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三舅姥爷

    更新时间:2016-09-22 19:01:47本章字数:2272字

    又是那个血色的梦,曾歌在血海中挣扎奔逃,却丝毫动弹不得。悲哀躁怒的情绪涌上心头,身上似燃了火一般,每寸皮肉生生地疼。

    一盆水兜头泼下,曾歌自梦魇中惊醒。

    日光灼灼从窗口照进,邋里邋遢的小老儿端着盆子眉开眼笑:“艳阳高照,好天气啊。”

    曾歌拨开眼前湿淋淋的乱发:“你是谁?”

    小老儿将木盆从窗户丢出,窗外哎哟一声,树上掉下去个人。

    片刻,二从窗户飞身进屋,揉着额角:“姑娘,这是……我三舅姥爷。”

    曾歌很有耐心地追问:“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因为老朽要收你做徒弟。”三舅姥爷慢条斯理道,“现在你是老朽的徒弟了。”

    曾歌气结,冷眼看了看讪笑着的二,道:“在下尚有要事在身,现下并无拜师之意。”

    “这可由不得你,老朽说你是老朽的徒弟你便是老朽的徒弟。”三舅姥爷从怀里摸出一样东西亮了亮,“老朽知道你是要打听这件镯子的事,这样,你要是能从老朽这里将镯子抢回去,不仅要走要留随你便,老朽还任你差遣,如何?”

    说罢曾歌眼前一花,他已从窗口闪身出去了。

    曾歌暗咬牙关,他这自顾自一跑,她有选择的余地吗?于是立即追了出去。

    二人风似的出了屋,只留下二在原地摸了摸鼻子,感觉自己里外不是人。

    主子啊主子,我就知道你没给我安排什么好差事!

    方才曾歌留了点心,发现自己先前所处是一幢三层小竹楼,竹楼外郁郁青青的竹海一眼望不到边际,那看似邋遢佝偻的小老儿在她前方,脚踩竹梢,奔的飞快。

    曾歌这两日心中本就常感烦躁,体内更是有一股气流乱窜使她心肺焦灼,如今被这小老儿一激,她御风神行,速度让自己都瞠目不已。

    但纵然她拼尽全力,那身影总在她身前五六步处,悠悠闲闲地晃着,完全不费力的样子。

    曾歌体力渐渐不支,步速放慢下来,果不其然,小老儿也慢了下来。

    二人兜兜转转奔了约摸有半多个时辰,曾歌实际早已乏力,但不知为何,体内流窜之气使她不得安宁,且愈加烦躁,烦闷之感再次涌现,曾歌瞅准时机猛然一扑,眼看要抓住那小老儿衣角,谁知他像是背后有眼一般一闪,曾歌这一扑可是用上了十二分的气力,扑了个空也收势不及,一头栽了下去。

    噗通水声,她栽进一汪碧水。

    水很深,不冷,却将她焦灼的内心渐渐抚平。

    曾歌闭气向下沉去,耳边水声汩汩,光线渐渐变暗,似曾相识的无力感交杂内心奇异的平静,她想要放弃。

    不如不要挣扎了,全然丧失的记忆也好,亲人朋友也好。

    放弃吧,像从前一样。

    闭气时间快要达到极限,曾歌耳畔突然响起软糯童音——

    “阿姐,阿姐!”

    如天光乍亮,曾歌激动难耐,奋力划水向上游去。

    她记起来了!她有个幺弟!

    但空气耗尽再加上方才长途奔袭,她的手足渐渐无力,无论如何挣扎,再也不能上浮半分。

    蠢,真蠢。自己怎么会有轻生的想法?

    突然腰间一紧,一股力量将她扯出水面。曾歌好容易出来,猛的咳出肺里的水,大口喘息。

    “咦?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

    曾歌抬头,看见一个少女正弯着腰,双手支在膝盖上扑闪着大眼睛看着她。

    “哟,初七回来了啊。”消失了好一会儿的小老儿突然出现,笑眯眯摸了摸少女盘着童髻的头,“这是你的新师妹,叫初九。”

    曾歌翻白眼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在心里默默寻思:感情刚刚她坠湖都是这小老儿一手编排好的,而她溺水时他竟然就在边上看着,并未出手相助。

    初七似乎感受到了曾歌的不满,将缠在曾歌腰间的雪白长鞭收回:“百里师父又戏弄人了。”

    曾歌心念微动,司幽国多玉脉,玉种繁多不说,产出量更是惊人。相传司幽有百里氏一族,善观风水星象,能感知天地日月之气,仅凭一双慧眼便能寻到玉脉所在,后于机缘巧合承蒙皇家恩典,从此纳入璇玑阁,为司幽王族服务。这老头竟然是百里氏族人?

    初七说罢将曾歌扶起,一手顺势搭在她手腕“你这脉象……”

    “初七,你去药房。”百里老头抖了抖眉毛,邋里邋遢的衣袖间递出一角纸头,初七接过先是略略看了看,脸色一凛,再没说什么便匆匆离去了。

    百里老头瞟一眼曾歌,见她落汤鸡一般努力拧着衣摆的水,耳朵却支棱得老高,轻哼一声,“打坐。”

    曾歌就地盘腿一坐,双眼轻合。窸窸窣窣声音过后,百里老头也在她身后坐定。须臾之后,曾歌感到背上有暖意传来。

    暖而温软,灼而不烈,像初夏和风熨贴妥当。渐渐的,她体内胡乱冲撞的那气流被这股暖意引导,运行的有规律了起来。

    曾歌灵台忽而得了一点清明,从初遇陌生少年的偷袭,到竹海弄波,再到坠水传功,每一次她变得焦躁难堪,百里老头都会莫名出现……难道百里老头是在帮她控制体内莫名的那股气流?百里老头竟一直在帮她?他为什么要帮她?

    “不要分心。”百里老头的声音从后方穿来,与他老乞丐般的外表不同,他的声音不怒自威“试着自己运气,感受体内真气的流动。”

    曾歌闻言收敛心绪,屏息凝神,有了百里老头渡来的真气相助,她没有费多大力气便将体内气流控制了七八分,慢慢引导着它们充斥到周身。

    霎时曾歌以心为眼,看天边云卷云舒,身旁花开花落,风拂草叶晃动,水滴入池嘀嗒,心窥万象,耳听八方,仿佛身处天地开合之地,浑然忘我。

    百里老头目光中流露出一丝赞许,倏忽又泛起一丝怜悯。但始终没有说什么。

    曾歌运功完毕,抬眼一看才发觉日头已高,而百里老头正靠在一边石头上打盹儿。

    “师父!”曾歌忽然一喊惊得正在小鸡啄米的百里老头一个激灵“夭寿了,这样没大没小的徒弟我可不敢要!”

    曾歌笑嘻嘻过去,“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说了收我为徒,岂有反悔的道理?”

    “方才我看你资质愚钝又没大没小,况且我只是个山野老儿,算不上什么君子,反悔!反悔!”

    说罢起身拔足狂奔,曾歌气定神闲,在后面追了起来:“师父!你要是甩不掉我就是我师父了啊!”

    前面飞奔的小老头喉头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世间哪有如此厚颜无耻的女子?要是被那人知道了他的徒弟追着自己要拜师,他还不得生吃了自己?

    想到此处,百里老头泪洒长空。