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指路

    更新时间:2016-08-24 23:34:36本章字数:2320字

    车帘被掀开,车内两人状似亲密的姿势被追来的人尽收眼底。

    大:“……”

    二:“……”

    三:“……”

    曾歌:“……”

    大眼疾手快地合上车帘,轻咳两声:“咳嗯……主子,那十条要送回咳咳的昆仑灜鱼,被,咳,玩死了四条。”

    曾歌正调整姿势飞快滚到一边,闻言脚下一滑差点摔个狗啃泥,幸而她扶了一把墙,作弱柳扶风状坐下。

    男子瞥她一眼,问道:“你是说那十条价值千金的,救命用的,辗转从昆仑秘境带回来的神鱼吗?”

    一句一顿,砸进曾歌脑袋里。

    车外的咳嗽更剧烈了,半晌才有人弱弱应声:“是。”

    “从你们月例里扣。”

    窗外哀嚎一片,在寂寂的夜色里显得分外凄凉。曾歌缩了缩脖子:“鱼是我杀的,你不要怪在他们头上。”

    男子好整以暇:“哦?”

    窗外登时一片静默。

    “我把鱼放在温泉,借鱼跃声……”

    话未说完,窗外有人急急打断她:“属下罪该万死,连条鱼都保护不了,属下领罚!”

    曾歌诚实地继续:“……跑出了宅子。”

    车外大二三泪流满面,姑娘啊,你可着了主子的道儿了!

    男子:“既不是他们之过,那便无需责罚,月例是不用扣了。”

    曾歌点头如捣蒜:“嗯,嗯。”

    “但让贵客……”他顿了顿,从头到脚打量了曾歌一番:“让贵客从狗洞里爬出来这样有伤大雅有失颜面的事,可不能轻易饶了他们。”

    曾歌一抹笑还未来得及出现便僵在了唇边,她低头看了看有伤大雅有失颜面的自己,好不尴尬。

    “等宗门那档子事办妥了,你们再捉十条鱼来,否则照扣月例。”

    曾歌似乎听到车外有人倒地的声音。

    车厢内空间本就不怎么宽裕,曾歌正襟危坐,目不斜视。

    苏与陌好笑地看着她:“想问就问。”

    挤在外面外面赶车的三个人同时竖起了耳朵。

    “你是谁?你和我是什么关系?”曾歌思忖了片刻,开口。

    “我是苏与陌。幼时你我同门,都在禅天宗修行,后来你出山了,之后便没有再见,直到我偶遇你受伤濒死,将你带了回来。”

    曾歌看着他的眼睛:“你叫我小九?”

    苏与陌亦与她对视,少焉轻叹:“你竟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曾歌点点头。

    “云泽大陆有六个国家:司幽,扶风,中容,太延,北辰,巫咸。”

    苏与陌声音温和,款款道来,随着他的描述,曾歌脑内渐渐有了一副模糊的地图。

    “我们现在在北辰国最北的秋阳城,出城向北有片终年不化的雪原,因其太过广袤且常年风雪,被人们称作迷津之地。传说迷津之地的尽头有山可通天,那便是我们的师门,禅天宗。”

    “禅天宗有三宗二十四支六十四卦,三宗分别为观天,算天,齐天,三宗之下以天干地支命名有三宗亲传弟子共二十四人,六十四卦为六十四名内门弟子,外门弟子更有数百人。若我没有记错,你应是算天座下弟子,宗门内名唤小九。”

    “小九……宗门内?”曾歌有些迷茫,听苏与陌这么一说,小九竟只是她在师门内的名字?

    “众生皆有众生相,只要踏入宗门之内,任何凡间俗事都要抛去,甚至是姓名。”苏与陌补充,“宗门现下多说无益,修行之中弟子非委派得不出师门,学成出师弟子非召终身不得回师门,你已出师,没有宗主召令是回不去的。”

    曾歌听完苏与陌这番话,眉眼间并无大多情绪波动。她在温泉逃脱时早已做过最坏的打算,如今若苏与陌所言不假,那她倒还多了意外的线索。

    禅天宗……小九……

    小九……禅天宗……

    曾歌默念着,脑内忽然飞快闪过几帧模糊朦胧的画面。像是隔了层薄雾般看不真切。苍茫的天地间,只有耳畔传来的断续呼唤声才是唯一确定的存在。

    “小瞎子,你叫什么?”

    “小九?这名字跟丫鬟似的。”

    “不对,这招该是更狠辣一些,肩上要松,腰间要紧,脚下要稳。”

    “齐天宗主命我即日前往宗门内殿。剩下的药我会想办法送出来的,等你眼疾好利落了,可要好好修行。”

    “我不知要多久才能出来,这物件你留着,若是日后还记得起我,便拿这个去打听吧,上面有我的名字。”

    恍惚中手腕间被套上什么东西,曾歌摸了摸手腕,温润轻凉的触感从指尖传来。

    玉镯……玉……玉……

    玉什么来着?

    “小九?小九?”

    曾歌猛然惊醒,讷讷看向苏与陌,喃喃道:“玉……我原有个玉镯,他给我玉镯……”

    苏与陌眼底漾起浅浅波纹,语气里半是戏谑:“在的,你昏迷时我先替你保管着,是该物归原主了,但方才你走得匆忙。”

    说罢他从怀中拿出一个小巧木盒,曾歌打开一看,里面静静躺着一个红色玉镯,玉中似有细微光华流转,一看就是极上乘的玉器。

    “你可是想起了什么?”苏与陌问道。

    曾歌摇摇头:“没有许多,有些像是在禅天宗修行时的情景。”

    苏与陌不再追问,良久道: “那天你浑身血污,模样凄惨非常,再看你劫持人质都能头撞大包,想来你的日子过的应是比较倒霉。”

    曾歌抬头看他:“……”

    他又说:“你记忆全无,索性还留了些拳脚功夫,眼下你有四条路可走。”

    “第一条,再不去想前尘旧事。”

    “第二条,先南下,取道中容再进入司幽。司幽盛产玉石,也许你能在那里打探到玉镯的消息。”

    “第三条,去巫咸。相传巫咸大巫有通天之力,且巫咸自古有国训,过十二沼者可以向大巫提出一个要求,大巫会满足你的任何要求。”

    曾歌隐约记起巫咸乃是女尊之国,巫术盛行,巫咸女帝不仅是国主,更是群巫之首。其境泥沼遍布,内有许多外界闻所未闻的毒虫猛兽,极是凶险。这些沼泽中最为可怖的便是有名的“十二沼”,据说寻常巫咸国人也不敢轻易进入。

    这条路对现在的她来说,难似登天。但抛却前尘她是万万做不到的——或许她也有亲人在这世上某处,于每每落日时分为她燃起一抹暖黄灯光,将粥温了一次又一次,等她归家。

    苏与陌顿了顿,看她陷入深思,沉静的脸上有着稍显病态的苍白,虽然调理了许久,但那伤实在太重太重。

    他心里有些钝钝的感觉,不由伸手抚在心口。

    曾歌深吸一口气:“第四条路呢?”

    “第四条路……”苏与陌缓缓道,“重回禅天宗。”

    此话一出,曾歌觉察到外面偷听壁脚的三只呼吸一齐一窒,再看看苏与陌,他微微垂了眸,“出师弟子不得回宗门,否则,杀无赦。”

    曾歌眼皮一跳。

    车外月上中天,照着前路迢迢,不知通往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