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楔子 陨落

    更新时间:2016-08-24 12:38:02本章字数:2284字

    秦九歌静静看着眼前的女子,那个她亲眼看着长大,半分也不曾亏欠过的异母妹妹,那个曾经连姓氏也不曾拥有,如今却逼她走上绝路的妹妹。

    秦摇光身着鹅黄宫装,鹅黄是扶风国最尊贵的颜色,如今她光明正大的穿在身上,十五年,她终于等来了这一天,她终于可以将那个高高在上的,万人景仰的秦九歌踩在脚下。

    她脸上漾着笑意,,目光却毒如蛇蝎。

    秦九歌眸色沉沉,斟酒饮下,半晌到:“我秦九歌一生肆意,为了他却沦落至此,可惜可惜。”

    “可惜?”秦摇光恨恨说道,“我倒是觉得你死不足惜!无论做什么你都挡在我前面,你和中容国太子本有婚约,却偏要来拆散我和怀瑜……你是故意的对不对?你是故意的对不对?!你拥有那么多,却连我这微小的幸福也不放过,你是个贱人!”

    秦九歌眯了眯眼:“楚怀瑜答应我,若是我为他夺这天下,他便立我为后,如今这天下还未到手,我已是皇后,以后如何,谁会知晓?”

    秦摇光一时不能言语,气急之下抬手就是一记耳光,秦九歌偏头避过,但松松挽就的发髻却被秦摇光的珐琅护甲划散。长发垂下,衬得她乌黑的眸分外清亮。

    “我在朝堂与沙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但女儿家那点心思总是参不透,”秦九歌自嘲的笑,“不过你我二人,眉上那像极了的远山黛色确实不讨我喜欢……这半分相像时刻提醒着我,无论你做什么我都得护你周全。我容你,忍你,让你,到头来却输给你。”

    秦摇光正准备得意地笑,秦九歌却接着说道:“一个因嫉妒血亲的蛇蝎毒物,一个因爱疯癫的痴傻女人,一个……连姓氏都是我赐予的私生女!”

    说罢她似是畅快地拿起桌上酒杯一饮而尽,不顾秦摇光面容扭曲。

    秦摇光并不能真的将秦九歌怎样,秦九歌好歹是扶风的皇后,太延的长公主……她不过是借楚怀瑜出征前将秦九歌打入冷宫的空档,用自己的身孕来刺激一下秦九歌罢了。

    “是,我是私生女,可这是在扶风而不是太延!有了肚子里的孩子没人会在意我的血统!你呢?堂堂太延长公主,死乞白赖的嫁来扶风,任楚怀瑜夺你权伤你心,你在这扶风到底算什么?你是他的皇后不假,可他碰过你吗?你在他眼里连个女人都不是!只是一个棋子,一个会杀人的工具罢了!”秦摇光眼前往昔旧景一一浮现,这女子被天下誉为当世之凰,现下不过是个寄人篱下的落汤鸡!看得她好不痛快!

    秦九歌听着听着,不怒反笑:“你说的有点道理,若不是我嫁来了扶风,怎么会落到如今这个地步。”

    怎么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所爱非所嫁。

    造化弄人,一切都太迟了。

    意识模糊之际,秦九歌淡淡的想,罢了,罢了。他以后如何她再也不会知晓了,而她会消失在这世间,被他遗忘。就像他不再记得那抹昆仑雪色月光,不再记得战场血色红莲次第绽放。

    罢了,罢了。

    眼见秦九歌一手托腮,憩在桌前久久不动,伶仃的手腕间红色玉镯闪着温润清冷的光,秦摇光忽觉不对,手在她鼻尖一探,她分明已经断气了。

    “好……好你个秦九歌……”秦摇光羞愤交加,她明明已经逼秦九歌到这一步,已经想好了千百种羞辱她的方法,到头来秦九歌果决地一死,让她心中积攒了十五年的怒火在濒临爆发的时刻突然失去了目标,更可恨的是秦九歌还将自己的死嫁祸给她!她更恨了,恨的发疯!

    你既做了初一,那我便来做十五!

    “来人!”尖利嗓音划破寂静凝滞的空气,太监唯唯诺诺赶来,低眉垂眼不敢说话。

    “拉出去凌迟!”

    “可这……皇后娘娘她……”

    话音未落,一记更加狠辣的耳光当即呼了过去,太监登时被打得两眼发花口鼻出血。

    秦摇光恶狠狠看向秦九歌的尸体,咬牙切齿:“蠢奴才!扶风后宫……从此无主!”

    ========================

    虽临海气候常年如春,但今次,扶风国国都临城的萧索肃杀之气使随处可见的似锦繁花也失了颜色。

    本应最是喧闹的街市如今寂寂无声,偶有一两个行人相遇,也只匆匆擦肩,并无一二言语。

    傍晚,天边突然炸起一道惊雷,似万马奔腾滚滚而来,继而城门大开,一骑玄甲如出鞘利剑破空而来,马蹄铿锵,在干净整洁的主城大道上踏出黑红印记。转瞬便来到了宫城之外。

    高耸的宫门外,一树素白花枝在愈来愈烈的风中不住颤抖,柔弱的花瓣跌下枝头,狂乱飞舞。

    宫门上有液体缓缓坠下,打在地上零星残花上,一朵一朵,绽开妖艳的红。

    当先的玄甲首领看向那宫门高处,吊着的,血肉模糊的尸体。

    嚓,麻绳被剪断,尸体重重坠下,摔进尘埃里。

    “公主!”首领大呼一声翻身下马,飞扑过去。

    他颤抖的手轻轻将尸体揽在怀里,尸体胳膊垂下,手腕上红色玉镯沾满血污和泥土。

    在他的身后,黑压压的士卒目光惊痛,注视着地上的一人一尸。

    半晌,地上的将军仰天长啸!

    “啊——!!!!”

    这一声,为公主鸣不公!她一生为国,为天下,为他扶风楚怀瑜付出了那么多,楚怀瑜无心,苍天无眼!

    “啊——!!!!”

    这一声,为公主鸣不值!堂堂太延国穹凰公主,杀伐四方的天下第一女英杰!竟然落得如此下场!

    “啊——!!!!”

    这一声,为千万将士鸣满腔悲愤!为太延国国威!为使苍天开眼!

    一时间万马齐嘶,年过五旬的将军转身,仿佛一瞬苍老了十岁,他目光掠过赤红描金的凰华军军旗,嘶声怒吼:“屠城!”

    雪,终是下了,在这四季如春的临海小国之中。

    ============================

    太延国史载:顺宰四十六年,大明行德帝得帝姬,是时长虹贯日,天降异象,是为吉兆。帝大喜,赐号穹凰,改国号承凰。

    承凰九年,公主精骑射,请缨列兵入阵,帝悦,赐卒千人,番名凰华。

    承凰十四年,帝殁,公主临政。天大旱,改赋税,疏河道,凿运河,开仓赈粮。南地黎民泣涕拜谢。

    承凰十五年,公主亲征北地,平藩定乱。后开城设茶马互市,游民皆愿归顺。

    承凰十六年,公主退婚中容国太子,手笺自表。

    承凰十七年冬,公主远嫁扶风,月余,遭奸人害,凰华军弗能救,殁,享年十七,谥号长乐。归途大风雪,尸体不知所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