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主子

    更新时间:2016-08-24 14:44:17本章字数:1462字

    温泉院落临街,曾歌吭哧吭哧钻出狗洞,贴墙站着。月光皎皎,她深深呼吸了几口深冬凛冽清新的空气。

    眼光一扫,看到街尾有架马车缓缓驶来,心念电转,她闪身躲进街角转弯处,敛住气息,伺机而动。

    论脚力她肯定不敌院内的高手,鱼跃只能给她制造逃跑的机会,并不能为她争取到多少时间,这驾马车的到来,真是天助我也!

    马车缓缓近了,曾歌一瞧,马车外本该有车夫的座位上竟空无一人。

    管不了许多,曾歌拔下束发玉簪,飞身一跃。

    车内男子闭目养神,曾歌乍然闯入,他下意识一掌拍出。电光火石之间,少女的脸与他近在咫尺,清列的眸中映着他一瞬表情上细微的转变。

    漠然,震惊,宽慰。

    那惊鸿一跃让他真切的感受到,纵是失了记忆,她也还是她,不甘做那笼中鸟室里花,偏要振翅九天,破风雪,饮雨露。

    种种只发生在瞬息之间,苏与陌乍然收手。这致命一掌从出到收在曾歌眼里不过是个小小的动作,像是眼前男子被闯入者惊吓而做出的反应一般。

    曾歌飞扑进来,将玉簪抵在男子喉间,压低嗓音:“出城,立刻!”

    座上男子面上清冷,没半分波澜。闯入时门帘掀开那一刹的月光迷离,曾歌依稀看得他眉宇落拓,尤其是一双眼,映着月辉与星斗明灭,似是苍穹深处。

    看清男子面貌的同时,她还在马车顶撞到了头,很疼。

    噼啪一声轻响,原本黑暗的车厢被点亮,曾歌暗暗心惊,这人被他完全压制着,靠什么来点的灯?

    车厢不大,借着灯光她用余光打量清楚了周围的布置:车壁用黄底描金的锦缎包着,里面应是充了棉类材质,看起来柔软又保暖。左右各有一个小窗。车厢正中有一个小几——她此刻正跪在小几上,左手撑着男子身后车壁,右手横在身前,握着的簪子抵在男子颈间要害处。标准的色狼调戏良家女的姿势。

    两张年轻的面孔距离甚近,近到曾歌觉得自己看向男子的一双眼都有些斗鸡了。男子仿若读到她的想法一般,竟缓缓笑了起来。

    莞尔如春,但不是某天清晨骤然发觉山花烂漫,而是亲眼看到春回大地,燕尾裁尘,温山软水次第春绽。

    紧接着满面春风的男子朱唇轻启:“月色甚美,更有佳人投怀送抱。”

    温热的气息扫在曾歌脸上,她不由脸颊一红,但动作没有半分松懈:“带我出城。”

    男子似是叹息一声,眼光向马匹方向一看,:“如姑娘所愿。”

    曾歌正为他如此配合感到惊讶,忽然马车急急转弯,她一个重心不稳就要向后倒去。

    男子伸手将她腰间一揽,帮她稳住身形,她手上晃动,玉簪划过他颈间皮肤,登时一道血痕。

    曾歌维持着色狼姿势,握着簪子的手颤了颤,却没有收回。

    男子揽在她腰间的手也没有收回。

    曾歌眼睛往那道血痕上瞟啊瞟,瞟着瞟着目光就从男子松松散散的的领口窥见了一丝春光,她赶紧收回目光,清了清嗓:“一时失手,对不住。”

    男子道:“无妨,就当是姑娘上来时撞到头的补偿。”

    曾歌:“你!”

    “那么大的声响,怕是起包了吧。”

    曾歌:“……”

    诡异的沉默在车厢里维持了好一段时间,男子明明被威胁着要害之处,却像没事人一样两眼一闭,悠闲自在。曾歌跪在小几上双腿发麻胳膊发酸,却不敢有丝毫懈怠。

    绑匪和肉票的角色颠倒,她突然想划花手下这张可恶的脸。

    正当她思绪紧绷之时,马车后方劲风忽至!几道人影追逐着马车且距离越来越近,曾歌暗叹不好,照这速度,她根本不可能逃脱。

    忽然车身一震,曾歌直直扑进男子怀里,她挣扎欲起:“对不住,是我连累你了。”

    身后车帘撩起,曾歌大喊:“与他无关!”

    同时响起的还有三个泫然欲泣的男声:“主子!鱼死了!”

    曾歌目瞪口呆,良久才问男子:“你是他们的主子?”

    男子在曾歌身下,眼里噙着笑意看她。两人虽动作暧昧但他目光从容落拓,毫无狎昵之意:“小九,玩得可开心?”

    咔擦,手中玉簪被曾歌捏碎。

    原以为能脱离虎穴,没想到竟自投了狼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