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回、入仙门蕊珠收私徒,下凡尘白蛇遇故知

    更新时间:2016-08-28 23:39:10本章字数:8226字

    树林中,一条小白蛇在草丛中游来游去……

    猎人裴安手提弓箭,在林中走动。

    一只野兔没头没脑地乱窜过来,裴安紧追而去……

    文质彬彬的儒生吕泰正在树下捡柴火……

    野兔撞到吕泰身前的树干上,挣扎几下,倒在原地不动,露出腿上的伤痕。

    吕泰发现受伤的野兔,从树后绕到前面来,欲抱起兔子……

    裴安没有料到树后有人,瞄准兔子的箭已经射出……

    裴安惊叫道:“兄台小心!”

    吕泰惊回头!一支箭射从吕泰脸旁擦过,射到树干上!

    裴安恐慌地问道:“兄台……你没事吧?”

    吕泰惊魂甫定道:“哦……还好……”

    裴安道:“真是对不住!方才没料到你会从树后面钻出来……我差点就……”

    吕泰却看看手中的兔子道:“还好这小家伙逃过一劫……”

    裴安诧异道:“兄台所言甚怪,莫非你方才是有意要救这畜生?”

    吕泰道:“上天有好生之德,我又怎么忍心看到垂危挣扎的小生命而不管不顾呢?

    裴安惊奇道:“啊?那你方才万一被箭射到,连自己都性命难保了,救这只兔子又有什么用?”

    吕泰道:“倘若我方才果真遭遇不测,能舍身救得这小生命,也算死得其所了!”

    裴安震惊道:“兄台此举甚是惊人!不瞒你说,我打了一辈子猎,还从未想过那猎物也是生命呢!”

    吕泰道:“壮士见笑了!”

    小白蛇在吕泰脚下蠕动……

    路过的裴安警觉脚下有蛇,慌忙抄起一根木棍欲捉……

    裴安道:“小心脚下!”

    吕泰还没反应过来,裴安已迅速抓起地上的小白蛇。

    吕泰惊慌道:“壮士手下留情……”

    吕泰一急,伸手夺过裴安手中的小白蛇。

    小白蛇一惊,咬了吕泰一口!

    吕泰惊呼一声,跌掉在地……

    小白蛇窜入草丛中,消失不见……

    裴安一惊,慌忙扶住吕泰道:“你被蛇咬了!你这兄台!怎么能对那冷血动物发善心呢?”

    吕泰骤然间嘴唇发青,面色苍白,浑身发抖……

    裴安道:“不好!你中毒了!待我前去抓住那畜生!取了它的蛇胆给你解毒!”

    吕泰拦住道:“不……壮士别抓它了!放它走吧!”

    裴安道:“那你怎么办?去不了蛇毒,你就死定了!”

    吕泰道:“我一向喜好放生……谁知今日命绝于此……有幸结识壮士,实是三生有幸……”

    裴安惊呼道:“兄台……”半天不见其反应,方知吕泰已经一命呜呼!心中越发恨死那小白蛇!

    “该死的小白蛇!可怜如此善良的一位义士!就死在那小畜生口中……改日若被我碰上!一定将它碎尸万段!”于是将吕泰下葬了,在坟前祭拜道:“兄台!你好走……兄台仁慈善良,死后必有好报,愚兄就在此为你祈福……”

    不想吕泰突然现身,站在裴安身后轻声喊道:“壮士……”

    裴安转身看到吕泰,既惊喜又恐惧道:“兄台!你不是已经……怎么又……”

    吕泰道:“壮士莫怕!小生尚有几句言语没来得及说……阎君特恩准我半个时辰,前来与你说明……”

    裴安道:“有什么话?兄台尽管交代!”

    吕泰道:“小生因生前行善积德无数,如今已被佛祖收录为座下捧钵侍者,免去轮回之苦,得以飞升仙界。”

    裴安喜道:“这么说,我还能再见到你了?”

    吕泰道:“万事有因,皆有果报。壮士一生狩猎,伤生害命无数;倘若造下太多杀孽,死后便无法超脱,难入轮回。”

    裴安慌道:“那……我该怎么办?”

    吕泰道:“若能从此弃猎从佛,吃斋向善,就能消灭罪债,将来得道飞升之时,你我便可重逢!”

    裴安迟疑道:“可是,愚兄狩了一辈子猎,就凭念那几天的佛,怎能赎清一生的罪孽?”

    吕泰道:“佛家说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壮士可明白其中深意?”

    裴安咀嚼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吕泰微笑地看着裴安,渐渐隐去……

    裴安仿佛豁然了悟,起身抽出一把剃刀,就地断发!

    ——

    峨眉山金顶,几个仙女从天而降,人手一个果篮,站成一排。

    领头的蕊珠仙子叮嘱道:“姐妹们!娘娘只给了咱们一炷香的时间,待会你们要抓紧时间采集果品!”

    众仙女应道:“是!”

    不远处,黑衣道人黑风缓缓近前,看了看藏在袖口的小白蛇道:“小白,看到了吗?那都是天上的仙女!待会儿我会想办法把你放到她们的果篮内,就可以顺道把你带上天庭了!”

    小白蛇道:“黑大哥,只要跟着她们回去,我就能拜访仙师,修仙得道了吗?”

    黑风道:“小白,修仙没有那么容易!黑大哥只能送你到此,接下来的路要你自己去走!黑大哥陪不了你了!来日你功成之时,别忘了你这个大哥就是!”

    小白蛇道:“黑大哥的恩情小白永世不忘!来日必当涌泉相报!”

    黑风将袖口收起,化作一道清风,飘到众仙女中间……

    蕊珠仙子将手中的果篮放到一棵树下,四处采摘着果品……

    一阵清风飘入果篮内,果篮中瞬间多出一条小白蛇,蜿蜒盘曲着……

    蕊珠仙子将一个鲜果放入果篮内……

    众仙女纷纷近前,人人的篮子里堆满了果品。

    蕊珠仙子道:“姐妹们,该采的都采齐了吗?”

    众仙女道:“都齐了!”

    蕊珠仙子道:“那咱们这就准备回天庭吧!”

    蕊珠仙子提起果篮,率领众仙女一起飞升……

    果篮内露出了蠕动的小白蛇……

    ——

    蟠桃园内,蕊珠仙子率众仙女进园……

    众仙女纷纷将自己果篮中的果品堆积到一处……

    果篮中的小白蛇躁动不安地蠕动着,心道:“都这么半天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我到底上天了没有啊?肚子好饿哟……不如吃个果子吧……”

    小白蛇缠绕住一个蟠桃,一点一点地吸入腹中……

    鲜果聚成一堆,蕊珠仙子仔细整理着:“哎呀!尽顾着收拾姐妹们的果子,把我自己采的倒给忘了!”

    果篮中,小白蛇将蟠桃完全吸入,忽觉浑身发热,周身泛起金光……

    蕊珠仙子提过果篮,取出果品,惊见篮子里盘着一条小白蛇,失手扔掉了篮子……

    小白蛇被扔到地上,突然泛起一阵白光。

    蕊珠仙子被刺眼的白光射到,本能地以双手遮眼;睁眼看时,白蛇已经不见,却是一名少女跪在面前——少女与当年的张晓婉长得一模一样——正是她与白帝子留下的根脉白素贞!

    蕊珠仙子道:“何方妖孽?!竟敢私闯蟠桃园!”

    白素贞一看到蕊珠仙子,慌忙跪地求饶道:“仙子饶命!”

    蕊珠仙子上下打量着白素贞道:“你这白蛇,怎会躲在我的果篮之内?”

    白素贞道:“小畜本是峨眉山白龙洞中的一条小白蛇,今日在山上误入仙子果篮,因饥饿难耐,就吃了里面的一个桃子。不知怎的,竟变成了这幅模样……”

    蕊珠仙子道:“哦?你不知道,我那篮子是专用来装蟠桃的。上次采摘的蟠桃遗漏在篮子里,忘了收起,却被你这白蛇讨了便宜!”

    白素贞道:“仙姑,小畜一心向道,苦无良师拜访。今日有幸碰上仙姑,情愿从此拜您为师,皈依正果,请求仙子指点迷津!”

    蕊珠仙子笑道:“我只是一个小仙,哪有资格收徒弟啊?”

    白素贞道:“小畜并无非分之想,只想留在此处,做个婢女,以求证道。求仙子收留!”

    蕊珠仙子迟疑道:“这……好吧!念你一心向道,本仙子就收下你,赐你法号‘白云仙姑’,兼职清扫蟠桃园落叶。”

    白素贞欢喜道:“弟子白云拜见师父!”

    蕊珠仙子道:“既入我门下,本仙子需要传授一些法术于你,你要虚心学习才是。”

    白素贞道:“师父既命弟子清扫落叶,为何还要学法术?”

    蕊珠仙子道:“你不知道,想当初那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将园内的蟠桃偷吃个精光。自那以后,娘娘分外谨慎,下了一道旨意:凡在这园中职事的仙子,必须要精通无穷道术,才保得住蟠桃的安全。”

    白素贞道:“哦!既如此,弟子一定潜心学习!”

    蕊珠仙子道:“还有,素日要尽忠职守,切忌不可在外随意走动!知道了吗?”

    白素贞有些疑惑,不知蕊珠仙子私收她入门是违反天规的。这蕊珠原是存了些许私心,想让白素贞代她履职,她自己便得些自由,却不想日后因此招致大祸!自此,白素贞便成为蟠桃园清扫落叶的婢女,一晃已是数百日。这日,专司天界香气氤氲的拣香童子来到蟠桃园外喊道:“蕊珠姐姐可在?”

    蕊珠仙子上前出迎道:“是拣香呀!有事吗?”

    拣香童子道:“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是……月宫的嫦娥姐姐托我前来请你的!”

    蕊珠仙子道:“哦?是吗?我正闷得慌,想找个人来说话解闷,可巧她就来请我了!”

    拣香童子心怀鬼胎道:“是呀!是呀!真是巧!那……姐姐打算什么时候去呢?”

    蕊珠仙子道:“等我进去交代一声,马上就去。”

    白素贞在蕊珠身后闪出了头,急忙回避,却被拣香童子警觉,惊呼道:“哎呀!那个姐姐是谁?怎么我从没见过?”

    蕊珠仙子敷衍道:“啊?!不会吧?园子里没有人呀!你看花眼了吧?”

    拣香童子疑惑道:“没有?奇怪!刚刚明明看到一个面生的姐姐,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没了……”说着又伸头向里张望着……

    蕊珠仙子有意地闪身挡住对方的视线道:“拣香!你快去告诉嫦娥姐姐,说我马上就到!”

    拣香童子心怀鬼胎道:“好好好!我这就去!”说完佯装离去……

    蕊珠仙子看着拣香童子远去,松了口气,进园而去……

    拣香童子走了几步,感觉蕊珠仙子走远了,闪身隐蔽起来……

    蕊珠仙子进园内,惊魂甫定道:“刚才好险呀!”

    白素贞闪身出来。

    蕊珠仙子嘱咐道:“白云,以后,没有我的允许,千万不可出园!要是被发现了,你难逃死劫!”

    白素贞惊慌道:“是……弟子谨遵师父训教!”

    蕊珠仙子道:“好啦!我现在要去赴嫦娥仙子广寒宫之约。你要好生看守桃园,没有我的允许,不得让外人擅入。”

    白素贞道:“弟子记住了!”

    蕊珠仙子点头,出园门而去。

    躲在园外的拣香童子见蕊珠仙子越走越远,闪身出来,蹑手蹑脚地走进园去……

    蟠桃园内,桃林深处,正在清扫落叶的白素贞停下手中的活,暗中窥视着刚入园的拣香童子,心道:“这家伙方才鬼鬼祟祟的,一定没安什么好心!多半是来偷桃的。看我小小惩罚惩罚你!”

    拣香童子环顾四周无人,疑惑不解道:“奇怪!没人?”转念又道:“没人更好!”说着从袖中取出一个金色的盒子——这是他采香所用的法宝。

    “待我采集一些蟠桃特有的香气,待明日蟠桃盛会之上作为贺礼奉上金母娘娘!”拣香童子对着一颗肥硕的蟠桃,正施法术采集香气,忽觉身后有东西触到他,狐疑地转过身,惊见一盘白蛇巨蟒盘曲身后——原来,白素贞化身为白蛇,将蛇尾伸向了拣香童子的后背。拣香童子惊呼一声,手中的采香盒失手落地。白蛇顺势将蛇尾扬起,朝采香盒使劲一甩。采香盒被抛到高空中,飞出了园外。拣香童子一惊,呼喊道:“不好!我的宝贝……我的采香盒……”边喊边飞身追了出去……

    白蛇还原为人形,变成白素贞,大笑道:“看你还敢不敢偷仙桃!”说着追出园去……

    拣香童子追着采香盒急速飞行,到了天庭边界……

    采香盒飞出天庭,掉落人间……

    白素贞追到,见盒子掉下凡去,即刻化为蟒蛇,将一条细长的蛇尾甩了下去。

    拣香童子急追下云层,奔向人间……

    半空中,一条蛇尾伸到采香盒,将其卷住,定在空中……

    拣香童子接到采香盒,捧在手上松了口气……

    白素贞将其蛇尾收回。

    拣香童子忽然感觉到周围有东西闪过,左右张望着……

    白素贞赶忙隐身,绕到拣香童子身后。

    拣香童子道:“奇怪!蟠桃园里怎么会窜出一条大蟒蛇的?吓得我一身冷汗!”

    拣香童子一低头,无意间发现云头下一片秀丽的风景画面,令人沉醉,感慨道:“那就是凡间的西湖吗?常听人说道:‘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原来,真的比天堂还要美三分!”说着情不自禁地降落而去……

    白素贞心道:“西湖?比天堂还美?真不可思议!我倒要看看!凡间哪有比天堂还美的地方?”

    西湖上空,拣香童子含笑望着明镜般的西湖。

    西湖边上,一条小青蛇游来游去。

    拣香童子发现了小青蛇,面露喜色道:“哇!好漂亮的一条小青蛇!那颜色青翠欲滴,好不可爱!你每天都能与西湖为伴,真幸福!”

    白素贞也注意到这条小青蛇,心道:“小青蛇!是我的同类!看着好亲切!”

    拣香童子情不自禁地拿起手中的采香盒,用法术开启,洒向人间……

    西湖上飘起彩色的花雨。游人议论纷纷,称奇道怪。

    白素贞也惊奇地看着,不由叹道:“真的好美啊!”

    经过花雨的洗礼,西湖比刚才显得更加秀丽无比。岸上的那条小青蛇,颜色也越加艳丽,闪着青光,灵气逼人。

    ——

    众神仙跟随金母来到蟠桃园门前。

    金母道:“众仙卿!近日蟠桃园内风景正盛,特邀众仙前来一观。”

    众仙道:“娘娘费心了!”

    金母道:“奇怪!这蕊珠仙子为何迟迟不见出园接驾?”

    天兵吼道:“金母驾到!”

    正在清扫落叶的白素贞听到喊声,一阵惊喜道:“是金母娘娘!我真能见到娘娘了吗?可师父此刻却还不见回转,如何是好?”

    金母率众仙进园。白素贞忙跪地拜见,低着头一直不敢抬起来。

    金母道:“你是何人?蕊珠仙子何在?”

    白素贞道:“启禀娘娘,仙子今日不在园内,奴婢是扫落叶的婢女白云仙姑。”

    金母略带愠色道:“蕊珠仙子擅离职守,还敢请人代劳!真是越发胆大了!你这扫落叶的婢女,可知你家主人去了哪里?

    白素贞道:“我家师父去广寒宫赴嫦娥仙子之约。”

    金母惊讶道:“什么?师父?她一个小小的看园小仙,也敢私收门徒了!”

    白素贞自悔失言道:“是奴婢苦求蕊珠仙子收我入园的,请娘娘不要怪罪师父……”

    金母冷冷地道:“孽畜!这里岂是你能待的地方?”

    正说着,只见蕊珠仙子絮絮叨叨地进园道:“好个拣香!竟敢以嫦娥之约骗我。看我怎么收拾他?!白云……”

    蕊珠仙子进到园深处,一抬头见众仙在场,大惊失色,慌忙跪倒,不寒而栗道:“不知娘娘驾到,小仙有失远迎!”

    金母冷冷地看着蕊珠仙子道:“蕊珠,本宫还特意嘱咐过你,不可擅离职守。不想我才走一会儿,你就到别处找乐子去了!”

    蕊珠仙子道:“娘娘……弟子今日之所以离开,全是被拣香童子所骗……弟子绝不敢擅离职守的……”

    金母道:“你擅离职守,关拣香童子什么事?”

    蕊珠仙子道:“是拣香童子说嫦娥姐姐叫我去一趟,小仙只当嫦娥真有事找我,所以就……”

    金母道:“既如此说,马上传调拣香童子,当面对质!

    一天兵近前禀告道:“启禀娘娘:查拣香童子因思凡下界,如今正在那凡间的西子湖畔流连徘徊,即刻传调不到……”

    金母怒道:“反了反了!都将天规视同儿戏!这还了得!”

    众人惶恐地相互对视……

    金母喝令道:“来人!先将这孽畜打下凡间,再将拣香童子召回天庭!听候发落!”

    白素贞道:“娘娘……娘娘开恩,就收下弟子吧!”

    白素贞被天将拉开,正欲抛向凡间,忽见一位秃顶、白须的老神仙从众人中站出来喊道:“且慢!娘娘,这白蛇既然已经在蟠桃园中待了些时日,成了气候,为何不收她入门?”

    金母冷笑道:“哼!她出生卑微,岂能做得仙家门徒?”

    南极仙翁道:“嗳!娘娘此言差矣!老朽手下尚有一鹿一鹤为徒,均属异类,何况这白蛇和仙家还有些渊源……”

    金母踌躇地掐算着,南极仙翁迅速从袖中取出一支仙草近前道:“娘娘!这是老朽在山中培育而成的灵芝仙草,对养气凝神具有奇效。那惊吓失魂的凡人若吃下去,立马就能让魂魄归位,康复如初啊!本想在蟠桃会上献给娘娘的。既然今日碰到,老朽就先奉上……”

    白素贞有意看着南极仙翁手中的灵芝仙草嘀咕道:“灵芝……”

    金母欣悦地点点头道:“难得老寿星一片心意!既这么说——好吧!本宫就指引这孽畜一条正道。”

    白素贞欣喜道:“多谢娘娘指点迷津!”

    ——

    天宫丹霞阙,白素贞跪在金母下首。

    金母道:“白云,你如今也已修炼千余年了,迟迟未成正果,这其中必有缘故。”

    白素贞诚恳地道:“弟子诚心想求正果,还望娘娘指点。”

    金母道:“那……你可知你的来历?”

    白素贞道:“来历?小畜无知,倒要请教娘娘!”

    金母道:“一千多年前,天界的苍龙星宿白帝子因逆天行事,死于非命。临死前留下一条小白蛇,身负重伤,流落荒野,被一名善士所救。不想那小白蛇兽性大发,反咬善士一口,致使他毒发身亡……”

    白素贞道:“娘娘是说……弟子就是那条小白蛇?”

    金母道:“你确有仙缘,所以能吃到蟠桃,化为人形。不过,你所欠这条命债尚未清偿,又怎能飞升仙界呢?”

    白素贞道:“那弟子怎样才能证道归真呢?”

    金母道:“如今那救你之人尚在人间!只要找到他,尽全力清偿这段孽债,成仙得道就在眼前!”

    白素贞道:“弟子明白了!他救了我,我却恩将仇报害死了他……欠他这千年情债,若不能偿还,弟子于心何安?”

    金母赞赏地点点头道:“你此次下凡,就以‘白’为姓,还有个名字,乃是当年你母亲所取,叫做‘素贞’,意即朴素、贞洁,在凡间尤其记得这两个字,切勿徒造杀孽。”

    白素贞喜道:“多谢娘娘点化!弟子下凡后定当恪守金言,绝不残害生灵。如有违背,死无葬身之地,绝无怨言!”

    金母道:“纵然你无害人之心,但与生俱来一种毒气,与人抗拒。本宫特赐你‘琼浆玉液’服下,消除体内毒素。”说着示意旁边一个仙女端过一碗汤,给白素贞服下;又将一个小金葫芦递给白素贞道:“我这葫芦里还藏有偈言八句,你下凡后但凡碰上为难的时刻,就打开它,自能从中悟出道理来!此番下凡断不可伤生害命,否则功亏一篑!”

    白素贞道:“弟子白素贞谨记娘娘训诲!”

    金母一挥袖,白素贞已经消失不见!众仙人纷纷围过来……

    金母微笑着对众仙道:“众仙卿!白蛇已下凡去了!方了了我一桩心事!”

    南极仙翁道:“娘娘,佛祖也托我来禀告您一声,说那捧钵侍者也已经下凡了却尘缘去了!不过听说佛祖担心捧钵侍者此去凡尘,会迷失心志。所以,还特意安排了云游凡尘的弟子暗地里监督着他呢!”

    金母道:“如此说来,那白蛇能否通过这个成仙的考验还真是难以预言呀!”

    ——

    半空中,白素贞正在云间飞行,忽觉心头一阵恶心,栽个跟头,随即变回白蛇原形,掉落云头……

    江边,一条大白蛇潜入江水中,挣扎起来……

    江水霎时变得浑浊……

    白蛇又变回白素贞飞身上岸,感觉轻松很多。

    “娘娘的琼浆玉液果然厉害!才喝几口,体内积聚千年的毒气都被吸出来了。”白素贞猛然看到河中的浊物,脸上露出不安的神色。

    “不好!毒汁流入河水,万一伤及河中鱼虾,岂不有背娘娘点化?”白素贞解下腰间的小葫芦,对着河中的一团黑雾打开,默念几句咒语。河中正在扩散的黑雾又凝聚成一团,被吸入葫芦内。白素贞略感舒心,将葫芦放在身旁,俯身以双手捧起河水,猛喝几口,又洗了把脸道:“果然是仙家妙药,毒气尽除,舒服了许多!感觉好清爽!”

    白素贞走动几步,环顾四周,感觉很陌生:“遭啦!方才在空中没记清楚方向,我现在这是在哪儿?该往哪个方向走呢?”白素贞俯身拿起葫芦,突然想到了金母话:“我这葫芦里还藏有偈言八句,你下凡后但凡碰上为难的时刻,就打开它,自能从中悟出道理来!”想到这,白素贞急忙打开葫芦,葫芦口中突然冒出两行金字写道是:“人间天堂在苏杭,求仙觅缘好地方。”

    白素贞寻思道:“苏杭?怎么听着这么耳熟?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对了,苏杭——那不就是拣香童子思凡之地吗?这人间天堂,应当就是指西湖了。这就是说,我应该往杭州去寻。可杭州又该往哪个方向走呢?”白素贞向四周张望走动着:“奇怪!这地方感觉似曾相识……是不是以前曾经来过啊?”白素贞忽然发现江边正有一个黑衣人在修炼,激动地上前问道:“你是……黑大哥?!”黑衣人缓缓回头——正是黑风!

    黑风喜出望外道:“你是……小白?真没想到你已经修成一个大美人了!”

    白素贞惊喜地点点头。

    二人一同来到黑风洞口,对坐叙旧……

    黑风道:“贤妹是说——此次下凡,是要去临安城内寻访有缘人?”

    白素贞道:“嗯!金母娘娘告诉我,必须找到那个曾经救我之人清偿孽债,才能够得道成仙。”

    黑风道:“贤妹,不是愚兄有意阻拦你……这凡尘冗杂,只怕此行会让你迷失本性,有碍修行。”

    白素贞道:“黑大哥尽管放心。小妹此去,只在苏杭一带,寻找那位能助我修行的有缘人。报恩之后即刻回转峨眉山,与你一道求升仙界。况且,小妹曾受仙家点化,传授无穷道术,自可随机应变。黑大哥不必担心!”

    黑风道:“好!既然你这么有把握,那愚兄也不再阻拦。倘若在人间遇到什么难处,只管来找我!为兄定当鼎力相助!”

    白素贞道:“多谢黑大哥一番美意。如果我将来真的有幸修成正果,一定不会忘了你的恩情。到时我向师父引荐,也收你入门!”

    黑风笑道:“有劳贤妹的心意!不过,成仙可不是我的追求!我向往的是那种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生活,可不想被那些恼人的天规所束缚!能有个得道的妹妹,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白素贞道:“嗯!我知道黑大哥喜好自在,并不热衷于修仙得道,那以后就多行善事,造福百姓!”

    黑风笑道:“但不知贤妹此去多久方可回转?”

    白素贞道:“早则三个月,迟则一年……我一定会尽快地完结此事,不会在人间逗留太久的。黑大哥尽管放心。”

    黑风道:“好!对了!虾蟹龟贝四兄弟是我最忠实的属下。你此去凡间,身边没个差遣的人,多有不便。不如——你在他们兄弟中挑选一两个,带去使唤吧!”

    白素贞道:“黑大哥的美意,小妹心领了!只是,我这次是下凡,他们几个道行尚浅,恐怕不适宜在凡间久居。我并非凡人,难道还会被凡夫俗子欺辱吗?放心吧!不会有为难之处的。”

    黑风沉吟道:“这……这样吧——”说着从袖中取出一个带有小海螺的项链,提到白素贞面前道:“贤妹,日后若是遇上什么难事需要帮忙,就对着它轻轻一吹。无论他们身在何处,只要一听到它的声音,都会马上在你面前现身!这个权当愚兄临别时送你的礼物。”

    白素贞道:“好!这礼物我接受了!时候不早了,我该上路了。黑大哥,后会有期!”说着驾云飞行,黑风亦腾空而起,看着白素贞不住地挥手,喊着:“贤妹……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