“晓婉……”

    晓婉倒身下去,口中鲜血直流。

    婴孩受到惊吓,哭个不停……

    张天师上前抱住晓婉,沮丧地道:“你怎么这么傻!”

    张晓婉虚弱地道:“我……我跟白郎的孩子……不会是孽种……相信我……”

    张天师内疚地道:“晓婉……是哥害死了你……”

    张晓婉转头看着婴孩道:“答应我……照顾她……我给她取名叫‘素贞’……希望她长大以后……朴素、贞洁……不要给人间带来灾难……”说完缓缓闭上双眼……

    张天师将婴孩抱在怀中,心情异常复杂:“妖儿,为了人间的安危,我不得不除去你体内的异能,让你做回一条普通的小白蛇,回归,自生自灭……”说着一挥袖,将婴孩变回小白蛇:“晓婉……我希望你能理解为兄身为捉妖天师的苦衷……”

    张天师使劲一甩袖,将小白蛇扔出千里之外后,飘然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